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大肆搜捕 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陈留公主缓缓地站了起来,她已经明白了一切,此刻不禁轻声叹息,若是郭家坚持不让人搜查,就是向人昭告这一次晋王的刺杀与他们有关系。可若是让他搜查,就相当于将郭衍平白的送给了对方。郭衍如今还是钦犯的身份,郭家窝藏了他,这比窝藏刺客还要严重得多,太子打的果然是个好算盘!陈留公主正要开口阻扰,就听到李未央语声缓慢地道:“既然太子殿下这么忧心大家的安全,那就不妨好好的检查一番,也好安了众人的心。”

    太子听了这句话,目光之中闪过一丝诧异,他没有想到李未央完全不在意,随即他盯着对方,几乎以为李未央设下了什么圈套,可转念一想,郭衍如今可就在郭府,这李未央的所作所为只怕是要让自己心生疑窦,以至于不敢随便搜查,他把心一横,冷声道:“既然郭小姐已经同意了,那就开始搜查吧!”

    事实上,早在太子和郭家人说话的功夫,他的那些士兵已经向后院冲了过去,前后院之间负责守大门的护卫坚守着,绝不肯轻易让出位置,为首的军官一声令下,那些士兵便拔出了寒光闪闪的长剑朝那些守院的护卫身上比划了两下,两方人立马缠斗在了一起,吓得无数婢女妈妈惊呼连连,还不断有人晕倒过去。太子毕竟早有准备,就在那些士兵冲过了第一道防线之后,便开始肆无忌惮进入郭家的后院好一通搜查。这些人不管不顾,见到人就搜查,还闯入院子里四处寻找着什么,甚至连仆从们的居所都不放过。

    一个蓝衣的婢女早已在后院等候已久,见状快步走到了为首的军士面前低声地道:“军爷,我知道你们要找的刺客在哪里。”

    那军官了眼前的女子一眼,目光凝起,眼前的这个婢女正是郭家二少夫人陈冰冰身边的福儿,原本她应该随着陈冰冰一起回娘家,可是今日她却借口回来为陈氏收拾东西,从后门进了郭府。旁边有婢女和妈妈们到福儿竟然要为那些士兵带路,面色都变了,谁都想不到这福儿竟然会做出如此背叛主家的事。

    福儿并不理会其他人对她的怒目而视,一路领着士兵往后院的小院子走去,那是一处隐蔽的小院子,左右是一片茂密的竹林,前后只有三间屋子,起来十分的简朴。早有士兵大声呵斥道:“你这丫头,怎么乱带路,这地方我们明明已经搜查过了。”

    福儿冷笑一声,走到假山之后,早有准备一般转动了一下岩壁的凸起,随即一块巨大的假山从旁滑了开来,福儿示意来两名士兵,将这两块假山石头往左右用力一推,让缝隙变得更宽广一些,就见到原本假山所在的地方露出了一块石板。福儿又在地上摸索了片刻,上一回她只是远远瞧见,并不十分肯定,如今找起地方来还有几分费劲,足足花了一刻钟的功夫才找到关键所在,轻轻一击,青砖竟然突然分开为两截,露出了一截长长的地道,那地道十分的光滑,建有重重台阶,足足有数百级,隐隐可见其蜿蜒曲折,不知通向何方。

    福儿得意地一笑道:“只要穿过这条地道,便是刺客的所在!”

    在院子里面到这一切的婢女和妈妈们,面色都是十分的惊慌不安,她们没有想到,福儿会出卖郭家的主人,更没有想道这里竟然真的有一条地道!这下祸事可是闯大了!福儿指着这地道,大声道:“你们还不进去?干站着等什么?”

    那军官面上露出一丝冷笑,便一挥手让十名士兵鱼贯而入,一路进了那地道之中,就在这时候,众人只瞧见郭家的主人和其他的宾客们都赶到了这里。

    太子见状,微微一笑道:“想不到郭府竟然还有如此隐秘的所在。”

    李未央到那地道已经被人发现,面上却并没有露出太子期待的惊慌之色,不过笑容恬淡:“瞧太子这话说的,谁家没有地道呢?”

    太子冷笑道:“是啊,哪家都有地道,却并不是谁家都能藏着刺客的。”他的话音刚落,从地道之中陡然传来一声尖叫,太子面色一变,急忙道:“出了什么事?”

    众人都向那地道瞧去,却见到不一会儿便有一个士兵灰头土脸地爬了上来,哭丧着脸道:“太子殿下,这地道里有机关,刚才我的人一进去就踩到了机关,掉进了坑中,把腿都摔断了!”

    太子哪里想听这些,厉声道:“我问的是里面有没有抓到刺客?”

    那士兵的脸色更加难,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声音颤抖道:“太子殿下,里面什么都没有!”

    太子脸色突然就变了,而那福儿却一下子脸色煞白,失声道:“不,这不可能,怎么会什么也没有?”

    李未央却是轻轻一哂道:“是啊,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呢?这里面储藏着可是冬天留下来的冰块,专门用在夏日里镇西瓜的,难道你们没有瞧见吗?”声音不大,周遭听见这话的几个人,都是心头一凛。

    众人不知所以,闻言不禁失笑,原来这地道里面竟然是一个地窖,里面藏着的是去年的陈冰,凡是大户人家总有这样的地方,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李未央又道:“哦,除了冰,还有四十坛酸辣白菜。太子殿下想要尝一尝吗?”

    太子心头怒火熊熊燃烧,差点没被李未央不阴不阳的几句话气得背过气去,目光阴冷地盯着士兵道:“真的什么也没有?”

    那士兵连连叩头道:“是,殿下,已经查过,真的什么也没有。”

    李未央目光冷淡地瞧了福儿一眼:“怎么?太子殿下是想要查找刺客吗?可惜这是我郭家的地道,却不知道这丫头竟然带人到这里来,她是二嫂身边的丫头,前些日子闯了祸被关了起来,刚刚放出来,一时疯了也是有可能的,可怜你们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相信她,哎,真是可惜,白费了功夫。”

    她这么一番话说出来,太子的脸色更加难,他一个眼色过去,那领头的军士大喝一声:“这贱人分明是故意蒙骗咱们,实在该死!”说完,毫不犹豫上去,手起刀落,福儿尖叫一声就要躲开,赵月动作很快,及时一挡,打偏了一点剑尖。正因这一偏,福儿被这一剑砍中了肩膀,倒在地上喘息了半天,兀自睁大眼睛,哀嚎不已。军士还要上去补刀子,却被赵月阻拦了,李未央微笑着痛苦不堪的福儿,道:“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杀人灭口么?”

    太子心头更加恼怒,几乎恨不能把李未央一剑杀了,可惜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隐忍自己的情绪,只是冷声地道:“其他人呢?”

    为首的军士道:“回禀太子,属下兵分四路已经去查了,一会儿就有消息传来。”

    太子冷哼了一声,他们的计划不会泄露,一定是郭衍预先得到消息隐藏了起来,可郭府四周他也都派人围得水泄不通,根本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他就不信会什么都找不出来!

    很快,负责搜查前院的人匆匆而来,跪倒在地上:“太子殿下,属下已经仔细的搜查过,未见刺客踪影。”一路、两路、三路这么说,最后连第四路检查的人都回来了,面上都是十分的难,显然是什么都没有查到。

    太子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状况,他咬牙道:“你们可真的查清楚了?的确没有刺客?也没有其他东西?”他在说其他东西的时候咬住了重音,李未央冷冷一笑,面无表情地着。

    士兵们都低下了头,不要说是仔细,他们连郭家整个地皮都翻了起来,那些个犄角旮旯的地道都一个不落的找到了,可惜,不要说郭衍的人影,就连一根鸡毛也没有找到。

    齐国公心头微松,冷冷地道:“太子殿下,你带着这些人闯进我家内院,又无中生有的编造罪名,说我家藏匿刺客,殿下啊殿下,你这是意欲陷害忠良!现在什么也没有查到,我倒是要问你一问,带着些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太子面色一变,随即笑道:“国公爷莫要恼怒,我这也是想要为皇帝捉住凶手,有人密报说亲眼瞧见那刺客翻墙进来,我是怕惊扰了诸位才派人搜查。”

    齐国公冷笑:“太子殿下真会说笑,若是那刺客真的进来,又怎么会找不到,若是殿下想要捏造什么莫须有的罪名,不妨现在就和我上殿去面君,也好在陛下面前证明我的清白!”

    太子心头恼恨到了极点,面上却是极为懊恼,连声道:“不敢不敢,齐国公莫要怪罪,是我一时太过心急了。”事实上为了找到郭衍,太子的这些士兵可以说十分的卖力,哪怕是假山的缝隙都已经一一检查过了,而齐国公的房更是按照太子事先的吩咐,整个搜查了一遍,确实什么也没找到。

    齐国公笑容更加冰冷道:“对了,我夫人的卧房,女儿的闺房,还有我母亲的院子,恐怕还没有搜查仔细吧,要不要我带着大家去好好一,把那些藏在卧室里的地道都给你们翻出来,让你们好好瞧一瞧,可好吗?”

    他这样说着,太子知道事情不妙,恭敬道:“齐国公不要生气,我这也是情急之下没有办法。”

    齐国公嘲讽地笑了两声:“我们郭府历来忠于陛下,家中的地道是很多,但是都是用来存放一些没有用的东西,谁家没有呢?太子殿下若是以为我们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刺客,不妨将郭家的屋子都给拆了,好好检查一遍,免得将来有什么遗漏!”

    “哈哈,”太子干笑两声,“国公爷真会说笑。”

    齐国公沉下了脸,打断了他:“谁在说笑!今天是在殿下的面子上才会让你们搜查,可却什么都没有搜出来!我堂堂国公府成了什么人都可以搜的地方!殿下,搜也已经搜了,难道你还真的要掀了郭家的房子,在这里放一把火吗?”

    这就是在说太子在光天化日之下意图杀人放火了,这罪名太子可承受不起。他连忙笑了笑,神色十分勉强道:“是我行事不周,改日必将登门道歉,请国公爷和郭小姐见谅。”说着,他吩咐领头的军士道:“还不撤下?”

    军士犹犹豫豫的,仿佛不想听太子的话,他凑到太子的耳边,低声说道:“都到了这一步,若是搜不出人恐怕传出去不好听。郭家的地道都是一个套一个,依属下,不妨从这条地道挖进去,说不准还是别有洞天的。又或者对方刚逃不久,不妨将这方圆十里都搜查一遍,定能找到刺客,让他没处可躲。”

    郭澄见到这位军士,神色阴冷:“唐将军,若是我没有记错,你是禁卫副统领之一,职责是拱卫京师,却没想到你成了太子殿下的私人护卫,他一声领下,你就丢弃了皇家的使命,带人到我郭府里来胡作非为了?”

    那唐尧听了这句话,脸色顿时一变道:“三公子不要胡言乱语,我不过是奉命来搜查而已。”

    郭澄似笑非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劝在场各位大人也好好管教一下身边的仆从,免得一不小心,这唐将军就会捉了你们的子侄硬说是犯人,然后治你们一个伙同谋逆的罪名!”

    唐尧一惊,他没有想到这郭家的人嘴巴竟然如此的厉害,以至于他完全没有立足之地,他想到这里立刻后退了一步,闪到了城亭侯周贞的身后。

    齐国公却不准备就这样轻松的放过他,他语气淡漠道:“城亭侯,我倒想好好问问你是怎么管理这十万禁卫的!怎么让你的副统领到我郭家来随随便便的搜查,又或者,唐将军是受了你的命令,特意跟随在太子身边的吗?”

    他这么一说,连城亭侯周贞的冷汗都流了下来,他手上有十万禁卫,负责拱卫大都,守护皇室,唐尧是禁军的四位副统领之一,自然要听从周贞的号令,只不过这一回,唐尧奉太子之命搜查郭府,其实城亭侯是默许的,因为他早已觉得郭家声势太大,如今又没了陈家在一旁帮衬,是时候来分一杯羹。但这些话终究不好放在台面上讲,若是被陛下知道,必定疑心他和太子有什么勾结,不,甚至可能怀疑到秦王殿下的头上,这么一来,本来只是想要坐山观虎斗,就被一起拖下水了。城亭侯立刻瞪了唐尧一眼,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还不跪下向国公爷请罪!”

    唐尧立刻跪倒在地,把头埋得低低的,心头第一次涌上惶恐。

    太子脸上已经是极度难堪,今日这样空手而归,父皇知道一定大发雷霆,再加上在城中搜查扰民,恐怕他回宫后会有苦头吃……心头掠过皇帝那一张阴沉莫辨的脸孔,太子心头一阵战栗,勉强道:“既然刺客不在郭府,那我这就告辞了。齐国公也不要恼怒,今日是我们失礼了,改日一定向你赔罪!”

    齐国公冷哼一声,也不太子一眼,太子面上难,狼狈地带着人离去了。众人到这一幕,面上都有些讪讪的,尤其是刚才那些撺掇太子搜查齐国公府的人,更是灰溜溜地也一同离开。

    齐国公回头了李未央一眼,却见她对自己微微一笑,神情十分的平静,齐国公一直捏着的心,这才松了一口气。等到郭府将所有的贵客都送走了,齐国公连忙问道:“你二哥在哪里?”

    李未央眼神清澈:“就在刚才,我已经将二哥转移到了别处,父亲你且放心吧。”

    齐国公听到这话,却很快又觉得奇怪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太子要搜查国公府的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平静地道:“我从很早开始就防这一日了,等到晋王殿下遇刺,太子吩咐禁军封锁大都,我就知道太子一定想要搜查整个齐国公府。”其实,应该是更早之前……

    齐国公点了点头道:“那你二哥现在?”

    李未央转头向赵月吩咐了两句,赵月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进入地道之中,不过小半个时辰,竟然和郭衍一前一后地走了出来。

    齐国公面上一变道:“刚刚那个士兵不是已经搜查了地道了吗?”

    李未央只是轻声回答:“这就要多亏了旭王殿下了,他在我们郭府不知道挖了多少层,一道门套一道门,就跟迷宫一样,莫说是那些士兵把房子拆了,就算是掘地三尺,也未必能把二哥找到。”唐尧所谓的继续挖掘,若是没有人指引,也绝对找不到郭衍。

    郭夫人上前仔仔细细地着郭衍,眼中涌出了泪花,“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刚刚被人放出来的郭敦快步走过来,他一把提起跌坐在地上的福儿道:“你为什么要帮着外人来害我二哥?”

    福儿整个人瑟瑟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郭澄连忙道:“郭敦,你先放开她。”

    郭敦恼怒地一把将福儿摔在地上,福儿的骨头都快被摔碎了,只能硬生生地忍着不哭出声来。郭夫人摇了摇头道:“真没有想到,冰冰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衍儿毕竟与她夫妻一场,竟然丝毫不顾旧情,让这个丫头来害自己的丈夫!”

    李未央叹息了一声,却是开口说道:“母亲认为是二嫂做的吗?”

    郭夫人一愣,随即猛地转头向李未央道:“嘉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了郭衍的身上,她轻声道:“二哥,你觉得二嫂是害你的罪魁祸首吗?”

    郭衍面色沉寂,他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低着头,若有所思地着福儿。

    郭夫人听到这话,越发的奇怪了,她上前一步,定定地着李未央道:“难道这件事情还另有别情?嘉儿,这里都是自家人,你为何不将一切的实情说出来。”

    众人正目瞪口呆地着李未央,却突然有人朗声道:“她不愿意说,便让我来说吧。”转过头来,便到一道修长的身影斜倚在假山之上,那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熠熠闪光,异常俊美的面容顿时叫在场的众人都黯然失色了,正是旭王元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