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三章

第三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冷风瑟瑟,破庙不愧是破庙,遮风避雪技能也只点亮了一半。

    顾冲天两颊微红,默默的发着烧,谢书晟生起了火,总算是驱散了一些冷意。

    夜幕将近,雪下的越来越小,火光照耀下的破庙显得格外安静,除了火堆偶尔发出的噼啪声外什么都听不见。

    他方才探过顾冲天的脉象,内力纯正而深厚,比不上他却也没差多少。露洞的大氅把他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按谢教主的说法是太有伤风化。

    不知过了多久,顾冲天眉头紧皱,似是做了一个噩梦,谢美人眼疾手快把大氅从他身上拿走披到自己身下再迅速回到火堆前坐好,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那个被梦吓的流了一身冷汗的人。

    “啊啊啊!!!”一声震天动地的呼喊后,顾冲天猛的坐了起来,又因为忽然受冷的不适应,大大的打了个喷嚏。

    干干净净的谢书晟瞥了眼满脸鼻涕的顾冲天,然后一言不发的挪远了点。

    “……”如果他用身上的破布擤鼻涕会不会被杀?

    最后顾冲天还是默默用门前雪洗了一把脸,然后跑过来沉默的蹭火。

    现在他已经掌握了身体中内力的使用方法,调转内力驱个寒什么的不在话下,看了眼身旁人裹得紧紧的大氅心中有些遗憾,他还记得那个触感,没想到当初说的“借”那么快就物归原主了。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偶尔谢书晟会朝火里添点柴火,顾冲天不敢睡觉,就他穿那么少睡着了内力无法随心运转活活冻死不是开玩笑的。

    大概也是太安静的缘故,顾冲天开始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想着家人以后见不到他一定很难过,像他现在就开始想他们了,还有二少他们,一个个的都那么二一定天天吃亏被卖了还在给人家数钱,发光鸡蛋说三年后再来,现在它和这个世界的联系被切断是什么意思,还有天道又是什么东西,眼前这个美人应该就是那个他一时手欠救活的那只吧,都不给他件衣服穿真是小气……

    顾冲天还发着烧,脑中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渐渐就迷糊了,觉得睡着必死的他身子越来越斜最后在地上窝成了一团沉沉睡去。

    谢书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没见过这么没有防备心的人,全身上下都是破绽,他要是想取他性命简直是轻而易举,哪怕是陌生人这种情况也应该有基本的防备,这人现在是故意用这种姿态来换取他的信任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能说他太幼稚了。

    其实顾冲天啥也没怎么想,他就是天真的以为这人知道是他救了他,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古人不是都奉行着这个道理的么?所以作为现代人尤其是被烧化脑子的现代人是没有想过还有恩将仇报或者是那人压根不相信是他救了他的情况……至于睡着了请相信这只是意外!

    谢书晟感到有些棘手,在确认躺在地上的那人睡着或者是又晕过去了以后他就把大氅脱下来给他了,他不喜说话,看这人的言行可能也是少话一族【雾】他想了很久越来越觉得救活他的就是这个人,但是这人看起来……好没用啊。

    魔教有很多性格奇异但有真本事的人,像十不医柳文叙,血衣女张玥,千张嘴胡硕,圣屠手范荆行等等。但是这人,如果是真能将人复活还好说,如果是另有所图,还是趁早杀了免得泄露他行踪。

    一夜过去。

    顾冲天迷迷糊糊的醒来,沙哑虚弱的说了声:“水……”

    正准备抽大氅的谢书晟皱了皱眉头,轻轻探了下他的额头。

    ……果然,这温度应该已经烧糊涂了。

    昨天晚上觉得这人挺棘手的教主大人现在已经给他打上了麻烦的标签,习武之人通常不会生病,可病来如山倒,他以为这人小小低烧能挺过去,没想到居然会烧到这种地步。

    忽然有点后悔昨天没有问清楚这人来历,虽然已经确信是这人救了他,但还是亲耳听到才能放心。

    从外面掬了一把干净的雪,用内力将它化为水,想了想又给它加了下温,才将水捧到顾冲天嘴边。

    顾冲天迷迷糊糊中觉得一股子甘甜流入喉中,立即开始嘬饮起来,等一捧水喝光了还不过瘾,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下他的手掌。

    “……”这是脑中极想一巴掌扇过去的教主大人。

    喝了水的顾冲天半眯着眼看见是谁给了他水,感受了下身上大氅的温暖,眼睁睁看着谢书晟,小声说了句:“还想喝。”

    教主大人表示大氅没收走就是对你的恩典了……你都醒了我会给你做这些事么?

    所以谢书晟缓慢的伸出右手,抚上了他的后颈肉。

    被凉手激的舒服了一点的顾冲天花了很大的毅力才忍住没有在他手下蹭一蹭。

    下一秒,定国头特有的短发被一把抓住,教主大人手下用力迫使顾冲天只能仰着头看他。

    这是一个非常有压迫力的姿势,顾冲天脑子有点烧糊涂了,只觉得那只凉手碰到的地方都舒服的紧,有点没有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与谢书晟比女人更精致的外表不同,他的声音是该死的有磁性:“你是什么人?是你救活我的?你有什么目的?”

    如果顾冲天是清醒的没准能想想怎么回答能让这人放了他,可是现在他不清醒啊!

    只见开口闭口间清冷又沙哑的字符断断续续冒出:“……坏运了……给你……后子……”

    耳朵怀孕了!我要给大大你生猴子\\(≧▽≦)/

    “……”谢书晟表示他真心没听懂!看他这长相也许是苗疆那边的,是那边的话么?话说那边男人都是穿成这样的么?太有伤风化了吧。

    手中渐渐收紧力道,顾冲天终于被疼的清醒了一些。

    谢书晟语气更冷了,这回直接省略了问是否是他救了自己的问题,直接问道:“你救我有什么目的。”

    顾冲天心里凉了一片。

    出现了!恩将仇报的戏码!这人都猜出是他救的人还这样逼问他!

    他难道能说试试能不能使出游戏技能么?那种东西谁都不会信的好吧!

    “我……我就是试试”顾冲天疼的龇牙咧嘴的,“试试师父有没有骗我那药丸能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

    谢书晟松开了手,像是疑惑了什么,又以俯视的角度看着他的眼睛:“你师父是谁,他还有那种药么?”

    在他沉默的那段时间早就想好说辞的顾冲天缓缓道来:“我师父没和我说过名字,他看起来很年轻却是一头白发,我就私下喊他白老头,他很厉害,许多功夫我都学不会,他有很多不知道干什么用的药,有一天就忽然就不见了,只给我留下一粒据说能起死回生的药丸和一句后会无期。”说完还露出一种被师父抛弃了嘤嘤嘤的表情。

    多棒啊,师父没名字还那么厉害,我对那个师父一无所知,药也不是自己的。你怎么查我?

    “不可能。”谢书晟说,“那么重要的东西你会随便给人吃?”

    他皱了皱眉头,表现的有点不耐烦的样子,心里却飞快想着怎么糊弄过去:“我……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被师父接上山了,之前的事情我都没有记忆。”

    “在我心中,我师父就是父亲,虽然他教我功夫的时候很不着调,还把我弄丢过几次,但是如果问我心中谁最重要的话,一定是我师父,第二才是我。”

    “起死回生这种东西你信么?反正我是不信的,哪怕是师父亲自对我说的我也不会信……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早知道这药有效的话我是一定会留着的,也许哪天会再见到师父,也许师父离开我是因为外面出了什么事,他那么神秘,我常常在想是不是他年轻的时候做了什么事导致现在仇家来了,他不愿意拖累我才这样的。”

    “那药这么神奇,也许只有这么一颗,师父却留给我了,也许……就像我认为他就是父亲一样,他也是把我当真儿子一样看待的吧。”编着编着顾冲天眼睛都红了,他从小就这样,入戏深又快,仿佛真的亲身经历过一般,真的有这么一个对他好的白发师父。

    “够了!”谢书晟大手一挥,长袖飘飘,怒火都快烧到他身上来了。

    他以为是这个故事哪里有差错让他一点都不信,其实相反,谢书晟恰恰是相信了。

    从“把师父当父亲”那里他就开始生气了,他想到了自己,想到了那个背叛他的“父亲”,人家的师父对自己的徒弟百般好,为什么到他这里就变成自己讨好父亲,父亲亲手送他到阎王殿的戏码!

    “我知道了”谢书晟冷冷看了他一眼,“好好养病。”

    魔教教主做到这个份上还轻易相信别人说的话真是醉了……

    这是被糊弄过去了?被病魔磨的支持不住的顾冲天睡过去的时候默默想:要是真有这样的师父罩着他就好了,感觉好牛逼的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