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新房之变 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赵月了郭敦赤红的眼睛一眼,却是冷冷地道:“四少爷,对不住,小姐要拦着你,奴婢只能失礼了!”说着抽出了腰间的软剑。郭敦不再容情,冲上去就是一刀,那力道十分惊人,赵月原本有心让他,不料他如此狠辣,只觉得那刀锋在眼前闪过,方寸之间,两人已经过了数招。两道身影在院子里追逐,郭敦怒声道:“你还不闪开,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说话之间,他右足已经踏上了旁边的石桌,身体在空中回旋,一刀袭向了赵月。赵月横剑相击,与他的刀锋碰在了一起,可是郭敦的臂力到底惊人,赵月堪堪被他逼迫着一步步后退,背后竟然已到了墙壁。

    郭敦的眼神十分森冷,他厉声道:“快闪开!”

    可是赵月轻哼一声,开口道:“对不住了四少爷,小姐的命令奴婢绝不敢违背!”

    郭敦身形一顿,又是一道银光劈了过来,而赵月顿时急翻,险险避开,趁着郭敦不注意,她大喊一声:“五少爷。”郭敦吃了一惊,猛地回头望去,赵月趁着这个时机,一剑打飞了郭敦的长刀,随后将郭敦右臂反拧,压倒在了石桌之上,她寒声道:“四少爷,对不住了。”

    郭敦被她压在了石桌上,却也不惊慌,右手击在了石桌之上,无数的石屑在空中爆开,激射向了赵月,赵月只得松开了他的右臂,一个筋斗翻向了后方,好不容易才落了地,而郭敦的掌风已经罩上了她的额头,只听到屋子的门口有人大喝一声:“四弟,还不住手!”

    郭敦的手臂堪堪的停住,他艰难地回过头去,见了郭澄满面的怒容,郭敦这才猛然惊醒,他才发现自己在暴怒之中差点杀了赵月!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不敢置信的着自己的手掌。

    赵月也是惊魂未定,她没有想到被激怒的郭敦竟然是如此的可怖。

    李未央走了出来,恰巧到这一幕,她冷声道:“四哥这是冲谁发火?是在怪我拦着你吗?”

    郭敦几乎不敢向李未央那双冰冷的眼睛,在这个妹妹面前,他始终觉得无所适从。

    李未央的声音带着嘲讽,道:“你若是想要去报仇我绝不拦着你,只不过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你这么去不但靠近不了裴家兄弟,反倒会丢了性命,连累了郭家的所有人!”

    郭敦一仰头,大声道:“我知道嘉儿你很聪明,比我们每个人都聪明,可是你和我们毕竟不是一起长大的,所以你不会有我这种心情,你更加不明白我见五弟变成如今的样子,我有多心痛,你永远不会明白,因为你根本不是郭家的人!”他说完了这句话,就立刻意识到自己一时情急说错了,因为他见李未央的神情在一瞬间黯淡了下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啪的一声,自己的脸上已经狠狠的挨了一巴掌,他着不知何时已经跃至自己身前的三哥,呆住了。

    郭澄面如寒霜,声音冷到了极点,道:“蠢货!你还是出去醒一醒自己的榆木脑袋!等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时候再进来。”

    李未央并没有生气,只是着郭敦,面上却是淡淡的悲悯:“我知道这句话在四哥的心里藏了很久,从我阻止你给五哥喂药的时候你就一直想这么说吧。因为你觉得我和你们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才根本不在乎五哥的死活,只能眼睁睁着他这样痛苦。”

    郭敦不敢去李未央,李未央只是神色淡然地说:“四哥,你说裴家人着我们变得四分五裂,争得面红耳赤,是不是很开心呢?也许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又或许他们正展开了一张大正等着你自投罗,到时候你要我如何向父亲和母亲交代?你要我又如何向清醒过来的五哥交代呢?难道你要我跟他说,你是为他去报仇,所以被人杀了吗?”

    郭敦恼怒道:“我会小心的,绝不会给郭家丢人!”

    李未央轻轻一笑,笑容之中带了三分轻蔑:“难怪父亲说你没有脑子,你果然没有脑子。”

    郭敦讶然地了她,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

    李未央道:“你要去就去,我绝不会拦着你,横竖我不是你们郭家的人。”说着她回了屋子,砰地一声关上了屋子。赵月冷冷地了郭敦一眼,随即快步走到了房门之前,静静的守在那里,用敌视的眼神着他。

    郭敦后悔自己在心神不稳定下说出的话,可是覆水难收,郭澄盯着他目光十分的严厉,“四弟,从嘉儿进入郭府起,她有哪一点对不起咱们,或是对不起你我的?她为了郭家殚精竭虑,若不是为了我们,她何至于如此?你实在是太让人寒心了!难道裴家人的行为激怒了你,就能够让你彻底失去理智吗?!”

    郭敦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的确,李未央不是他们的亲妹妹,可是他一直努力的将她做自己的亲人,正因为如此,当他到李未央眼睁睁着郭敦痛苦却不让他服下逍遥散的时候,才会如此的愤怒,他不是故意这样说,只是他觉得李未央根本没有如同他一般的愤怒……可是现在他突然明白过来,每个人遇到问题的时候处事的方法都不同,李未央不说,不代表她不愤怒,若非她很痛心,何至于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见他面上露出愧疚,郭澄语气稍微平稳了一些,才慢慢道:“嘉儿不是冷酷,更不是无情,她比我们更理智!你这个猪脑袋,好好想一想吧!”说着他转身离去,再也不郭敦一眼。

    郭敦站在院子里想了很久很久,他将李未央进入郭府的那一天起所做的事情想了一遍又一遍,不错,李未央并没有半点对不起郭家的人,相反,她尽心尽力的在郭夫人身边照顾,她今天硬逼着郭导戒除逍遥散完全是为了郭导着想……三哥说的没错,五个兄弟里头就属他没脑子……越想越懊恼,越觉得自己狼心狗肺!随即,他走到了房门之前,却被赵月恨恨地瞪了一眼,冷声道:“你还要打扰小姐吗?”

    郭敦不说话,他只是忐忑地上前,敲了两下门,砰地一声房门被打开了,走出来的却是纳兰雪,她了郭敦一眼,神情之中有了一丝莫名嘲讽,却没有理会他,却是快步走了出去,她是要去一药煎的如何了。

    郭导却是睡着了,他静静地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李未央也在旁边认真的瞧着他,目光十分的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郭敦心中更加的内疚,他走上去,几乎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对着李未央道:“妹妹,都是我的错,你要不就打我吧。”

    李未央也不他一眼,目光始终凝聚在郭导的身上。只听到啪啪啪,打了十数下,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李未央抬起头却是一愣,那郭敦一张脸孔已经被他自己打得像猪头一样,不禁失笑道:“四哥这是做什么?打给我的吗?”

    郭敦更加的难受,他老老实实地认错道:“小妹,都是我不好,是我太没脑子,惹你生气了。”

    李未央淡淡地着他道:“我是从来不会原谅人的,四哥若是真的诚心悔过,就该好好想一想,要如何为五哥报仇。”

    郭敦的眼睛一亮,急忙道:“小妹,你有什么法子吗?”

    李未央着睡去的郭导,轻轻一笑道:“这件事情,我从五哥受伤开始就在想了。白白的让五哥受了伤,咱们是不是也得向裴家讨一点利息呢?”

    她这样说着的时候,眼中却是一片的冰寒,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郭敦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李未央露出这样的表情了,她向来是淡然的冷静的,就是发怒也不会表现出来,可是此刻她身上凝聚着一种风暴,叫人不自主就感到害怕,他轻声地道:“小妹,你的意思是?”

    李未央回过头,静静瞧着他道:“挑拨离间,祸水东移,这一招只有裴家人会吗?咱们应该做得更加彻底一点!”

    郭敦诧异地着,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狠狠地锤了一下自己的头,为什么他的脑袋就是不及其他的兄弟聪明呢?

    这个郭家老四,勇猛忠厚有余,智商不足,若不是他这样来认错,过了今天李未央一定会找机会收拾他一顿,叫他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可是现在他一副垂头丧气的猪头样子,李未央好气又好笑,最终只是微微一笑道:“你就等着吧,我会让裴家的人懂得五哥的痛楚。”

    十天过去,郭导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而纳兰雪更是几天几夜的守着他没有合眼,眼下多了乌青,起来比郭导还要憔悴十分似的。第十一天的早上,郭导终于走出了屋子,他伸了个懒腰,只觉得整个世界重新亮堂了起来。走廊的尽头,只听见轻轻的脚步声,郭导偏过头,阳光下,李未央微笑着向他走过来,道:“五哥已经全部康复了吗?”

    郭导着自己的妹妹,点了点头道:“多谢你。”当天发生的一切,其实他隐隐约约有感觉,若非是李未央坚持到底,只怕他又重新陷入了逍遥散的噩梦中。事实上,若非郭导具有强烈的自制力,还有纳兰雪的鼎力相助,他绝对不会有办法熬过十天来的痛苦。

    这时候,李未央已经到了从一旁静静走过来的纳兰雪,便出声叫住她:“纳兰姑娘,多谢你了。”

    纳兰雪只是笑容平淡,道:“救治病人本来就是我的职责。”

    李未央轻轻地笑道:“是啊,这一回你幸好没有让我们排队,无论如何我们欠你的又多了一些。”

    纳兰雪的面容如冰似雪,她了李未央,又了郭导,神情中流露出一丝复杂:“不必谢我,从今往后不要烦我便是。”说着她走了出去。

    郭导着她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纳兰大夫是个好姑娘,可惜二哥没有这个福气。”

    李未央着纳兰雪的背影,神情之中多了一丝惋惜:“是啊,纳兰雪是个好姑娘,可是二嫂又何尝不无辜呢?这件事情伤害的是三个人,只不过二嫂还不知道罢了。”

    郭导想起了天真烂漫,善良活泼的陈冰冰,不禁又叹了一口气。这时候,他才想起,开口问道:“听说我不在的期间,那陈家人送了不少的礼物,想求得原谅,陈寒轩还在府门前跪了三天三夜。”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是啊,他在门口跪了三天三夜,每一次母亲出去,他便苦苦地拉住母亲的马车哀求,母亲纵然铁石心肠也不禁动容。”

    郭导轻轻一笑道:“不过都是做戏罢了。”

    李未央当然明白这一点,道:“父亲早已原谅陈家人了,这场戏便是做给裴家人的,就是告诉所有人,无论发生什么,我们两家都会团结对外的,他们的算盘落空了。”

    郭导点了点头:“母亲没有因为愤怒毁了两家的盟约,我知道,这要多亏你了。”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是郭家人的一分子,应当尽力的。再过五天,就是裴徽迎娶寿春公主的大好日子。五哥,你要不要去一热闹呢?”她在说到热闹两个字的时候,神情之中闪过一丝阴冷。

    郭导瞧在眼里,不禁微微一笑道:“既然小妹说要唱出好戏给我,我又怎么会不去呢?”

    李未央神情中带了一丝期待,道:“是啊,寿春公主出嫁,一定是十分的热闹。”

    五天之后,便是裴徽和寿春公主的婚礼,皇室有很多的规矩,婚礼设在晚上而不是白天,整个排场也很大。那一天晚上,从皇宫到裴家的门口,早已是张灯结彩,迎亲队伍也是浩浩荡荡,街上更是挤满了人热闹。为了让寿春公主极尽荣耀,也为了显示自己对她的厚待,皇帝竟然拿出数万的锦帛赐给群臣,又宣布大赦天下,寿春公主穿着喜服,向着皇宫的方向,遥拜两次,随后才再次上轿。婚礼队伍蜿蜒着前进,新郎官骑马前行,后面还跟着仪仗队、旌旗队、华盖队、手捧着托盘的美貌宫女们紧跟在后头……再后面是公主那乘描金绡凤的大红喜轿,八个有福的妇人,扶着轿子缓缓前进。客人们一路进入了裴府,而在裴府中有盛大的晚宴在等待着他们。

    晚宴之上,郭家人始终面带笑容,面上丝毫不出失败者的痕迹,周围的人着他们神色如常,却都不由窃窃私语起来。

    “哎,你们听说了没有,听说五公子受伤十分严重,这辈子都没办法举剑了。”

    “是啊,听说他十几天来都是躲着不肯见人,可见伤势极重。”

    贵夫人之中便又有人道:“可是我刚才还瞧见人了,风度翩翩,气质脱俗,而且神采奕奕,半点都不像是受伤的样子啊,会不会是谣传?!”

    其实不光是郭家,周家、崔家、王家、葛家、萧家,以及那落败的陈寒轩都来了,失败者也要有失败者的风度,何况他们都认为裴徽都是胜之不武的。陈寒轩因为误伤了郭导所以十分的内疚,就没有心思比试,硬生生的输给了裴徽。而那崔世运和葛晚舟的比试中,葛晚舟虽然险胜,却受了伤,裴徽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连胜葛晚舟和陈寒轩,至于战秋,更是莫名其妙的在比赛之前醉倒了,裴徽理所当然,一跃成为驸马的人选。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之后,所有参赛者自然会认为他是胜之不武的,而且也似乎太过巧合了。这裴徽不是运气太好,就是早已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只不过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一想,没有人会真正说出来,否则只会让人觉得他们是因为失败了,所以才会心怀嫉妒。所以每个人都是笑容和煦,只是一杯一杯的酒向裴徽敬了过去。

    李未央的目光却是没有向裴徽,她的眼神落在裴弼的身上。

    裴弼这一日都是笑容满面,春风得意的模样,仿佛今天晚上的新郎官是他一样。就在这时候,他的眼神和李未央碰了个正着,随即面带微笑地向李未央轻轻举杯,笑容之中,颇有深意。

    李未央着他,只是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阿丽公主只觉得李未央和裴弼之间的气氛有点奇怪,却说不出哪里奇怪。

    随即人们就瞧见那葛晚舟上前敬了裴徽三杯酒,崔世运很快也过去了,连灌了裴徽三杯酒,这才放了他,显然是在报之前的仇。不过崔世运毕竟是太子的小舅子,在太子的份上也不会做得太过分,虽然心中愤懑,脸上也没有露出一丝不悦。

    裴徽着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郭导的身上,笑容变得更加幽深。郭导却是含笑,一言不发,也没有上去敬酒。裴弼站起身来,替裴徽挡了酒,吩咐他先入洞房去陪着公主,不要失了礼数。裴徽这才能够摆脱众人的灌酒,脚步轻松地进了新房。进入新房之后,又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婚礼程序,裴徽这才揭开了寿春公主的头盖,两人喝了合欢酒,吃了子孙勃勃,旁边的随嫁的宫女太监这才退出了洞房。

    寿春公主一身喜服,两道柳叶眉斜飞入鬓,垂着的睫毛很是浓密,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

    一半妩媚,一半羞涩,着实美貌不凡。

    裴徽却不知怎么回事,手心突然冒起汗来,难道是刚才喝多了?他猛地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随后刚要迈步,却突然一个踉跄,索性及时扶住了桌子,不出片刻的功夫,他额上竟然沁出了豆大的汗珠,浑身觉得烦躁起来。他捏住了自己的手,竭力地压抑着胸口莫名翻滚的血气,向公主慢慢走了过去……

    而此刻,席上众人还在欢宴,李未央笑容和煦,面上平静,她向旁边的阿丽公主解说着今天婚宴的整个程序。阿丽十分的兴奋,眼睛左右,怎么都不够,在她来这一场红彤彤的喜宴是十分的有意思,便兴高采烈地拉着李未央问个不停。

    郭导着李未央有些纳闷,他不知道李未央会怎么做,为什么非要拉他来热闹,而待会儿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众人觥筹交错之间,却突然见一个宫女,发疯一样地从外头冲了进来。她不顾外面侍从的阻拦,迅速地冲进了大厅,用尽了全力奔向了堂上,一下子扑倒在地。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她苍白着脸,大声地喊道:“不好了!驸马爷疯了,快去救救公主啊!”她这话说完,众人的面色都变了,裴弼一下子站起身,勃然怒道:“还不把这疯丫头拉下去。多喝了几杯,胡说八道些什么?”

    立刻便有护卫进来,快速地将那拼命挣扎的宫女拉了出去,可是她的嘶喊之声,却留在了众人的心中。宗室们议论纷纷起来:“刚才是怎么回事?那宫女说了什么?”

    “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把话说清楚?”

    “对对,把人找回来。把话说清楚再走!”

    裴帆猛地站了起来,他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讶异和震惊,他向了众人,又了自己的长子,眼神之中掠过一丝阴冷。

    而此时,太子的脸上也有几分不好,他站起来向所有的客人们拱了拱手道:“诸位,诸位!今天不过是这丫头喝多了酒,胡言乱语罢了,绝不会有什么事的,人家在那里洞房花烛,难道咱们这帮不知趣的人还要去打扰不成?”

    众人一想,纷纷哄笑起来:是啊,不过是个宫女喝多酒胡言乱语,说话也是不清不楚的,若非刚才人太多,也不会来不及阻她闯入,应当是误会罢了……

    可是,这时候却有一只手托住了太子的酒杯,随即一张俊美绝伦的脸映入了众人的目光中,却是旭王元烈。他微微一笑道:“太子此言差矣!若是驸马爷喝多了酒,真的在发酒疯呢?公主金枝玉叶,可是容不得半点损伤的!”

    太子愣住,随即大声道:“不,这绝不可能!”

    元烈神情戏谑道:“是真还是假,去一不就清楚了吗?”

    阿丽完全呆在那里,轻轻拉了拉李未央的袖子:“这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那宫女突然闯进来,又为什么所有人都露出这样不安的神情呢?李未央勾起一边唇角,声音低如耳语,仿佛不打算让任何人听见:“公主,待会儿有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