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大君之死 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郭夫人想了想,摇了摇头道:“算了,瞧不上也好,咱们家的媳妇应该知达理,温柔贤惠,才能安抚得了郭敦那个暴躁的性子。若是娶个热情开朗又奔放的草原姑娘,怕两个人整天要一起疯出去了。”她这么说着,却听见李未央笑了起来,郭夫人着李未央,奇怪道:“你这丫头笑什么呀!”

    李未央淡淡地道:“母亲,很多事情是急不来的,纵然你不愿意,可是四哥他喜欢,您能有什么办法呢?况且,阿丽公主是草原上的姑娘,热情开朗,大方有礼,母亲到她也会喜欢的。”

    郭夫人想了想,点头道:“这也是,那小子比谁都胡来,顺其自然吧!”

    齐国公了妻子一眼,关心道:“狩猎还有十五天才结束,你是要在这里呆满十五天吗?”

    郭夫人听到他这句话,瞪大了眼睛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要赶我走吗?”

    齐国公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这里风沙太大,环境不好,太医早就说过郭夫人身体状况堪忧,若是让她在这种环境下呆着,是极有可能丢掉性命的,他不愿意冒这样的险,便开口道:“我会向陛下回禀,亲自送你回去。”

    郭夫人不由恼怒道:“我才到这里你就要赶我走,哪里这样的道理,我不管!我不走。”说着她一屁股坐在李未央的榻上。郭素了她一眼,为难道:“你又不在随行名单上,陛下知道了,像个什么样!”

    郭夫人听到这句话,脾气上来了,腾地一下站起来道:“那好,我行装可是刚刚放下的,我立刻就去整理,马上就走,不过也不许你送!”说着她快步地往外走,旁边的郭澄连忙劝着她道:“母亲,刚来你就休息一会,哪怕到明天再出发也不迟,到时候我们亲自送你回去。”

    郭夫人瞪了他一眼道:“我这些日子在大都住的早有些烦了,到天气渐暖,我才想到草原上走一走、住一住,尝尝异域的风情!可是你父亲这么狠心,硬要把我赶走,我又何必求他呢?”

    着齐国公一脸无可奈何的苦笑,郭澄失笑道:“母亲,父亲之所以让你回去,只是担心你的身体,更何况……”他的话还没说话便和李未央对视一眼,现在草原上正是多事之际,实在不适合让郭夫人这种弱女子留在这里。若是发生了危险,他们是护不过来的。以齐国公对于夫人的关爱之情,自然是不肯让她冒风险的,郭夫人却瞪了郭澄一眼,却吩咐李未央道:“我走后,嘉儿你要多保重身体!郭导,你三哥不顶用,你要好好照顾妹妹,千万不可以让她病情加重,否则回去之后我饶不了你。”

    郭导连忙道:“是,儿子知道了。”

    郭夫人点了点头,又吩咐道:“每天给我发一封信就好了,我要知道这里的动态!”

    郭导苦笑道:“是,母亲,儿子记得了。”

    郭夫人冷哼了一声:“那我就走了。”她刚刚走到帐篷中央,却又转过头来道:“郭导,我关照你的事可记得,每天给我一封信啊!”

    郭导哭笑不得,躬身道:“儿子明白,母亲不必忧心。”

    齐国公郭夫人满面怒气,连忙道:“别着急,我送你回去。”

    郭夫人冷哼一声,不接他的茬,自顾自地往外走。李未央却是微微含笑,着郭夫人的举动,不发一言。齐国公连忙追上她,郭夫人却突然顿住了步子:“不许你随我一起走,我想清静些,不想见你!”

    齐国公一愣,不由露出苦恼的神情,他实在是拿这个妻子没法子,便回头来求救一般地着李未央,李未央咳嗽一声,装作没瞧见。郭夫人见没人留她,不由更生气,大声道:“哎呀,我可要识趣啊,碍着别人的眼睛!若是我再不走,人家可是得用大板子把我拍出去的。”

    齐国公苦笑道:“夫人,你说这话,岂不是戳我的心吗?”

    郭夫人不理他,只是自顾自地道:“罢了,你回去吧,我走了。”

    齐国公终于忍不住,一把抓住她的袖子道:“算了算了,你留下来吧。”

    郭夫人挑起眉头,十分恼怒道:“你让我走我就走,你让我留我就留,我是你身边的婢女,还是你的下属啊?”

    见齐国公满面的哭笑不得,李未央终于笑道:“母亲,父亲是诚心诚意的请您留下来。更何况我还在生病,你留下来陪着我不好吗?”

    郭夫人着女儿,心头一软,甩开齐国公,又走回去,坐回李未央身旁道:“好,我可是在你的面子上!”分明是借机会下台阶。

    众人都笑起来,齐国公心头却在想,还是应该和随行的太医打个招呼,自己夫人的身体实在不是很好,让她留在这里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因为一点疏忽犯病了……

    就在这时候,众人却见阿丽公主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李未央瞧见她这模样,不由得有点惊奇,阿丽公主见到满帐篷都是人,有点诧异,随即顾不上别的,只向着李未央道:“郭小姐,昨天晚上你有没有见到我们的大君?”

    李未央一愣,随即想到元烈曾经说起的,草原大君是昨天那一场暗杀的主使,面上不由得微微一沉。只不过她是恩怨分明的人,大君固然对她动手,可是阿丽公主却帮助过她,若不是她派人来寻找自己,静王元英也不会这么快找到地方。她想了想,便开口道:“我们昨天只是在草原上迷了路,其他的人就没碰到了,怎么,大君不见了吗?”

    阿丽公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焦急:“是的,三哥才来过,他说从昨天晚上开始,大君就没有回来过,金帐外面的护卫也是一问三不知,他究竟去了哪里呢?”

    李未央神情一变,她突然想到,昨天晚上风雨那么大,难道草原大君也在风雨中迷了路?这可能吗?不!这绝不可能!大君对草原的环境十分了解,寻常人可能会死在这里,可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家呀!又怎么可能因为一场风雨,就这么消失在茫茫草原之中呢,怎么都说不通的。她了阿丽公主一眼,目光便紧接着落到刚刚随着阿丽公主一起进门的郭敦身上,微笑道:“也许大君是有什么要事去处理,所以耽搁了,才没有急着回来,公主不必担心。”

    公主摇了摇头道:“像昨天那种天气,一般的草原人是不会出去的,我父亲向来是个谨慎的人,若是有什么事情大可以吩咐别人去办!若非十分紧要,他是不会亲自去的!昨天晚上的情形,我就怕他有什么危险!”她话说到这里,那双闪亮的眼睛里,也涌现出了泪光。

    李未央叹息一声,大君毕竟是阿丽公主的亲生父亲,而且向来十分的宠爱她,阿丽这么担心也是情有可原的。只不过李未央昨天晚上也是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办法回答对方,这大君究竟去了哪里。

    阿丽越来越着急,旁边的齐国公郭素却开口道:“公主不必焦急,大君失踪,此事非同小可,依我,还是交给汗王们处理为好!”

    阿丽公主脸上露出一丝惶急,她急忙开口打断道:“不,不能告诉他们!”

    李未央和齐国公对视一眼,齐国公早就明白阿丽公主的忧虑,沉吟片刻才道:“不错,要是告诉那些汗王,可能整个草原都会有动静!但你必须明白,世上根本没有瞒得住的消息,大君失踪很快会传到他们耳中去,到时候,恐怕比我们主动告诉他们还要严重!公主,你要想清楚这件事情,既然三王子已经知道了,那其他王子们和汗王也会知道的,早作准备才是。”

    听了齐国公的话,阿丽公主只觉得巨大的恐惧当头笼罩下来,她很紧张,若是大君出了事,那对于整个草原来说,能够维持住这稳定局面的人也就没有了,恐怕整个草原都会陷入一场厮杀当中,她的那些汗王叔父们,每个人都有各自支持的王子,他们很快就会开始互相争夺大君的位子,纵然有人能够突破重围取得胜利,那也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其他的阿丽公主倒并不畏惧,她畏惧的是,若是烈火部为此削弱了力量,那被他的父王好不容易收服起来的其余十七个部落,恐怕也要借机发难,所以如今正是最要紧的时候……

    齐国公叹息了一声:“真是乱离之世。”他说完这句话,便向阿丽公主道:“我现在就去禀报陛下,请他调来禁军,暂且维持住整个场面的平衡,有皇帝在,我想那些汗王也不会做得太过分的。”

    阿丽公主的面上流露出感激,事实上,草原的纷争,越西皇族向来是不参与的,皇帝要的不过是一个最后的结果。如果草原四分五裂,他们只会更加高兴,因为草原的力量就被削弱了——可是她没有想到,齐国公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愿意开口帮助他们。他的意见对于皇帝而言,会有很重要的参考作用,这对眼前的局势显然是会有帮助的。阿丽公主感激地道:“多谢齐国公。”

    阿丽公主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郭夫人一直微笑着向她,目光里含着一丝友善的打量。

    齐国公不过微微一笑:“只是回报你救了我的女儿。”说着,他已经快步地走了出去,李未央的心头感觉到一阵温暖,她隐隐觉得,郭素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他给儿子们的关心和对她这个外人其实是一样的,他希望每一个人平安,甚至于用隐忍的表象,来维持整个家族的安宁,这样的人,显然是值得敬重的。

    李未央忍不住,又是轻轻咳嗽了一声,郭夫人急忙侧目。郭澄连忙道:“我们不打扰你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自己会商量的。”说着他向郭敦使了一个眼色,郭敦立刻会意,对阿丽公主道:“公主殿下,如今之计,你还是快回帐篷去吧。不然会引出更大事端的。”

    阿丽点了点头,向李未央道:“等我们平息了事态,再来你。”说着她已经转身,快步向帐篷外走了出去,只不过因为一只脚受了伤,所以那姿势起来十分的古怪,但她现在已经丝毫顾不上仪态了。

    郭敦着她的背影,面上露出一丝怜惜,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四哥你是真的喜欢阿丽公主吗。”郭敦回过头来,面上却是通红的,他开口道:“你不要拿我寻开心了,才没有!我只是觉得她很坚强!”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阿丽公主曾经当中向静王殿下表达过心里的感情,这一点你也不介意吗?”要知道,在越西贵族眼里,娶一个心有所属的女子,恐怕郭敦会成为一个笑柄。

    郭敦扬起眉头:“嘉儿你也太小我了,若我是那种人,根本就不会跟在阿丽公主后头跑,她喜欢她的,我喜欢我的,若是有一天她能够能接受我,那自然是最好,纵然不行,我也不会后悔,这跟其他人又有什么关系!”

    李未央微笑:“我只是怕也许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毕竟,人言可畏。”

    郭敦的眉头跳了一下,恼怒地道:“我不怕那些胡说八道的人,流言蜚语我听得还少吗?阿丽公主是个坚强的好姑娘,妹妹,你不用替我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

    李未央点了点头,笑容很平静:“但愿如此吧。”

    郭夫人被李未央硬逼着去休息,随后郭敦和郭澄也相继离开。李未央陷入了思考之中,草原大君去了哪里?这件事怎么都觉得奇怪,一个熟悉草原地形的君主,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失踪呢,或者,早在大君向他们布局的同时,也有人在暗地里布下一出局,究竟谁才是下棋的人呢?李未央轻轻地笑了笑,那笑容十分的幽静,起来有几分神秘,赵月着她,不由担心的道:“小姐,昨天发生的事情……”

    李未央回头来赵月一眼,笑容和煦,她开口道:“现在不干咱们的事了,所需要只是静静的等待而已。”

    下午的时候,阿丽公主再一次进来李未央的帐篷,李未央着她的神情,便明白了一切。她叹了口气问道:“是不是还没有找到。”

    阿丽咬了咬牙,她把目光投在李未央的脸上,久久没说话,好长时间之后才回答道:“没有。”

    在李未央的预料之中了,她低声地道,“那么派出去搜索的人都回来了吗?”阿丽神情变得更加的难受,她开口道:“整个草原都快翻遍了,那天晚上有人说瞧见大君带了一支秘密的队伍出去,却不知道究竟是做什么去了,于是我们就把他可能去过的地方,统统查了一遍,却一点线索都没有。”

    阿丽的神情十分颓唐,周围方圆百里的范围,他们都已经搜索过了,可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一场大雨,把所有的马蹄痕迹都已经冲刷掉了,什么都不见。

    “大君究竟去了哪里呢,为什么人找不到,连尸体都找不到?”阿丽公主眼睛里带了一层泪光。

    李未央微微一笑:“若是没有找到尸体,那就证明草原大君还活着,对不对?”

    阿丽公主的面上迸发出一丝希望,她着李未央道:“若是他还活着,那我们为什么找不到他?明明出动了最精锐的队伍……”

    李未央默默地着她,没有回答,阿丽公主镇定片刻,才打定了主意问道:“我来是为了问你,昨天晚上你们遇到的人是……”她听郭敦说起,李未央遇到过袭击,这让她不由自主产生联想……

    她的话没有说完,只是静静地着李未央,那一双清澈的眼睛里,是问询的神态。李未央心中轻轻一动,对她点了点头道:“昨天晚上我们遇到了一场袭击,那群人的装饰,的确是草原上的勇士。你刚才说大君带了一队人出去,却不知道是做什么了,我猜测,昨天晚上袭击我们的人便是大君派出去的。”

    阿丽公主一愣,随即就是目瞪口呆地着李未央,若真的是大君派人去刺杀郭小姐和旭王元烈,那他们就是敌人,而不是朋友。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李未央像是出她心头所想,淡淡一笑道:“大君要对付我们,并非与我们有仇,我想他是因为收了裴皇后的礼物才会这么做。不过你放心,昨天晚上我们并没有瞧见大君本人,所以他就算失踪了,也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你要知道,我们不过只有几十名护卫,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杀光了数千名草原勇士,更加不可能冲破重围取大君性命。所以此事一定另有蹊跷,你应该回昨天晚上找到我们的那个地方,顺着那条路,一直往回走,总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的。”

    阿丽公主良久没有说话,她想到了父王帐篷里的那些礼物……大君说过,有一面十分精致的宝镜要送给自己的,现在想来,定然是裴后送来的礼物。她的面上流露了一丝愧疚,着李未央道:“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李未央只是微微一笑道:“一事归一事,这件事情和公主殿下是没有关系的,昨天若不是因为你,我们也不会这么快脱险。”

    阿丽公主点了点头,咬牙道:“谢谢你能不计前嫌的告诉我这些,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着她刚要转身离去,却突然见赵月急冲冲地进了帐篷,面上是一头的汗,赵月着李未央,又阿丽公主,连忙道:“小姐,奴婢听说,大君已经回来了!”

    阿丽一愣,随即快步冲出帐篷,李未央向赵月,面上却是似笑非笑的:“大君是平安的回来了吗?”赵月摇了摇头,着李未央,目光中流露了一丝凝重。

    阿丽公主冲到了金帐,门口却是守卫森严,面色焦虑的汗王们急得团团乱转,而她的十几个王兄,面上也都是一派紧张的神情。巴术瞧她来了,连忙将她拉到一边道:“你去哪儿了,刚才到处找你。”

    阿丽公主面上一白,急忙拉住他道:“大君怎么样了,他还平安吗。”

    巴术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知道情形,似乎是……”他的话说了一半,向阿丽公主面上却流露出犹豫的神情,像是不知道该不该往下说。阿丽公主焦急地催促道:“有什么话不能说呢,你赶紧告诉我吧,不要让我再着急了!”

    巴术叹了口气,着阿丽公主年轻的面容,慢慢地道:“当时大君派出去的人马几乎都没有平安回来,余下三四名亲卫,却是什么也问不出来,只说昨天晚上一场大雨不辨方向,害得他们闯进了狼群当中。”

    阿丽公主怔住,几乎是说不出话来:“狼群?你刚才说是无意中闯入了狼群吗!那大君现在是不是受伤了,严重吗……”她话还没说完,就要甩开巴术,急匆匆闯进金帐去,就在这时候,里头的巫医已经快步走了出来,众人都紧张地向了他。巫医着众人的目光,叹了一口气道:“大君因为被狼包围住,两条胳膊和一只腿都被咬断了,我已经尽了全力,却还是没有救回他,抱歉。”

    听到他这么说,众人的脸上都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阿丽公主突然失声大哭起来,她没有想到勇猛的草原大君会陷入狼群之中。她更是隐隐觉得,这一切都是因果循环,若是昨天晚上大君不去刺杀李未央和旭王元烈,好好在金帐呆着,是断然不会遇上狼群的,要知道,整个草原上最可怕的动物就是狼了,这不是说单只狼的力量有多么可怕,而是因为狼总是成群结队的出现,纵然是草原上最勇猛的勇士,也没有办法去对付那么多可怕的狼。但是转念一想,大君身边带着无数的士兵,而且他本人也是个十分勇猛而聪明的人,是草原上最好的猎人,纵然没有办法将狼都消灭,也不至于伤重而死啊,还死得如此的惨烈,这叫阿丽公主几乎泣不成声。

    就在这时候,她听见兄长们爆发了激烈的争执,二皇子巴鲁大声得道:“既然大君已经不在了,咱们就应该立刻再立一个大君起来!”

    巴术听到这句话,却是冷冷地一笑:“大君刚死,尸骨未寒,你就迫不及待的要争夺位置吗?你还真是一个孝顺的儿子!”

    巴鲁不禁恼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做大君吗?”

    巴术冷笑一声,他着巴鲁,目光冰冷地道:“不要以为你排行第二就可以争夺大君的位置,大君早已经说过,他要亲自挑选继承人的!”

    巴鲁勃然大怒,厉声地道:“可是他已经死了!”

    其他王子眼睛里都是险恶的光芒,汗王们则开始议论纷纷,甚至隐隐有人要拔刀的趋势,阿丽公主着这种局面,下意识地倒退了几步,甚至都不敢向金帐的方向一眼,飞快地跑开了。她很害怕,她几乎能够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一定要找人来阻止!一定要!

    这时候,旭王元烈正在李未央的帐篷之中,他温柔地向她笑道:“如今,想必整个草原已经陷入了一场吧!”李未央望着他,目光之中带了一丝惊讶:“你是说草原大君遇上狼群,和你有关系吗?”

    元烈轻轻摇了摇头,琥珀色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异芒,开口道:“不,昨天晚上我还没有心思报仇,大君之所以遇上狼群,这一切都与我无关,希望他死的人实在太多了。”

    李未央惊讶地着他,对方的目光之中带了一丝嘲弄,或是叹息。她突然已经明白了过来,草原大君不是死在任何人的手里,而是死在了皇位权利的争夺之间。她微微蹙了蹙眉头,开口道:“那么,又是谁做的呢?”

    元烈替她掖了掖被角,只是淡淡地一笑:“到底是谁做的,都和咱们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大君已经死了。”

    李未央望进了他那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中,那里面没有幸灾乐祸,也没有报仇之后的兴奋,有的只是淡淡的讽刺,下午的阳光从帘子外头透进来,照在他的脸颊上,显得他眼神晶亮,仿佛一道星子,叫人迷醉。

    她微笑着,握紧了元烈的手,一双眼睛深静如同湖水,轻轻地道:“是啊,草原上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