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909章 回家,真正的平静

第1909章 回家,真正的平静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三天之后,陈素商的情况才算稳定。

    医生说她和孩子都安全。

    “……成功了吗?”她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问她师父。

    道长点头:“成功了。”

    陈素商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旁边的颜恺伸头过来:“感觉如何?”

    “有点累。”

    “那你再睡一会儿。”

    道长则说:“这样折腾,你肚子里那孩子都没事,估计将来会是个厉害的。你们俩如果不要它,可以给我养。”

    颜恺:“……”

    陈素商:“唉,不在一起天天想着你,在一起了又恨不能时刻和你老死不相往来。”

    颜恺在旁边笑。

    到了第四天,陈素商几乎能下地走动,胡家的叔侄来看过她。

    特别是胡长生,对她的宿相很感兴趣:“你是天生的吗?”

    “可能是。”陈素商道。

    “那你的血,也是天生的?”

    “是的。”

    胡长生想了想,突然问她:“颜太太,我能看看你的手吗?”

    陈素商不明所以,把一双手伸出来。

    她还以为,胡长生会看她的掌纹,不成想他居然是反反复复看她的手指。

    确定她的十指健全,而且没有人为剁掉的痕迹,胡长生有点失望。

    “唐突了,颜太太。”胡长生站起身,“我们要把这块死玉带回广西,可能找个地方埋起来。下午就要回去了。”

    陈素商点头:“一路顺风。”

    胡长生又道:“您也不必担心,我的话放在这里,胡家跟您没有恩怨。”

    陈素商露出了笑容。

    胡家的人走后,陈素商意识到袁雪尧和苏曼洛没有来看过她,就问颜恺。

    “雪尧回家去了,听说要接任家主。”颜恺道,“至于曼洛,她跟雪尧回去了……”

    袁家的人到了镇子上,找到了袁雪尧,想要接他回去。

    苏曼洛打听一番,得知袁雪尧回去是做家主,她脑子里灵光一闪,问袁雪尧:“你能帮我杀了那个畜生吗?”

    袁雪尧淡淡道:“能。”

    苏曼洛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初心。

    她当初到湘西,就是为了看看自己和袁雪尧还有没有机会。

    现在,机会不是来了吗?

    她怀了袁家的孩子,只要那畜生一死,她将来可以用这个孩子,赖上袁家的家主。

    她不想回香港或者新加坡去了,她实在没颜面,也不愿意过被人鄙视的日子。

    因此,她跟袁雪尧走了。

    “……她想把袁家的孩子生下来。”颜恺说,“我说过了,随便她,她是大人了,自己对自己负责。”

    陈素商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她休息了一周,伤口拆线,又休息了大半个月,终于恢复了正常。

    时间就到了三月中旬。

    道长见自己徒弟怀着身孕,又经历了一场伤,怕路上有个万一,颜恺照顾不过来,只得跟着他们俩回去。

    “唉,我真不知道是哪一辈子欠了你的。”道长叹息。

    又经过了将近半个月的周转,他们终于回到了新加坡。

    陈素商他们一行人,去的时候是三个人,回来是三个半。

    颜家众人和顾轻舟、康晗都高兴坏了。

    特别是顾轻舟,大惊小怪把陈素商送到了玉藻的医院,让妇科的人给陈素商做了个检查。

    陈素商有点轻微贫血,没有其他问题了。

    “阿璃,你要是生个儿子,给我家宣娇做姑爷呗。”司玉藻很不靠谱的提出建议。

    颜恺立马道:“滚!你家宣娇都快满两岁了,你要点脸好嘛?”

    “女大三抱金砖。”司玉藻道,“多好的事啊。是不是姆妈?”

    顾轻舟笑,说女儿:“你还想包办婚姻?我都没包办你们的婚姻,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司玉藻小姐委屈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素商在旁边笑个不停。

    她回家的第二天,花鸢和夏南麟都来看她了。

    陈素商把胡家的事,告诉了花鸢。

    “以后不用再担心他们找过来了,这一趟走得很值。”陈素商道。

    花鸢轻轻拍了拍胸口:“那再好也没有了。”

    陈素商又把苏曼洛杀如淮的事,告诉了花鸢。

    花鸢听了之后,略微沉默。

    当天回去,她特意在十字路口,烧了很多纸钱。

    是烧给胡君元的。

    “你的仇已经报了。如果你真有灵,该安息了吧?”

    一阵风刮过,卷走了灰烬。

    花鸢心中重石,彻底落地了。

    陈素商虽然怀着孩子,却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跟颜恺在新加坡到处吃喝玩乐,也常回颜家蹭饭。

    几次之后,她发现了一件事:“妈,棋棋呢?”

    徐歧贞脸色略微黯淡了下:“去英国了,正月的时候走的。”

    “去干嘛?”颜恺也有点好奇。

    徐歧贞叹了口气。

    颜子清则道:“去念书。”

    颜恺心想,这不是扯淡吗?颜棋打小就不爱念书,如今二十出头的人了,该谈婚论嫁,却突然跑去求学了,怎么听都觉得诡异。

    况且,他妈那脸色,分明就是有事。

    晚夕,颜恺带着陈素商,单独去找了徐歧贞。

    徐歧贞没当着颜桐和颜棹的面说棋棋的事,私下里跟成年的儿子和儿媳妇,就少不了倾诉。

    “……她以前跟一群狐朋狗友瞎混,周家那个叫周劲的孩子,对她痴心一片。过年的时候,人家孩子问她,怎么才能和她在一起,她说让人家去死,敢捅自己一刀就和他谈恋爱。

    事情闹大了,周家那孩子差点死在医院里,好些专家会诊,才救回来他一条命。周家不依不饶的,要不是看着你祖父的面子,肯定要打起来。”徐歧贞道。

    这件事,徐歧贞至今都没弄懂,颜棋到底跟周家那孩子做了些什么。

    反正收场是这么血糊糊的。

    颜子清盛怒之下,打了颜棋一巴掌,又要把她赶出去。

    徐歧贞没办法,只得亲自将她送去英国念书。

    司家的小少爷和霍家的大小姐,正月也去留学了,顾轻舟当时还在那边没回来,徐歧贞正好拖她帮忙,也给颜棋安排个学校。

    颜棋念了个艺术学校,学的是钢琴,因为顾轻舟的关系,她插班,只需要念一年半就能拿到毕业证,比正常学生少了两年半的课程。

    只有拿到了毕业证,才可以回新加坡,这是颜子清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