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也难怪柳文叙会被吓到。顾冲天是他亲手检验的,绝对是死的透透的了,如今忽然坐起来挠脑袋怎么能让人不惊悚。

    谢书晟表面看不出什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看到那家伙坐起来时浑身不易察觉的抖了下……天不怕地不怕的教主大人也被小小吓到了!

    顾冲天和谢书晟大眼对大眼,他虽然因为凤凰蛊捡回了一条命,可是对之前中毒时的疼痛感还是心有余悸,醒来后发现……他该怎么解释现在的状况?

    话说刚刚好像有个少年喊“诈尸”?他稍稍移了下目光,就见一个萌萌哒的萝莉躲在门口惊悚的指着他。

    ……

    …………萝莉啊喂!活的萝莉啊!!

    顾冲天整个心都被软化了,无数的爱心从身后飘出来,周围散发着一种少女系粉色光线,简直粉瞎人的眼!

    谢书晟侧身挡住痴汉目光,冷冷说道:“我需要一个解释。”

    顾冲天目光被挡,遗憾的看着他说:“大哥,不是我不想解释。只是这保命的绝招……师父人老人家说过绝对不能和任何人说啊。”

    凤凰蛊这种东西啊,啧啧,太违反天理了。果断不能让别人知道啊!反正出了什么奇怪的事都推给“师父”就好了。

    都说人死一次多少会有些改变,不过也有死性难改的人存在。有些人天生适应力和忍耐度就很好,往好了说就是“坚强”,往坏了说就是“没心没肺”。

    顾冲天活活被疼死一次也难产生什么大的觉悟,顶多从今以后会记得常常给自己上个凤凰蛊,而不是感觉可能会出什么事的时候再用。江湖险恶,刚来这里还没几天他就差点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谢书晟默默盯着他的眼睛看,瞳孔是罕见的赤红色。他有听说过有的人是赤眼白发,那是受到了上天的诅咒。这人也是赤眼,头发却是微卷的黑。也不像那些人一样畏光。

    他缓缓伸出手,盖在了顾冲天的眼睛上。

    ……顾冲天眼睛眨啊眨,无法理解他在想什么。

    被吓出门外的柳文叙此时已经晃晃悠悠回来了,就看到谢书晟手盖在“死人”的眼上俯下身子一副要吻他的样子。

    =口=

    他默默又退了出去,然后绕到窗口偷看。

    #教主大人口味好重#

    谢书晟当然不是真的要吻他,他只是在遮住他的眼后,缓缓靠近他的耳朵,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话轻轻说了声:“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辜负我的信任。

    我的信任。

    信任。

    任。

    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炸弹在他耳边爆开,又像是情人在耳边的低语,顾冲天以为他已经对这男神音有了充足的抵抗力,但是他果然还是高估自己了。

    谢书晟误打误撞,踩入了他的禁区。

    耳边低语什么的简直不能再犯规!

    只一瞬间,顾冲天停止了所有的思考能力,什么复活,什么萝莉,什么隐瞒都变成了一段空白。他甚至觉得……他可能……不小心……那啥了……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擦!!他这是成功变成了基佬么!!现在是不是该刷一行?你妹啊!!

    回过神来他连忙扯住床上的被子裹住身体,满脸通红的看着淡漠的教主大人。想为自己的行为尴尬下却满脑子那句低语反复回响着。

    他从不否认自己是个声控,但是曾经他粉的大部分都是各种女神,而且也从来没有因为听到心水声音而……那啥过。

    他现在既纠结又羞愤。

    纠结的是他重活一世居然是个基佬。羞愤是……他还在疑似自己“心上人”的面前……那啥了。

    会不会被当变态啊嘤!

    因为顾冲天被子拉的太快,谢书晟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他把在窗外“偷”看的柳文叙提进来扔他床上,丢下去一句:“好好检查下。”就走了。

    柳文叙长着萝莉脸,穿着萝莉衣,却用着少年独特的嗓音偷偷问:“刚刚教主亲的哪?”

    顾冲天呵呵。

    柳文叙继续问:“那个高度是额头?不对……脸?还是说是嘴巴?!哎呀呀这可不得了了,我要赶紧和我的小黄小黑小白它们说!”

    顾冲天拦住他,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不像怪蜀黍:“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柳文叙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江湖上都知道我十不医柳文叙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而且我早不是小孩子了。”

    看着顾冲天失望的表情,他忽然玩笑心起,小脸靠近,睁着大大的眼睛捏着嗓子,萝莉音就被憋出来了:“而且人家早就过了30岁了,是个大叔呦~”

    “……噗。”顾冲天喷了一口老血。他觉得本名年的霉运可能会一直追随着他。

    柳文叙小手放他露出来的手腕上,止不住的摇头。每摇一下顾冲天的心就跟着颤一下。该不会是余毒未清吧,他可实在不想再领略那种可能比生孩子还痛的感觉了。

    柳文叙摇头是因为疑惑,跟随师父学医那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一个人。

    当初检查他身体之所以能确定这人已经死透了是因为“停针”的特殊性。

    一般人遇到这种针一定是必死无疑,除非在中毒第一时刻有知道如何把针逼出的人在身边,要不然那种疼痛可以瞬间阻止中毒之人所有行动。“停针”的走位飘忽不定,只有按照特定的穴位用内力走一遭才能将之逼出。如果未能及时逼出,“停针”的毒性会迅速渗透五脏六腑,逐渐腐蚀身体。最后因为器官全部坏死才会让人咽气。

    当时他就是检查出这人的身体器官已经是彻底坏死了。而现在他的脉象刚劲有力,面色……有点红润?反正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死人。

    果然还是他的医术尚未到家么?

    顾冲天看着小医生一会摇头一会皱眉的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越想越吓人,什么毒已入骨每天月亮升到正头顶的时候就会疼痛难忍什么的……

    他下定决心,用一个仿佛要去慷慨就义的表情说:“告诉我结果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柳文叙像看傻瓜一样看着他,忽然又起一计,掏出一包粉末:“你身体里有残毒,这是解药,吃了就没事了。”

    顾冲天点头哈腰的看着那包粉末。

    柳文叙笑:“告诉我教主刚刚亲你哪了?”

    ……妈蛋!谁家走失的30岁臭小孩酷爱带走!

    顾冲天脸刷的又红了,声音也不自觉的小了很多:“他……根本没亲我啊……”

    男神的吻什么的他现在根本还不敢想啊!

    柳文叙撇撇嘴,倒了一碗水把碗和药粉都给他:“称热吃。”

    顾冲天听话的咕咚咚喝完。

    柳文叙:“通肠润肺,保证肠道里的毒素清的干干净净。茅房在距这屋子朝西方向,希望你的轻功很好。”

    顾冲天:“……啊?”

    柳文叙:“五,四,三,二,一。”

    顾冲天:“原来是泻药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猛的冲出去朝西边冲去,忽然涌出的便意差点把他逼疯!

    原来男人说的教中人都是蛇精病是这么个蛇精病法么!!麻麻!!好可怕!他不要和这种同事工作啊!

    这一拉,就是两个时辰……

    如果是上辈子让他蹲四个小时他一定已经蹲死了,如今他蹲了四个小时也只是觉得心累……而已。

    迈着已经拉到发软的腿挪回屋子,他看也不看那张萌飞他的萝莉脸,问:“我大哥呢?”

    柳文叙正在挨个把刚刚采回来的药材仔细磨碎,头也没回:“教主向来神出鬼没,我们也从来不关心他去了哪里。”

    所以你都不造你们教里发生大事件了么呵呵。

    “我去找他。”

    “再见。”

    柳文叙完全没有想留他一下的意思,就这么把人给放走了。

    如今已是黄昏,今天一天发生了许多事,经历了一场生死的顾冲天发现,他可能有点喜欢上谢书晟了。

    从小他就没显示出明显的性向,女孩男孩都能玩得开。虽然二十来年没有对女人发过情,但是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异性恋来着。但是今天的突发事件让他确定了自己是个基佬的事实。

    他告诫过二少喜欢就说出来,如今倒是让他感到棘手。

    他以前因为女生告白,不想伤着人家,也就答应了。后来和女孩玩的挺好,五年的时间让很多人羡慕他们的感情,直到女生提出分手,理由是:“和你感觉不像恋爱,倒像是闺蜜。”

    他当时说啥来着?哦对,他说呵呵。

    遗憾的是那时候的呵呵只是呵呵来着。

    还不如说你是个好人呢……

    两个时辰的拉肚子时间他想了很多,最后决定!

    把喜欢谢书晟的事烂在肚子里!死都不说!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