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908章 大功告成

第1908章 大功告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颜恺再次见到了陈素商时,死死拥抱了她。

    整整四十一天,他每晚都睡不好,人瘦了一大圈,下巴上也冒出了胡茬,瞧着有点狼狈。

    “轻一点。”陈素商低声提醒他,“别挤到孩子了。”

    颜恺这才略微松开了手臂。

    道长、袁雪尧与胡家叔侄五人,已经在阵法里了。

    因为陈素商怀孕了,道长不让她加入,故而她和颜恺在外围。

    “你瞧着瘦了,是不是没有吃好?”他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站在旁边多时的苏曼洛,看着他们这样亲昵,再傻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她心里苦涩得厉害,甚至不想颜恺看到她,故而往旁边的树后面拐去。

    陈素商留意到了,喊她:“苏小姐,你不要乱跑。”

    “不要你管!”苏曼洛恶声恶气的回答。

    陈素商打算过去找她,颜恺却拉住了她的手。

    “别管她,你看看我。”颜恺有点心累,妻子的注意力全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颜恺没敢说苏曼洛是无关的人,毕竟那也是他的前女友,说出来实在显得他薄凉,可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他和陈素商坐在旁边悄悄说话,他搂着陈素商的肩膀,让她依偎着他。

    “……肚子大了很多,千万别生在路上,要回新加坡才好。”颜恺说。

    陈素商算了算日子:“不可能生在路上的。等这次的事情结束,我们就回家了。”

    她说到这里,想起了坐在树后面的苏曼洛,低声把她的情况,简单和颜恺说了。

    颜恺略微蹙眉。

    司家在国内的势力,几乎没有了,苏鹏哪怕是到了湘西,也未必能替苏曼洛讨到公道。

    “她打算怎么办?”颜恺问。

    陈素商摇摇头:“她不知道。”

    “那就让她想清楚。她要是想讨个公道,等袁雪尧成功 了,自然能给她一个;她要是想回去,就跟我们回去。”颜恺道,“随她。”

    陈素商觉得苏曼洛是没主见的。

    他们两口子这边甜甜蜜蜜,那边苏曼洛在偷偷抹眼泪。

    她的确是慌了神。

    找个地方把孩子弄掉,她很担心因此丢了性命,毕竟这是大事;回新加坡,可这一路很远,等她到了新加坡,肚子都藏不住了。

    她原本就是在乎面子,才跑掉的,现在回去更狼狈,那她还回去干吗?

    要不去香港算了,等孩子生下来,交给其他人领养,她偶然去看看。

    可她父亲会怎么想?

    苏曼洛心中一点主见也没有。

    阵法里的道长等人,却全部在七窍流血,好像被反噬得很厉害。

    袁雪菱的术法,的确是非常强的。

    袁家那边 ,见她倒地画符咒,痛苦不已,全部不敢靠近,只有一位长辈大着胆子上前,帮助了袁雪菱。

    袁雪菱将那名长辈挡在自己面前,牺牲了他,换得一时片刻喘息之机,立马开始反抗。

    她的身体好像要被撕裂,痛苦只能缓解一时。

    她不太清楚胡家的锁魂阵,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对抗什么,只能硬拼。

    死了一位长老之后,其他人都不敢去帮袁雪菱。

    饶是如此,她也能以一敌七。

    “师父……”陈素商很着急,很想冲进阵法,却不知道师父把生门留在了哪里,不敢贸然闯入。

    她若是闯入,不仅仅她自己性命不保,就连阵法里的七人,也未必能活。

    “顶不住了!”旁边的胡长生大声咆哮,“怎么办?”

    长青道长知道一个办法,却不想用。

    此刻能让他们扳回一局的,大概是陈素商的血。

    然而到底需要多少血,他不知道。

    袁雪尧则趁机一挥,开了生门:“阿梨!”

    陈素商立马对颜恺道:“我要进去,你千万别闯进去,否则会害死我们。”

    颜恺来不及说什么,陈素商进了阵法。

    她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入阵法里。

    然而,阵法还是反反复复,不停的较量。

    苏曼洛不明所以:“他们在做什么?”

    说罢,她就要走过去,被颜恺拉住了手臂。

    颜恺几乎心烦意乱:“走开,不要捣乱。”

    苏曼洛不曾受这样的呵斥,死死咬住了唇才没有哭出来。

    后来,阵法越来越不稳了,胡家的叔侄五人,昏迷了三人,更加不稳了。

    陈素商情急之下,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大量的鲜血涌入阵法里。

    颜恺的双目差点赤红了,他浑身都在发抖,却死死不敢动。

    苏曼洛觉得这些人神经病,到底在搞什么鬼?

    倏然一声轰响,整个阵法大颤,所有人都被波及。苏曼洛和颜恺被无形的气流推倒在地,全部狠狠摔了一跤。

    待气浪稍微平息,道长大喊:“阿恺,你过来……”

    颜恺急忙冲过去。

    “走,带阿梨先去卫生所……”道长已然脱力了,七窍鲜血淋漓,看上去很恐怖。

    颜恺也顾不上任何人了,私下衬衫,死死系住了陈素商的伤口,然后跳上了旁边来时的马车,往镇子上去了。

    苏曼洛瞧见这些,打了个寒颤。

    袁雪尧很想站起来,却又一头栽了下去。他昏迷了不过半分钟,又挣扎着醒了过来。

    一旁的死玉,由之前青绿色变成了灰白色。

    “成功了吗?”他问旁边调息打坐的道长。

    道长点头:“嗯。”

    他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而袁家那边,看着袁雪菱从活生生的人,突然变成了一句形容凄厉的遗体,都愣住了。

    他们都害怕袁雪菱的术法,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谁比她更厉害,能杀她于无形。

    原地休息了两个小时,袁雪尧和道长、胡长生终于能缓过来,可以起身走动。

    苏曼洛还在愣愣的。

    “回去吧。”道长说。

    几个人搀扶着胡家半昏迷的子侄,直到黄昏的时候,才回到了镇子上。

    陈素商的手腕被缝了针,失血多过陷入了昏迷,而小卫生所没有她的血型,没有给她输血。

    道长去看徒弟,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

    袁雪尧依靠着医院的墙壁,和颜恺说话:“我以为,只需要一点,否则,我也不会、让她进去。”

    颜恺拍了下他的肩膀:“我知道。这件事,对阿璃而言也是负担,能处理掉,她会高兴的。”

    袁雪尧点点头,转而去打听袁家送过来的那名苗女。

    苗女死了,一进来就没气了。

    袁雪尧仍旧扶着墙壁,轻轻舒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