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彻底决裂 2

彻底决裂 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郭夫人完全愣住,她不是蠢笨的人,只是万万想不到,一向温柔和善的儿媳妇竟然会作出这种事!刚才若是——

    陈冰冰没有开口说话,目光也没有任何人,终究只是垂下了头去,口中淡淡地道:“是啊,那我就祝纳兰姑娘一路平安了。”

    福儿在一旁十分的焦虑,不时地向李未央和纳兰雪的神情。她悄悄地在下面推了推自家的少夫人,陈冰冰却仿佛变成了一桩木头人,根本就没有抬眼瞧她。

    福儿在焦虑之余,想要做出更多的动作来让陈冰冰警醒,可是就在此刻,她注意到了一道寒冷的目光正向自己。她猛地抬头,正好到在李未央身后的赵月,对方目光冷淡,眼带寒光,笔直地向自己了过来。福儿心头一跳,连忙低下头去,恭恭敬敬地垂手而立,再也不敢有什么小动作了。

    赵月早已经注意到了这个丫头,福儿是跟着陈冰冰一起从陈家嫁过来的,寻常大户人家的小姐身边婢女自然是陪嫁的,若是运气好生下一男半女,抬个妾室做一做,也算是飞上枝头了。只不过这福儿进入郭家两年,见到郭衍丝毫没有将她收房的意思,就连她百般动作,郭衍也是视而不见,日子久了,她就没有那份心思,一心一意的服侍陈冰冰。从前赵月还觉得她是个安分的丫头,可是今天到她撺掇着陈冰冰,对她不由起了三分警惕。

    既然陈冰冰不再多说什么,纳兰雪便起身,向众人告辞道:“我该走了,这些日子以来给各位惹了不少麻烦,请见谅,此去一别无期,请各自珍重。”说着,她已经快步向外走去。

    李未央到这情景,向赵月使了个眼色。赵月立刻明白过来,恭敬地退了下去。李未央的意思很明显,她让赵月安排人手,好好保护纳兰雪,不要再出现上次那件事。

    纳兰雪走了之后,郭夫人的面色沉了下来,她冷冷地盯着陈冰冰道:“冰冰,刚才那杯茶水之中你放了什么!”

    陈冰冰心头一跳,不能为自己辩解,眼泪不禁滚滚而落。

    郭夫人到这种情形,正要说什么,李未央却突然将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之上。郭夫人向李未央,却见到她向自己摇了摇头,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郭夫人心头很是无奈:“冰冰,你先下去吧。”

    陈冰冰行了一个礼,这才带着丫头福儿退了下去。

    郭夫人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真是冤孽。”刚才的情形众人都得清清楚楚,刚才若不是李未央拦下了那一杯茶,恐怕纳兰雪离开大都没多久,就会中毒身亡了。到时候,陈冰冰大可以推说纳兰雪是在路上染了疾病而死,谁也不会随便的怀疑到她身上去。事实上,有一个事实李未央不能理解。对于陈冰冰来说,她的一切都托付在了男人的身上,如果纳兰雪一日不死,郭衍就一日惦记着她,所以她总是对纳兰雪耿耿于怀,不能放手。

    陈冰冰回到自己的院子,劈手就给了福儿一个耳光:“我都说了不必你多事,谁让你这么做的!”

    福儿失声哭泣道:“奴婢都是为了少夫人你着想啊!”

    陈冰冰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扶着额头,几乎说不出话来,自己的婢女下毒,跟自己下毒又有什么区别?!现在,她根本是没办法辩解了。

    “滚!你立刻就滚!”她强行提起精神,呵斥道。

    “不,奴婢不能走,奴婢若是走了,再也没人会为夫人你着想了!奴婢宁愿死,也绝对不离开夫人!”福儿一边说,就往旁边的柱子上撞,陈冰冰一时吃惊到了极点,连忙拦住了她:“你真是要气死我,罢了,退下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福儿悄悄擦了眼泪,又观察着陈冰冰茫然无措的神情,帘子落下的时候,恰好掩住了福儿唇畔的一丝冷笑。

    李未央原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陈冰冰被她当众拆穿,一定会有所收敛,可是纳兰雪下午的时候却突然被人送回了郭府,这一次,她的伤势要比上一回更加的严重,整个人早已是昏迷不醒,气息奄奄了。

    李未央见到这种情景,不由动了真怒:“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姐暗中派了不少人秘密的保护,以防止裴家的人动手,这一路本来应该十分的平安,可是在中途却出了一点差错。纳兰姑娘不肯接受小姐的保护,她说和郭家的关系已经彻底断绝了,不想再和郭家人有任何牵扯,所以咱们的护卫只能由明转暗,暗地里保护她。本来这也是十分妥当的策略,不会引起裴家人的怀疑,也可以引蛇出洞。可是纳兰姑娘走到城郊的时候,却突然见到一个孩子落水,即将被淹死,于是她想也不想的便跳下河去救人,没有想到刚刚把人救上来,却莫名其妙的冲上来一伙衙差,还有一个哭闹不休的妇人,说纳兰姑娘意图拐带自己的孩子,因为孩子不从,就将她的孩子推下了水,并说是她亲眼所见!就这样,那些衙差当场锁走了人,护卫们若是对付寻常的刺客还好,但是这样的情况却不能明目张胆的救人。于是他们火速派人去回来送信,可是还没有等信送到,那华县的官员却认定了纳兰姑娘的罪名,吩咐如狼似虎的衙差将她打得奄奄一息,都是往死里下手,若非旭王殿下的人及时赶到,已经没命在了!”

    李未央清丽面容上抑制不住地涌起怒色,她猛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冷声道:“欺人太甚!”

    陈冰冰向来是个单纯的人,她为什么会想到这么多毒辣的计策?又为什么非要将纳兰雪置诸死地不可?!背后一定有人在暗地里运作一切!

    赵月从未见过李未央露出这样的神情,一时极为惊讶和惶恐。

    李未央心血如沸,五内如煎,一股愤怒哽在喉间,几乎要喷薄出来。握紧了拳,合上眼,用尽全部气力,将那一腔恼怒强咽下去。她一直是同情纳兰雪的,只因她也有过同样的遭遇,所以感同身受。过去她从来不怜悯别人,但人都是有弱点的,她每次到纳兰雪都会想到自己,所以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帮助她。说到底,她不是在帮助纳兰雪,而是帮助过去的自己。但同时她也知道,情感是一回事,理智是另一回事。在纳兰雪和陈冰冰之间,利益关系迫使她一直站在陈冰冰一边,正因为如此,她才要竭力压抑这样的情绪。

    她一边强烈的自我否定着,一边意图让自己冷静的处理此事,以至于明知道陈冰冰咄咄逼人,非要杀了纳兰雪不可,也不对陈冰冰采取丝毫的举动。那是因为对方是她的二嫂,从理智上来讲,她必须维护郭家和陈家的联盟。更重要的是,她由始至终都知道,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暗地里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或者,对方就是将纳兰雪推到了她的面前,故意要诱她一步步地抛弃冷静,豁出去站在纳兰雪一边,替她主持公道,这才能达到对方彻底离间郭陈两家的目的!可以说,对方已经找到了李未央平静冰冷表现下的弱点,并且善加利用,逼着她明知道这样做会损害利益,也必须顺从本心,按照对方的棋路走,这样的高手,实在是叫人心惊胆战!

    所以,李未央一直在和对方战斗,和自己的心战斗,坚决不肯按照对方铺好的路走,等到李未央惊觉自己这样的坚持,反倒让纳兰雪一步步的走入了死地,她的心头,涌现出来的是极大的恼怒和滔天的怒火。

    匆匆赶到了客房,这才发现,屋子里的纳兰雪身上满是斑驳的血迹。赵月轻声地道:“纳兰姑娘上一次受到的伤还没有痊愈,这一回又将她旧伤打裂了,刚才大夫说情形很险,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

    李未央面色一变,随即冷声道:“你去将母亲和几位哥哥全都请来吧。”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到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进了屋子,不是郭衍又是谁呢?郭衍慌乱之中却被椅子绊倒,整个人摔倒在地上,衣裳都被勾破了,他顾不上擦伤和疼痛,一下子扑到在纳兰雪的床边上,整个人筛糠一样颤抖不止,那神情极为震撼。

    李未央轻轻地别过了眼睛,除了身上的伤口之外,那些如狼似虎的衙差,竟然用铁钳在纳兰雪柔嫩的脸颊之上作恶,以至于她那一张容貌变得极为可怖,多么温柔可人的一张脸啊,竟然变得血迹斑斑,形容可怕。李未央不知道这样的伤口能不能再痊愈,现在早已不是考虑容貌的问题,纳兰雪伤成这个样子,能把命保住就不错了。她没有想到陈冰冰竟然会做到这个地步,将对方伤到如此不说,竟然还毁了她的容貌,这样的伤口多么的可怕,对于一个女子而言,就是毁了纳兰雪的一生,纳兰雪明明已经想要放弃一切,就此离开大都,陈冰冰为什么不肯放手呢?

    裴后太聪明了,她准确地算准了每一个人的心,不动声色,手不沾血,便已经让他们互相厮杀,鲜血淋漓、伤痕累累……而李未央再如何聪明,也没办法控制陈冰冰的嫉妒,纳兰雪的倔强,更加无法要求郭衍转过去爱陈冰冰。

    郭衍紧紧地握着纳兰雪的手,像是不到她的容貌已经毁了,他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到了纳兰雪的面上。可是这也没有办法,让躺在床上的人清醒过来。

    着眼前这个人佝偻一团,浑身都是血迹斑斑,李未央的五张六腑霎时紧紧揪在一起,仿佛到的不是纳兰雪,而是当初躺在那里奄奄一息的自己。

    “都是我的错。”郭衍的声音像是随风斜飘的雨丝,凌乱而悲凉,“我以为只有赶她走,她才能得到最后的解脱,却没想到会将她逼到这种地步。”

    李未央没有回答,她只觉得郭衍的忏悔来得太晚,一时之间,整个屋子里都是一片死寂。

    等到郭夫人和其他人赶来,见到这一幕,面上都是无比的惊讶,郭夫人着李未央,面上无比震撼:“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摇了摇头,她现在不想说话,也不想跟别人解释,更不想再到这一幕,因为到纳兰雪,总是让她想到那些斑驳的伤口,所以她别过脸去,正要出去,却没有想到迎面陈冰冰也已经快步地走了进来。她一见到他们,立刻劈头盖脸地问:“你们不是说纳兰雪不是已经离开了吗?她怎么又回来了?”她一连串的说着,神情癫狂,起来像是一个疯子,而丝毫没有过去那种美丽温柔、活泼俏皮的模样。

    李未央目光冰冷地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却站住了脚步。不止是李未央,其他人都是用这样的眼光着陈冰冰,像陌生人一样。

    陈冰冰一时仓皇:“你们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着我,我又做错了什么?”

    向来最喜欢陈冰冰,与她关系最好的长嫂江氏情不自禁地开口:“冰冰,你怎么变成如今这样的模样,纳兰姑娘说过了要离开这里,不会再威胁你的地位,你为何还要下这样的毒手?”

    陈冰冰震惊地着对方,“你说什么?”

    李未央指着床上奄奄一息的纳兰雪,惊异于自己,竟能这样平静冷淡地一字一字说着:“你没见吗?她浑身是斑斑的血痕,那漂亮的脸也已经毁了,纵然你和她是情敌,也不必做到如此的地步,难道你要二哥恨你一辈子吗?”

    陈冰冰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她着李未央,丝毫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的模样。

    郭夫人叹了一口气,再也忍不住心头痛彻心扉的失望:“冰冰啊,这一回你是真的做错了,不管我怎么劝你,为什么你都不肯放下执念呢?让这件事情圆满的解决不好吗?非要做到这个地步,让大家都怪你,你才高兴吗?原本纳兰雪就是郭衍的未婚妻,是你硬生生的将衍儿夺走了,不错,这件事情,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罪,可是纳兰雪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下这么狠的手呢?”

    陈冰冰着众人的嘴巴张张合合,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一样,失声道:“你们疯了吗?为什么要口口声声指责我?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郭澄早已得到了消息,到这一幕,更不愿再信任她,眼前的女子已经太让人失望了,他冷冷地道:“二嫂,今天纳兰雪离开大都,谁知半路上却出了岔子,那些如狼似虎的衙差将她捉了去,根本不容分辨,将她毒打了一顿,小妹派去的护卫不敢和官府起冲突,等我们发觉不对的时候,纳兰姑娘全身的伤口都已经崩裂,而她的面容也已经毁了,这难道不是你做的吗?除了你之外,谁会这么恨她呢?”

    陈冰冰摇了摇头,恐怖的感觉游走全身,见郭家每一个人冰冷的眼神,她骇得浑身发抖,竟然觉得一种莫名奇妙的气恼冲上心头,变得不受控制的歇斯底里:“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就在这时候,床边的郭衍已经转过了头来,他缓缓站起身,蹭的一下子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向陈冰冰走了过去。

    李未央第一个反应过来,一下子拦在了他的面前,声沉如冰:“二哥,你要做什么!”

    郭衍摇了摇头,着李未央,神色平静:“我没有疯,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妹妹,请你让开!”

    陈冰冰不敢置信,此刻无论她如何辩解都没办法替自己解释,她的双眼直而空洞地着男人冰冷的眼睛,整个世界死一般地沉寂。

    李未央摇了摇头,不肯离开,不管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郭家人都不肯伤害陈冰冰,她不希望郭衍在一时冲动之下做出终身悔恨的事。

    齐国公最了解自己的儿子,他作出的决定,没有人能够阻拦,齐国公突然开口:“嘉儿!你二哥一定有他的道理,你先让开吧。”

    李未央的步子还没有移动,郭衍已经越过她向前走过去,那冰寒的剑尖指着陈冰冰,郭衍慢慢地道:“我早已想向你说明一切,只不过你的父母亲不允许我这么做,在他们的面前,我的感情微不足道。家族联姻在即,我只能放弃纳兰雪,我的确对不起你,可这个世界上我最对不起的人是她,从前我一遍遍告诉自己要忘记她,好好对待你。可是今天你让我的愧疚变得永无止境,你让我没有办法再去爱你!”说着他竟然蹲下了身,将那剑反折过来,将剑柄递给了陈冰冰。

    郭衍开口道:“这把剑如今就在你的手上,你杀了我吧。”

    陈冰冰震惊地着自己的丈夫,郭衍睁着血红的眼睛,他向来是冷漠的,却也是相敬如宾,温文尔雅,可如今,他的神情带着一股玉石俱焚的狠劲,毫不留情。这才是真正的郭衍,她竟然从未了解过自己的丈夫!

    郭衍神色异常平静,此刻他对陈冰冰并没有怨恨,因为他知道一切都是自己的缘故,如果陈冰冰没有因为爱上自己,自然不会非要哭闹着嫁入郭家,也不会发生后来的惨剧,所有的惨剧都是他一个人而起,他已经去过信,向纳兰雪说明婚约作罢,却没有详细解释原因,只希望对方将他当作负心薄幸的人,彻底痛恨遗忘,但他没想到,她性子如此骄傲倔强,竟然一路追到了这里。现在,他必须还给纳兰雪一个公道。

    “你杀了我,你我之间就此了结,这不过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与郭、陈两家没有丝毫的关系,更同纳兰雪没有任何关系。”

    陈冰冰用剑指着自己的丈夫,她的双手在剧烈的颤抖,以至于她双手都没办法握牢剑尖。

    李未央震惊地着这一幕,第一次感受到了郭衍的决绝。

    郭衍扭着她发抖的手,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将陈冰冰的剑尖指向自己的胸膛,仿佛诱哄一般道:“你只要刺进去就解脱了,你不需要再恨我,也不需要再恨任何人,你可以做回原先的冰冰。”

    原先的冰冰?陈冰冰着郭衍,浑身颤抖,嘴唇翕动,破碎的声带发出无声的嘶喊,她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之中有说不尽的仓惶:“原先的我?原先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郭衍神色异常冷静:“原先的你,单纯,善良,天真,你那么努力的希望我爱上你,那么努力的想要做郭家的儿媳妇,那么努力的照顾我的父母亲,我很感激你,也忘不了这一点,只不过,今生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再做夫妻了。”

    陈冰冰想不到郭衍会说出这样的话,神情几乎木然。

    郭衍一个字一个字地道:“这件事情不怪任何人,我才是罪魁祸首,所以只要你杀了我,我就再也不欠你什么了。”

    陈冰冰一个劲地摇头,眼泪也不停地流着,泪水中的绝望和痛楚,无声的嘶喊和抗拒,震撼着屋子里的每一个人。她或许变得恶毒自私,或许无情丑陋,但只有一点在场每一个人都没办法否认,她太爱郭衍,以至于为他可以放弃一切,哪怕是原本的自己。

    郭澄立刻就要上去,却被齐国公按住了肩膀,齐国公向他摇了摇头,郭衍的事情,必须他自己解决,郭家的人不能再插手他的人生了,这是自己对于这个儿子最后能做的事!

    李未央着这一幕,不由望向虚空中,冥冥之中有一双眼睛,带着冷笑着眼前的一幕,李未央深知这里的一切,正中对方下怀,不,她不能眼睁睁着这一切发生,她刚要走上前阻止,却猛然见郭衍微微一笑,手下一个用力,陈冰冰惊呼一声,那一把长剑突然穿透了郭衍的身躯。

    “二哥!”郭澄和郭敦失声喊道。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他们谁都不肯相信陈冰冰真的动手,事实上那把剑根本不是陈冰冰用的力,而是郭衍,他竟然用一只手紧紧的握紧了剑锋,将那锋利剑尖一下子刺入了身体,他着陈冰冰,微笑道:“咱们之间再也无所亏欠了吧。”说着,他整个人向后仰下去。

    陈冰冰此刻已经完全都不会反应了,她像是一个木偶人一样,呆呆地着这一幕,她不知道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来指责她,又为什么她的夫君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她只是愣愣地着,几乎说不出一个字。

    众人连忙奔了上去,郭夫人失声痛哭道:“衍儿!”

    屋子里一片兵荒马乱。

    可就是这时候,李未央站在原地,她的目光不是向血泊中的郭衍,也不是着完全呆滞的陈冰冰,她的眼神落在了人群最后的福儿身上,那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瞬间变成一片苍茫的原野,深不见底……

    福儿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不知为什么,她竟以为眼前的女子穿了一切,可,这怎么会呢?这绝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