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918章 谁在暗中下手?

第1918章 谁在暗中下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小报纸上说,颜棋小姐瞧见了周劲与一名美丽女郎逛街,盛怒之下直接驱车撞人,醋意十足。

    颜棋对这一席胡说八道简直惊呆了。

    她所忧心有二:第一,她父母会不会为此不准她再开车了?天知道她学开车花了多少心思;第二,周劲那小王八羔子会不会借机生事,再闹出什么自杀等,惹得她被父母赶出新加坡?

    颜棋很忐忑回到了颜家。

    父母果然看到了报纸。

    颜棋很忐忑解释:“爹哋,我真的没有招惹周劲。”

    她把那天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颜子清和徐歧贞,然后又道,“你们不相信,可以去问王老师和他姑姑,他们可以作证的。那个女人骂我,我也没有和她吵架,还赔了她钱买裙子!”

    徐歧贞:“……”

    不用说,颜棋“赔钱”的举动,肯定火上浇油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颜棋的错比较小,故而她也维护女儿,对颜子清道:“我就说,棋棋不是记吃不记打的,怎么可能还跟周劲有牵扯?”

    “对对!”颜棋立马点头如捣蒜。

    颜子清沉默了片刻。

    到了如今,他大概也认命了,知晓自己这闺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什么大器,不惹祸已然很好了。

    孩子受了委屈,做父亲的也不能再伤口撒盐,他道:“既然这样,你回去休息吧,以后开车当心。”

    颜棋没想到这次过关如此的容易,心花怒放。

    不仅没有挨骂,连开车的权力都保留了下来,简直要喜极而泣了。

    她这么想着,高高兴兴回房去了。

    不成想,第二天一大清早,颜家就闹翻了天。

    佣人急急忙忙吵醒了徐歧贞和颜子清:“老爷、太太,外面……”

    徐歧贞立马爬了起来,随意拢了拢头发就随着佣人往外走。

    结果,她在最初的晨光里,瞧见周劲被人打得像猪头,扔在了她家大门口,不少路过的人正在看热闹,而周劲昏迷未醒。

    徐歧贞的手略微攥紧,转身回去。

    正好遇到了颜子清。

    “怎么回事?”颜子清问她。

    徐歧贞拉了他的手:“是不是你叫人做的?”

    “什么……”

    颜子清带着返回来的徐歧贞,瞧见这一幕,很想笑,却又生生忍住了,摆出一副严肃样子。

    “这是谁?”他故意高声质问自家的佣人,“怎么在咱们家门口?”

    佣人道:“老爷,是周少爷。”

    “胡闹!”颜子清气色不善,“去通知周家,也去通知警察署!围着做什么,都散了!”

    他和徐歧贞再次折身回家。

    这次,的确不是他。他上次叫人打了周劲一顿,也是小惩大诫,不会把人打得那么严重,还丢到自家门口。

    若是他做的,他会丢到周家去。

    颜子清打了个哈欠,毫不在意去洗漱了。

    徐歧贞顾不上梳洗,先给颜恺的公寓打了个电话。

    是陈素商接的。

    “……妈,您等一等,阿恺还没起来,我问问他。”陈素商道。

    话筒被放下。

    陈素商进了卧室,把周劲的事说了一遍。

    颜恺打着哈欠:“没有。哪怕我想要打他,也不会扔到自家门口去。要不让警察署的人查一查。”

    陈素商了然,去告诉了徐歧贞。

    颜子清穿戴整齐下楼时,徐歧贞把自己打听到的,告诉了颜子清。

    “你先去梳洗,等会儿去吃饭。”颜子清道,“我再去问问其他人,没有就算了。周劲那厮成日鬼混,谁知道他得罪了谁。”

    他也打了一圈电话。

    没人知道。

    颜家的下人把周劲送到了警察署,并且通知了他父亲。

    周劲直到了警察署才醒过来。

    他被打成了猪头,气得大骂。但他自己说不清楚是被谁打的。

    他是去舞厅喝酒鬼混,出来时候跟朋友们告辞,又混上了一个新的女伴,两个人在汽车里亲热,让司机去买瓶汽水。

    不成想,突然有人拉开了车门。

    他还没看清楚人,就被人打晕了。

    而他现在不记得自己昨晚混的那个女郎是谁了,当时他喝得醉醺醺的,只知道是歌舞厅的人。

    “周先生,此事我们会调查。您可以先回家。”警察署的人很客气。

    周劲要闹:“你们不是负责治安?我被人打成这样,你们让我先走?”

    警察好说歹说。

    后来,周劲的大哥来了,把人领了回去,不让他闹腾。

    此事也见了小报。

    颜棋睡了个懒觉,就错过了围观猪头周劲,非常可惜。

    “爹哋,你又叫人打他了吗?”颜棋很惊喜。

    颜子清:“……”

    徐歧贞在旁边道:“没有,不是你爹哋叫人打的。”

    颜家一头雾水。

    周家那边,想想周劲挨打之后被扔到了颜家门口,倒也不太像是颜家做的。而颜子清上次打人,是很磊落承认的。

    他既然打了,就是为了教训周劲,岂会藏掖?

    颜家又不怕周家。

    这次的事,周家也很恼火,周家的老爷恨不能把周劲再打一顿,只可惜老太太很宝贝这个小孙子,死死护住不让教训。

    司玉藻等人也听说了。

    因为颜子清打了一圈电话,问是不是他们给颜棋报仇。

    结果都不是。

    “哎哟,棋棋,你有了个护卫,躲在暗处保护你呢。”司玉藻笑道,“你知道是谁吗?最近有谁在追求你吗?”

    “没有啊。”颜棋也是一头雾水。

    司玉藻想了想,能把周劲神不知鬼不觉打成那样的,估计是个厉害人物。她数了数颜棋的朋友,多半都是些酒囊饭袋,没这么有本事的。

    周劲从警察署出来,被送到了医院,周家也担心他的腑脏被打伤。

    结果没有,周劲只是受了皮肉伤,鼻青脸肿的,其实伤处都在明显的地方,只有鼻梁歪了。

    司玉藻利用职务之便,看到了周劲的检查报告,再次感叹:“打得还挺有技巧,不错不错!”

    打完了丢在颜家门口,目的就是告诉众人,周劲这次挨打是因为颜棋。再敢招惹颜棋,下场会更惨。

    但到底是谁,大家议论归议论,还没议论出个结果来。

    颜棋自己的脑子跟浆糊似的,她也猜不出来。

    她想了半天,只能想到王致名,特意去问了他:“是你找人打了周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