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十章

第十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天公作美,余下几天都是大晴天,适应了这边的温度后,顾冲天越发“活泼”起来。

    他的适应力很好,很快就能利用被强塞的知识来辨别各种草药。

    原本只是知识而已,被顾冲天反复琢磨一番便成了自己的东西,他偶尔也会想起父母亲友之类的,但他也能明确的知道一味的回忆并不能进步,况且他现在的身份可是“只有师父一个亲人”的,所以并不敢露出明显的思乡情绪。

    说起来顾冲天发现他的金手指也不仅仅开在医术烹饪之类的生活技能上,在与谢书晟的交谈中他得知自己的内力很深厚,技能……剑三自带技能也能以一种不太突兀的方式放出来,不过效果被改了一点,涅槃重生这种技能果断被那光球取消了,使用别的技能也不会中二的自动发出喊话,果然之前是还没调试好就被他接收了这具身体吧……

    除了自带五毒技能之外,他还会几手江湖拳脚,连易容术也被保留下来,谢书晟知道他会易容术后让他把红眼睛给遮住,苦于没有材料也就作罢。

    还有一点便是连谢书晟都很是惊讶的,那就是他能用两种内功。

    当初的顾冲天把这号也就是随便玩玩,好好一个主号硬是玩成了pvx,两种内功毒经和补天他都有所涉猎,却不精深,如今发现这两种内功还能继续修炼来提高自己后果断的选择了主修毒经。

    能保护自己总归是最好的。而且一想到以后给人看病如果有人不守规矩,一个百足拍过去人就趴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轻功的话他也觉醒了门派大轻功,用起来很轻快,倒是不像剑三里慢悠悠的一会消失一会出现那种,而且也没有蝴蝶和蓝色的效果围绕他,照他看来这轻功虽然不够快,但是足够轻盈和隐蔽,用至极致会敛去自身气息,连谢书晟都寻不到他。

    赶路的这两天谢书晟没有同他说过自己为什么会死在那条小河边,顾冲天也没问,两人一个做饭一个吃,他发现这个教主大人每次吃饭的时候神情最是温柔,这时候同他搭话往往能听到最美妙的男神音后,就默默的给他贴上了吃货的标签。

    男神音听久了难免有免疫力,现在他已经不会每听他说句话就想跪下的节奏了,相反他发现自己声音也不错后逐渐自恋起来,赶路的时候在练轻功还没什么,一停下来尤其是做饭的时候他就开始各种唱歌,现代歌不敢唱,就挑了几首古风歌,可惜上辈子的五音不全带到了这辈子,系统很明显没有修复他这一点。

    好在声音好听的人五音不全也不会让人扔鸡蛋,谢书晟默许了他的行为。

    就这么走走停停,他们在第三天就走出了树林。

    出了林子又走了许久,终于是看见了一个镇子,城门口有人看守。他们二人衣衫褴褛,顾冲天担忧的问:“他们会不会不让我们进去?”

    谢书晟答:“只是摆个样子而已。”

    说罢就直接往城里走,顾冲天只好硬着头皮跟上。

    所以他眼睁睁看着看守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进了城……

    他看了眼谢书晟满是洞和血的大氅,为这镇子的治安感到了深深的担忧。

    谢书晟到一家当铺转了一圈,出来的时候就拿了好几张银票。随即熟门熟路的继续朝里走。

    顾冲天人生地不熟,跟着他东传西转的,不一会都拐到了个集市。

    古色古香的集市带给他很大的兴趣,以前只在电视剧中看过,如今能身临其境倒也是一番造化。

    谢书晟因为身上带血,很多人都避着他走,又因为长相出众忍不住偷看他。他完全没有被这些奇怪的目光干扰,带着后面的小尾巴来到一家成衣店。

    顾冲天看着各种保暖的衣服激动万分,如今的他必须时刻运转内力才能驱散寒意,晚上睡觉也要在火旁边才能入睡,这衣服对他简直就是救命稻草!

    他几乎是两眼闪着小星星的问一旁的教主大人:“这些我可以随便挑么?”

    “一套就够,再选些换洗的里衣。行李多了,不好赶路。”

    顾冲天想也没想就先拿了一件最厚的出来,鼓鼓囊囊的很不好看。谢书晟从他手中抽出衣服放回去,淡定道:“拿个轻便点的。”

    tat不是说好随便拿的么!

    顾冲天做了下最后的挣扎:“那件保暖……”

    谢书晟从怀里掏出银票:“钱是我的。”

    顾冲天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颅。

    等二人挑好衣服出来后,谢书晟又熟门熟路的找了个客栈,大手一挥定了个天子一号房。

    电视剧里这种房间都贵的要死,顾冲天过去不缺钱但是特喜欢省钱,看着这败家子如此挥霍就有点恨铁不成钢。

    朝二楼走的时候他压低声音对谢书晟说:“出门在外,何必花不必要的钱。”

    谢书晟没有理他,直到二人同进了房间才给了解释:这家掌柜当初建房子硬是做了许多小房间,如果他定别的屋子先不说条件不好,还必须定下两人的房间,这天子号房空间较大,虽是贵了些但是可以两人挤挤,还有专人提热水,盛热饭什么的。性价比比较高。

    顾冲天哑口无言,感觉自己误会了这人,原来他不是败家子还是省钱小能手。还是那种又会省钱又能过的好的那种。

    不过……他看了只有一张大床的屋子。

    这是要一起睡么?

    艾玛还没和魔教教主睡过呢好激动!

    谢书晟没有看到他眼中猥琐的光芒,坐下给自己泡了壶茶,就看着窗外发呆。

    赶了几天的路难得那么放松,顾冲天看他手中捧着的茶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yy起来。

    瞧瞧人家那手,那脸,妥妥的受啊!可人家武林盟主好像是个药罐子,受受怎么谈恋爱!

    一会又忽然惊醒,为自己居然玩个游戏逛个【哗——】站被影响至深,上辈子没本事给这辈子带来什么拿得出手的技能就算了,居然把这些花花绕绕的想法带过来了真是罪过罪过……

    当即盘腿坐在床上修炼毒经内力,想着劳资是要干大事的人,才不是基佬呢!

    一人喝茶,一人练功,转眼已到傍晚,小儿问了二人吃些什么过了会就端上许多饭菜。

    饭菜虽然色香味俱全,顾冲天就是觉得没他自己做的好吃,谢书晟从中午洗完澡换上新衣就一直没有束发,如今细看他的容颜还是惊为天人。

    如果非要让他觉得这人像谁的话他只能说是比秀爷更美,比道长更冷,比花哥更……黑长直orz

    饭菜撤下,顾冲天看外面灯火通明的就问:“这是夜市么?”

    谢书晟不喜热闹,就说:“你此次初次下山,不要轻信他人,夜市虽然热闹,却也鱼龙混杂,莫要招惹是非,这些银票予你买些易容之物尽快把红眼遮去,我便不与你同行了。”

    没有教主跟着他也更放得开,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就直奔夜市。

    不过这天并不是什么节日,夜市中花样并不多,挑挑拣拣的也没有买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更是没有卖易容材料的,他记忆中的易容方式很是高明,材料也是千奇百怪并不好找。逛完夜市手中空空感觉实在有点遗憾,就在回去的路上顺手买了糖人和糖葫芦。

    糖人一个被做成了孙悟空,一个被做成了兔子,至于糖葫芦也是一人一个。

    顾冲天看着糖葫芦万分遗憾,没有萝莉调戏的日子真是好悲惨,以后也没人帮他上小萝莉的号了,希望女儿们活的自由自在啊……

    从窗户又飞回来,谢书晟还在喝茶,顾冲天就奇怪怎么只看见他喝怎么没见他去过厕所。

    他把糖葫芦和兔子糖人递给谜一般不上厕所的教主大人,谢书晟挑了挑眉,没要那两样,倒是拿走了孙悟空的糖人。

    ……他这是嫌弃兔子么!他难道不知道兔子咬人很厉害么!

    翻了个白眼,顾冲天默默吃完了两串糖葫芦和兔子。就要脱了鞋子往床上躺。

    “等一下。”谢书晟打断了他上床的动作,“我不能和别人躺一张床。”

    “……那你定这房间的意义是?”

    “足够大,让我不会半夜因为感受到你的气息而把你斩杀。”他指了指与床遥遥相对的贴着墙的位置又说,“我已经让小二又拿了一床被子,你不用担心。”

    不担心才怪好吧!还不如定两件房呢tat他多久没试过睡床了啊喂!还有那是什么借口?之前破庙还有这些天赶路他们几乎都睡的很近啊啊啊!!

    顾冲天满心的纠结几乎写在脸上,教主大人淡淡的说了句:“我已许久没有睡过觉了。”

    因为身边只有他一人,为了照顾生病的顾冲天,只能日日守夜,偶尔打个盹之类的来休息一刻。

    顾冲天不知道这些,不过看他满眼红血丝也没办法反驳,如今二人也算熟悉,他便讨价还价的说:“求明天是个单人间,我想睡床tat”

    谢书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