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大闹一场 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李未央走上前去,轻轻地托住了郭夫人的胳膊,柔声道:“母亲,不要动怒,有什么话,坐下来慢慢说也好。”

    可是陈夫人却是大怒,声音如珠玉一般滚滚而出:“你们郭家都是凶手,是你们将我的女儿害成这样,竟然还有脸来责问我?”旁边的陈灵连忙拉住了她,低声道:“夫人,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你为何如此的激动?”陈夫人平时是一个镇定温柔的贵夫人,可是此刻她已经顾不得许多,想到女儿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她的心头就是无比的痛苦。

    她扭头,劈头盖脸地对着陈尚就是大声的地怪责:“都是你!我都说了郭家这门亲事不能结的,你却偏偏帮着女儿非要嫁进来。现在你,这些人是多么的冷酷,多么的无情!他们竟然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咱们好生生的女儿就要让他们这样糟蹋吗?亏你还是朝中重臣,难道就眼睁睁的着自己的女儿这么被人糟践吗?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陈灵拿着撒泼的夫人无奈,一个眼神示意,陈玄华这才如梦初醒地走了上来,很费了一番功夫,到底是把陈夫人架离了陈灵身边,而陈夫人还在那儿失声地哭着:“你们郭家不给我一个交代,我是绝不会轻易离开的!”

    这番话提醒了郭夫人和陈冰冰之间种种前所未有的冲突,郭夫人的心一酸,想到至今起不来床的儿子,当下驳斥道:“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女儿而起的!天下的男人何其多,你女儿偏偏要喜欢我的儿子,他早已经有了未婚妻,可你们却用郭陈两家的联盟来威胁,非要将女儿嫁进来。到底谁才是罪魁祸首?谁才是仗势欺人?谁才是不分青红皂白,扑上来就咬人的疯狗?”这些刻薄话是郭夫人决计不会在平日里说的,连李未央都震惊地着她,更别提别人了。

    郭夫人的涵养一直很好,哪怕陈夫人在这里当众撒泼,她也不至于说出这样的话来,李未央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郭夫人这些天以来对纳兰雪的内疚累积到了极点,像纳兰雪这样的姑娘,若是不够漂亮,不够善良,不够善解人意,不够隐忍……郭夫人是不会这样的难受的。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很好的儿媳妇,接着又差点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如今这陈夫人还上门来,咄咄逼人的指责,说到底,这桩婚事难道不是陈家逼着郭家去结的吗?两家人都有错,可是陈夫人今日所为,却把所有的过错推到了郭家身上,实在是过于苛刻了。

    陈夫人像是不敢置信,她着郭夫人,瞪着她,意识到对方是根本不想挽回这桩婚事,陈夫人眼中突然出现一丝惊慌,好半响她才低低的,暗哑的,几乎有些害怕地迸出一句,“你,你疯了不成?”

    郭夫人冷笑了一声,突然走近了,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穿一般:“从头到尾,我们郭家做过什么对不起陈家的事吗?我没有,衍儿没有,郭家每一个人都没有对不起你的女儿,可是她呢?她今天落到这个下场,你有没有问过她,究竟做了什么?难道都是我郭家的不是,她没有半点的过错吗?这些日子以来,我对她百般容忍!当年正是你们用这交情作为胁迫,硬生生逼着我的儿子,抛弃了他心爱的女子,毁了婚姻之盟,做了一个背信弃义的人,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在新婚不久,就离开大都去镇守边疆,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现在你们还口口声声的来指责我,到底是谁不可理喻,我们郭家吗?哼,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陈夫人张口结舌地着她,再四周鸦雀无声的众人,不禁哑然,很快又歇斯底里起来:“陈灵,玄华,你们为什么都不说话?竟然任她这样黑白颠倒,嚣张跋扈的来批评我们陈家!”

    郭夫人闻声,只是静默地着她道:“因为我们两家造成的悲剧,就近在眼前。”

    陈夫人震撼了一下,企图集中起全部的力气反驳对方的控诉:“你说什么失去了一个儿子?他好端端的在边境呆着,可我的女儿已经躺着爬不起来,说不准就要……”她望着对方,那个死字在嘴边说不出来,终究咬紧了牙,颤声道:“这婚事难道不是你们郭家也答应的吗?”

    郭夫人冷冷地一笑:“是啊,所以咱们两家都是有罪的,我们拆散了一对有情人,所以如今遭受的一切,都是我们咎由自取,罪有因得。真正该说对不起的,郭家只对不起纳兰姑娘一个人而已。”

    陈夫人一下子坐到在了椅子上,几乎是震惊地着郭夫人:“难道你要为了一个小贱人,就这样抹杀了咱们两家多年的情谊?”

    郭夫人面色煞白,声音一下子更加冰冷:“陈夫人,请你的嘴巴放干净点,不要玷污了陈家百年的清誉!”

    陈夫人咬牙道:“难道不是吗?那位纳兰姑娘又是什么东西?她有什么跟我女儿相比?”

    李未央听到,心头冷笑,陈家人也许高贵,不起纳兰雪的出身寻常,以至于他们觉得郭衍本就应当属于陈冰冰的,纳兰雪就是该死,所以她失去自己的姻缘失去自己的生命都是咎由自取,而与陈冰冰无关,这样的逻辑真是够强盗的,但是陈夫人却说得这样的义正言辞,这样的毫不犹豫。

    齐国公开口道:“陈尚,这件事情我暂时没有心情来和你讨论。至于你的女儿……”他着陈灵,略带歉意地道:“这桩婚事,怕是要就此作罢了,我会让衍儿写一封和离,亲自送到陈家。”

    陈夫人听到这一句话,所有的剑拔弩张都化为崩溃,脆弱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她大声地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狠心?我的女儿哪里不好?竟然要和离?”

    其实陈冰冰这样的所作所为,就算是郭家要休了她,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齐国公不愿意将事情闹得太僵,也不愿意让陈冰冰无路可走,若是和离,凭借陈家的权势,她将来还能再寻一门好的亲事嫁了,也不至于耽误她的终身。

    陈尚目光冰冷地着齐国公,刚才他的夫人如何叫闹,他都没有阻止,想来心头也是支持的,虽然那位纳兰姑娘身世也是十分的可怜,感情经历更是坎坷,可是家族就是家族,利益就是利益,郭陈两家的联盟,不光关系这郭家,也关系着整个朝政,他绝不希望仅仅因为一个乡间女子,就这样让两大家族的联盟土崩瓦解。

    他慢慢地道:“郭兄,我希望你能够慎重的考虑此事,若你真的这么做,是不是能够挽回过去的一切呢?你郭家一生清白,这一次的事情,只是不幸的意外,难道你希望两个家族就这样破裂,让人有机可趁,这就是你要的吗?”

    这话说的冷静,却让一屋子的人都怔住了。

    齐国公叹了一口气,正在这个时候,陈夫人心头涌现出千万个念头,她突然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了郭夫人面前,怔怔地望着她,接着悔恨唾弃起来:“亲家,都是我的错,不要因为我的失礼而随便的说出和离两个字,冰冰是多么的爱郭衍啊。这件事情我们都是在眼里,这两年来她不知道做了多少的努力,从前她不喜欢勉强自己,我们总是宠着她,爱着她,护着她,可是嫁到了郭家,一举一动都在讨郭衍的欢心,讨你们郭家每一个人的喜欢。前些日子她还回来对我们说,要为郭家收养的小少爷,请一个习武的师父,甚至要让他的弟弟寒轩亲自教导,她这样的一番苦心,难道你们都视而不见吗?她是认真的想要做一个好儿媳妇,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肯体谅她吗?难道那个纳兰雪真的就这么好,让你们都不见我女儿的好处吗?”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此刻的陈夫人,已经不是刚才那个剑拔弩张上门问罪的贵夫人,她只是一个泣不成声的母亲,这样的一幕不是让人不动容的,纵然她铁石心肠也会有所感动,。只不过今天发生的一切,陈冰冰都是有责任的,若说在婚前她不知道一切,还能够说自己是无辜的,可是她现在明明已经知晓,还对纳兰雪下这样的毒手,真是做得太过分。若非如此。郭衍根本就不会做出与她决裂的事,更别提他情愿压伤自己的性命,也要和她断绝了关系。

    郭夫人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从郭衍做出那个举动开始,她就明白,他是不预备再和陈冰冰破镜重圆了。想到纳兰雪……郭夫人着陈夫人,摇了摇头道:“抱歉了,夫人,这件事情恐怕是难以挽回了。”

    陈寒轩勃然变色,怒声地道:“你们郭家人,真是都疯了!你们知不知道这样有什么后果?”

    李未央瞧了陈寒轩一眼,第一次开口道:“陈公子,这里都是长辈,没有你说话的地方,请你保持缄默为好,尤其上次那件事情,咱们还有账没有算清楚呢。”

    陈寒轩眼皮一跳,他着李未央,声音冷凝:“你说什么,我不是已经……”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却听到李未央冷笑了一声道:“是啊,你已经不再使用你的右臂了,可是你现在还有左手剑,那我五哥呢,他也像你一样吗?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举起刀剑了,你要如何的偿还他?”

    旁边的陈玄华面颊微微抽搐着,压抑着内心潮水般的激越情绪,望了李未央一眼,也不禁黯然:“我知道这件事情都是寒轩的不对,是他太过于疏忽大意,以至于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再加上他又是个十分倔强的孩子,根本就不懂得怎么向人道歉,所以,我上次才带他登门,希望能化解你们心中的怨恨和不平,可是我没有想到,仅仅是因为这些怨恨,你们就将一切怪责在我长姐的身上。”

    李未央摇了摇头,语气平淡道:“二嫂所做的一切,她自己心里明白,郭家人可曾因为陈寒轩的事情,迁怒于她?若是真的如此,早在刚刚出事的时候,她已经没办法在郭家立足了,可是我们一直对她一如既往,从不曾有半点对不起他她的。关于她自尽的原因,你们可以回去问一问二嫂,她究竟对纳兰姑娘做了什么,对二哥做了什么,对郭家又做了什么。”

    听李未央这几句话说的古怪,陈灵的面色就是一变,他疑惑地了一眼陈夫人,而陈夫人也同样是不解,李未央为什么会这么说呢?陈夫人上前一步道:“郭小姐,请你把话说清楚。”

    这样冥顽不灵,李未央眸子里一丝厌恶快速闪过,剩余便是宁静:“很多事情没有办法说清,你们只要知道,郭家人并没有半点对不起二嫂的,而她上吊并不是因为我们逼迫他,也不是因为二哥要与她和离,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她内心感到了愧疚。一个人若是没有做错事,她又何必愧疚呢,或许问二嫂问不出来,你们大可以问一问她身边的那个丫头福儿,她究竟是受了什么人的挑唆,竟然会教唆二嫂去做一些无法换回的事。”

    李未央早已怀疑了福儿,可陈冰冰从头到尾都护着福儿,以至于到了这个地步,李未央倒是很想知道,陈家人究竟会如何处理。

    众人听到这里,忽然都是心中一跳,陈尚和齐国公对视了一眼,随即,陈灵开口道:“好,这件事,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郭小姐,若是今天你有半句谎言……”

    李未央竖起三指,冷声道:“若是我郭嘉今天有半句谎言,黄天厚土在上,叫我万箭穿心,永世不得超生。”

    郭夫人听到这一句,连忙跺脚道:“你这个傻丫头,为什么要发这么毒辣的誓言。”

    李未央慢条斯理道:“若非如此,尚大人怎么会相信我呢。”

    陈灵咬了咬牙,不再多言,吩咐身边的人道:“咱们回去,把事情问清楚了。”说着,他已经快步地走了出去,陈夫人擦了眼泪也匆匆跟了上去。陈玄华满面寒霜,陈寒轩则冷哼一声,也都一前一后离去。

    齐国公着陈家人离去的背影,却是摇了摇头道:“郭陈两家的联盟,算是彻底完了。”

    陈留公主望了自己儿子一眼,也不禁黯然,叹息了一口道:“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当初没有坚持自己的立场,硬生生拆散了一对有情人,以至于如今,这一场怨恨已经越结越深了,咱们都是衍儿的亲人,可是却没有办法帮他,甚至只能着年轻人流淌血泪,付出自己的性命,实在是惭愧啊!”

    众人对望一眼,都能从彼此的眼中到懊悔与歉疚,郭夫人更是心如刀割:“这件事就到此为主吧,我不会再让陈冰冰进门的,我们两家的事情,应该由长辈们去解决,至于他们的感情就交由他们自己,我只希望今后能够不要再发生后悔的事,也不至于蓦然回首,物是人非,悔恨莫及!”

    郭夫人这样说着,齐国公已经明白了郭夫人的心思,他叹了一口气,走到郭夫人身边道:“夫人,这一切都不怪你,只怪世事弄人。”

    李未央见郭夫人泪眼朦胧,不禁摇了摇头,面上的神情却更加的复杂了。

    在纳兰雪精心的照顾下,郭衍终于能够睁开眼睛,发出声音,虽然他开始的时候说出来的声音,都是那么破碎,暗哑,但是他终究还是活过来了。而且,逐渐的能够勉强开始行走,虽然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吃力。最终,他能拆开纱布了,胸前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一点一点的痊愈。

    而纳兰雪的身体也康复了,可是她的脸却留下了一副可怖的烙印,尤其是左脸之上,有两道扭曲的疤痕,终其一身,疤痕将如影随形,时时刻刻提醒她,她的容颜已毁。

    如今郭家人已经能够诚实地面对纳兰雪,郭夫人向她再三保证,陈冰冰不会再成为她和郭衍之间的障碍,只要纳兰雪有心,她就可以留在郭衍的身边。可是纳兰雪却不是这么想的,纵然郭衍依旧对她一往情深,可是她却已经自惭形秽,如何能够一如往昔从容的对待他,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她赫然意识到,自己的这张脸,已经毁了。所以她情愿保留过去的那一段美好的回忆,对待郭衍的态度,也是十分的冷淡,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朋友。

    晌午,旭王元烈轻轻地走进了小院之中,两个婢女正坐在走廊尽头的台阶上,小声的说话,见他出现,都是一惊,赵月瞧见,立刻做了一个手势,那两个婢女悄悄笑着,却是同时垂下了头去。元烈已经掀了帘子,走了进去。

    在这光影里,一个女子坐在床边,长长的黑发像瀑布一样散着,她闭着眼睛,仿佛是在倾听窗外的箫声。元烈走过去,脚步很轻,午后的阳光照在李未央的面上,使得睫毛和鼻梁上落下了淡淡的光影,她的面容显得平静而柔和,让人不禁就是心中一动。

    元烈坐在她的旁边,静静凝望着她,眼中变得十分的柔软,李未央突然转过了眸子,见了元烈,点漆眸子有了沁人心脾的暖意:“我让你去查的事情,你都查清楚了吗?”

    元烈着李未央,清冷眉梢松了一分:“是的,我都查清楚了。这份密报上面记载了你需要的一切,可是你真的确定自己想吗?”

    李未央着他,神情顿时僵住了,阳光如雾,照的李未央的容色十分的清冷,五官更是明亮,只不过此刻,她的眉梢眼角却蕴藏着道不完的复杂之色。

    元烈微微一笑,琥珀色的眸子越发动人心魄,竟有一丝妖娆,只他着李未央的时候心中多了些怜惜,还没有说话,已经手臂一伸,将她紧紧的抱住。

    那坚毅如铁般的手臂,轻轻拢在她的肩头,便能感觉他温暖的呼吸落在她的发际,李未央享受着这份关怀和温暖,喃喃地道:“为什么确定我不想呢?”

    元烈挑起了眉头,唇从她的发间擦过,有着清冽的滚烫,道:“没有什么,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李未央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

    “在我来说,我情愿你能够单纯的活着,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疲惫伤神,让我为你撑起这一片天空,使得你不再孤单,不再难过,不再需要算计,好不好?”

    李未央望着他,微微一笑道:“可是很多时候,我不喜欢躲在别人的背后,我需要的东西,要亲自去拿,去夺。”

    元烈不再回答,他静静地望着她的面容,很多时候他都是如此认真地着对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护眼前这个人,让她开心,让她放松,让她舒缓,让她不再担忧,不再孤单。他轻声地道:“所以我还是将这密报带来了,不,决定权在你手里。”说着他已经将一张薄薄的信笺,塞进了李未央的手中。

    李未央攥紧了那张信笺,却是轻轻的一叹。元烈的面容因为背光的缘故不清晰,只是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十分的深邃而明亮,收敛起平日的笑容之后,反而呈现出一种迷离的色彩,他轻声地道:“你听这箫声,多么的美。”

    李未央微微垂眸,须臾才抬眼,眼眸宁静无波:“那是二哥在吹箫。”

    元烈着李未央的神色,心头一动道:“来他真的很喜欢纳兰雪。”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情人终成眷,他们被拆散了这么久,本来可以在一起的,可惜,纳兰姑娘的面容是永远都不可能恢复了,可这根刺也留在了二哥的心里。”

    元烈微笑道:“若是换了我,可能会毫不犹豫带着她远走高飞。”

    在外人眼中,他是个一身喜怒无常,手握重权的王爷,可在她面前,他只是一个会在她面前磨蹭的男人。李未央笑了,摇了摇头,道:“郭衍永远也不能做出背弃家族的事情,纵然他知道对不起纳兰雪,可到直到如今他也没有向纳兰雪表明什么,甚至于没有提出与她破镜重圆。这就是郭衍,郭家的二公子,你可以觉得他懦弱,可是我却不得不敬佩他,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这样,压抑自己的感情的。”

    压抑自己的感情,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不能保护,这简直就不是男人。元烈冷笑一声,却将李未央抱得更紧,失笑道:“所以他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咱们不要学他,该好好筹备婚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