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五章

第五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顾冲天觉得可能是本命年的关系,最近一直走霉运。

    先是被告知要穿越了,刚穿越过来就被冻病了,现在好不容易熬了一碗救命的药还没到嘴边就被打断了。

    今天又没喝到药,感觉自己萌萌哒~

    忽然闯进来的男人大概只有十六七岁,嘴唇上长着绒绒的细毛,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他们两个闯空门的人。

    “你们的衣服!”那人忽然震惊的大喊,“你们穿的是我爹的衣服!你们把我爹怎么了?!”

    谢书晟抬眼看了他一眼,觉得他有点吵,屋里两人死的透透的如果他大喊大叫的话可能会把全村人都招惹过来。

    刚准备出手劈晕他,手中被塞进一碗热热的东西,顾冲天撑着桌子努力挤出一个笑脸对他说:“我们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就是想借两件衣服穿,你们家中无人我又高烧不退只能出此下策,打扰到你真是抱歉。”

    “……”他可能不知道屋里有两个死人。

    那人不信,径直走向内屋,不出意外听到一声尖叫,下一秒连滚带爬的滚了出来一头撞桌脚上晕过去了。

    顾冲天傻眼:“怎么回事?”

    谢书晟把药碗递给他:“快喝,过会就没空喝了。”

    顾冲天端着碗还没弄清楚发生什么事只见一窝人就这么挤进来了……

    谢书晟直接抢过碗朝他嘴里灌。

    那药多烫啊!刚盛出来还没多久呢就一口喝下去,从舌头到食道整个都被烫坏了!顾冲天条件反射的一推,一整碗药就这么摔在地上。

    谢书晟怒了,亲自喂居然敢给我摔碗!没看见村子里看热闹的都来了么,捧着药卖呆是干什么,现在彻底喝不成了。

    然后就见顾冲天捂着喉咙跪在了地上。

    ……好吧,谢教主承认也许他忘记了药很烫。

    一窝村名叽叽喳喳的问他们是什么人,一个女人看到晕倒在第上的男人大叫一声:“大郎!”

    谢书晟轻蔑的瞥了眼那群人,把跪在地上的顾冲天扶起来,充满磁性的声音充斥着小小的屋子:“里面死了两个人,这小子是被吓晕的,人死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只是来拿点东西。”

    顾冲天本来都恨死这个烫他舌头的人,听到声音后又开始范起了花痴。作为一个音控也许对这人精致的面孔无感但是对这种声音完全把持不住啊!

    村名们听到里面死了两个人都是一脸惊恐,那个喊了“大郎”的女人躲在人群里又想过来看又不敢,都快急哭了。

    谢书晟没有管那些人,哪怕全村的人都和他作对又如何?现在的他一只手就能灭了他们所有人,他推了推顾冲天:“去煎药。”

    “……现在?”顾冲天嗓子被烫到,发出的声音更加沙哑难听,屋里两死人,现在他们被围起来了他居然叫他去煎药!心太大!

    “恩”谢书晟顿了下又说,“他们我一只手就能解决。”

    口气跟今天早上吃了根油条一般自然。

    村民快被吓哭了好吧……你看后面家长把孩子眼睛捂起来逃走了啊,本来人不是我们杀的现在都要被认定是我们干的了好吧!

    顾冲天无法理解这人是怎么想的,如果是在他们那里这种情况应该是赶紧报警,可是这里没有警察……那也应该报官啊?

    可是那些人没有打算去报官的,如果谢书晟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就会告诉他这个村子与世隔绝,别说是官了,外面的世界都没没几个人见过。

    顾冲天看没人敢进屋,可惜了下那碗打翻的药,倒也真的又去抓药了,顺便抓了点治烫伤的药,要知道他现在满嘴泡真是一句话都不想说。

    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看他翻药柜,终于鼓起勇气冲进屋子抱起晕倒的男人小声说:“大郎,大郎你醒醒啊,我是英子啊,你怎么了啊。”

    一个村子那么多人,总有几个胆大的,看谢书晟那张漂亮的脸和并不粗犷的身材估计并不厉害,也就进屋开始耍横了。

    先进来的是一高一矮两个男人,高的一身肌肉,表情却有点痴呆,矮的长的尖嘴猴腮的样子,手里还拎着一根锄头。

    这两个还是熟人呢,谢书晟哭笑不得,小时候就是那矮个子欺负他最凶,如今看来他们倒是像两个世界的人。

    过往的记忆慢慢模糊,那种刻骨铭心的不甘与怨恨在漫长的时光中渐渐消失,如今重遇童年时刻最恨的人居然也恨不起来了。

    他们的人生相差太大,他已经不屑于恨这么一个小人物了。

    与世隔绝的村民不知道武功,内力,可以将一个人的能力提升到什么地步,坐井观天,不思进取。可能有些人心地善良,却也不会特别无私。死掉的二人估计也是村里人所为,亏他还以为这里的人会相亲相爱……笑话。

    谢书晟掌风一扫,矮个子就飞了出去,在地上又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村名们一个个跟见了鬼的一样忽然就散开了,甚至还有人在大喊“妖怪”。

    对这么一群人,他真的已经不屑再恨了。

    解决了常年插在心头的一根刺,他倒是觉得有些不虚此行,心中轻快了一大截,看着唯一没有逃走的大个子也觉得没那么碍眼了。

    大个子呆呆的,指了下被扇飞的人说:“那是怎么办到的?你是天上的神仙么?”

    “噗嗤”顾冲天猛然听到这句话没忍住笑了出来,忍着疼就说:“那是他内力深厚,你们又都没练武,像我这样他就不能扇飞。”

    大个子哈哈笑了起来:“你当我傻啊,你站着都费劲,嗓子都被烫坏了吧,比我还傻!”

    顾冲天脸黑了,那药又不是他想喝的怪谁!

    谢书晟也不高兴了,感觉大个子在骂他傻!

    大个子没有管煎药的顾冲天,双眼盯着谢书晟说:“那那种可以把人扇飞的功夫能教我么?我可能反应慢了点,但是我做事可认真了!”

    谢书晟的回答是一掌把他也扇了出去,顺便把门给合上了。

    哭哭啼啼的女人已经被吓傻了,那手功夫她听都没听过,现在屋子里除了那两个煞神就她一个醒着,她连忙跪下给谢书晟重重的磕了头:“两位神仙不要杀我啊,我就是这山里一个采药的妇人,什么坏事都没干过,你们大人有大量不要杀我啊!”

    谢书晟:“闭嘴。”

    女人立即忍住了哭泣。

    ———————————————————————————————————————

    一屋子药香。

    顾冲天等它凉了下就小口小口的捏着鼻子喝下去了。

    谢书晟看他忍着一嘴泡的疼把药努力咽下去,难得的第二次觉得心虚。

    终于把药喝完后,顾冲天抹了抹嘴对着他龇牙一笑:“做错事的人要付出代价。”

    谢书晟眉头一挑,难道他在怪我烫到他?

    “所以”顾冲天深吸一口气,“杀人偿命。”

    说罢,他迈开了步子,走进了“案发现场”。

    上辈子,因为小时候迷恋死神小学生,决定长大当侦探,长大一点后又中二的想维护世界和平当名警察。后来又觉得警察被黑出翔了,又想当科学家发明能拯救世界的机器,最后他成了一名法医。

    虽然想法很幼稚,态度很中二,但是有一点是没有变的,那就是对生命的尊重。

    天很冷,两个死人死的也不久,空气中并没有什么腐烂的味道。

    顾冲天站在死掉的女人面前有点一筹莫展,这里缺少太多仪器,现代的验尸方法显然没有办法在这里用。不过这画面也有点奇怪,女人安静的躺在床上,屋子里没有挣扎的痕迹,两人是怎么死的?是男的杀了女的然后上吊了?好像也说不通啊!为什么不挣扎?!

    谢书晟进来就看见顾冲天认真思考的样子,顾冲天的这个身体是完全复制剑三游戏里他那个毒哥账号的,眼睛是红色的,系统自动修正把样貌调整的既像苗疆人又像中原人。他自己的样貌就已经让别人惊为天人了,眼前这人的长相虽然没他精致却别有一番风味。

    过了好久,顾冲天回头看着他问:“哥们,你怎么看?”

    “你退烧了。”谢书晟肯定说道。

    顾冲天一愣,忽然发现刚才认真想问题的时候居然流了一身汗,头也不是昏昏沉沉的了,就是浑身酸疼的不像样子。

    不管怎么说,他这回金手指是肯定有了。命也保住了。

    谢书晟看他发呆的样子就不爽,他总觉得这人发呆的样子太傻了,给他丢人。

    他上前几步,和顾冲天面对面站着,这么一比竟然顾冲天还比他矮了几分,气势上小顾就被比了下去。

    谢书晟盯到他后背生出了冷汗才说:“管他们闲事做什么?”

    顾冲天默默后退一步拉开距离,总算觉得身上轻松了些:“这些人胆小又没用,把杀人的事怪在我们头上,不是就永远找不到真凶了?”

    谢书晟皱眉:“那又如何?”

    顾冲天搬出莫须有的师父压场:“师父说过,生命是最重要的东西,杀人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如果就让真凶自由自在的活下去,师父以后遇见我一定会说我没用的。”

    果然“师父”二字一出,谢书晟就沉默了,最后点了点头:“我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