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922章 第一次登门拜访

第1922章 第一次登门拜访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颜棋很快给范甬之回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那边范甬之的声音有点干涩:“哪位?”

    颜棋道:“范大人,是我!”

    电话里沉默了下。

    “.......你打电话给我了?”颜棋直接问,“你是不是听说我住院的事情了?我没事的,我当天就好了,是我朋友安妮,她情况比较严重,我后来在医院陪她。”

    范甬之:“.......”

    他好像慢了半拍,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生病了?”

    “没有生病,就是吃坏了肚子。”颜棋道,“我们吃的那个螃蟹,是坏的。我当时跟安妮说味道不对,可是老板骗我们。”

    她叽叽咋咋,又说起她为什么要和安妮出去吃饭。

    待她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范甬之道:“我去看你。”

    颜棋:“现在啊?”

    “方便吗?”

    “很方便!”颜棋立马道,“不过,怎么敢劳动你大驾?我去看你吧。”

    “不必,一会见。”范甬之言简意赅挂了电话。

    颜棋又是一惊,心想这还是那个欺霜赛雪的范大人吗?

    范大人怎么变得热情了起来,居然要来看她?

    现在已经六点多了,正好是晚饭时间,等范大人到的时候,估计颜家的饭还没有吃完。这个时间点是不太合适的。

    颜棋去了她母亲那边,对徐歧贞道:“我有朋友要来吃饭,多添几个菜。他特别爱吃红烧肉,妈咪你让人做一道。”

    徐歧贞也很诧异:“谁要来吃饭?”

    颜棋几乎是不带朋友回家的。

    她与朋友约会,都是出去玩,因为在家里,父母会管束,她们玩不起来。

    “都这么晚了,怎么约这个时候?”徐歧贞又问。

    颜棋笑道:“是范大人。我要不是上班,就可以约周末。哦对了上周末......”

    她突然记起自己上周末答应去范大人家里玩的,还特意把他的门牌号用纸记了下来,生怕自己忘了。

    她一惊一乍的,话都还没有说清楚,一转身就跑了。

    徐歧贞:“......”

    直到这一刻,徐歧贞才知道,颜棋的朋友是位男士。

    她说什么“范大人”,也许是个中年男人?

    徐歧贞不懂现在年轻小姑娘到底是怎么称呼朋友的,颜棋又跑回去打电话了,徐歧贞只得去厨房吩咐,特意多添了几个菜,尤其是一道红烧肉。

    颜棋再次打范甬之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无人接听。

    范甬之家里估计没有佣人。

    颜棋想了想,决定去门口迎接他。等范大人一驾临,要立马诚恳跟他道歉,以求换得他的原谅。

    她兴致勃勃出门去了。

    她这么来去一阵风似的,被颜桐看到了。

    颜桐低声去跟徐歧贞八卦:“妈咪,这次来的,肯定是姐姐的男朋友。”

    徐歧贞倒是希望如此。

    她也替颜棋张罗过几次相亲,结果都很不理想。而颜棋自己的朋友,不靠谱的居多,毕竟人以群分。

    “姐姐亲自在门口等。”颜桐又道,“看她那样子,是入魔了。”

    徐歧贞笑道:“等会儿瞧瞧是什么人。”

    颜子清稍微晚一点回来,瞧见自家闺女在大门口站着,有点奇怪。

    “等谁?”他问。

    “等范大人。”

    颜子清蹙眉看了眼她:“说清楚一点,谁听得懂你们的黑话。”

    颜棋不知如何形容,想了下才道:“是我的一个朋友,他今晚要来家里吃饭,我在这里等等他。”

    “男的女的?”

    “男的。”颜棋道。

    颜子清再次蹙眉,觉得自家闺女没出息。

    “回去等,站在门口像什么话?”颜子清道,“多大的姑娘了,矜持点。”

    颜棋:“......”

    她和她父亲对视了眼,都从彼此眼底看到了不可理喻。

    颜子清到底没跟颜棋一般见识,转身先进去了。

    他有点不高兴。

    每个父亲都有私心,希望自家闺女被人追求、捧着,而不是这么放低身段去等人。

    到了正院,他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徐歧贞。

    “......你知道是什么人吗?”他问。

    徐歧贞摇摇头,她也是头一次听说。

    约莫过了四十分钟,范甬之到了颜家大门口。

    颜棋大大舒了口气。

    范甬之还带了礼物,都交给了颜家的佣人,让先送进去。

    颜棋就跟他解释:“对不起范大人,我不是故意爽约,我知道你最讨厌别人说话不算数。”

    “你生病了,没关系。”范甬之道。

    颜棋想了想,范大人除了性格比较清冷之外,还是挺好说话的。

    他们认识这么久,范大人几乎是个有求必应的好好先生。

    她笑起来:“不过也有补偿,我让厨子给你做了红烧肉。我们家厨子的手艺,是我妈咪亲自教的,比我做得好吃多了,你有口福了!”

    他们俩说话的时候,颜桐带着颜棹偷偷过来瞧。

    两个小丫头躲在旁边,只远远看了眼范甬之,立马折回去报告徐歧贞。

    “是个年轻人,高个子。”

    “远处看着挺不错的。”

    “他们说英文,不知道在讲些什么。”

    徐歧贞打断了两个女儿的话:“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都要乖,别让姐姐难做。”

    两个小丫头就去了。

    片刻的功夫,颜棋把范甬之领到了餐厅。

    范甬之礼貌又客气,用他很标准的官话对颜子清和徐歧贞道:“叔父,婶母,这么晚冒昧登门拜访,打搅了。我叫范甬之,以前在伦敦时认识了颜小姐。”

    他家虽然在英国时间很长,可家里一直都是说中国话,他从小熏陶,不需要特意去学。

    颜子清愣了愣。

    眼前这位年轻的男士,看上去非常的英俊,且有种世家公子的气质,持重而有涵养,绝不是他那傻闺女圈子里的纨绔子。

    他倒是没想到,颜棋会有这么高品质的朋友。

    徐歧贞同样惊讶,不过她掩饰得很好,请范甬之坐下:“不要客气,你是棋棋的朋友,就当自家一样。”

    颜子清也坐下,询问了几句。

    “......范先生什么时候到新加坡来的?”颜子清问。

    范甬之像个很乖的学生回答老师的问题,一板一眼、仔仔细细告诉颜子清。

    “......父亲想要历练我,让我换个陌生的环境。”范甬之道,“分行事务由我负责,我自身学过金融,又在总行实习过一年,目前还能应付。”

    颜子清就知道他是谁了。

    那家分行,颜子清也知道,是司行霈特意引进的。那家金融公司很庞大,跟司行霈有很密切的合作。

    范甬之生得不错,谈吐也不俗,家世更是配得上颜家。颜子清那点不舒服,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