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天敌饲养指南 > 第46章 媳妇是兽人

第46章 媳妇是兽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敌饲养指南最新章节!

    发现自己没有了仓鼠耳朵,舒书先是一阵惊喜,随即又有些失落……等等,他为什么要失落?难不成那耳朵在他脑袋上待久了有感情了?

    舒书有些想不通,愣了愣,却也因此不像之前那么害怕了。

    埃德加一直关注着虚拟舱显示出来的舒书的身体数据,看到舒书的心跳变得正常,总算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

    这么说着,埃德加突然觉得舒书看起来有些地方不一样了。

    “你看到没有,我没有耳朵了!我是兽人!”舒书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你把耳朵收起来了?”埃德加这时候才发现舒书那两只毛茸茸的耳朵不见了,顿时有些失落……他一直觉得那两只耳朵特别可爱。

    “不是,我是渡过心魔劫,可以像你一样在人和兽之间转换了,”舒书道,“你看着我!”

    舒书话音刚落,就调动体内在他渡过心魔劫之后显得异常充沛的灵力变成了一只小仓鼠。

    虚拟舱里散落着舒书的衣服,还从衣服里爬出来一只不过巴掌大小的小仓鼠,小仓鼠身上的毛黄白相间,坐在舒书的衣服上伸出两只前爪朝着埃德加挥舞了一下,看起来可爱极了。

    但埃德加却觉得懵了。

    他喜欢的亚兽人,竟然当着他的面变成了……一个兽人?

    埃德加应该觉得生气或者不高兴,可事实上,他这会儿从心底冒出的第一个念头,跟这些全无关系,他只是突然想到……舒书既然是兽人,那是不是会喜欢亚兽人不喜欢他这个兽人?

    他看中的媳妇儿,怎么就变成了兽人?这还能再成为他的媳妇儿吗?

    埃德加呆住了,回不过神来,看到他的这个样子,舒书愈发地不好意思,他变回人形跪坐在虚拟舱里,趴在虚拟舱的边缘道:“这下你相信我不是亚兽人了吧?”

    “信了。”埃德加道,事实就摆在他面前,他想要不相信都难。

    只是,舒书看起来真的一点都不像兽人……埃德加看过去,正好看到舒书光裸的背部和屁|股线条。

    舒书那根短短小小的尾巴也已经没了,但他看起来依然那么诱人……埃德加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可控制地又一次起了变化。

    他……竟然对一个兽人发情了!

    埃德加有种崩溃的感觉,又觉得这样很正常,他毕竟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舒书。

    各种情绪在心里翻滚着,埃德加的脸上却一点都没有显露出来,一张脸反倒更加冷厉。

    舒书看了埃德加一眼,有些讪讪的,不知道为什么还隐隐涌出那么一点后悔的情绪来。

    他这次心魔劫真的渡的太快了,他都没准备好就突然渡过劫了,以至于他完全没想好要怎么跟埃德加解释……对了,按照他以前看过的电影电视剧,这时候埃德加应该会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然后对他非常厌恶,虐身又虐心……

    这么一想,舒书突然担心起来,埃德加会不会把他赶出皇宫让他自生自灭?这么想着,他当即小心翼翼地看了埃德加一眼。

    埃德加当然不会像舒书想的那样做,他这会儿,只是把很多事情都给想明白了。

    他之前不明白舒书为什么会说只要好好修炼,就能变得跟舒书一样,现在他知道了,因为舒书也是兽人。

    他之前奇怪舒书为什么总说自己是兽人,现在也明白了……舒书他确实就是兽人。

    舒书是兽人,而他之前在舒书看电影看到亚兽人洗澡的时候没有制止!

    舒书是兽人,他竟然还给舒书找亚兽人朋友!

    舒书是兽人,他竟然把舒书送进了全是亚兽人的新娘班!

    埃德加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喂……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就是修炼除了岔子,没能渡过心魔劫……”舒书对着埃德加,把自己原本是一只小仓鼠,后来修炼渡劫变成了人的事情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最后又补充道:“都说心魔劫很好渡,只要看破了就能渡过去,可是以前渡心魔劫,我看到蛇就被吓懵了,根本没功夫去看透,这次也是我把心魔劫当成了是在虚拟游戏机里,才能阴差阳错地把心魔劫给看穿了……这个虚拟游戏机真的是个好东西,对渡劫很有帮助。”

    舒书这次交代的很清楚,把自己以前不是人是仓鼠的事情都说了。

    他以前是只小仓鼠?不是兽人?埃德加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希望。

    催动兽核,埃德加突然从口中取出了自己的兽珠。

    那是一颗圆溜溜的红色珠子,看起来非常漂亮,而这样的珠子,每个兽人都有一颗,一般会在新婚夜送给自己的亚兽人,当然,如果兽人和亚兽人感情很深,早就确定了关系,也有兽人会提前把自己兽珠送给亚兽人。

    这是兽人的定情信物,也是兽人对亚兽人一辈子的承诺,因为每个兽人的兽珠只有一颗,而他想要拥有孩子,就要让亚兽人吃下自己的兽珠才行。

    兽人只有一颗兽珠,亚兽人也只能吃下一颗兽珠,一旦亚兽人收下兽人的兽珠吃下,两人再进行亲密接触,那颗兽珠就会在亚兽人的体内形成孕囊,让亚兽人可以生下兽人的孩子。

    兽珠对兽人来说至关重要,轻易不会送出去,如今进入星际之后,兽人和亚兽人之间更是不像古代那样会很快确定关系,一般他们会恋爱一段时间,甚至会和不同的人恋爱,等结婚当天,兽人才会将自己的兽珠给亚兽人,从此之后,兽人和亚兽人就再不能分开,他们也会不可避免地觉得对方越来越亲切,兽人更是会从骨子里将自己的亚兽人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

    将来,即便有一方死亡,他们也没办法再送出兽珠或者接受别人的兽珠。

    因为这个特性,从古至今,兽人和亚兽人之间都是两两相伴的。

    这些对每个兽人或者亚兽人来说,都是常识,当父母的更是会跟自己的兽人孩子说明兽珠的重要性。

    只是,因为兽人只有成年之后才会拥有兽珠,因此启蒙教育里面对此不会多提,最多也就说一下父亲把兽珠母父就拥有了你,而那样的解释,舒书之前虽然看到过不少,却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还以为是跟地球上的戒指一样的东西。

    看到埃德加拿出兽珠,舒书压根没想到兽珠上面,第一时间想起的,是自己拥有的那那颗红珠子。

    那红珠子是他最大的宝贝,他对红珠子爱的深沉,也对红珠子非常非常在意……现在看到埃德加也拿出一颗,他下意识地为埃德加高兴。

    “你有吗?”埃德加拿着兽珠问道。

    舒书连连点头:“有啊有啊,我也有。”

    埃德加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兽珠,默默地将它塞回了自己嘴里。

    他早就决定要把自己兽珠给舒书,怕进展太快吓到舒书才一直没有拿出来,结果……舒书他也有。

    “埃德加,你看,我也是兽人,所以你不能喜欢我,你要去找个亚兽人。”舒书道。埃德加可是皇太子,皇室还只有他这么一个皇子,他是肯定要找个亚兽人,生个小兽人的。

    埃德加没说话,小亚兽人……不,已经不能这么称呼舒书了……舒书让他去找亚兽人,莫非觉得被他这个兽人很讨厌?

    埃德加设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若是被一个兽人追求,肯定也会非常郁闷,这么一来,舒书的做法倒也能理解了。

    “你很讨厌我?”埃德加突然问道。

    埃德加怎么突然问这个?舒书虽然怕蛇,但对埃德加一点都不讨厌:“我不讨厌你,你为什么这么问?”

    舒书说的非常真挚,眼里干干净净的,没有丝毫情愫,但却有着亲近,埃德加看着他这个样子,突然发现自己之前想的那些,很可能全是自己想多了。

    舒书对他不喜欢,但也不讨厌,他还小,估计还不懂感情……

    不懂感情……埃德加突然有些心塞,又有些庆幸——舒书既然还不懂感情,那就是说没有喜欢的亚兽人。

    他还是可以继续追求舒书的,至于他们都是兽人这件事……

    兽人都同性相斥,压根不能成为伴侣,但他一点都不排斥舒书,说起来,和舒书在一起,最多也不过就是没有孩子而已。

    他之前已经变成堕兽了,别说孩子,就连自己的人生都毁了,全靠舒书才能拥有全新的生活,现在只是将来会没有孩子,真算不得什么。

    埃德加这么想的时候,舒书把自己的衣服从虚拟舱里翻了出来:“埃德加,我现在是兽人了,是不是不能再去新娘班上课了?”

    想到这里,之前曾经排斥才艺班的舒书,突然觉得有些可惜……他之前担心会被兽人追求,可事实上他一直窝在教室里不出门不和那些兽人交流的话,其实那些兽人也不会来追求他。

    而且,才艺班的课程和轻松程度他真的很喜欢,可以想学什么学什么。

    “当然。”埃德加道,随即眉头又突然皱了起来。

    舒书的存在知道的人不多,但他带舒书去过皇家大厦,送舒书去了皇家学院,还是有很多人知道舒书存在的,也知道舒书是个亚兽人。

    这时候,好好的亚兽人突然变成了兽人……这要怎么解释?

    而且舒书是仓鼠兽人……他们兽人帝国也有兽型是鼠类的,但绝不会是这么弱小无害的鼠类……

    “你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是兽人。”埃德加突然道。

    “为什么?”舒书有些不解。

    埃德加立刻就将原因解释了一遍:“舒书,你身上有很多秘密,要是被别人知道,会对你不利。”

    他们皇室有钱,也有一个军队,但并不是无所不能的,要不然他也之前也不会遇到那样的事情……舒书特殊之处若是被别人发现,肯定是会惹来麻烦的。

    “那我怎么办?”舒书皱眉。

    “你先装一段时间的亚兽人,过段时间我让你离开首都星,再给你换个身份重新来这里。”埃德加道。

    “装亚兽人就行了?那我继续装吧,你也不用给我换身份了,这样也挺好的。”舒书道,他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控制着灵力,就把自己本体的耳朵又给变了出来。

    埃德加听到舒书的话,又摸了摸舒书的耳朵,随即心里一喜。

    舒书还要继续装亚兽人……

    “埃德加。”就在这时,埃德加的房间门突然被推开,伊恩从外面走了走来。

    皇后是过来找埃德加有事情说的,听说埃德加和舒书在书房玩游戏,就直接过来了,结果……

    他儿子和舒书到底在玩什么游戏?!

    舒书拿着件衣服,光溜溜地趴在虚拟舱的舱沿上,脑袋正好对着他儿子的腹部以下大腿以上,他儿子还伸手摸舒书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