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919章 范大人的真名

第1919章 范大人的真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颜棋的问题,让王致名心中略微苦涩。

    他也知道那天颜棋受了委屈。可王致名从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一直在求学、念书,然后从事教育。

    在他的思想里,从来没有“我看这个人不顺眼就打他一顿”的想法。

    而且,他也不觉得这样能解决问题。

    可颜棋猜测是他,突然让他觉得自己辜负了颜棋的期待,没有替她出头,心里有点悲凉:“不是我。”

    “哦。”颜棋很失望,“我都问了一圈,没人肯承认。”

    她说到了这里,又笑道,“周劲那小王八作孽多了去,也许是其他人打的,怕闯祸特意借了我们家的势力。”

    这样,让人误以为是颜家的人下手的,周家只能忍气吞声。

    王致名苦笑了下:“很有可能。”

    颜棋很快就把此事丢开了。

    她吃饭的时候,想起了王致名的小姑姑,很热心问他:“你小姑姑住下了吗?她还习惯吗?要不要我周末带她出去玩?”

    王致名不太愿意颜棋和他小姑姑过多来往,然而又不好扫了颜棋的兴头,道:“我回头问问她。”

    他已经帮他小姑姑租好了公寓,至于她到底是来做什么的,王致名就不想管了,毕竟也管不了。

    他工作忙,安顿好了她之后,没有再去看过她了。

    “我挺喜欢你小姑姑的,她好冷漠。”颜棋说。

    王致名:“......”

    王老师实在很难把“讨喜”和“冷漠”两个词联系到一处。

    颜棋的性格,实在很可爱,是那种出乎意料的可爱,且不做作。

    他又推了下眼镜,妄图用镜片遮住自己的眼神。王致名今年二十八岁了,十八九岁的时候谈过一次恋爱,没过半年就分手了。年轻人谈恋爱,没有不爱折腾的,他自以为那是不够成熟;前几年又谈了一个女友,也是让

    他心力憔悴。

    分手之后,王致名是大大松了口气,专心在学术上,打算编写一本中国古代琴谱与现代西方音乐的融合著作。

    他家里还以为他是受了情伤,也没催他早日结婚。

    王致名来新加坡之前,觉得此生大概都会醉心学术,不会再想感情上的事。将来父母说媒,找个门当户对的妻子,也无不可。

    现在,他的计划全部被打乱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

    颜棋不知王致名在感叹什么。

    这天上课的时候,她的一个女学生给她带了一种小饼干,特别酥脆,又带着点咸香。

    她跟学生道了谢,问她是在哪一家糕点铺子买的。

    下班之后,颜棋去买了,特意送到了她哥哥家,想着嫂子在家带孩子辛苦了,让她尝尝新鲜点心。

    陈素商果然很高兴,煮了红茶过来配。

    姑嫂俩聊天,说起打人之事,陈素商笑道:“玉藻昨天还跟我说,肯定是你的追求者干的。”

    颜恺和玉藻的公寓很近,可张辛眉常年在军舰上,不怎么在家,玉藻就带着孩子常住娘家。

    陈素商每隔一天也要去司家看望自己的母亲,跟玉藻见面的次数很多。

    颜棋:“我没有追求者啊。”

    “不可能吧?”陈素商笑道,“学校那么多的年轻老师,没人追求你吗?还有那些大胆的男学生呢?”

    颜棋想了想,学校里除了王致名和顾绍,她谁也没记住,脑子里成天空荡荡的。

    “真没有。”颜棋道,“说起来真奇怪,这些年只有周劲觊觎过我的美貌。新加坡那么多年轻男人,他们都是瞎了眼吗?”

    她是真心疑惑。

    陈素商:“......”

    其他不说,光陈素商知道的,以前司宁安就爱慕过颜棋,而且很明显。

    至于其他的,听颜恺说过挺多的。

    但颜棋估计没弄懂人家到底在干嘛。

    天承睡醒了,女佣把他抱了出来。他快满一岁了,很喜欢颜棋,伸手就要他姑姑抱。

    颜棋抱住了他,笑呵呵和孩子逗趣。

    快到晚饭的时候,颜恺才回来。

    他不打算去马尼拉之后,颜子清把他叫回家,家里很多事都需要他帮忙操持。他最近几天光打理船舶上的运输事务,就累得脚不沾地。

    他要是有个兄弟就好了。

    他妹妹们指望他,父母也指望他,将来妻儿也要指望他,颜恺注定是只陀螺,要不停的转,替所有人奔波劳累。

    他回家之后倒在沙发上,还没喝一口茶,先笑话颜棋:“又闹大新闻,很了不得。”

    颜棋翻了他一个白眼:“哥哥你别五十步笑百步,你之前没闹过吗?爹哋至今还拿苏曼洛教训我们姊妹,让我们别学她。”

    颜恺被堵得说不出话。

    陈素商亲自给颜恺倒了杯茶,又让厨娘准备晚饭。

    “阿恺,你去查谁打了周劲的事吗?”陈素商也有点八卦了,大概是做太太做得太无聊。

    她最近很空闲的,不是在家带孩子,就是去她婆婆的餐厅学做菜。

    等天承再大一点,她才准备和颜恺往马尼拉去做点事业。

    人闲下来,特别容易无聊,鸡毛蒜皮的事都想探个究竟。

    “你真想知道啊?”颜恺笑问娇妻,“你不会掐指算算吗?一个大术士,真好意思把自己当普通人?”

    颜棋:“什么大术士?怎么算?”

    陈素商:“......”

    可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最怕家里有个泄底的。

    她起身去抱孩子,自己走了,假装没听懂颜恺的话。

    颜棋一头雾水,还在那里问:“什么大术士啊哥哥?”

    颜恺推了她一下:“那么多问题,你还想吃饭吗?”

    颜棋在哥哥家吃了饭,时间就到了晚上九点多。

    颜恺和陈素商下楼散散步,顺便把颜棋送到她汽车停靠的地方。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颜棋突然脚步一顿。

    迎面走过来两个人,都是年轻的男士,其中一位手里拿着很重的公文包,不停说着什么;另一个两手空空的,只侧耳倾听。

    颜棋惊喜大叫:“范大人!”

    那位正在听自己助理说话的男士,抬起头看了眼他们。

    他先瞧见了颜棋,然后又看到了颜恺和陈素商。

    他很有礼貌的,略微冲他们点头。

    颜棋:“范大人,你住在这里吗?”

    “嗯。”男士淡淡应了。

    他性格稍微内敛。

    颜恺就主动介绍了自己,以及陈素商和儿子,才问对方:“先生贵姓?”

    “姓范,范甬之。”男士虽然表情不多,言语却很周到,然后他介绍自己的助手,“这位是李晖。”

    年轻的助手笑了笑,和颜恺握手之后,退到了旁边。

    颜棋则很诧异:“范大人,你叫什么?什么勇枝?你不是叫范桶吗?”范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