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925章 鱼汤面

第1925章 鱼汤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范甬之吃了颜棋做的小饼干,主动请颜棋吃饭。

    至于吃什么,又难住了范大人,毕竟他什么都想吃。

    “......要不去我妈咪的餐厅?”颜棋提议。

    “好。”

    他们俩去了最大的那家京苏餐厅,结果满座了,还要等。

    颜棋不想耽误她母亲的生意,没有强行插队,叹了口气问范大人:“还想吃什么?”

    “海鲜。”

    颜棋:“......”

    他必须是故意的。

    上次去吃海鲜没叫他,让他等了一个周末,他委屈至今。

    “我最近不能吃海鲜,一个不小心又要住院了。”颜棋道,“去吃牛扒,行吗?”

    “行。”

    “吃完去看电影吗?”颜棋又问。

    “好。”

    两个人就近找了件西餐厅,无需排队,很顺利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可以瞧见远处的海滩。

    颜棋点了两份牛排,又让侍者上一点酒。

    范大人默默等着上菜。

    颜棋跟他说起了从前的事,主要是说了说那些共同的朋友,比如谢家的哥哥们。

    趁着饭前多说一点,等菜上来之后,范大人基本上不会理睬颜棋的。

    两个人正在闲聊,颜棋余光一瞥,居然又看到了周劲。

    周劲上次挨打了之后,额头有一块淤青,不知道为什么,至今还没有消下去。

    他将它描补了一番,说什么自己的女伴被醉鬼调戏,他勇敢出手解围,然后挨了一下打什么的。

    但是,该知道的都知道,周少爷是被人狠狠打了一顿,还扔在颜家门口。

    “哎哟,又是他。”颜棋用手遮住额头,妄图把自己藏起来,“真是阴魂不散。”

    新加坡不大,但人口已经超过了百万,高楼大厦林立,在人与人之间筑起了围墙。亲戚朋友之间,若没有重要事,也是逢年过节才见一见的。

    频繁能遇到的,大概是他们这些无所事事的纨绔子。

    大家都有时间,而且消费的能力相仿,很容易在同一个店铺相遇。

    “谁?”范甬之问。

    颜棋指了指自己的左前方。

    范甬之转过脸去瞧,然后表情不变回过头:“不认识。”

    “是我的追求者。当初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被我爹哋塞到学校去。”颜棋道,“真是个讨厌鬼。”

    范甬之的眉头略微蹙了下。

    颜棋还以为他不高兴自己言语粗鲁,笑着解释:“抱歉我说脏话了。”

    范甬之摇摇头,没说什么。

    侍者端了菜上来。

    颜棋偷偷瞄了几眼,发现周劲与朋友交谈密切,好像是在讨论什么大事,没有左顾右盼,松了口气。

    “......快点吃完,我们要看电影。到了电影院,我给你买汽水喝。”颜棋道。

    范甬之慢条斯理吃着,不理睬颜棋的催促。

    他们俩的晚餐快要结束时,周劲往这边看了眼,首先是看到了颜棋,然后才看到她与一位男士约会。

    周劲的心情很糟糕。

    他想要站起身,朋友按住了他。

    “算了。”朋友低声劝慰,“犯不着跟她杠上,颜家又不是小门小户,真娶个这样的娇滴滴闺秀,也伺候不起。她不配你。”

    这位朋友劝人很有手段。

    周劲被他几句话安抚了下来,果然没有再找茬。

    他喝了一口酒,说:“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来日方长,谁知道将来的情况?也许,到时候能狠狠出一口气。你是聪明人,聪明人不吃眼前亏。”朋友又说。

    周劲在他朋友口中,成了忍辱负重的高贵人,顿时就消了气。

    他们俩在商量投资电影公司的事,说得很热络。这位朋友很想套周劲的钱,故而也是好话说尽。

    周劲后来又看了眼范甬之。

    从他那边,只能看到范甬之的背影。

    他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的,又不是很确定。

    当然,他见过的人太多,有点眼熟的人也太多了,想从纷乱思绪里理出一个头绪是很难的,他思考了几秒钟就放弃了。

    后来,周劲和朋友吃完了饭,两人打算去舞厅喝一杯,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颜棋和她的男伴也出门。

    周劲看着那人走路的样子,突然想起自己挨打那晚,不是被这模样的人撞了下吗?

    他当时就起了警惕。

    周劲是个没脑子的花花公子,当即上前,拦住了颜棋和范甬之:“站住。”

    然后,他使劲打量范甬之几眼。

    范甬之看上去斯文腼腆,又白净秀气。当晚打周劲的人,用的是拳头。那拳头几乎能生风,绝不是范甬之这么瘦弱的小白脸能做到的。

    周劲心中疑惑打消。“干嘛?”颜棋挡在了范甬之面前,“周劲,你对得起我吗?从前的事既往不咎,上次我不小心撞了你的女伴,我赔钱了的,你却找报纸污蔑我;后来还自己挨打了跑到我家

    门口去,陷我于不义!你自己说,你还是个人吗?”

    周劲:“......”

    颜棋说罢,余怒未消:“滚开,否则我真叫我哥哥打你!你别以为我怕背上仗势欺人的名声!”

    周劲:“......”

    原来颜家和颜棋不跟他一般见识,是怕别人觉得他们家“以大欺小”、“倚强凌弱”。在颜家和颜棋眼里,周劲狗屁都不是。

    周劲狠狠攥了下拳头。

    他那位朋友死死拉住了他,在中间调停,又跟颜棋说了些好听的话,让她先走。

    颜棋就拉着范甬之先走了。

    她走出老远,上了汽车,才轻轻拍了拍胸口:“我方才镇住他了没有?”

    “嗯。”

    “我厉害吗?”

    “嗯。”

    范大人说话简洁,颜棋习惯了,并不觉得他是敷衍自己,顿时美滋滋的。

    他们俩去看了电影。

    她给范大人买了很多的小吃食,还买了两瓶汽水。

    范大人照单全收。

    两个人在电影院里吃了顿“宵夜”,电影没看多少,具体演了些什么,颜棋也没搞懂。后来颜棋还打了个小盹。

    小睡了片刻的颜棋,出电影院的时候,精神抖擞。

    “去喝粥啊?”颜棋看了眼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现在回家和十二点回家,都是“晚归”,差别不大。

    “什么粥?”范甬之问。

    “什么粥都有,我知道一家铺子,我带你去。除了粥,还有鱼汤面,特别好吃。”颜棋道。

    范甬之突然愣了愣。

    对美食毫无抵抗力的范甬之,居然拒绝了颜棋。

    “累了,回家。”他道。

    颜棋:“......”在美食面前说累了的范大人,很不同寻常。颜棋看了他几眼,从他那波澜不惊的脸上没看出任何东西,只得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