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917章 打发乞丐

第1917章 打发乞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王玉歆不太爱搭理人,也有点欺霜赛雪的清冷,很像范大人。

    颜棋开车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范大人,不知道他此刻在做什么。

    她有点走神时,车子就开得不怎么稳。

    前面两个人并肩走过,眼瞧着那车子直直朝他们过来,女孩子吓得大叫,急忙后退时高跟鞋的鞋跟折断了,手里拎着的小蛋糕全撒在了身上。

    颜棋急忙刹车。

    她刚下车,差点被她撞了的一男一女已经准备开骂了。

    可瞧见了颜棋,那男人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着她,眼底既有愤怒,也有悲伤。

    男人是周劲。

    而那个满身狼藉的女孩子,颜棋没见过,不太认识,可能是周劲的新女朋友。别看周劲为了颜棋要死要活的,哪怕是当初追求她的时候,他的女伴也没断过。

    用司玉藻的话说:什么臭东西!

    “棋棋……”周劲眼眶发热,声音异常的黏糊,“真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你。”

    “新加坡就这么点地方,碰到了有什么稀奇?”颜棋道。

    周劲女伴的怒火,顿时加了三成。

    颜家是南洋数一数二的大门第,新加坡的女孩子,多半都知道自己是比不了颜棋的身份地位的。

    可颜棋自己并不是很争气,不像司玉藻那样受人尊重。大家说起她,说她脑子不清楚的大有人在,故而外面名声很一般,谁看到她都不会产生惧意。

    这女伴一边忌惮颜棋的身份,一边又瞧不起她的智商,再加上周劲为了颜棋寻死的事,这女伴也知道。

    故而,她当颜棋是故意的。

    “……特意撞我,弄得我一身脏,你太过分了!”女伴气得脸通红,“颜小姐,哪怕吃醋,也请你拿出点高明手段来。”

    周劲看了眼这女伴。

    女伴说颜棋吃味,正中周劲下怀。周劲心里一软,想着颜棋回来这么久,他从未主动找过她,也许真的伤了女孩子家的自尊心。

    他待要说点什么,那女伴却不给旁人插嘴的机会:“你有没有教养?就你这样的,还有什么资格为人师表?”

    王玉歆和王致名在旁边,都略微蹙眉,觉得这位小姐的脾气有点大,而且超过了撞车的范畴。

    特别是王玉歆,看着这女人如此嚣张,心里也隐约起了火。

    她看向了颜棋,不知道自己出手帮忙是否会误事。

    其实颜棋也是一头雾水。

    她压根儿不知道这位女伴到底哪里来这么大的火。

    颜小姐是没有举一反三的智商,她那瓜子仁大小的脑子想了想,又见那女人身上的蛋糕把她衣裳弄得花里胡哨的,也许她是心疼衣服吧?

    故而,那女郎夹枪带棒的时候,颜棋很好心拿出了钱包,抽出三张英镑,塞到了女郎手里:“别生气了,再去买身衣裳吧,不用找了!”

    女郎:“……”

    一旁的王致名实在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周劲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颜棋招呼王致名和王玉歆上车,车子从周劲和那女郎身边路过时,那女郎还是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待车子走远,女郎才肯接受自己气场强大的挑衅,在颜棋看来,与乞丐讨钱无二。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啊!”女郎发出一声凄厉尖锐的尖叫,狠狠把钱扔了出去。

    她明明占了上风,她明明把颜棋打压得抬不起头,她明明妙语连珠、言语犀利又带着内涵,为什么最后她成了乞讨的?

    车上的王致名,对颜棋那招以静制动非常的赞赏。

    “……很厉害,我第一次见识到你这样的高手。”王致名道。

    颜棋:“?”

    王致名:“……”

    王玉歆在后座,看了看颜棋,又看了看王致名,心里很了然。

    颜小姐的确是没觉得她羞辱了别人。

    “那女人跟鸭子似的,叫个不停。”颜棋道,“我又没说不陪她衣裳。”

    王致名这次是听懂了,颜棋没搞清楚方才那女人夹枪带棒的讽刺。

    “怎么这样可爱?”他在心里忍不住想。

    想到了这里,他又看了眼颜棋。

    颜棋认真开车,没有再说话。

    她把王玉歆和王致名送到了,又进去喝了杯茶,这才转身告辞。

    王玉歆今晚住在王致名这里,王致名明天再带她去那边的公寓。

    姑侄俩在附近吃了晚饭。

    晚饭是一家西式餐厅,人不多,很安静。

    吃饭的时候,王玉歆说到了颜棋:“颜小姐的脑子……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王致名莫名觉得这句话很不好听。

    “还好吧,她那个人大度。”王致名道。

    王玉歆摇摇头:“也可能是天生智力欠缺。你要是喜欢她,要考虑清楚了,将来生出来的孩子是否健康正常。”

    王致名:“……”

    他大概从来没觉得谁这么讨厌!

    王玉歆一副年轻的皮囊,比王致名还要小六岁,语调和思想却带着腐朽甚至恶臭的气息。

    王致名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王玉歆不是颜棋,她能看懂旁人的细微表情,当即道:“抱歉,我多嘴了。”

    她先道歉了,又是王致名的长辈,王致名忍气吞声接受了她的歉意,心里仍是不太舒服。

    后来,王致名自己回过味来,其实他不应该生气的。

    他从未正式追求过颜棋,颜棋与他,只是关系比较近的同事。

    他的小姑姑说出那席话,他应该阐述实情,告诉她误会了,为何他却选择了沉默?

    他知晓颜家门第高,南洋这一代的势力,能与颜家匹敌的不过那么几户。他外公家也很显赫,可到底是外公家。

    而他自家,已然是落寞了。

    颜棋对此毫无所知。她也有自己烦躁的,比如说她差点撞了周劲的事情,上了小报纸。

    没有照片,却对现场的事很清楚,描述相差无几,估计是那个女郎吃了亏去爆料的。

    颜棋看到了报纸,心里直发突,怀疑她父母看到了,少不了她一顿打。

    偏偏她那个死哥哥还来捣乱。颜恺打电话问她:“怎么又跟周劲搅合上了?你还能不能安生了?”

    “谁搅合他啊,那报纸乱写,我根本没有故意去撞他的女伴。”颜棋委屈死了。

    周劲那德行,哪里值得她这样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