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义愤填膺 2

义愤填膺 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陈寒轩目瞪口呆地着李未央,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良久,他才不敢置信道:“不,我不相信,父母亲怎么会明知道……”

    郭夫人淡漠地道:“那是因为他们心疼女儿,不希望她一辈子郁郁寡欢,所以才要为她觅得一个如意郎君,为此不惜牺牲其他人的幸福!”

    陈寒轩完全愣住了,他着厅上的众人,又了自己的姐姐,似乎是反应不过来了。

    没事到郭家来闹事,真是嫌命长了!李未央声音里带着一丝警告:“陈二公子,以后做事情一定要想想后果,你这么不管不顾的将事情揭露了出来,最受伤害的人不是我们,而是你的长姐,你瞧瞧她如今的模样。”

    陈冰冰已经是泪流满面,一言不发。

    陈寒轩不禁上前两步,颤声道:“大姐。”

    郭导不阴不阳道:“没有将信送给你的大哥,也没有将信送给你的父母,为什么要将信送给你呢?对方知道你头脑简单,不知前因后果,鲁莽行事,所以才将这个重任交给了你。”

    陈寒轩一愣,随即道:“重任?什么重任?”

    郭导冷笑一声道:“什么重任?你还不明白吗?你大姐已经是郭家的儿媳妇了,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可你偏偏上门来胡说八道,你这是故意破坏她的婚姻,破坏两家的情意,摧毁原本的同盟,给裴家可趁之机!你这样的蠢东西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郭导字字逼人,将陈寒轩逼得倒退三步,他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目光惨淡。

    李未央了陈玄华一眼,道:“凡事有因必有果,因为你长姐逼迫在先,我二哥背信在后,我们两家都对不起纳兰雪。”

    陈冰冰一怔,随即捕捉到了这敏感的字眼:“纳兰雪,你说的是开医馆的纳兰姑娘?”

    李未央点了点头:“事到如今,很多事情不得不说清楚,纳兰姑娘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她千里迢迢寻到了这里,到我二哥已经娶了妻子,她便立刻转身离开,这一点二嫂你自己不也亲眼瞧见了吗?她并没有破坏你们婚姻的意思,而且我二哥也不会委屈她做妾,他们两人已经彻底的断绝了关系。这一次若非裴家人有意拿纳兰雪作伐子威胁郭府,我们也不会让她留在眼皮子底下,一则保护,二则监视。如果你这鲁莽的弟弟不将一切说出来,咱们这个家还会风平浪静,你还是郭府的好媳妇,我的好二嫂,纳兰雪不过是个外人而已。二嫂你明白了吗?”说到底,整个郭家虽然都心存愧疚,可还一直在维护陈冰冰。

    陈冰冰完全不知所措,她没有想到当初自己的任性,会毁坏了人家的一桩婚姻。

    陈寒轩咬牙道:“纵然如此,你们郭府也不应该再留着纳兰雪!”

    李未央突然扬眉,眸光如刀:“不留着她,难道要杀了她?我郭府已经对不起她了,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

    陈寒轩着李未央,只觉得那一道寒光仿佛要在他面上刮下一层皮来,一时哑然。陈玄华叹了一口气:“这件事父母亲已经知道,可是大错已经酿成,这桩婚事也早已做成了,又能怎么办呢?”

    李未央语气淡淡地道:“二嫂,我劝你想开一些,既然纳兰雪与我郭家没有纠葛,她也不能再成为二哥的妻子,你就当不见就是。”

    陈冰冰却什么也听不进去,突然掩面快步冲了出去。

    李未央却是连眉头都没动一下,不要说她冷酷无情,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很多的事情说穿了都很丑陋,郭家和陈家不过是一个交易,没有谁比谁更高贵的,郭府抛弃纳兰雪不对,难道你陈家逼婚就对吗?各取所需而已,不管你内心多么的无可奈何,多么的愤世嫉俗,这就是事实,这就是人世,谁也改变不了的。你陈寒轩伤了我五哥在先,以为自断一臂就能有资格跑过来指责郭衍了吗?怎么不想想你大姐当初是如何寻死觅活来逼婚的?

    李未央做事向来是各打五十大板,甚至连她二哥都敢指责,让陈玄华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原以为李未央是一个十分温柔的女孩,才对她十分的青睐。现在她咄咄逼人的模样,也不禁心生寒意,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陈灵再三叮嘱他不要靠近郭嘉,因为这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的姑娘。如今来的确如此,她太过于凌厉,过于嚣张,以至于锋芒毕露,叫人难以接受。陈玄华需要的是一个温柔和善的妻子,而不是眼前这个母夜叉,他不禁擦了把冷汗,起身道:“郭小姐,今天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向父亲禀报,改日再登门请罪。”说着他吩咐陈寒轩道:“还不快滚!”

    陈寒轩梗着脖子还想说什么,却被他大哥拎着后领,快步离开了大厅。

    郭澄着他们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道:“这个泥潭可是越来越深了。”

    李未央冷冷一笑道:“这送信的人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郭导着她,“是裴家的人吗?”

    李未央眉眼不动:“无风不起浪,若是我们自己没有空隙可钻,又怎么会被人抓到把柄?纳兰雪的确是个麻烦,可是杀不得,放不得,只会让这个毒瘤越来越大而已。”

    郭导着李未央道:“纳兰雪一是救了你,再救了我,又治好了母亲的头痛症,我们实在是对她不起……若是陈家要伤害她,妹妹会如何选择呢?”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第一次觉得棘手:“我不知道。”

    郭导惊讶地着李未央,这是他第一次到李未央露出茫然的表情。

    李未央站起身:“清官难断家务事,真正有资格处置的人是二哥郭衍,我希望你能去信一封,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事情。”

    郭澄道:“不,不可以!他镇守在外,不可以扰乱他的心。”

    李未央眸光却丝毫不减锐利:“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个大男人家事也不能处理好吗?纵然要断,也不该我们出面和纳兰雪断干净,二哥必须向她解释一切!让纳兰雪重新寻找幸福,而不是让她把青春耗在二哥身上!”

    郭敦不禁摇头叹息道:“若是纳兰雪被裴家所用,转过头来伤害咱们郭府,又该如何呢?”

    郭夫人一直沉默不语,此刻轻轻揉着自己的额头,头痛症显然又犯了,李未央连忙让人扶着她回去,随后自己也向外走去,郭澄连忙道:“妹妹去哪里?”

    李未央道:“我不过是二嫂。”

    郭澄不禁笑了笑道:“刚才见你怒斥陈家的模样,还以为你有多冷酷无情,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你心软得很啊。”

    李未央却是淡淡一笑,并不回答,举步去了。

    却说刚才陈冰冰一路向自己的屋子里跑去,根本顾不得江氏在身后唤她,一路撞上园中的花木山石,甚至分不清湖亭楼阁的轮廓,最终她才跌跌撞撞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不顾丫头的询问,她手脚冰冷地坐在床上,身上全无一丝暖意,那黑暗连着屋脊的重量,一同重重的压在了她的心上。

    今天二弟所做的事情令她大出意料,且十分难堪……现在她才明白,为什么郭衍总是愁眉不展,为什么刚刚新婚的半个月他总是借着酒醉睡在房,为什么他每次见到自己眼底都是复杂的神情,不管自己怎么做都讨不了他的欢心,原来他的心中早已住了一个人,而自己在他的眼中不过是个笑话,脑海之中有个声音越放越大,急如战鼓,她血红着眼睛着自己绣着的那双鸳鸯枕,那是她为了让郭衍开心,也是为了让他们能够天长地久而亲手绣制的嫁妆,这份心意如今来不过是无声的嘲讽。

    她突然啊的一声,一口猩红喷出,点点血迹染得那纯白绡帐凄艳迷离……原来她深爱的夫君心中早有他人,以至于她这个大活人不过是个影子,想到这两年来自己的百般讨好,仿佛都变成了一个极大的讽刺,她的一颗心也经不住反复捶打,突然碎了,她双手握拳,突然大笑起来。

    时光不能回头,若是早知道……她想到这里,不禁凄笑了一声,即便早知道他已经有了心上人,难道你陈冰冰就不想嫁给他了吗?说不出会想出更多更狠毒的招数将他抢过来。此刻,她的心如同活剐,一刀两刀三刀,仿佛生不如死,眼泪越来越模糊,渐渐连屋子里的家具都分不清楚了,她用手揉了揉一下眼睛,这才发现早已泪流满面。

    李未央穿过花园,来到了二嫂陈冰冰所住的,她走过院子,直奔正房。

    丫头们吃了一惊,都齐齐向她行礼,李未央挥了挥手,快步走了进去。床上的纱帐已经放下了,陈冰冰只是一个人躺在床内,悄无声息,旁边婢女都是十分的担忧,见李未央过来立刻躬身行礼,“见过小姐。”

    李未央着那帐中之人,随即吩咐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有话要跟二嫂说。”

    众人对视一眼,便纷纷退了下去。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在她床边坐下:“二嫂,你是怪我刚才在堂上无礼吗?”

    陈冰冰躺在床上,身上的被子盖得很严实,只露出苍白的脸,她转过头来着李未央,不由突然放声大哭。

    李未央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情,轻声道:“二嫂现在想必十分的伤心。可是大错已经铸成,若是你觉得二哥真的欺瞒于你,宁愿和离回陈府的话,我想陈家也会为你另寻良婿。”她这样说着,只见到陈冰冰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双眼睛却是赤红的,“不,我绝不和离!”

    李未央明知道她会这样说的,却道:“既然二嫂不肯和离,那是要接受二哥心中另有所爱吗?”

    陈冰冰着李未央,她没想到对方能说出这样残忍的话来,不由握紧了拳头道:“不,我也不接受!”

    李未央微微一笑:“既不想和离,也不接受真相,那么二嫂想要干什么呢?”

    陈冰冰着李未央,泪流满面地道:“我……我不知道。”

    李未央笑了笑:“很多事情都不像二嫂想得那么简单,我们一直瞒着二嫂,不过是因为有个共同的心愿。”

    陈冰冰着她,不由开口问道:“什么样的心愿?”

    李未央温柔道:“我们希望到二嫂你能够高兴,能够幸福。”

    陈冰冰着她,目光中有一丝不敢相信:“你说什么?”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纳兰雪就只是外人,跟我们郭府没有丝毫的情谊,我们为什么要帮着她呢?二嫂已经是郭府的一份子,不管是什么时候,我总是站在你这一边的,不光是我,母亲也是如此,我想,二哥对你隐瞒并不是有心欺骗,而是他希望到你开心,不希望你变得像如今这么愤恨、这么痛苦。”

    陈冰冰着李未央,忘记了哭泣:“你说的是真的吗?”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当然是如此,否则我们为什么不留下纳兰雪呢,纵然对她心存愧疚,可她毕竟不是郭家的人,既然二嫂已经决定不离开,那么你就永远是郭家的儿媳,可以陪伴在二哥的身边。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每个人都有不称心之处,只能忍耐,别无他途,我相信,日子久了,二哥一定能明白你的心意,渐渐的忘记纳兰姑娘。”

    这一番话听在匆匆赶到门外的郭夫人耳中,不由暗自点头,嘉儿说的没错,冰冰只要好好的在郭家做儿媳妇,总有一天郭衍会到她的好,心也会慢慢的向她靠拢,这不过是时间问题。只是陈冰冰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吗?

    而床上的陈冰冰却是无计可施,虽然有李未央的安慰,却仍旧觉得前路一片漆黑,不禁哀痛万分,伏在枕上哭得肝肠寸断。

    李未央拿着丝帕替她擦了擦眼泪,轻声劝慰道:“二嫂,你要当心身体,若是觉得心头不快,不如回陈家散散心,过几日我和母亲亲自去接你回来。”

    陈冰冰愣愣地着李未央,却使劲摇头道:“不,我不走!”她舍不得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夫君,那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郎,却只有她得到了郭家二少夫人的位置。原本以为自己嫁过来便从此能够拥有他的宠爱,与他夫唱妇随,过幸福快乐的日子,谁想到天不从人愿,竟然让她落到如此尴尬的境地,可即便如此,她也不会将这郭家二少夫人的名义拱手相让。

    她要坚守在这里,守在郭家,等到郭衍回心转意的一天。

    李未央见她想明白了,这才站起身道:“二嫂你好好休息吧,我该走了。”

    陈冰冰点了点头,着李未央走了出去,随即又转身躺下,就在这时候,屏风后走出了一个婢女却低声地道:“哼,刚才在厅上那么斥责我们家的二公子,如今却是扇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当我们夫人是傻瓜不成!”

    陈冰冰猛地从床上坐起,斥责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福儿冷冷地一笑道:“少夫人,不要怪奴婢多嘴,奴婢只是觉得这郭家人沆瀣一气,却都是在偏帮着那纳兰雪!若非不然,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在城中开药铺呢?少夫人,那一天的事情你还记得吗?咱们陪着夫人去病,谁知她们根本早有来往的,却一直什么都不肯说,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陈冰冰越听,脸色越是凝重,却没有注意到福儿的眼底闪过一丝阴冷,福儿见劝说有效,继续道:“小姐,依奴婢,现在最好的法子便是除掉那纳兰雪,一劳永逸!”

    陈冰冰震惊地着自己身边的心腹婢女,不禁失语。

    福儿一脸忠诚地劝说道:“少夫人,奴婢知道你心地善良,可若这一回你心慈手软,将来说不准会被那狐狸精抢去了二少爷!”她这么说着,一双眼睛却是紧紧地盯着陈冰冰,像是要窥探出她内心的愤恨和嫉妒。

    陈冰冰着她,猛地摇头道:“不!我不能做这样的事,夫君若是知道,他绝对不会原谅我的!”

    福儿则是诚恳道:“少夫人是名门闺秀,多少人求娶的!可为了二少爷,你每日里苦练琴棋画,诗词歌赋,还勤习针织女工,烹饪茶艺,只希望得到他的宠爱!可惜二少爷明知道小姐一片痴心,却还只是一心想着那纳兰雪,少夫人不觉得难受吗?若是你不能下定决心,恐怕将来少夫人的位置还不知道是谁的呢!”

    她这么说着,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同情,陈冰冰却着她,完全的呆住了。

    李未央并不知道自己苦口婆心的劝说被人三言两语全部推翻,她此刻已经走出了院中,见了正在门口等她的郭夫人,不禁讶然道:“母亲,你不是回去歇息了吗?”

    郭夫人微微一笑道:“我是觉得心中难安才想要过来,谁知你快我一步……嘉儿,你做得很好。”

    李未央却并不这么,若她心狠手辣一点,彻底除掉那纳兰雪,这事情便一了百了,也能安抚陈冰冰,郭陈两家的嫌隙也就到此为止,更加不会明知道裴家在使坏也只能任由局势发展。可是,李未央每次到纳兰雪,却只觉得心头涌现出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或许,是她从纳兰雪身上到了自己的那些过去。

    纳兰雪的坚强和努力,李未央都是在眼里的,她原本是个心肠狠毒的人,下手从不留情,可是对于纳兰雪却有一些动不了手……更何况纳兰雪曾经救过她,也救过郭导,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下这样的狠手。

    郭夫人着自己的女儿,却是轻轻地一叹道:“我只怕,人家根本是另有目的。”

    李未央目光微微凝起,背后那一只手在推动着一切的发展,郭家、陈家如今都已经沦为对方棋盘上的棋子,刚开始她觉得对方是在一步步挑拨郭陈两家的关系,可现在来,对方要的可不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