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雨夜惊魂 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阿丽公主一愣,下意识地道:“现在?这怎么可能!”她这样一说,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惊疑,草原上地广人稀,各个部落之间都有大片的地方没有人居住,甚至树林和草深的地方有不少的猛兽埋伏,她开口道:“现在雨这么大,她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草原里去的,这太危险了!”她这样说着,一边低声地吩咐侍女道:“你去,把我的披风拿过来,我要去寻找郭小姐。”

    她这样一说,静王元英愣住了,他以为要费很多口舌才能说得动阿丽公主,没想到会这样的容易。

    阿丽公主微微一笑道:“郭小姐是个好人,我知道的,我不会因为你而为难她,”她说完这句话,又不免担忧地道:“现在外面下着大雨,郭小姐一个女孩子恐怕是太危险了,咱们要赶紧找到她。”她一边说一边吩咐人去准备大队的人马和火把,可是转念一想,如今的天气准备了火把也是无用,只能先靠自己的直觉寻找,期待雨快点停了。

    可是这个时候,静王元英却摇头道:“不可以惊动太多的人。”

    阿丽公主一愣,随即道:“不惊动人,这怎么可能呢?这样的天色,草原又这么大,我们需要兵分几路去寻找啊,若是晚了,恐怕就会耽误他们的性命,难道在你们来名声比性命还要重要?”

    静王一咬牙:“对,在越西,女子的名声确实比性命重要,你没有瞧见那裴宝儿吗?现在她日日都是躲在帐篷不敢出来,就是因为她的名声不好了,难道你希望郭小姐变得和她一样?”

    阿丽闻言就愣住了,长久的没有说话。火光之中,她的眼神中跳动着一种不能理解的神色,她困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越西人口口声声都是名声,都是家族,难道在他们的眼中,性命都抵不上些宝贵吗?人要是死了,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她想到这里,不由道:“那就叫我的亲卫去!我身边有五十名亲卫,他们不会乱说话的,加上你的人、郭家的人,咱们一起偷偷寻找,估计能在天亮之前把人找回来。”她这样说,心头却是没有底,这草原实在是太大了,有些地方连她都不熟悉,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人真的找回来。

    静王元英骑着快马,悄悄地出了营地,为了不被发现,他和郭家的人是分开行动的,可是现在黑暗混着雨滴,沉甸甸的压在草原之上,到处都是混沌一片,静王元英的心也感觉被这片黑沉沉的混沌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还从来没有如此的紧张担心过。明知道元烈带着一个女子不可能走得太远,但是,这附近又几乎没有能藏人的地方,若是他们真的在这里,应该一眼就能瞧见,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他们究竟去了哪里呢?

    阿丽公主低声地道:“我去东边,你去西面。郭家人分为南北方向,自去寻找便是!带着这只鹰去,找到了便放飞它,它会告诉我的。”说着她不再多话,快马扬鞭地带着自己的亲卫飞奔离去,她去东面,那是草原上最为危险的地方,她不希望静王跟着去涉险,所以把最为安全的西面交给了元英。

    元英着她的背影,不免觉得感动,只可惜这感动只是一瞬间,便被对李未央的担忧和紧张所掩盖了,他不断地寻找着,越走越深,搜寻的范围也在不断的加大。阿丽公主说得对,这草原如此大,不管带多少的人都没有办法把每一处都搜查到,而且越往深处走,草就越长,再加上雨水太大,遮盖了他的双目。他想着,若是李未央在哪里倒下了,哪怕就近在眼前,恐怕他也不到,天色已经完全不见了,可是就在这时候雨水慢慢的小了下来,静王元英身上披着斗篷,已经完全打湿了,他心头的焦虑盖过了一切。

    现在他已经不再妒忌元烈了,他甚至希望元烈在李未央身边,帮助她熬过这黑暗的时候,等他去找到她。身边有人说道:“静王,雨停了。”

    静王了一眼天色道:“点起火把。”

    草原上便飘起了火光,静王元英咬牙道:“继续寻找。”说着他们继续往草原深处走去,阿丽公主早已经派了熟悉草原地形的人替他们带路,这一路走过去,静王元英的心却一直提着,没有办法放下来。

    李未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干净而冷燥的洞穴里,她坐起了身,却发现自己刚才是昏迷了。原先在滚到地上的时候,虽然元烈保护住了她,不让她整个人摔倒在地上,但那剧烈的冲击让她不由躺倒在冰冷的草地里,就这么睡了过去,虽然有了意识,但睁开眼睛,元烈却不在洞穴之中,她不由紧张起来,他去了哪里?这个时候怎么丢下她一个人。

    就在此时,她瞧见了一个人急匆匆得进了洞穴,心头一跳,下意识握紧了袖中的匕首,可是等到她清了那人的脸孔,心头才微微的一松。

    元烈一脸关切地着他,问道:“醒了吗?冷不冷?”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洞穴之中,将好不容易找到的柴火,放到地上,拿出火折子,可惜柴火不是很干,发出嘶嘶的响声,以及爆裂的声音。元烈想方设法的将火挑起一些,将有雨水的柴火放在火边,让它们慢慢烤干,然后投入火中。

    当洞穴之中放出火光的时候,李未央才觉得身体更冷,她下意识地向对方靠了靠。

    元烈身上的衣服仍旧是湿的,左肩、胸口都留下了刀剑的痕迹,滑破的布料已经被血染红了,所幸都是轻伤。李未央了一眼,元烈那俊美的容貌,已经被烟熏得有些黑了,起来十足的可笑,可是他的神情却是那么的专注而认真,李未央心头一暖道:“赵月他们呢?”

    元烈抬起头,目如星火,道:“刚才就已经不见了人影了,我想应该是被追兵缠住了,不过你放心,以他们的武功是不会出事的,很快会追过来,这一路我已经留了记号。”他这样说着,李未央却是叹了一口气道:“样子,我诛杀裴家人的举动已经将他们激怒了。可我倒是很意外,连草原大君都要杀我……”

    元烈淡淡道:“不,他是别有用心。”

    李未央心头一跳,“为什么?”

    元烈嗤笑一声道:“我听那裴皇后和大君一直有些见不得人的交易,他为了越西的物资和裴皇后手上的财物,只要条件足够,哪怕是去刺杀越西的皇帝,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在他来,我们不过是些小角色,除掉也就除掉了。虽然黑暗中我的不是十分真切,可我有预感,这件事就是他干的。”

    李未央想要说话,却不由自主打了个喷嚏。元烈连忙握住了她的手道:“靠火近一点,等把衣服烤干了会舒服很多。”她这才到元烈的手已经鲜血淋漓,她不由愣住了,这才意识到,刚才在与对方拼搏的时候,他的手握住过对方的长剑。难怪,他的手上变得血肉模糊,她一咬牙,从自己的裙子上撕下了一块布料,随即在火上烤干,元烈不知道要她做什么,却到她将烤干的布料拿出来,又拉过他的手,一层一层的缠裹住。

    元烈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突然抱紧了她,本想要借机会占点便宜。谁知李未央一愣,却是没有拒绝,在她身边的这个人,原本一直是受她照顾的,可是不知何时,他已经成长为一个如此伟岸的年轻男子了,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轻而易举的保护她,不,不是轻而易举,是豁出性命的保护她。

    像是感受到她的注视一般,元烈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他低下头来,触不及防的,所有的爱怜落入了她的眼中,李未央下意识地想要避开他火热的眼神,却再也来不及。

    元烈微笑着道:“将来我们成亲了,就离开越西,四处游玩,好不好?如果你想要回大历,咱们就去,等你在大历住腻了,咱们就来草原上住一段日子。听说除了越西和大历草原之外,这世上还有许多的国家都十分的有趣。冬眠国有世上最美丽的花灯节,月落国有天下最精彩的赛马会,苍凡国的女子和男子一样能够读、做官、执掌财富和权力。易成国最冷酷无情,他们总是喜欢等孩子一出生就丢在门外,任由他们在冰天雪地里呆着,如果活下来,那就是能够养大的,如果活不下来,就埋在家里的地下,你说他们是不是很奇怪。”

    李未央不禁扬起眉头,微微笑道:“是啊,很奇怪。”

    元烈笑容带着一丝甜蜜,道:“这些国家都很有意思,有的人生性懒惰,有的人十分聪明,还有国家不事生产,整日只知道吟诗作对,起舞为乐,若是咱们到了那里,就可以去过他们生活,品尝他们的人生,不再纠缠在这些勾心斗角之中,你说好不好?”

    李未央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好。”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头掠过了一丝温暖。她不知道元烈所说的等一切结束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时候,但她知道只要努力,那一天总会来的。虽然不知道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可是她现在真的可以去想一想将来要做什么,又该去那里。当然她知道不管去哪里,元烈都会陪在她的身边,这一点让她十分高兴,一个永远都是孤身一人的女子,当她的身边有了牵挂,她便不再那么孤单了,过去她一直抗拒元烈的靠近,可是现在她才知道,从心底里她是依赖着他的,今天若是没有他,根本不能坚持下来,因为有他,所以她才开始害怕死亡。

    这种感觉特别的奇怪,李未央也没有感受过,她刚要说话,元烈却不等她反应过来,捏着她的下巴便去吻她,为什么要让她又陷入到感情的漩涡中去呢,都是眼前这个人!李未央心头有点恼怒,一怔,随即发狠似地去咬他的舌尖,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顿时弥漫在舌尖。元烈浑然不管,任她去咬,越吻越深,良久才松开她的唇,依旧抱着她,嬉皮笑脸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去郭府提亲呢?”

    李未央愣住了,过去这么多年来,只有他挺身而出为她遮风挡雨,为她出谋划策,她才知道这世上有人与她心意相通,与她并肩作战,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不曾舍弃过她。反过来想,若是没有李未央,元烈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呢?她下意识地道:“若是一切都结束了,你想做皇帝吗?越西皇帝陛下,这个位置十分的诱人吧。”

    元烈却只是微笑道:“我记得那个时候你对我说过,你要这天下对不对?”

    李未央愣住了,良久没有说话,元烈却是笑容平静,“我知道那时候你说的话并不是真的。若是你真的想要这天下,当时你就应该嫁给拓跋真或者拓跋玉,你说那些话,不过是在气我,不,也许你是在鼓励我,你鼓励人的法子总是这么特别。”

    李未央失笑,她意识到了对方在转移话题,慢慢地道:“你真的不想做皇帝吗?”

    元烈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好笑道:“做皇帝?有什么好处呢?不能陪伴在心爱的人身边。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要被人指手划脚,那把龙椅还有无数的人在觊觎,你我父皇——”当他说出父皇两个字时,他自己都有些吃惊,随着他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挡住了他眼睛里的神情。

    火光之中他整个人美如冠玉,乌发之下肤似寒冰,眉如墨彩,鼻梁高挺,最让人移不开眼睛是便是那如琥珀一般闪亮的眼眸,顾盼之间,夺人心魄。而唯一的缺陷似乎就是那一道道被烟灰熏出来的黑色了,而这样却让他那一张俊美的脸添了两份稚气。

    李未央一笑,从前那种淡淡的忧伤再度袭上心头,她知道,若是没有自己,元烈会去争夺那个皇位的,因为他狠得下心肠,又不喜欢受到任何束缚,遇到阻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这种人,又怎么甘心居于人下呢?他是这样的个性啊……

    李未央这样想着,心头一声轻叹,却是不再说话了。

    元烈着她道:“这一回,你还要支持静王去抢那皇位吗?”

    李未央一愣,随即觉得有些可笑,“我为什么要支持他?”

    元烈微微一笑:“我以为你会像支持拓跋玉一样,将他扶上皇位。只不过,我没有想到就连拓跋玉也只是你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

    李未央笑了笑道:“他不是我的棋子,他做不了皇帝并非是因为我,而是因为圣心,皇帝的位子一直不想传给他,他喜欢的从始至终就是八皇子,所以拓跋玉是注定要失败的。我只是说我要帮助他,却没有允诺一定会让他坐上皇位,更何况做个逍遥的亲王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去抢那把龙椅呢?”

    元烈轻轻叹息一声,道:“从大历回来的消息是,他似乎依旧没有放弃做皇帝的心哪。”

    李未央想了想道:“这一切与我没有关系了,他想做皇帝也好,做闲散王爷也好,哪怕他举兵谋反,在做出选择之前,他一定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我早已说过,他不是做皇帝的材料,就像八皇子,他一直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着他们厮杀,光是这份忍耐心性就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元烈着李未央,眼神之中有一丝志得意满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帮助拓跋玉一样帮助元英的。”

    李未央扬眉道:“哦?为什么呢?”

    元烈轻柔地着她,琥珀的眼神中是一望无际的认真,“因为元英比起拓跋玉其实更为冷酷无情,若是他将来做了皇帝,只怕……”

    他的话没有说完,李未央已经明白了,“只怕狡兔死,走狗烹,一个帝王是不能容忍知道他过去一切的人,我若是帮助元英,自然会掺和很多事情,这样一来,他就会觉得我很碍眼了。可以共患难,不可以享富贵,你想对我说这些话吗?”

    元烈点了点头。

    李未央知道,元烈说的有九成九是实话,元英表面上宽容大度,骨子里却很有几分冷酷,他若是登了皇位,郭家可能会得善终,可她李未央就很麻烦了,除非她肯嫁给他,情况又是不同。作为谋臣她当然会被除掉,因为她知道了太多,但一旦她成为静王妃,这富贵怎么会享不得呢?只不过这话想想可以,无论如何不可当面说,因为她知道元烈这小心眼肯定是不愿意听的。反正她也没有这个心,又何必提起让他打翻醋坛子?

    远处突然传来马蹄声阵阵,李未央比元烈更早反应过来,忙使了个眼色,来不及说别的,便飞快地整理了一下衣物,幸好她身上还是衣衫整齐,只是多了些褶皱,只不过在大雨中淋过,又在泥土里滚过,早已不出本来的颜色,李未央苦笑道:“有人找来了,却不知道是敌人还是朋友。”

    元烈侧耳听了一会儿,随即面色阴沉了下来道:“是朋友。”

    李未央好奇道:“既然是朋友,你为何表情如此的奇怪。”

    元烈冷哼一声道:“我还以为至少要到明天天亮他们才能找到这里。”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抓住李未央的手道:“要不趁着这个机会,我向郭家人提亲。”

    李未央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现在还不是时候!”

    元烈愣道:“不是时候——你是说?”

    李未央这么说分明是已经答应了,那就是到了合适的时机就可以?!这是她第一次首肯!元烈还来不及欢喜,外面就闯进了一个人,见他们好端端的在一起说话,不由就是一愣。

    李未央瞧了一眼,那面上焦虑、一脸雨水的正是静王元英,他到这一幕,眼睛里的惶急都变成了黯淡,他避开了眼神道:“你们两人没事吧?”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没事。”

    元英一咬牙,将身上的斗篷脱了下来,递给李未央,元烈却是淡淡推开,目光冰冷地道:“这不合适。”就在此时,赵月已经飞快地进了洞穴之中,她手上捧着干净的衣物,低声地道:“小姐,静王特地带了衣服给你替换。”

    李未央了元英一眼,目光沉静道:“多谢静王。”

    元英不再说话,转身快步走了出去,元烈还磨磨蹭蹭的,直到李未央瞪了他一眼,他才跟着离开。李未央了赵月一眼,道:“是你先找到我们的?”

    赵月摇了摇头,道:“我们被追兵追杀的时候,碰到了那些黑衣武士,是他们帮我们摆脱了追兵,然后他们就消失了。后来我们在路上又见到了主子留下的记号,才找了过来。”

    李未央道:“天色那样黑,你是怎么找到那些记号的。”她很好奇,元烈究竟留下了什么。

    赵月微微一笑,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了一个锦囊,随即打开给李未央一。李未央便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荧光粉,她点了点头道:“他也真是大胆,不怕那些追兵追过来吗?”

    赵月一笑,自信道:“小姐不用担心,要我们用同样的粉末洒在上面才得到主子留下的痕迹,寻常人是不见的。”

    李未央这才放心,她随即道:“你替我换了衣裳,咱们就出去吧。”

    此时天色逐渐的亮了,裴宝儿一夜未眠,她在帐篷里翻来覆去,眼前闪过的都是那一夜屠杀的情景,她最后还是惊恐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旁边的婢女连忙道:“小姐,你没事吧。”

    裴宝儿咬咬牙道:“我在这帐篷里呆了这么久,却没有一个人来过我吗?”

    这婢女低下头去,如今这局面还有谁敢来瞧小姐呢?她不敢说这话。

    裴宝儿却在一旁道:“阿丽公主呢?她也没有来过吗?昨天不是他们草原上的祭祀么,她竟然也没来邀请我!”随后她脸一沉,不由吩咐道,“替我更衣,我要去找她。”阿丽一定是听到李未央什么闲话,才会完全不理会她了!她一定要做什么挽救这个盟友,毕竟她还需要阿丽公主,她这样想着。

    等到了阿丽公主的帐篷,裴宝儿却发现帐篷里除了一个年老的女奴守着,其他人都不见了,她皱了皱眉头道:“阿丽公主去了哪里?”

    那女奴正在劳作,此刻仰起脸,着裴宝儿有些发愣,裴宝儿又道:“我问你,阿丽公主去了哪里?”

    那女奴到是阿丽公主的朋友,便如实道:“昨天晚上静王殿下来了,说是什么人不见了,让阿丽公主一起去寻找,公主就急匆匆带着其他人去了,其他的老奴也不知道。”她年纪大了,又是阿丽公主的乳母,所以她才能在帐篷里待着,可是她却没有听清楚当时元英说了什么,只能朦朦胧胧地猜测到大概。

    裴宝儿扬起了眉头,能让静王元英和阿丽公主一起去寻找的,会是什么人呢?她苦思冥想了半天却想不到,随即快速的转身,向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将整件事情串起来想。却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丝惊喜!

    就在这时候,她见一群年轻的小姐正叽叽喳喳地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她灵机一动,拦住了那些人道:“赵小姐,在草原上玩的可还舒心吗?”

    那赵侍郎家的千金了裴宝儿一眼,眼神里露出了鄙夷的神情,她们从在太子府见了那事情之后,对裴宝儿都是敬而远之的,现在这女人还恬不知耻地凑上来,赵小姐不由头一低就想装作瞧不见她。

    裴宝儿却一咬牙,拦住她们道:“听说郭小姐昨天不小心淋了雨,发起了高烧,咱们是不是去瞧一瞧她。”

    其他人对视一眼,目光之中都露出惊奇。听到和炙手可热的郭家有关系,赵小姐回过头去:“郭小姐人很好,咱们理所应当去一她的。”说着,其他人便纷纷附和起来。

    裴宝儿冷笑一声,郭嘉对人都是十分冷淡,你们这样还不是在郭家权势的份上?随即她想到郭家另外还两个没有定亲的少年公子,便明白了这些小姐在想些什么,这一次郭家人可是在狩猎场上大出风头,连皇帝都给了不少赏赐,不像裴家那三个惨死的兄弟,她想到这里,不由更加得恼恨,脸上却是满脸的笑容,道:“咱们快去吧,不要耽搁了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