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戏中有戏 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裴宝儿笑道:“只有郭衍了,其他的我不太清楚,不过却也听过一些风言风语,说那郭家二公子从前好像不太乐意娶陈小姐。”

    裴徽笑道:“是啊,年少风流嘛,总会招惹一些女子,可是这在家风严谨的郭家来说就是很麻烦的事。”

    裴宝儿想了想,却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道:“可是纳兰雪不肯承认这一切,咱们怎么办呢?”

    裴徽冷冷一笑,“她不肯承认,是不相信我们,我自然有办法撬开她的嘴巴。纵然只是青年男女互诉衷肠,我也能给他办一个负心薄幸的罪名!”

    裴宝儿喜道:“这样才好,好好利用这件事,足以让郭家人身败名裂。”

    李未央当然听不见裴宝儿和裴徽的对话,可是她见了刚才的那一幕,隐隐觉得不对劲,同时到纳兰雪飞快的下了楼。赵月不禁开口道:“小姐,要不要我拦下那位姑娘?”

    李未央目送着纳兰雪的身影离开了茶楼,她轻轻地摇了摇头道:“该走的总是要走,留是留不住的。”她得出来,纳兰雪是个倔犟的女子,不然那一日她也不会坚持不为自己诊治,更不会一见到郭家的人立刻转身离去,这实在是太奇怪,而刚才的那一幕,让李未央心头浮起了隐隐的念头,这个神秘的女子,她的身份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

    黄昏之后,纳兰雪出了城一路向郊外走去,这时候天色已经逐渐的暗沉下来,官道之上已经渐渐不到人了,纳兰雪了一眼天色,并不停留,只是继续向前走着,而就在此时,她突然听见身后传来马蹄声,不禁回头一瞧,却是一个锦衣公子带着四名护卫,骑着快马向她飞驰而来,那带头的锦衣公子率先跳下了马,笑容可掬地站在她的面前。虽然天色已经黑了,可他站得很近,让纳兰雪吃了一惊,这个人她是认识的,就是白天认识的裴徽。裴徽向她微微一笑道:“纳兰姑娘,我想起有件事还要对你说。”

    纳兰雪一愣,对裴徽道:“可是令妹的病情?”

    裴徽摇了摇头道:“不,是关于郭家的一些事。”

    纳兰雪面色一变,随即快速地越过她向前走去,裴徽却拦住她道:“纳兰姑娘,心中有怨为何不向我说呢?也许裴徽能为你解决难题呢?”

    纳兰雪一惊,随即勃然变色道:“我说了,这是我的事,和别人无关。”说着她推开了裴徽。可是就在此刻,一把长剑从后而出,突然横在她脖子上,她猛地转头,大声道:“你想要做什么?”

    裴徽淡淡地一笑,“纳兰小姐,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只能让你跑这一趟了。”

    纳兰雪不禁恼怒道:“你要挟持我,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裴徽却是不说话,拍了拍手掌,原本身后跟着的四名护卫,便快速扑了上来,将纳兰雪绑的结结实实。纳兰雪着身上的绳索,不禁冷笑道:“裴公子预备就这么带着我进城吗?”

    裴徽微微笑道:“我在城外有一处别庄,最适合静养,纳兰小姐请吧。”话一说完,却见到黑暗之中突然闪出了数十名身影,裴徽双眼一眯起,却不说话。郭澄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笑得如沐春风道:“裴公子,咱们又见面了。”

    裴徽心知中计,冷笑一声道:“你们是故意放她诱我的吗?”

    郭澄冷笑一声,却不回答,他抽出长剑,气势如虹地向裴徽攻了过来,裴徽感到那一道寒光冲了过来,暗道不好,他今天本就是为了对付一个弱女子,这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他又不愿意惊动别人,才会只带四个人便追了上来,此刻见到郭澄剑光如电,向自己身上刺来,他不由也抽出长剑,只听到“叮叮叮”的声音,两人一时之间过了数招。裴徽知道自己今天中了对方的陷阱,而这里一定还有许多高手,一旦不注意,就会被他们群起而攻之。所以他咬紧牙关,一上来就是夺命的招数,为的就是让郭澄与他缠斗,形成不可插手的局势。

    郭澄自然明白他的心意,反而步步地后退,试图拉开与他的距离,裴徽怎么会让他如意,上百招之后,两人还是近在咫尺的缠斗。旁边的郭导和郭敦站在一旁却没上前去,只是分散了护卫,守住四周,防止裴徽逃跑,裴徽大叫一声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却听见有一个女子的声音柔和地回答道:“裴公子夜晚出来,却在官道之上遇上了一伙劫匪。不小心丢了性命,你说这个戏码是不是很有趣?”

    这个声音,裴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李未央的声音!样子,对方就在这里等着他呢,裴徽冷笑一声,剑招突变,振起一阵寒光,如同石子透入湖中溅起圈圈涟漪,笔直向郭澄刺过去。郭澄一声爆喝,拔地而起,长剑从空中快如闪电一般斩下去,裴徽连忙转了招数,横着阻挡。纵然他武功很高,却接的十分吃力,那强劲的剑气却硬生生震得裴徽踉跄地后退了三步。裴徽目中一闪,一个转身,突然侧步,将长剑加在了纳兰雪的脖颈之上,长喝一声道:“李未央,你就不顾她的性命了吗?”

    郭澄一惊,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着李未央,李未央目光如水,只是冷淡地着裴徽,两人竟然对望了一眼。

    “李未央,”裴徽先是笑了笑道:“郭小姐,在下不过是想要借纳兰姑娘一用而已,你何必这么紧张呢?”

    李未央冷冷一笑道:“裴公子今天下午做了一场戏,戏很好,连我都很动容呢,所以我才追了上来,想你能不能将这伪善的戏码演下去,谁料你晚上就准备硬来了,这可大失水准啊。”

    裴徽着李未央,目光之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道:“来我是棋差一招了,不过,若是你想要我的命,那这位纳兰姑娘就要替我陪葬了。”

    李未央轻轻地一笑,随即摇了摇头道:“裴公子的确心思狠毒,可惜打错了主意。这位纳兰姑娘跟我有什么关系?她不过是个诱饵,使得裴公子上当罢了。”

    裴徽面上一变道:“你说什么?”

    李未央笑了道:“难道裴公子你不知道,这个纳兰姑娘已经和我在青州城结识了吗?这回她来郭府就是来找我的。”

    裴徽死死地盯着李未央,似乎想从她的目光之中寻找出一丝端倪,可是李未央神情十分的平静,让他根本什么都不出来,他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是中了对方的奸计,李未央故意下了个套子,让他自以为聪明的上了当,眼前的局势,分明是想要置他于死地。他的长剑在纳兰雪的脖子上轻轻一划,那雪白的脖颈之上立时就多了一道伤口,血流不止。纳兰雪咬紧了牙关,一言不发。

    裴徽的行为让郭家的三位公子神情都是一变,只有李未央轻轻地笑了笑:“纳兰姑娘不过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她既然收了我的钱财,血溅当场我也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裴公子若是要动手,那就请便吧。”

    裴徽不由得十分恼怒,他没有想到李未央丝毫不在乎纳兰雪的性命,心念急转,厉声道:“李未央你果然行事狠辣,手段高超,只不过,这世上未必世事都如你所愿的!”说着他一把将纳兰雪猛地推了过来,随即飞快往后退,毫不犹豫斩杀了一名郭府护卫就要逃窜出去。就在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郭导却突然站到他的面前,郭导冷笑一声道:“是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怎么知道你一定是那只黄雀呢?”说着已经给了裴徽狠狠一剑,裴徽没有料到对方竟然猜到了自己的打算,中了这一剑,猛地摔倒在地下。他目眦欲裂地着眼前的郭导,今天就是他的殒命之时吗?他裴徽一世英名,竟然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葬送在了李未央的手上,怎么不让他恨得咬碎牙齿!

    就在这个时候,众人突然听到一声清越的声音道:“剑下留人。”

    李未央抬起了眼睛,却见一辆马车停在了面前,马车之上挂了两盏金制的灯笼,那车帘子轻轻的动了一下,车上的人下了马车,姿态悠闲地走了过来。这人的面容被月光照得清清楚楚,他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身穿紫袍,体态修长,脸上的五官十分立体,鼻梁挺直,微带笑容,秀美斜飞,更衬得有一种风流姿态。他缓缓地走来,如行云流水,风韵天成。这时候,裴徽已经开口叫了一声:“大哥!”却是十分的惊喜。

    原来此人便是裴家的大公子裴弼,原本是二房的长子,后来却被过继给柱国大将军裴渊的那一位公子。李未央微微一笑,温和地道:“原来是裴大公子,郭嘉有礼了。”

    裴弼拱手作揖道:“早已久闻郭小姐大名,此处终于见了面,果然应了那句老话,闻名不如见面啊。”

    李未央是曾经听说过裴弼裴公子的,只不过关于他真实的事迹很少,因为他一直在温泉山庄养病,但有些事情倒是有迹可循。从前若是有人敢对裴渊稍有不敬,裴渊便会想方设法将他置于死地,只要他觉得有谁对裴家的权势地位有所威胁,便会痛下杀手,不管是朝中大臣还是皇亲国戚,都不能幸免,可是这两年,裴渊的行为却跟以前大相径庭,表面他的手段似乎是温和了,可是在李未央分析了这几年他的一些行事之后,却觉得他不是变得温和了,而是变得更加狡诈了,所有的罪他的人都是死在了别人的手上,裴家人没有沾染半点血腥,这样来,似乎有人在裴渊的身边出谋划策……

    裴弼声音温和,而且低沉动听,他微笑道:“舍弟对郭小姐无礼了,不知你可否在我的面上,放他一马。”

    李未央微笑着道:“裴公子过谦了。”对方举止优雅,神情温柔,却不知怎么的让人浑身发毛。她略一停顿,继续开口道:“裴二公子为人太过死心眼,很多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他却始终念念不忘,不过既然裴公子开了口,我又有什么过错不能原谅呢?”说着她一挥手,郭导便放开了架在裴徽脖子上的长剑。

    裴徽站了起来,恼恨地捂着伤口,瞪了一眼李未央,勉强支撑着走到兄长身边。

    李未央笑容却和煦。裴弼着李未央的眉眼,神情温柔像是很感慨道:“郭小姐豆蔻年华,如花似玉,只不过再漂亮的女子也敌不过似水流年,郭小姐可要珍惜现在的好时光。”他话说得颇有深意,态度却始终很温和。

    李未央也着对方,脸上始终带着温柔的笑意,慢条斯理地道:“听说裴大公子身体不是很好,一直在外养病,这一次回到大都来,莫非裴家有什么事吗?”

    这女人真是喜欢睁眼说瞎话,明明是她害死了裴家几个兄弟,可是现在来,她的表情竟然是十分的温和,仿佛毫不知情的模样,裴徽恨不得拿起长剑在对方的脸上划两刀才觉得解恨,可是他想到李未央的手段可怖,还真没那个胆子。

    “不过些许小事,无阻挂齿。”裴弼转头对裴徽道:“郭小姐深明大义,这一回原谅了你,下一次你可要亲自向她赔罪啊。”

    裴徽低下了头,却连也不李未央,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前那些镇定从容到了裴弼眼前,却都不见了。李未央着他的神情,不禁微微含笑,心底却起了警惕,这个裴徽已经算是十分狡诈的人,可是他到了裴弼面前,却像是个孩子一般,连话都不敢说,而这裴弼明明瞧见这里刀光剑影,却依旧谈笑风生,可见这他才真正是个非凡的人物。

    裴弼向李未央轻轻一拱手,潇洒地带着裴徽回到马车之上,马车哒哒地走远了。

    旁边的郭导开口道:“为什么要放了他?”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你以为他真是单枪匹马来的吗?”

    郭导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道:“你也太过谨慎小心了,若是真的拼起来咱们未必会输。”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我已经答应过父亲,不能再做任性妄为的事。我将你们带出来,就要让你们平安的回去。”她说完这句话,倒显得她的年纪比他们大很多。

    郭导腹诽了一句,却不说话了,这时候,郭澄走了过来着李未央道:“你瞧那纳兰姑娘该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知道她姓纳兰,却不知道她具体叫什么。纳兰雪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她弯下腰,抽出包里的止血散,自己给自己上了药,随即背起了包袱,转身便要离去,显然是不预备和李未央他们说任何一句话。

    李未央轻轻地一笑,开口道:“纳兰姑娘,请你等一等。”

    纳兰雪止住了步子,回过头来,那一双清澈深邃眼眸着她,李未央微笑着向对方道:“纳兰姑娘,你就真没有出,今天那个农妇和小女孩在你眼前表演,为的是引出你吗?”

    纳兰雪愣了愣,摇了摇头,若真如此他们也太会演戏了。更何况,对方又是如何知道她会治病的呢?

    “通关文上应该有你的身份,裴徽早已知道你是个大夫。”李未央嘲讽地一笑,开口道:“不光是那对母女,还有茶楼里的叶芙蓉。”

    纳兰雪一怔,随即惊讶道:“你是说她的故事也是假的吗?”

    李未央笑着摇了摇头道:“故事是真的,却是有人故意让你瞧见。”

    纳兰雪面容渐渐的沉寂下去,李未央微笑道:“所以,下次还有这种事,纳兰姑娘最好不要多管,好人不是好做的。”

    纳兰雪了李未央道:“下次还有这种事,我还是会管。”

    “哦?”李未央着她,似乎有几分兴致。

    纳兰雪面目表情地道:“不是世上的每个人都是有目的的,若不是和郭家牵扯到了一起,只怕那个裴公子根本不会对我这个寻常人感兴趣,下一次若是碰到有人受伤,我还是会管,郭小姐或者惯了杀戮,所以谁都是有阴谋的,我和你不同,我只是想要过好自己的日子,不用去想那么多。”说着她已经转身要走。

    李未央却轻声地叹息道:“纳兰姑娘这是要往何处去?”

    纳兰雪头也不回地道:“我要离开大都,再也不会回来了。”

    李未央却是笑了:“裴家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纳兰雪回过头来着李未央道:“刚才你不是已经向他说过,我是你安排来故意诱他上当的吗?”

    李未央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含着一丝冷冽:“这种话只能骗得过裴徽,骗不过他大哥裴弼,若非如此他怎么会及时赶到这里?等他们想明白了一切,肯定会继续找你,你一个弱女子,又能躲到哪里去呢?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只黄雀,现在来不过是螳螂而已啊。”

    着李未央自嘲的一笑,得纳兰雪一怔一怔,纳兰雪略犹豫道:“我会尽快离开此地,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给你添麻烦的或许是我们,希望纳兰姑娘能够跟我回郭府去,把事情说清楚了。”

    纳兰雪面色一白,在月光之下,她的眼睛里似乎隐约有泪光,可是她猛地眨了眨,那泪光消失了,面容重新变得冷淡:“不,我本就是乡野之人,根本不配和郭家人扯上关系。从哪里来,就该回哪里去,郭小姐不必为我费心了。”

    李未央着她,一字一字地说道:“你明知道自己会有生命危险,也明知道裴家人不会放过你,你还是要离开,是怕面对我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