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抄家灭族 2

抄家灭族 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元烈带着李未央来到大都西郊之外的一所别院之中,李未央瞧见这别院环境清幽,布置清静,不禁向元烈道:“这就是你说过的友兰苑?”

    元烈微微一笑道:“对,这是老旭王在世的时候用来金屋藏娇的所在,后来他过世了,我便将在这里所居住的一位侧妃迁回府,跟那老王妃做个伴,这里就空置了下来。”

    李未央见元烈笑容和煦,却有一丝狡黠,所谓的“作伴”恐怕是接回去故意给老王妃添堵的吧。只不过胡家既然已经覆灭,老王妃就不足可虑了。

    李未央不禁好奇地着他道:“到现在你还没有对我说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带我来赏景吗?”

    元烈笑容淡下来,轻轻叹了一口气:“你随我来吧。”

    李未央跟着他到了院子,只见花圃里栽着兰草,廊下还立着几个丫头和婆子,都是一色深蓝的衣裙,垂手而立,一到旭王元烈,众人全都跪下。元烈道:“人在里面吗?”

    其中一个婢女连忙道:“回主子,在里头。大夫刚刚离开。”

    李未央还没进门,却闻见满屋都是血腥的味道,她心头一跳,满目疑惑地了元烈一眼,快步的进了屋子,只见床上躺着一个人,浑身是血。面色苍白,容颜消瘦,惨白起皮的嘴唇有一道道血口子,不是纳兰雪,又是谁呢?

    李未央的声音深处,有着轻微的战栗:“这是怎么回事?”

    元烈瞧她神情,叹了一口气道:“我的人在大都百里之处发现有人打斗,纳兰雪一个人受到数名高手的追杀,若非你派去的护卫拼死保护,她绝对撑不到我去。当时纳兰雪伤得极重,所以我才将她救了下来秘密送到这里来养伤。在没确认她是死是活之前,我不能告诉你,现在,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李未央良久没有说话,她了一眼纳兰雪身上已经被浸透的血衣,就能够猜想出来当时的情形又多么可怕。元烈道:“我刚刚让人替她换了衣裳,上了药,可是她流血过多,以至于已经浸透了所有的衣物,你不要担心,她不会有大碍的。”他真正关心的,是李未央的心情,至于纳兰雪的死活,与他并没有什么干系。

    李未央见到不断有鲜血从纳兰雪的衣襟涌了出来,有些血块已经凝固了,重重叠叠的在一起,像是在重复纳兰雪惨烈不堪的挣扎。李未央蓦地觉得有些缓不过气,她咬牙:“原来如此,她还是不肯放弃!”

    元烈着李未央道:“其实就让她这么死了有什么不好呢?你要知道,纳兰雪一死,郭衍也就彻底死心了,你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很好吗?”何必为了纳兰雪影响郭陈两家的联姻,依李未央的聪明谨慎,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

    李未央却轻轻摇了摇头:“我可以对仇敌心狠手辣,可我不能做是非不分、恩怨不明的人!纳兰雪是我的恩人,不是我的仇人,我不能恩将仇报!今天她若是真的死在二嫂的手上,你叫二哥将来如何面对她呢?依照郭家人这样刚烈的秉性,二哥一定会休她出门,到时候郭家和陈家才会陷入不可挽回的境地中。”

    元烈就知道李未央会这样说,他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试图给她一点温暖。这时候却听见床上的纳兰雪“啊”的大叫一声,吐出两大口黑血来,李未央到这种情景,连忙吩咐道:“你那里不是有皇帝御赐的千年人参吗,快点取来,不要耽搁。”

    元烈蹙眉,真是舍得下血本,那可是留给你补身子的……可是在李未央的坚持下,他无奈地转头出去了,不一会儿就吩咐婢女煎了人参汤过来,还切了一块千年人参片,吩咐婢女让纳兰雪含在舌下。

    李未央亲自接过那参茶,然后接过药汤用参水化开,一点一点的喂给纳兰雪,这情景元烈最不得,不由别过头同自己怄气。在他来,李未央实在对纳兰雪太好了,连他都有点不过眼。

    纳兰雪勉力睁开眼睛,眼神之中有些迷茫,见李未央神情关怀,她不禁眼睛里涌出了泪水,可是张了张口,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李未央心头一动,柔声安慰她道:“不要紧,你会好的,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纳兰雪张了张嘴,口中涌出黑紫色的鲜血。李未央不禁焦急,着元烈道:“为什么血都是黑色的?”

    元烈叹了一口气道:“那些人在刀上使了毒,当然是黑色的,只不过我已经让人用了清毒丹,想必不会有什么事。”

    纳兰雪想说什么,眼睛也同时亮了起来,面颊之上泛出红光,紧紧地抓住李未央的手道:“你二哥,二哥……”她似乎想说什么。

    李未央连忙道:“你是有话对我二哥说,是不是?”

    纳兰雪点了点头,终于勉强说道:“当初他告诉我,他姓郭……我百般打听,才鼓起勇气找到了齐国公府,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国公府的公子,也不知道他成亲了……”

    她这样说着,李未央着她,心头变得更加的柔软:“你只要活着,终有一天会见到我二哥的,可你若是这么死了,我该如何向他解释呢?”

    纳兰雪却是轻轻地一笑,眼中留下了两道清泪:“我答应他要……要陪他去南方的碧波湖,北方的滋芽山,东边的大海……西边,西边的长春峡……这两年我把这些地方都找遍了,却都没有找见他的踪影……”李未央默默无言,又重新将她放下,柔声地安慰了几句,随后才跟着元烈一同从屋子里出来。

    门扉一开,凉风长驱直入,李未央却并不回头,快步向前走去,脚步极快,浑然与往日不同,元烈猛地叫住了她:“未央!”

    李未央堪堪站住,猛地回过头来,阳光的影子凝在她素白的面孔上,风鼓衣袂,身上的衣裙直欲飘飞起来。

    见她如此,明显是动了真怒,元烈心头震动,嘴角抿成一道直线:“咱们可算是把陈冰冰得罪了个彻底,她非要纳兰雪的性命不可,我却救下了她,你这一回去,她必定会知道与你有关。”

    李未央的眼里,光彩暗了下来,暗至冷漠无光:“那又如何?我早已经说过,让她不要那么糊涂!”

    元烈着她道:“我总觉得……你现在已经是郭家的人了。”

    李未央着元烈,却不知他为什么突然这样讲,元烈淡淡一笑道:“从前,你都可以置身事外,现在你却能够产生情绪的波动了,这都不像你了。未央,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李未央良久不言,终究道:“那你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呢?”

    眼前的女子,眼眸中隐隐压抑着怒火,那一种不自知的鲜妍容华竟慑人心魄。元烈微微笑起来,走近了她,慢慢道:“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你都是李未央,是我的未央。”

    李未央眉毛挑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着他。

    元烈有点嫉妒地道:“我就是不爱你为他们这么费神,有些人根本不值得……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带来不可预计的后果,还是一头栽下去。”

    李未央平静地道:“扑火都是飞蛾的天性,而人是不清楚前路的,总以为世上的一切都能把握在自己手中,可是做主的却是老天爷,就像郭衍会爱上纳兰雪,而陈冰冰后来居上,这也是他们三个人的命。可是如今让他们狭路相逢的原因,我倒是知道。”

    元烈盯着她的眼睛:“哦?为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开口道:“因为有人在暗中运作,挑拨二嫂故意针对纳兰雪,一旦二嫂动手杀了纳兰雪,这件事情就再也没办法挽回,若是二哥回来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原谅二嫂的,那么郭家和陈家的联盟必定崩溃。不动声色之间杀人于无形,这样的招数倒让我想起了裴家的大公子。”

    元烈轻轻地一笑:“其实这件事实在是很明显,裴弼用的法子,并不如何高超,却实在很有用,他一剑就刺中了陈家和郭家的痛处。”

    他利用陈冰冰、郭衍还有纳兰雪三个人的纠纷,让这件事情越闹越大,最终落入一个无法收拾的下场,李未央再聪明再狠辣,也没有办法控制人的感情,她没有办法控制郭衍不爱纳兰雪,也没有办法让陈冰冰自动放弃,更不可能将这三个人的孽缘斩断,只能眼睁睁到他们三人在泥潭中越走越深,最后连累整个郭府。

    李未央唇畔含了一丝冰凉的笑意:“这件事情不能再隐瞒了,一定要禀报父亲,纵然出了什么事,也好有个心理准备。”说着她了屋中一眼道:“就让她暂时在这里养伤吧,吩咐人好好照顾她就是。”

    元烈点了点头:“好,若是有什么异样,会有人通知你的。”

    李未央这才稍稍放了心,还未走出去,却突然被元烈拉住了手,她不禁了元烈一眼:“怎么了?”

    元烈笑了笑,笑容无比欣慰:“我只是在感叹,我们之中没有第三个人。”可是话音刚落,他立刻想起一个杂碎,咬牙道:“也不对,那个静王元英不就是吗?”

    李未央笑道:“是啊,你准备怎么对付他呢?”

    元烈嗤笑一声:“我预备……”他没说完,突然眼睛一眨,就把李未央抱了起来。李未央就势圈住他的脖子,不禁悄然展颜而笑,眉眼中隐隐漾出少年女子的娇媚来:“你借机会占便宜吗?”

    清风疾来,满树花瓣一时翩落如雨,似要映红了李未央素白的面容。元烈眯起秀长眼睛,笑出一排牙齿:“是啊,我就是占便宜,这里没有外人,我将你送上马车吧。”他说完,真的抱着她一步一步向马车走去。

    李未央失笑,可是当她目光移向元烈背后的房门,原本轻松的心情一下子复杂起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个结,只怕是难解了。

    回到郭府,李未央还没来得及说出这件事,大堂之上已经汇聚了所有的郭家人,李未央见大家的神情都是十分的凝重,不由问道:“父亲,母亲,你们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发生了吗?”

    郭夫人到李未央,一向平和的面容突然崩裂,不禁失声痛哭了起来,李未央讶异,随后向齐国公道:“父亲,究竟是怎么了?母亲为何如此伤心。”

    齐国公叹了一口气,了旁边神情哀伤的陈冰冰一眼道:“你二哥出事了。”

    李未央心头一跳,蹙眉:“二哥出事了?出了什么事?”

    齐国公神情郑重:“先前赫赫作乱,陛下派你二哥出兵征剿,赵宗为主帅,你二哥是副帅,统兵五十万,向赫赫进发。那赵宗是一名老将,他坐镇军中,派你二哥前去进攻,可是赫赫此次却是集结了百万大军,你二哥多番周旋,却还是战败,而且一连败了四场。”

    如果仅仅是战败,父母亲的面色怎么会如此凝重呢?李未央不禁开口道:“父亲是因为二哥出师不利,所以担心陛下发怒吗?可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实力悬殊……”

    旁边的郭澄摇了摇头道:“若是打了败仗还没有这么严重,最关键的是,那主帅赵宗被人杀了,并有数名将领作证,杀人的正是二哥!”

    李未央吃了一惊,不由猛地转头着郭澄:“你刚才说什么?”

    郭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往下说:“有人指证,二哥因为战败所以受到主帅的惩罚,四十军棍下去,让他怀恨在心,那日连夜过去摸到了主帅的帐营,竟然杀了主帅,并且率领自己的十万军队意图离开营地。”

    李未央听了这话,完完全全的怔住,沉着声音:“然后呢?”

    齐国公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凝重:“然后,赵宗的儿子赵祥平和其他几个将军联手捉拿了你二哥,并且押送回大都,可是在途中,你二哥却逃了。”

    李未央黑曜石似的眼瞳泛起微淡的复杂,道:“父亲,你不觉得此事十分的古怪吗?”

    齐国公着李未央道:“哪里古怪?”

    李未央道:“虽然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我听说二哥自从出征以来历经百战,无一溃败,这连败四场实在是过于奇怪,就算敌军兵强马壮,又有百万雄师,但打不过可以退,退得好便是和,这在战场之上都是常识,二哥不可能不知道,此其一。”

    众人见她这样说都向了她,李未央继续道:“打了败仗,不过区区四十军棍,我相信二哥可以忍下来,他是一个聪明睿智的人,不可能因为四十军棍就怀恨在心,诛杀主帅,这可是杀头的罪名。更何况,若他真的杀了人,早也应该遁逃了,凭他的本事怎么可能让那赵家的人捉住了呢?这是第二个疑点,第三个就是,赵家将他捉住,押送回大都,路上防守严密,又怎么可能让我二哥轻松逃掉?这不是很奇怪吗?”

    齐国公原本就是一时松一时紧一时悲,心中的火气冲上来,两手捏的都是冷汗,他听见李未央这样说,不由点了点头,强压着自己的恼怒道:“我相信你们二哥,绝不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来,这件事情,恐怕大有玄机!”

    李未央轻轻地舒了一口气道:“母亲曾经与我说过,大哥和二哥都是不世出的英雄,当年大哥只有十五岁的时候便随着父亲上了战场,身中两箭也不肯下战场,而二哥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便连战敌将十七人,将他们一一斩杀,保护着父亲平安突围,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又怎么会无缘无故临阵脱逃呢?更不要提只因为一时怨恨便诛杀了自己的主帅,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齐国公自然也是不信,可是那赵家人一本奏章,言之凿凿,并且有数名将领作证,想要为郭衍平反也必须要找到他本人才行。他想到这里,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当机立断道:“郭澄,你立刻上路,沿着这一路寻找,务必将你二哥找回来!而且必须赶在所有人之前!”

    郭澄连忙领命道:“是,父亲。”说着,他便向外走去,却被李未央拦住道:“不,郭家人不可以轻易离京!”

    齐国公向李未央,面上突然掠过一丝惊讶,随即猛地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脑海,惊醒过来,却是额头渗出冷汗:“对,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离开大都!”

    郭澄被这父女两人情绪的变化感染了,他莫名其妙地着他们,郭夫人不禁问道:“为什么?”

    却听到齐国公缓缓道:“杀害主将本就是大罪,更别提他还意图带着自己的十万人离开营地,这就是谋反!如今他又叛逃了,所以这已经不是他郭衍一个人的事,而要连累郭氏全族,现在只要郭澄离开大都,必定会被人参奏一本,说我们郭家早有谋逆之心,纵子行凶,这样以来,恐怕就要落个满门抄斩的罪名了。”

    郭夫人听到这里,不由面色惨白,她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会如此严重。

    李未央却是慢慢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平缓了情绪,再开口的时候依然是平淡温雅的声音,觉不出一丝波澜:“父亲,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局势不可能再坏了,咱们再等一等消息就是。二哥那里的确要派人去寻找,只不过,不能让三哥出京,更加不能让别人在这个节骨眼上,抓到任何一个把柄,。”

    齐国公闻言,微微合上双目,片刻后睁开:“嘉儿,刚才我过于心急,以至于连这一点都忽略了,好在你沉稳,及时提醒了我,若非不然,只怕抄家灭族也就近在眼前了。”

    李未央摇了摇头,齐国公何等聪明的人,他如此的心慌着急还不是为了郭衍,可是将一系列的事情连起来想,从纳兰雪进入大都,到陈冰冰要杀她,又是郭衍出事,冥冥之中有一双手在操控。

    冉冉的茶雾升起,渲染了她清冷的眉目,带来了一丝冰冷的笑意,恐怕眼前这出戏,主角不光是裴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