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菜刀通天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我是有缘人?

第九百六十一章 我是有缘人?

作者:牛肉面菜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菜刀通天最新章节!

    “怎么,前辈您也认识湛台灵澜?”

    突然发现对方很是在乎那名名叫湛台灵澜的金丹散修,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的倪算求,急忙继续问道。

    “那个玩葫芦的苍蝇,是怎么逃离出这片天地的?”绿色华服少年突然放下了酒杯,擦拭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残酒,这才如临大敌般正色说道,“小子,这旁的虚的,我也不跟你多说了,按照此地的规矩,但凡是来到此处无涯海边的修士,都要经过我的搜魂法眼探测,要是一番探测后,你们几人没有什么问题,我自然会放你们离去,并且还会将这极昼山数万年间隐藏的秘密,全都和盘托出。”

    “好!前辈你……”

    只见倪算求还要开口分说,说前辈你的搜魂法眼到底是何种宝物,那名绿色华服少年的一只白皙小手,在倪算求眼前一晃,突然间,他的手掌之中出现了一个绿豆般大小的墨绿色眼珠。

    只是一眼,倪算求只是看了一眼那绿色华服少年手掌之中的墨绿色法眼,便身影摇摇晃晃往后一倒,双目痴呆般的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痴迷状态当中。

    “倪道友!”

    很快,场外的乾罗真人和修罗真人,以及一身白袍战甲的战修罗全都不约而同的祭出手里的法器,几步上前,想要阻止绿色华服少年接下来的举动,但是那名绿色华服少年只是单手一划,一块足足有小山头一般大小的断龙石,直接轰然砸下,一下阻隔了后方来人的去路。

    接下来,平静的躺在地上,倪算求只觉得自己的过往,如同一幕幕精彩而又惊心的画面,在自己的眼前,飞快的闪过,而此刻,对面负手而立的绿色华服少年却是不住的频频点头,时而叹息,时而惊叫,似乎也能看清倪算求这一生所经历的过往,开始自言自语,品头论足,谈论起了倪算求的前半生际遇。

    也不知道如此过了多久,一下苏醒过来的倪算求只觉得全身酸痛,头脑发胀,甚至自己的金丹精华,真元力量也一下被抽引了个空。

    只见晃晃悠悠之下,倪算求一下抓住了身边的那张黑色小石凳,几次想要起身,但是因为全身酥软,手脚发麻,便直接身子一瘫,四仰八叉的朝后再次倒在了地上。

    “小子,你没事吧?”绿色华服少年一把手拉起了瘫坐在地上的倪算求,开口道。

    “没事。”倪算求强忍着脑海之中的钻心疼痛,使劲的晃了晃。

    “这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何我的神识、意识,好像一下子陷入了极其混乱的疲惫状态?”倪算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坐上了自己的石凳,继续有气无力说道。

    就如同一位梦游之人,被人突然叫醒,倪算求抱着脑袋想了许久,可是仍旧没法回忆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连眼前之人姓甚名谁,一时间都无从记起。

    我的神识、意识,难道已经被人给封印、替换了?

    还是我情急之下,击发了我的那门龙魂飞剑,所以,才会搞得自己头脑发胀、神识不明?

    一下子清醒过来的倪算求,立马做出了种种合理的揣测。

    “没事。是我的搜魂

    法眼术,催动了你一生的记忆,因为时间太短,而记忆片段太多,所以会造成了你脑海之中的神识、意识,陷入了短暂的记忆混乱。还好,道友你也只有区区十数载的记忆,否则换成其他复生的修士,初次被我施法,都会陷入到一种极为癫狂的精神错乱状态的。”绿色华服少年缓缓开口安慰道。

    然后,此名绿色华服少年,想都不想的取过了倪算求面前的紫狐花酒,直接咕咚咕咚倒在了自己的一个水晶杯之上,然后便自斟自饮,静候起了倪算求的状态恢复。

    如此,差不多又过去了有一盏茶的功夫,看到对面的绿色华服少年修士,是毫不客气的,一杯接着一杯,将倪算求的深藏佳酿紫狐花酒喝了个大半。

    倪算求这才有点恍过了神,甚是愤愤不平的看了对方一眼,便一把夺过了对方的酒瓶,很是不爽的开口叫嚷道:“娘的,我知道了,你个糟老头子,施展了什么搜魂法眼术,将我迷晕过去,原来是想要偷偷窃取我的紫狐花佳酿,想要独自享用。”

    “嗯,有个性!我喜欢。”

    看到对面坐着的倪算求不再阿谀奉承,直接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那名绿色华服少年反而流露出了一丝丝的欣喜之色。

    “嘿,我说这位小友,我喝你几口美酒怎么啦?这还不是你主动献宝,将这一整瓶紫狐花佳酿,全都献给老头子我的?”紧接着,对面的绿色华服少年毫不相让,直接夺过了倪算求手里的酒瓶,开口笑道。

    “再说,以你的处境,现在有命活着算不错了。要是换成其他修士,还敢当着我的面,隐瞒那个器灵,我现在还不把他,当成那些不长眼的金丹大能,给直接生吞活剐了?”绿色华服少年翘着二郎腿,很是没好气的继续道。

    随即,那名绿色华服少年伸手一拍,摸出了一个纳宝囊,然后不等倪算求开口,便直接从那个纳宝囊里面,取出了一瓶新的香烟。只见瓶盖那么轻轻一拉,绿色华服少年便开始拿着这瓶新到手的香烟,悠哉悠哉的吞云吐雾起来。

    霎时,倪算求是双眼一鼓,心中有了无比的怨愤,这,这纳宝囊明明就是……。

    可是,冷冷的瞥了一眼前方,倪算求的满身怒火便如同被一盆冷水瞬间浇灭,直接抛到了九霄云外。也是直到此时,倪算求这才看清了形势,因为此刻距离他十步之外的那个器灵红牛哥,已经被对方的一盏白色风铃,逼到了一个不起眼的洞窟角落。

    “小子,不要乱来,不要跟他作对。刚才我已经跟这位绿袍前辈交涉了,原来这位前辈,数千年之前也是一个器灵,是因为有了那坛子上古大能遗留下来的同仙酒,这才进阶转化出了人形,当然,那位前辈大能令他幻化成人,也有他的目的,就是要守候在此处山门,成为了一方的搜魂使,等待着一位可以拯救这一方天地的有缘人。”此时那处角落,被一大堆黄色法符层层包围着的红牛老哥,十分凄厉的传音叫道。

    娘的,搞了半天,原来对方居然是一个器灵。

    倪算求是有怨无处申,有怒无处放,一时间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只有十分冷静的坐在自己的石凳上,等着对方的

    下文。

    “怎么,现在知道服软了?你怎么不哇啦哇啦的继续乱叫了?”绿色华服少年看到倪算求一言不发,立时有了几分得意之色,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你想怎样?”事到如此,倪算求倒也十分的坦然,反问道。

    “不想怎样?就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如果愿意,那就给我说说,你的那双灰白色的破鞋子,到底是从哪里捡的?”

    说着,啪的一下,绿色华服少年直接从自己的桌底下取出了一双灰白色,已经布满补丁,残破得不成样子,缝缝补补不知道有多少次的破鞋子。

    “这?这双鞋子,怎么会到了……?”倪算求又是一惊,本来还想询问对方,那双灰白色的鞋子到底如何取得,但是电光火石间,他又语气一变,直言不讳的坦诚说道,“这双鞋子乃是我施展龙魂剑决之时,从一处不知名的空间一下掉落下来,……。”

    之后,倪算求毫无隐瞒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说了个遍,并且还将自己看见的一位僧侣打扮的光头修士,描述了大概。

    “是法华真人。法华真人居然还没死?”

    对方听到倪算求的叙述,对面的绿色华服少年一开始是比较好奇,接受的倒也是比较坦然,因为他显然也了解眼前的少年金丹散修,的确会一门名叫龙魂剑决的飞剑术,但是紧接着没过多久,对面的绿色华服少年突然间鼓大了双目,就好像被踩到了尾巴一般,似乎是想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刹那间,极其惊喜般的拍案而起,尖声惊叫了起来。

    “小子,快说,那位法华真人现在何处,有没有遇到厉害一点的修士,被人胁迫?”

    紧接着,那名绿色华服少年已经迫不及待的一把抓住了倪算求的手臂,马不停蹄的询问起了那名名叫法华真人的现在置身所在。

    “不知道,他好像是迷失在一片黄沙沙海中。不过,那处沙海具体何处,我也不知。但是,我只知道那处黄沙沙海的时间,给人的感觉,似乎与外界极为不同,因为在我每次击发龙魂剑决,都是有看到他一直在缝缝补补,在来回走动,而那人来回走动的黄沙区域,前后的地形、地貌都是极为相似,并且那人的动作很是缓慢,好像是在看一幅幅静止不动的画面,所以在下这才断定,那人一定被什么法阵,囚禁在了一片时间仿若静止一般的沙海空间内。”倪算求实言相告说道。

    “嗯,这就对了。他应该是被困在了某处佛宗大修士所创建的沙净空间中,要不然,都过去了三四万年,这位和魏神君一起出道的佛宗修士,也不会还能侥幸幸存至今。小子,我也算与你有缘,所以我也不再与你隐瞒,我的主人,就是你老家所膜拜的那位门板大爷的一只小小器灵,他现在名叫古灵精,而我也是经由他一手所创,受令守候在这个山头,等待着一位有缘人。而你……,哎,看来,你这个小子就是我要找的有缘人啦,要不,我现在把我所知道的全都告知于你,然后,你快点出去,找寻到那位法华真人,以及我的主人,之后,将这片肮脏而又罪恶的天外灵园给毁了,然后,这然后,我也能和你一样,可以去外界的修道界逍遥快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