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春风化雨 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在李未央来,让她恼怒的是最后一点,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若说之前她是站在陈冰冰的一边帮着她将纳兰雪拒之门外的话,可是此刻,李未央却已经完全的偏向了纳兰雪一边。这是由李未央的性格决定的,她最讨厌的便是那些仗着自己拥有一切就肆意践踏别人人生的人,陈冰冰其实没有做十分恶毒的事情,但是她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而且十分的残忍。

    然而李未央是一个将心思藏得很深的人,她只是将心头的愤怒压抑在心里,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冰冷,这件事情她不会插手,但并不意味着她要就这么着陈冰冰逼问纳兰雪。

    她上前一步,刚要开口,纳兰雪却向未央轻轻摇了摇头,抢在她前头道:“二少夫人,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踏上你郭家的门,更加不会和二少爷破镜重圆,至于这郭家二少夫人的位置,我也不会觊觎!你就安安稳稳的坐着,永永远远!”

    陈冰冰着纳兰雪,想到福儿的告诫,笑容变得前所未有的冰冷,牙齿狠狠地挤出了这句话:“你说的是真的吗?”陈冰冰向来是个十分温柔活泼的人,从来没有如此恶声恶气。

    纳兰雪认真地道:“我说的是真的。”

    陈冰冰却摇头,情绪激动:“可是我不信,你若是真的为他忘情,为何要在郭家打转?”

    纳兰雪目光淡然:“若是我离开大都,裴家人便会威胁我的性命,你总不至于破坏了我婚姻后还要害我没命吧。”

    陈冰冰冷笑了一声:“这不过是借口!你可知道,一旦你和郭衍的事情传扬出去,就算他立下再大的功业也会成为别人的笑柄,当然,笑话还是轻的,说不定还会让某些心怀叵测的人找到害我郭家的借口,危及郭家的名声,即使我们顺利躲过这一劫,郭衍的风言风语仍然会传的满朝皆知,遭到后人的鄙夷痛骂,你要我郭家生生世世都背着这个骂名吗?”

    陈冰冰的话仿佛一连串的闪电一样,一道一道地击向纳兰雪,她的脸色立马就青了,瞬间几乎透明,当年她与郭衍情投意合,心爱的人要求永结同心,她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可是她没有想到,左等右等,等来的不过是一封断绝情谊的的信。她当然不死心,才苦苦的寻找他,难道这也错了吗?

    陈冰冰余怒未消,她其实已经知道纳兰雪不会再和她争夺郭衍,可是每一次到纳兰雪,对于情敌的恐惧又让她变得咄咄逼人。她压抑着情绪道:“我相信你是个明白人,知道该怎做,如果你还有一点在意他的话,请你尽快离开这里,即便郭家人让你留在大都,我却没有办法容忍,若是你愿意,我可以安排你立刻嫁人,只有这样,你才能躲过裴家的险恶用心,也才能够从我的生活之中彻底的消失!”

    “够了!”李未央突然截断了陈冰冰的话,突然站在纳兰雪的身前,目光直挺挺地与陈冰冰对视,陈冰冰惊讶地着李未央,像是没有料到她会开口说话。

    她开口道:“嘉儿,这是我和纳兰雪之间的事!”

    李未央目光坚定:“这不仅仅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今天二嫂你要怎么说怎么做都是你的自由,可是你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就逼迫纳兰姑娘随便的嫁人,你已经妨碍了她的婚姻,难道现在你还要毁了她的人生吗?”

    陈冰冰着李未央,神情瞬间惊惶,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着这个女人毁了我的人生吗,嘉儿,过去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你要站在外人那里……”

    她的话没有说完,李未央一抬手止住了她,淡淡一笑道:“二嫂,你对我的好我都会记得,但这不是让我不分是非黑白的理由!错就是错,对就是对,你已经进了郭家的门,就要遵循郭家的规矩,父母亲是不会赞同你这么做的!”

    陈冰冰冷声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了郭家!”

    李未央句句如刀,言辞锋利;“不,你是为了你自己!明知道纳兰姑娘不想再进郭府,也不想和二哥有关联,可你却咄咄相逼,非要逼着她嫁人不可!难道你真的是为了让郭家除去这个后患吗?不,你只是为了让二哥对纳兰雪永远死心而已。”

    陈冰冰着李未央,完全呆住了。李未央叹了一口气,着陈冰冰道:“二嫂,再沉重的锁链也无法锁住人的心,相反,哪怕是再小的一根情丝,也能够让人无法自拔。若是二哥一直爱着纳兰雪,你这么做只会彻底寒了他的心,再也没有挽回的可能了。”

    陈冰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她慢慢地坐回了凳子上,目光之中却是绝望,喃喃地道:“那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呢?”福儿连忙扶住她,低垂的眼睛对李未央投过愤恨的眼神。

    李未央不再她一眼,转身对纳兰雪道:“纳兰姑娘,我送你出去吧。”

    纳兰雪了陈冰冰一眼,点了点头,随即便和李未央步下了台阶,李未央竟然亲自将纳兰雪送到马车之上。纳兰雪道:“郭小姐,你就送到这里吧,我可以自己回去。”

    李未央心头一动,终究下定了决心:“原本我并不想将此事告诉你,可是目前来,你们也该做一个了断。”

    纳兰雪心头一跳,随即双目闪过一丝异样:“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二哥的事情,想必你已经听说了。”

    这件事情早已经满朝风雨,纳兰雪不是聋子不是瞎子,当然知道,她立刻道:“是,我知道。”

    “我带你去见他。”李未央踏着脚凳上了马车,语气平静得仿佛去春游一般。

    一所十分寻常的民居之内,男子独自一人坐在屋子里,满桌子的佳肴他未下一筷,眼着散失了热气,原样变得冷透,他忽有警觉,猛地站起,向房门外问道:“谁?”

    “二哥,是我。”李未央轻轻一笑,从门外推门出来,郭衍瞧见她风尘仆仆,面上还带着微笑,不禁一怔。

    李未央神色如常道:“二哥,今天有一位客人到访。你们长话短说。我很快就送她离去。”说着她走了一步,现出了身后的人,不是纳兰雪是谁呢?这两个人四目相对,一时都是愣住了。李未央步出了房门,随即将门替他们带上。

    郭衍着纳兰雪,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纳兰雪却是在惊愕过后,淡淡一笑道:“没有想到我这一生还能见到郭二公子。”这句话已经是说不出的讽刺了。

    郭衍着纳兰雪,目光涌现出巨大的痛楚,良久,他才叹息了一声道:“我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了。”

    纳兰雪瞥见那一桌完整的菜肴,原封不动的杯和筷子,心头哀伤,眼前这个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丰神俊美,只不过他神情十分憔悴,一瞬之间也变得十分的触目了。她着对方,终究忍不住道:“这一次的事情你能够平安的度过吗?”

    郭衍不愿她担心,只是一口咬定:“我相信没有问题。”

    纳兰雪微微一笑:“那我就放心了——见到你平安,就已经很好,我要走了。”说着她转过身向门外走去,郭衍并没有留她,他慢慢地走到了桌旁,艰难地坐下,只觉得左腹一阵疼痛,不由伸出手触摸这里的伤痕,就在他逃亡的时候,被人一刀砍伤了左腹,若不是砍得不深,他早就去见了阎王爷了,此刻他轻轻一碰,指尖已经染上了血,可是他神色陌生,仿佛不是从他身体中流出的血。

    再怎样痛,也抵不过心口的剧痛。

    纳兰雪走到门边,猛地转过身来,着他道:“你受伤了?”

    郭衍强压住伤处,只是神色淡然:“我没事。”接着又拧结了眉毛,“你快走吧。”

    纳兰雪瞧了一眼对方青色衣服之下迅速渗透出来的斑斑血痕,而这个身姿挺拔的男子竟然抑制不住的在颤抖。她迅速走了回去,对着他道:“我来替你医治。”

    郭衍却一把将她推开,道:“不,此事与你无关!你有多远,就走多远。”

    纳兰雪愣在原地,半天都没有说话,她着对方,终于忍不住问出一直想要问的话:“我一直没有问你为什么,我以为你会给我一个答案。”

    郭衍低下头:“既然已经做了,便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是遗弃了你,若是问我是否会后悔自己的决定,我的确会后悔,可是再让我做一次选择,我也绝对不会改变当初的决定。”

    纳兰雪的手指在颤抖:“郭家对你而言,真的如此重要吗?”

    郭衍淡淡一笑:“郭家生我养我,自然重要。我不能舍弃全部的家人,更不能为了你让他们伤心难过。”

    纳兰雪忍住痛苦:“那么,你是为了他们而舍弃了我吗?”

    郭衍着对方神色中的痛苦,心中想道,不管你如何的恨我也是无妨,只要你活着,并且平平安安的,这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他在艰难呼吸的过程之中轻轻一笑道:“你是不该来到这大都的,这样的地方并不适合你生存,纵然当初你嫁给了我,也不会幸福,因为你不会喜欢这里的勾心斗角,更不会喜欢这里的人和事。”

    纳兰雪突然厉声道:“这不过都是借口!你只是自私,你不敢面对自己的选择,所以你才会逃到边疆去!”

    郭衍却抬起头,大声道:“不!你想错了,或许刚开始我对你情深一片,可是现在冰冰已经感动了我,她是我的妻子,从今以后,我会一心一意对待她,绝不会辜负她,而在我的心中,只会将你当做一个朋友!”

    纳兰雪震惊地着他,良久才道:“你是骗我的!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快就变心,那时候你明明说过……”纳兰雪装的再淡然,她的内心也不可能全然放下此事!可是郭衍却是摇了摇头道:“你把我想得太高尚了,承诺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是一回事,着娇妻在身边,我怎么会想念一个已经见不到面的女子?苦苦守着一个连我自己都摸不到的承诺呢?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纳兰雪着他,像是在一个陌生人,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方要这样说,哪怕郭衍告诉自己当初他的选择是出于无奈,或者说一句他还挂念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她,那么不管对方如何对待自己,她都不会怪他。

    但是他现在这样说,分明是要自己怨恨他,永远的忘了他。纳兰雪着郭衍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要赶我走,对不对?”

    郭衍着她没有说话,眼眸之中是压抑到几点的痛苦,纳兰雪咬牙道:“我到大都来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是想和你做最后的告别,离开你之后我会回到我的故乡去,在那里找一个适合我的人,好好地过一生。”

    郭衍着她,似释然似痛苦:“这样我才能够放心。”

    纳兰雪点了点头:“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你为我吹奏的那一曲少年游,你说过若是有可能,你情愿不做大将军,只陪我周游天下,做一对神仙眷侣。”

    郭衍怎么会忘记,午夜梦回中,他总是萦绕于心:“若是可以,我也希望如此,只是你知道,我没有那一天了。”

    纳兰雪微笑:“有时候不要去想那么长远,既然是最后的诀别,你可不可以为我再吹奏一曲少年游呢?我希望留下最后的回忆。”

    郭衍了一眼身边一直随身携带的玉箫,点了点头道:“好,这一曲当时为你送别。”说着他取下了玉箫,轻轻的为她吹奏了起来。

    李未央一直在门外站着,透过窗子她可以清屋子里发生的一切。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听见细微的脚步之声,转过头来,只见到满壁的月影花束,随着他翩跹而来,坠落的花瓣随着他翩翩飞舞,仿佛一幅静谧无声,唯有暗香萦绕的画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我二哥在这里,还多亏你照应了。”

    元烈冷哼一声,别扭道:“只要是你让我去做的事情,我有哪一件办不好了?我瞧你二哥也是心思郁结,今天这一首曲子可真是哀伤的很哪!”

    李未央却是感慨颇深:“明明有情却要装作无情,明明有爱却要装作冷淡,这样的人实在是过得太过压抑了,也没有什么意思。”

    元烈着李未央,笑容将每一分的魅力都绽放到极致,犹如罂粟花般,引诱人上前:“你说他压抑,难道你不压抑吗?”

    李未央瞪了他一眼道:“我有什么可压抑的?跟他比起来,我算是十分幸福了。”喜欢的人一直在自己身边,这才是最大的幸福,她从纳兰雪的身上,到了这一点。

    元烈微微一笑,握紧了她的手道:“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留在你身边。”

    李未央微微一笑,并不言语,她的目光同情地向了屋中的郭衍和纳兰雪,这两个人明明是相爱的,却要装作云淡风轻。

    屋子里,郭衍依旧在吹萧,并没有停止,可是他的两道眼泪却无声的落下,这泣笑不能,欲前还止的深情最是动人。李未央听着那缠绵刻骨曲子,仿佛能听到对方的相思和煎熬,仿佛到了郭衍向前便要迎娶陈冰冰,后退便可以和纳兰雪畅游天下的痛苦抉择,他的箫声渐渐的低沉下去,持续的是幽泉淙淙一般的微音。

    纳兰雪心碎泪落,而郭衍的箫声仿佛在呜咽一般。

    李未央的心思也不禁随着那激动的曲音高低起落,终究慢慢平息。她叹了一口气道:“既然他们都没有死,未来的路还要慢慢走下去,说不准他们还有机会的,对不对?”

    元烈着李未央,面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惊讶道:“从前你是绝对不会这么说的。”

    李未央自言自语:“哦,我会怎么说呢?”

    元烈神情温柔:“你会说,这样的事情早就该一刀两断了,免得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李未央,面上有一丝茫然:“我的心……是变得柔软了吗?”

    元烈点点头道:“是的,我没有想到你会帮助纳兰雪,更没有想到你会让他们见面,我以为你会以大局为重,就此断绝他们的念想。”

    李未央思忖片刻,却摇头道:“对待敌人自然要冷漠,可纳兰雪不是我的敌人。更何况,避不见面并非最好的方式,让他们见一面就此了断,反而能让事情的伤害压到最低。不管纳兰雪会不会离开,我都会派人一直保护她,直到这件事情彻底的终结。”

    元烈笑了笑道:“你处事的方法比以前柔和许多,照我,一刀杀了纳兰雪才是最安全的。”

    李未央瞪了一眼元烈道:“你这法子真是粗暴,反倒会将麻烦变得更大,人心怎会是你搓来揉去的东西呢?”

    元烈满不在乎,却是走上前去抱着李未央,李未央挣脱也挣脱不开,便由他去了。元烈温香软玉抱满怀,压低声音道:“你还未答应我,以后都留在我的身边。”

    李未央微微一愣,转过头来着元烈的一双眼睛,转念一想,莞尔一笑道:“你是怕我因为郭家人而舍弃你吗?”

    元烈点了点头,静静望着她,眼神里有一丝令人心疼的恐慌:“若是真的那了那一天,你会这么做吗?”

    李未央良久都没有开口,她望着元烈的眸子,那琥珀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怀疑,没有一丝的试探,只有真诚,只有认真到了极点的情意。

    这个人,到底有多爱她,才会这样的惊惶不安?

    李未央轻轻捧起他的脸,淡若清风的吻落在他的额上,笑道:“不会,任何人都不会比你更重要。”

    他一愕,随即惊喜,蜻蜓点水的吻瞬间滑过她的鼻尖、下颌、唇瓣,辗转吮吸,并不深入,只是亲昵的磨蹭着。

    “未央。”他轻声叹息,极尽满足。李未央心念微动,道:“让你担心,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到底是说出了口,藏在心里那么久的话。

    她的声音很轻,却异常的清晰,一下子进入元烈的耳中,让他几乎怀疑自己在做梦。随即,他猛地惊醒过来,狂喜涌上他的心头,一下子搂住李未央,不容分说的深深吻住,这个吻激烈而深情,几乎让李未央连灵魂都一下颤栗了。这一刻没有猜忌,没有怀疑,没有恐惧,她只是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心。

    爱就爱了,有什么是不能承认的呢,她眼睁睁着纳兰雪和郭衍有情人不能眷属,还不够吗?明明是眼前的幸福,她要抓住,牢牢握在手心里,不容许任何人夺走。这会赋予她更多的勇气和力量,将这个男人,永远的留在她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