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各怀鬼胎 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裴徽怔怔地着自己的大哥,想不到对方仅仅凭借着自己送去的只言片语,便将李未央里里外外得一清二楚,他不由笑道:“大哥,难怪姑母总是说你才智近似妖。”裴后见裴弼一面,便作出了这样的评价,可当时他们并不相信,只以为姑母不过是在说笑,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裴家最优秀的公子,便是文武双全的裴徽。

    裴弼着裴徽,笑容淡漠,裴后是说了这一句话,却还有第二句话,她说,你才智近似妖,可惜,一辈子注定当不了英雄。的确,裴家到了这一代,需要有一个杰出的人物来举起整个家族的大旗。本来这个最好的人选就是裴弼,可惜一个英雄,可以眼瞎可以耳聋,却绝对不可以是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残废,更不可能是注定活不过三十的男人。

    见兄长不说话,裴徽大声地道:“眼郭陈两家声势渐旺,咄咄逼人!大哥,若想要裴家长治久安,必须要想法子除掉郭家和那李未央!”他口口声声,还是这句话而已。

    裴弼着裴徽,烛光在他的瞳孔之中跳跃,眸光盈盈若火,却开口道:“二弟,你的眼光太过短浅了,要除掉李未央,其实并不困难,只要你把握住了她的弱点,她也不过就是一个提线木偶,任由你操纵罢了。可是你不该如此的心急,竟让对方瞧出了你的破绽。依我,你最近就在府中,不要出去了。”

    裴徽咬牙道:“你又让我忍耐吗?我进宫去,姑母也是这么对我说的,可是忍来忍去,我究竟要忍到什么时候?!”

    裴弼的眼神变得深沉,他的声音很轻,却铿锵有力,“一切都交给我吧,到了报仇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手刃李未央的。”

    裴徽深深地着自己的大哥,目光之中却流露出更深的疑惑,他不知道大哥从哪里来的自信,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就连裴后也没有向他如此的保证过,而这时候裴弼已经站了起来,他打开了旁边的窗户,举目远眺,却不知道在些什么。只见到烛光之下,裴弼的身影十分的孤单,在黑夜之中,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寂寞却又冰冷。

    第二天一早,李未央来到了房,她见自己的弟弟李敏之正趴在桌子上,小小的身子却握着长长的笔,一笔一划在宣纸上写着什么。她走到他的身后去瞧,却发现这孩子不过是在涂鸦,只是……她了一眼,主动问敏之道:“敏之,告诉姐姐,你在画什么呀?”

    敏之笑指着李未央,十分开怀的模样。

    李未央瞧他,不由笑道:“是在画我吗?让我瞧瞧。”说着,她装模作样地提起了宣纸,仔细地了又,点头赞许道:“果真画的很像。”敏之笑得更开心,拿着笔手舞足蹈了起来,把一张小脸上甩得都是墨汁。李未央抱起了他,轻轻地捏了捏他的脸,指尖尽是软软的触感,她的声音也不禁温柔下来,在他耳边笑着道:“敏之,姐姐陪着你玩,好不好?”

    李敏之鼓起了脸,兴奋地点了点头。那大大的眼睛含着水光着李未央,声音软软的:“姐姐陪我。”与此同时,他仿佛在她的怀中找到了温暖一般,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李未央轻轻地抚摸着他娇小的背脊,微笑道:“等你再大一点,姐姐亲自教你画画。”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笑声,李未央向了门边,却见到静王一身华服,面带笑容地走了进来。元英微笑道:“小公子想要学画,我自然会有名师推荐。”

    李未央着他,神情不过是淡淡:“多谢静王,等到有需要的时候,自会相告的。”这明显就是不露声色的推拒了。

    元英目光却停在李未央的面上,挂起了一抹笑意道:“好久不见,嘉儿可还好吗?”自从草原回来,元英足足有一个月没有踏入郭家一步。李未央装作不知,只是笑容如初道:“嘉儿一切都好,多谢殿下挂心了。”

    元英笑容十分的平静,他淡淡地开口道:“为什么母妃召你进宫,你也不去呢?”

    李未央并不以为意,长长的睫毛垂下道:“母亲从草原回来,身体便一直不佳,我在家中陪伴她,轻易不出门的。这件事情早已经向惠妃娘娘禀报过了。”这句话就已经说明了她不愿意进宫的理由。

    元英静静地望着她,黑色的眸子里不出一丝喜怒,只带着几分探究几分沉思,李未央不愿意瞧他的目光,反而缓缓地转过头,摸了摸敏之的头,敏之不解地着这两人,目光之中显得有一丝诧异。

    静王元英笑着走了过来,随即他从怀里取出一个拨浪鼓,那拨浪鼓之上挂着的鼓槌却是纯金打造,极为精巧,鼓身上面还雕刻着无数美丽图案,一下子就把敏之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元英敲了敲拨浪鼓,随后便将那小鼓递到了敏之胖胖的手中,敏之却不肯接,只是着李未央,李未央轻轻点头,敏之这才兴高采烈地抱住了拨浪鼓,大眼睛好奇地着,胖胖的小手摇了摇,倾听那声音,而后笑开了嘴巴。元英然后道:“小公子喜欢就好。”

    李未央瞧了他一眼道:“多谢了。”

    元英亦是苦笑,他总觉得李未央对他的态度十分的冷淡,尽管他已经想尽了一切法子去靠近她,却始终没有丝毫的改善。事实上,在元英来,自己没有任何一点逊于那旭王元烈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李未央却始终没有将他们相提并论的意思,甚至连一丝争取的机会都没有给他,这让静王感到十分的挫败。

    他不禁开口道:“我找你,是有些话要问清楚。”

    李未央了他一眼,面上闪过一丝了然:“静王殿下是想要问,那一日诛杀裴氏兄弟的事吗?”

    元英点了点头道:“是,我一直都想问,却一直都不敢问。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宁愿告诉旭王元烈让他参与此事,却不让我知道呢?”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我不让你知道,是为了静王你好。”

    元英皱起了眉头,俊美的面上笑容微微收敛,低声道:“哦,为了我好?此话怎讲?”

    李未央微微一笑:“要知道这件事情未必能成功,一旦出了事,郭家就是第一个受责的。静王若是不知道,那还可以推脱,若是你也知道了,岂不是要和郭家一起遭殃吗?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要知道的好。反正这件事情的结果,对静王殿下只有益处,而没有害处,不是吗?”

    元英着她,笑容慢慢变得和悦,但事实上只有他自己知道,李未央说的很好听,真相是她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他顿了顿,幽幽地道:“那么,你就不怕连累旭王元烈吗?”

    敏之有点不耐烦了,他在李未央的怀里挣动了一下,李未央叫过赵月,将敏之递给了她,随即道:“带他出去玩吧。”赵月了元英一眼,李未央对她摇了摇头,示意不碍事的。

    等赵月带着敏之出去,李未央才回过头来着对方道:“静王殿下,我让元烈参与,自然是有一定的必要。我要怎么做,其实并不需要向你解释。只不过碍于彼此的合作关系,我才向你说了这么多话。你只要知道结果是有益于你,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咄咄逼人的追问呢?”

    元英忽略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快速道:“你终于承认了吗?你叫他元烈,却叫我静王,亲疏之间,已经十分明了了。”

    李未央皱了皱眉,随即后退一步,却听见元英冷笑一声,他猛地伸出了右手,一手揽住了她的腰间,将她往身前一拉,在她耳边冷冷地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李未央直视他已有怒气的双眸,缓缓地道:“静王殿下,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

    静王望着眼前如同白玉一般精致的面孔,那乌黑的双眸,眸子里映出的是冷淡和拒绝,他英俊的眉目之间怒意更甚,不由笑了笑,开口道:“来你的确是喜欢那元烈的,他有什么好呢?只是因为他那一张脸比我生得俊俏吗?”

    李未央冷笑了一声,却在转瞬之间,挣脱开了元英的束缚,她着对方的怒容,嘴角轻勾道:“难道郭嘉一个区区的女子,在殿下的心中,比得上你的皇位重要吗?”

    静王一怔,随即着她,目光变冷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微微的一笑,“如今太子爪牙锋利,羽翼丰满,又有裴家一手支撑。秦王更是重权在握,雄心万丈。诸位皇子们表面上是兄弟,背地里却是互相捅刀子,叫人胆破心惊。如今静王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你需要郭家的支持,更需要元烈站在你这一边。你或许是有些喜欢我,但还没有为了我而到可以放弃皇位之争的地步,不是吗?若是你肯后退一步,我自当劝服元烈,让他支持你,这不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吗?”

    静王冷笑一声,道:“皆大欢喜?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变成了别人的,我又有什么欢喜可言呢?郭嘉,我实话与你说,咱们本就有婚姻之约,可你情愿跟着旭王元烈,做一个闲散的王妃,这是打了什么算盘,难道你真的那么喜欢他,喜欢到可以不顾一切的地步?”

    李未央轻轻地一笑道:“静王殿下多虑了,在我的心中,感情从来不就是最重要的。我这么说,完全是为了你打算。若是不然,你将此事好好的思虑一番,为了得到我而和元烈彻底翻脸,是不是值得。”

    静王着她,眼中似笑非笑道:“若是我同意后退一步,你又能给我些什么?帮我筹谋吗?”随即他着李未央,笑了笑道:“心思诡诈之术,你或许有些心得,可是朝堂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却未必能够做到了吧。”

    李未央轻轻地一笑,随即摊开了宣纸,然后在上面开始写了起来,静王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些什么,就静静地望着,可是越他的神情越为郑重。

    李未央有条不紊地写着,屋子里墨香阵阵,空气芬芳,等写完了,宣纸上面密密麻麻的缀着四五十个官员的姓名和现在的职务。她写得很快,几乎是一蹴而就,没有丝毫的停顿,可见这些人的名字,她已经烂熟于胸了。

    元英没有想到,李未央竟然知道这些人。在这几年之中,他和他们都曾经有过接触,甚至于很多就是他准备拉拢的对象。

    此时李未央放下了笔,又沉吟了片刻,在这些人的名字上面圈圈画画,又添了几个名字,再划去了几个人,才递给了他道:“这张名单之上,我划了横线的,殿下可以收买。划去的是太子的心腹,殿下不要再浪费心思。还有那些在名字下面点了点的,都是一些表面中立的大臣,也是最近太子和殿下都极力拉拢的对象,但他们是陛下为下一代储君留下的忠臣和孤臣,依我,殿下不要和他们走得太近,否则会让陛下以为,你有心争夺帝位,而且已经蠢蠢欲动了。”

    元英面色轻轻的一变,随即开口道:“为什么你都知道,你一直都在盯着我吗?”

    李未央一笑道:“朝廷之中,数来数去,有用的人也就这么多,这也没什么难的。而且若是我不了解朝廷大事,又怎么为静王殿下出谋划策呢?”

    静王了那份名单,指着其中一个人的名字道:“你对朝中之事还不是十分的了解。这位鸿胪寺卿杨俊杨大人,他很快就要归入我的阵营了。”

    李未央着杨俊的名字,却是微微一笑道:“殿下可知道,这杨俊曾经是十三年前的状元郎?本该有着大好的前途,受到陛下的重用,却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因为说了一句戏言,惹得陛下发怒,将他一贬三千里,足足历练了十三年,才放他回到大都。这件事情,殿下不觉得奇怪吗?”

    静王冷笑一声道:“他年轻时候不懂事,口出狂言惹恼了我父皇,自然是贬官丢爵,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李未央却是摇了摇头道:“我是未必。这位杨俊杨大人,聪明果断,行事沉稳,若是他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又怎么能凭着一张考卷,在数万名才子之中脱颖而出呢?他之所以中状元,不是因为他有才华,而是因为他懂得圣意。而陛下之所以将他一贬三千里,不是因为他犯了错,而是为了让他免于裴家和郭家的笼络。陛下培养他,是希望他成为一代孤臣,也是为了保护他呀!殿下难道不出来吗?”

    元英震惊地着李未央,这一点他竟然忽略了!只因为父皇对这杨俊过于的严苛,以至于让他一时疏忽,起了拉拢之心。可是现在被李未央这么一点拨,他突然明白了,杨俊是被一贬三千里,可是这十三年来,他历任了十四个州郡的长官,做了无数有益百姓的事情,官声也是十分的清明,这才被擢升到了大都,可是依旧没有被重用,只是被封了个区区的鸿胪寺卿。眼下来,父皇是要将他留做大用了,只不过什么时候才是大用呢?当然是下一任天子登基的时候……现在自己和杨俊走得太近,只会让皇帝穿自己的心思,到时候,恐怕不用跟太子斗,他就先自己倒下了。

    元英心头一洌,不由又指着另外一个人道:“那这个孟伟呢,他对我素来不假辞色,你为何说我可以拉拢他呢?”

    李未央轻轻地一笑道:“这个道理其实十分的简单,殿下身在局中,一时不能明了而已。这个孟伟在兵部任侍郎,上头有太子的心腹姜大人压着,怎么也不可能升迁,他纵然投靠了太子,又有什么用呢?哪一年才能做到兵部尚的位置,更遑论更进一步!孟伟在十年前,曾经有一首豪迈的诗篇,立志要做天下第一宰相,这样的一个人,如何肯屈于姜大人之下。而且,既然姜大人投靠了太子,那孟伟必定不会再效仿他,他只会想着另辟蹊径。目前为止,就数秦王和静王你势力最大,他必然从你们之中择出一人。所以现在,他不过是在观望而已。”

    元英冷冷地一笑,“那你又怎么会知道,他一定会投靠我呢?”

    李未央淡淡地道:“孟伟是个聪明的人,他是兵部侍郎,兵部执掌兵符。周贞手上又有十万京卫……孟伟若是和秦王走得近了,只怕这侍郎的位置他也保不住了。而且秦王本就是个武将,身边更是猛将如云,轮不到他献殷勤。与之相反,他若是暗中支持静王殿下你,反倒好是一桩好买卖。”

    李未央说着,笑容十分的清浅,而静王元英则她得目不转睛,他心头震惊之余,更觉得李未央奇货可居,不由点了点头道:“好,嘉儿果然了解朝中局势。”

    李未央那一张白玉般的脸上,一双瞳孔越发黑的深不见底,笑容也依旧和煦温柔,只是这个女子城府之深,已经让静王元英心中生寒了。他继续道:“那我该怎么办呢?”

    李未央勾起了唇畔,眼珠黑若琉璃:“中庸之道无处不在。殿下将来要当上太子,继承皇位,也要深谙此道。过于懦弱,不能服众,无法继承皇位、驾驭天下,陛下不会要这样的继承人。过于贤德,众人归附,声势太大,又会危及陛下的位置,使其他人保持戒心。所以从今以后,你不能不得人心,也不能太得人心,一切都在一个度上。静王如此聪明,应当知道该如何做。”

    静王注目她良久,终究微微一笑道:“以后还要多多仰仗你了。”

    李未央表情淡然,笑容恬淡:“静王殿下何必这么说呢,郭家和静王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郭嘉身为郭府的一份子,当然要为静王出谋划策,助你早日登上大宝,也好共享富贵。”

    李未央这样说着,两个人突然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只是笑容之中却是各有心思,互相提防,彼此心怀鬼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