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911章 闺女是不是有点傻?

第1911章 闺女是不是有点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陈素商有点回不过来神。

    颜恺好奇,从她手里接过了电报。

    袁雪尧的电报,不算简洁,故而事情说得清清楚楚,没有歧义:“苏曼洛前日诞女,难产而亡。”

    颜恺也愣了愣。

    “这……”他把电报再反复看了好几遍,然后问陈素商,“她死了?”

    陈素商点头。

    她和颜恺回到新加坡之后,把苏曼洛的事情告诉了苏鹏。

    苏鹏特意赶去了湘西袁家。

    袁雪尧成了家主,苏曼洛的肚子也很明显了。

    苏鹏得知那个强了苏曼洛的畜生已经被处死了,心里稍微舒服了点,想要接苏曼洛回来。

    当然,袁雪尧处死袁雪松的理由,不是因为苏曼洛,而是因为家规。

    苏曼洛不同意回家:“爸爸,你就当女儿是远嫁了吧。以后,我不能照顾您,您要自己照顾自己。”

    说罢,她就要给苏鹏磕头。

    她一直任性。

    这次,她眼睛里有光,好像对袁雪尧志在必得。

    因为最近这段时间,袁雪尧不知道是寂寞了还是其他,对她没以前那么冷淡了。当然也不够好。

    她想抓住机会,不再折腾了。

    苏鹏没办法,劝不动她,软的硬的都试过了,苏曼洛死心塌地要留在袁家,苏鹏只得自己先回了新加坡。

    司玉藻听说了,还以为苏曼洛会嫁给袁雪尧,又听说袁雪尧挺厉害,司玉藻不太高兴:“她这种人,怎么配得到那么好的婚姻?”

    “她也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陈素商如此说。

    现在,那个没做什么大恶的苏曼洛,永远葬在了湘西。

    陈素商和颜恺去看了苏鹏。

    苏鹏苍老了很多。

    他跟颜恺道:“我应该坚持一次,把她带回来。新加坡的医疗好,未必一个难产就会死人……我害了她。小时候没教她,现在没救她……”

    他当着后辈的面,哭了起来。

    颜恺和陈素商心里都不是滋味。

    后来,司行霈还给苏鹏介绍了个四十来岁的寡妇。

    苏鹏跟他妻子感情极好,哪怕妻子去世多年也没有想过再婚。现在没了苏曼洛,他倒是看得开了。

    没过多久,他就结婚了,只摆了几桌酒,办得很简单。

    过年的时候,颜恺再去看他,他精神好了点,家里也干干净净,他本人也恢复了从前的挺拔健朗。

    新的苏太太慈眉善目,眉眼含笑,最是温柔敦厚的。

    “听说孤儿院有不少的孩子,我们打算领养一个。”苏鹏跟颜恺说,“这次,不要女儿了,我养不好女儿,养个儿子吧。严厉点,不心疼。”

    颜恺和陈素商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他们俩后来也忙,就没有再去看过苏鹏了。

    只听说苏鹏后来领养了一名四个月大的女婴,司行霈还去看了,苏鹏让他给孩子取了个名字。

    他说不想要女儿了,可一瞧见那女孩子湿漉漉的眼睛,他就想到了苏曼洛,一时心软领了回来。

    苏太太倒是很满意。

    同时,袁雪尧又发电报过来,告诉他们俩,他把苏曼洛的女儿养在了自己名下。

    他带陈素商回家时,族谱上有个孩子的名额,正好就把苏曼洛的女儿填上去了。

    “改日去看你们。”颜恺这样回信,“等孩子大了,带她到新加坡来玩。”

    从那之后,国内的形势越发紧张,颜恺和陈素商想回去都难,暂时打消了念头。

    这一年的春节,新加坡仍是很热闹。

    除夕的时候,颜家祭祖,陈素商带着儿子一起参加。

    这是孩子第一次参加祭祖,也是陈素商第二次,办得更加隆重。

    颜老的身体还算健朗。

    除夕的团圆饭之后,他想起曾经家人被杀,只剩下他和颜子清孤苦相依为命,心里很是感叹。

    “我没想到,还有四代同堂的机会。”颜老说,“我这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吃斋念佛的好事,怎么也能受到佛祖保佑?”

    众人笑起来。

    “祖父福厚,光从面相上瞧,以后还可能有五代同堂的机会。”陈素商说。

    颜老更高兴了。

    欢喜的时候,顾轻舟带着孩子们过来辞岁,这是每年不变的。

    只不过今年,司宁安不在家。

    “看孩子们,总感觉时间过得太快,一转眼他们都这么大了,当初还是小不点;看轻舟吧,又觉得时间没怎么动,你还是刚到新加坡时候的模样。”颜老说。

    顾轻舟笑起来。

    她今年四十四了,外孙女也快四岁了,怎么也不可能是二十出头的模样了。

    不过,这些年其他贵妇们都称她保养得极好,不太显年纪。

    陌生人也觉得她像玉藻的姐姐。

    “义父也很健朗,跟从前一样。”顾轻舟笑道。

    众人围着说笑。

    顾轻舟给颜家辞岁之后,又去了颜新侬那边。

    陈素商目送他们离开,心里很羡慕。

    “要是二十年后,我们也能跟姑姑一样,有个这样好的家庭就好了。”陈素商说。

    颜恺说:“会的。以后不打仗了,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新年之后的日子,越过越快。

    颜恺的小儿子,也一天天长大。

    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

    到了六月,颜棋终于拿到了毕业证,让陈素商和颜恺开飞机去英国接她。

    颜子清假装不经意,问颜恺:“棋棋什么时候回来?”

    “我后天去接她,如果她的东西不多,当天返程;如果多的话,就大后天,反正我是不会陪着她久留的。”颜恺道。

    “问问她,要不要回家吃饭。”颜子清说。

    到底还是不忍心。

    颜恺说好。

    三天之后,颜恺很顺利把妹妹接了回来。

    颜棋离家一年半了,回来也不见她有什么情绪,只抱着徐歧贞不撒手:“妈咪,我想死你了,天天想你做的甜点。”

    徐歧贞很无奈:“除了吃的,你就不想其他的?”

    “其他的也想。”颜棋从善如流。

    然后她又去抱颜子清:“爹哋!”

    一点芥蒂也没有。

    当初颜子清打她那一巴掌,她刚到伦敦就忘干净了。

    颜棋是个胸无大志的,脑子只有瓜子仁那么大,装不下太多的旧事。

    “回来就好。”颜子清也不好板着脸,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颜棋这次回来,发现父母对她特别好。她早已忘记周劲那件事,也忘记了她父亲打她的那一巴掌。

    她提出很多要求,甚至要求她父母也给她买一套公寓时,她父母答应了。

    “哎哟,我不在家,他们这么想我吗,连我要搬出去都答应?有求必应啊!”颜棋美滋滋的想,顿时觉得自己是香饽饽了。

    颜子清后来才发现了不对劲。

    他不知是该欣慰还是该担忧,对徐歧贞道:“咱们那老闺女,是不是有点傻?”

    徐歧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