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二章

第二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岁末,天寒,飘雪,冰河,还有一个瑟瑟发抖的男人。

    顾冲天穿着一声毒哥定国套几乎连一句卧槽都发不出来了。

    那天消失后他原以为会再看见穿管办的发光鸡蛋,结果前脚刚消失后脚就变成了他的毒哥……就是那个id还我胖次的毒哥穿越到一个季节为冬的世界。

    最重要的是,他唯一一套衣服的名字叫定国。

    喜闻乐见。

    作为最省布料的一套衣服,请问你对你的设计者有什么想说的么?

    定国桑:“我们不要r18!还我禁欲毒哥哥tat”

    总之,这套衣服该露的露了,不该露的也露了,露前露后露大腿露节操……还漏风

    顾冲天已经被冻的大姨夫快喷出来了,连带着脑袋也有点转不动,他能感觉到自己这个身体不是原来的身体,似乎坚实了许多,有点小肌肉但是又不突兀,白白嫩嫩的不像练过的但是仔细感受体内又好像有股子气在帮他驱寒。

    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的顾冲天努力感受那股子气,但是小风一吹他又立即卧倒了。

    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顾冲天心中直呼:这不科学!这种杀必死情节怎么可能会出现!

    天可怜见,快冻晕的顾冲天发现在他后方几百米处的河边,可能……有个人

    衣服衣服衣服嗷嗷嗷嗷!!!!

    顾冲天如脱缰的野狗一般冲向那人,却没发现他的速度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雪地上只留下了浅浅的印子证明他的确是从这个方向过来的。

    那个站在河边的人是个死人,冲到他身边的顾冲天惊讶的发现,这居然是一个长相极美的男人。

    长发低垂,双眼半合,睫毛长长的甚至兜住了雪,毫无血色的脸虽然惨白惨白的却盖不住五官的精致,要说有什么不和谐的,就是那张脸充满了戾气,像是苦大仇深一样让那张绝美的脸失了几分气质。

    不过看着他浑身插满的兵器和一地干涸的血……有这种戾气也是理所应当的。

    男人拄剑而立,死也站的笔直,忽然就给顾冲天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他摸了摸男人身上的白色大氅——现在已经是全是窟窿的血衣了。

    “虽然不知道你得罪了谁不过反正你也不在了这衣服就借我用吧”顾冲天双手合十对着尸体小声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的恩情我会记得的,我相信你下次投胎一定是个好胎,家财万贯,阖家欢乐,无病无灾,自由自在!”

    他一边说一遍朝外拔那些刺透尸体的利器,大概人死了有一阵子了伤口也没有怎么流血,当他把大氅裹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终于有种自己可能死不了了的欣喜感。

    看着只剩几件薄衫的死人,顾冲天犹豫了。扒还是不扒啊这……

    首先他对死人还是挺忌讳的,可是寒冷叫他没有办法拒绝大氅的诱惑,有了大氅觉得生命无碍后他又开始对着死人的鞋子流口水,要知道赤脚踏雪什么的太冷了!

    默念了几遍金刚经,正准备扒死人衣服的顾冲天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了——他什么时候会背了金刚经啊!

    回头看看自己跑过来的脚印也太浅了,感觉就像是飘过来的一样,明明是这种呵气成冰的天气他却待了这么久还能哆哆嗦嗦地扒人衣服……

    像是想要证明什么似的,他对着那个死人,凭着一种直觉用出了涅槃重生。

    “不入轮回得永生,鸣笛唤魂。”清冷低沉的声音从自己的嘴中吐出,顾冲天没空管为什么在这里用技能还会强迫性说出技能喊话,因为他全身的力量正在迅速的流失!他本应该打断技能,但是却办不到,身体自然的做出了技能动作,读条仿佛不存在一般,一瞬间就结束了。

    然后,他两眼一黑,将死人扑倒在地……

    ——————————————————————————————————————

    谢书晟是被冻醒的,天寒地冻的时候只穿着一身单衣即便是有内力护身也是很吃不消的,最后的记忆慢慢回想起来,他明明是死透了的。

    教中出了叛徒。他想彻查此事,却不知落入了他们编制的圈套,然后中毒,逃亡,打斗,死亡。

    背叛他的是把他抚养长大的养父。

    他至今仍然记得那人背着光对他伸出手:“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父亲。”

    仿若神祗。

    谢书晟默默握拳,又松开,再握拳,又松开,最后化为一声浓浓的叹息。

    恨么?当然是恨的。

    但是他永远忘不了那人对他的好,给了他吃穿,给了他地位,给了他原本就没有奢望过的……父爱。

    不是没有发现那人的改变,似乎从他坐上魔教教主之位开始的,被他唤为父亲的男人不再经常和他见面,见面也只是谈谈教中事务便快步离开。

    他生性淡漠,在乎的也从不会说出口,从小到大他也只在乎了这么一人,哪怕是拼了命的使尽手段爬上了教主之位也只是为了护着他……

    眼睁睁的看着他与自己渐渐疏远也不会去和他沟通一声,谢书晟心中一片冰凉,他弄不懂为什么会被背叛,那人不是喜欢安静的过日子么,他有了权力给他最好的为什么到头来却换来了这样的结局?

    过了好一阵子,他终于发现自己现在的状况很不对劲了。

    身上被刺穿的伤口光洁如新,也没有大量流失血液的虚弱感,体内的毒也被清干净了,除了冷了点身体没有觉得任何不适,而最重要的是……

    他摸着自己心脏的位置,眼神暗了暗。

    这里他清楚的记得是被刺穿了的,他从没有听过心脏被刺穿还能活下去的。

    他拼着最后一股气杀光所有追杀他的人逃到了这里,他与“父亲”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结束了自己看似玩笑般的人生。却不知道这还不是他生命的结束。

    他看了眼趴在他身上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他不喜欢与人的肢体碰触。他想把那人推开,继而又像是想到什么一般露出惊讶的表情。他不知道自己的大氅是怎么到他身上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救的,死而复生是在是太玄了,但是直觉告诉他一定和这个男人有关。

    然后他把顾冲天翻了一个身。

    ………………………………………………

    这身衣服=口=你还能穿的更少一点么!

    美丽的魔教教主被shock到了,他从没见过这么暴露的男人,哪怕是和手下去那些烟花之地那些人也最起码把自己裹的很严实,还会些琴棋书画什么的……不对不对怎么想起那些东西了。

    平素淡定的美丽教主大人重新调整了下裂开的表情,将晕过去的顾冲天背在了身上。温暖的体温让教主一怔,确认这人还活着,不过可能在发低烧。

    脚上使力,高明的轻功轻易被使了出来,雪上一点印子也没有被留下。

    至少先弄清楚这人的来历,还有自己“死而复生”的原因。

    顾冲天现在处于一个玄而又玄的境地,四周一片漆黑,而记忆却越发清晰,烹饪,缝纫,铸造,医术,佛学,道学,杂集,内力的运转方式,技能的使用方法……

    仿佛一切本身就属于他,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在他完全掌握那些记忆后又过了许久,发光鸡蛋终于出现了。

    它像是一团被□□了许久的橡皮泥,先是一小块挤进了顾冲天的视野里,然后慢慢把剩下的一团也塞了进来,光线都是有棱有角的炸了毛的样子。

    鸡蛋:“你你你怎么自己就过来了!我还没和你说清楚穿越的规则呢!你这样要是被世界抹杀了会给我们带来多少工作量你造么!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天呐噜你复活了一个人!……你还穿成这个样子?!”

    “……”怪我咯?

    “还好你出现的时间太巧了才没造成大问题,人类啊,以后像是复活这种打破世界平衡的技能我现在自动更新帮你取消了,看你那么不老实的份上本来该给你的随身空间我也没收了,三年后经过评审合格了我再给你。”

    “……随身空间?”顾冲天激动的一把抓住鸡蛋,“你是说我游戏背包么?!”

    鸡蛋有炸了下毛:“不要抓我嫩滑的皮肤!是啊是啊我们这个世界本来是没有身体给你的,就把你那个世界虚拟人物复制了过来。”

    顾冲天满脸通红,憋了一阵子终于小声的说:“那……那我还有两个号……就是那两个小萝莉……恩恩就是那个她们也来了么?”

    “没有啊,我们只能创造身体却没有办法创造灵魂。”鸡蛋看了下脸色忽然暗了下来的顾冲天怔了怔忽然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你个死萝莉控!你要她们来干什么!变态!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顾冲天一巴掌盖了过去,阴森森的说:“我只是拥有一颗喜爱小孩子的心,不懂别瞎说。”

    鸡蛋被呼的光线一闪一闪的,忽然大叫一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不多了!现在我说的你都给我记下来!一,不能复活人。二,不能杀人。三,不能生孩子。记住了么?”

    “不能生孩子?”顾冲天傻眼,“为什么不能生孩子?”

    “你始终是个外来人,和这个世界的联系越少越好,救人杀人造人都是违反准则的,你之前复活那人的时候正好是一段连天道都在休息的时间,包括我们公司的清道夫们都不知道,要不是我一直在找你我也不知道,所以这一关算是混过去了……以后真的别随便救人啊!”

    “恩我知道了。”顾冲天慎重的点了下头,“所以我现在的身份是?”

    “无业游民。”

    “……”

    “时间到了,我走了死萝莉控。三年后再见。”鸡蛋又闪了两下,忽然就熄灭了。

    而顾冲天的意识也跟着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