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魔教的办事效率挺高的,一大家子吃过早饭就直接出发了。

    本来以为又要骑马来着,忽然看到两辆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马车后顾冲天简直心花怒放!

    终于不用吹!冷!风!了!

    马车内燃着暖炉,焚着香,空间还挺大。

    听着温煜在另一辆马车上时不时传来的杀猪般尖叫,顾冲天羡慕的对谢书晟说:“他们感情一直那么好么?”

    谢书晟静静的打坐,懒得回答这个问题。顾冲天自讨无趣也不觉得尴尬,掀开帘子开始调戏驾车的大叔:“这位大叔真是一表人才,器宇不凡。”

    大叔用清冷的女声回道:“我是十三。”

    “……易容?”话说之前没发现,现在仔细看看脸是弄的挺逼真的,小身板子完全是靠衣服厚才显得挺拔的吧!

    “恩。”

    “那那辆马车是谁驾驶的?”

    “我姐。”

    顾冲天默默看着另一个大叔流泪。你们这样牺牲自己真的好么!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他觉得暖和和的坐在马车里的自己简直是个罪人!

    于是他温柔的和十三说:“女孩子家的,冻到不好,我来驾车你进去休息吧。”

    十三像看蛇精病一样的看他说:“我们工作就是这个,你这是要跟我抢饭碗?”

    “我……只是关心你啊。”

    “不用。”

    怎么一个两个都那么难伺候啊摔,顾冲天悻悻回到车内,可是一想到驾车的是两妹子就又觉得坐立不安。

    纠结了半天,他丧病的爬到谢书晟面前崩溃道:“大哥!我在车里憋的慌,让我赶车吧让我吧!”

    于是顾冲天被派去吹冷风了。

    乖乖坐在车内的十三顶着大叔脸和谢书晟面瘫对面瘫。

    良久,十三忽然冒出一句:“他是个好人。”

    被发好人卡的顾冲天愉快的开始勾搭另一辆马车的驾驶着:“嘿~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虽然也是大叔脸,性格明显要比十三活泼讨喜的多:“我知道你,你叫顾冲天对吧,我是十一。”

    “一个人驾车很无聊啊,我们来聊天吧!”

    “好啊好啊,十三都不理我。”

    “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

    “吾妹叛逆,伤透我的心。”

    “啧啧,知己啊。”

    “呦呦,不错嘛。”

    马车里听着外面的动静,十三忽然来了一句:“就是有点蠢。”

    谢书晟:“恩。”

    打着去找人的名头,一路上倒是过的优哉游哉。有妹子陪聊顾冲天也不觉得小风吹着冷了。

    他一边驾车,一边想着他的内功心法。

    最近几天根据他练功的经验他发现毒经内功貌似是能升级的。如今他内力无论怎么练都没有明显的提升,他跟谢书晟提了一下,被告知这是遇到瓶颈了。

    顾冲天觉得有点神奇,小说里电视里遇到瓶颈什么的通常要经历一番磨难才能突破,如今他成了这么不科学的武侠人员,不知道怎么才能变的更强来保护自己……和“别人”。

    夜幕降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们只能睡马车了。两妹子执意不睡马车要去守夜,顾冲天心有不忍却表示了尊重。

    温煜从马车里出来的时候眼睛还是红红的,好像大哭过一样。柳文叙笑眯眯的踮起脚摸了摸他的毛:“都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我又没把你怎么样。”

    顾冲天做着饭呢忽然听到这么一句,惊的多放了一把盐,顿时怒了。

    劳资费心费力喂媳妇呢你们这两个秀恩爱的能不能死远一点!

    温煜一副恨不得把他扒皮抽骨的模样,最后蹭到顾冲天身边,小声说:“师父拜托晚上我要和你一起睡!我再和他待在一起不是我忍不住杀了他就是他忍不住玩死我!”

    顾冲天眼明手快的在多撒盐的瞬间把那一片汤给舀起泼了,现在听了这么一句抱怨挑起一边的眉头问:“他到底怎么你了?”

    “求别问!总之他就是个变态!”

    顾冲天把玩着手中的汤勺,玩味的看着他:“也不是不能换马车啊,就是你知道我们教主那张冻死人的脸啊,我不敢和他提意见的。”

    温煜一脸卧槽你玩我啊的表情,他可是清楚这人何止不怕教主,简直把教主当娘养。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师父你不能就这么抛弃我!”

    顾冲天顺了顺他的毛,却引起他一阵颤栗,想了下才发现之前他的毛才被柳文叙顺过,忽然就忍不住笑开了:“好了我晚上带你睡,不过你要帮我一个忙。”

    温煜立即把头点的快断了:“上刀山下火海您一句话!”

    “帮我追教主。”

    “……有点困难,那你要答应以后帮我远离那变态。”

    “行,不过不能保证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什么。”

    “一言为定!等着被教主压吧!”

    “呵呵,你不觉得教主那张脸被压的话很带感么?”

    “……”

    由于两人都是小声说话,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没有被远方的教主大人听到,所以他们幸运的活下来了。

    晚上和谢书晟提了温煜的事后,很容易就和柳文叙换了马车,顾冲天拧着温煜的耳朵压低了声音:“我为了你可是放弃了和教主大人同车睡觉的福利,你小子给我机灵点,泡不到教主你这辈子别想吃我做的饭……不对,我会努力把你和柳文叙凑成一对,啧啧,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温煜被想象出的画面吓的冷汗直冒:“师父放心,我们教主这么多年来没见过对谁这么有耐心的!除了邓大叔以外就对你最好了!”

    忽然听到一个“比对他还好”的人的名字,顾冲天醋醋的问:“邓大叔是谁?”

    “教主他爹,你不知道么?我们这次去西湖八成就是奔着他去的。”

    顾冲天怎么可能会知道,他每次想问谢书晟想干什么从来就没得到过回应。

    忽然就觉得有点郁闷,连耍温煜玩的心思也淡了。他松开拧他耳朵的手,默默抱怨:“你说啊,我是男的,谢书晟也是男的,你觉得等些时日我们关系更好了的时候我再告白他会答应我么?”

    “你要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要你有何用。”

    这边一个担心追不到男神,一个担心继续被玩。那边的马车就一副冷清清的样子。

    柳文叙捣鼓着他的药,谢书晟默默练着内力,谁也不开口。

    马车外守夜的十一整个人快钻到十三的怀里,瞎眼的是十一不知道怎么想的给自己易容的时候挑了一个硬汉造型,脸上还有一条从右眼角划到下巴的大疤。配合着如此小鸟依人的动作连十三都看不下去了。

    十三把那张丧病脸朝外推了推:“不要靠过来。”

    十一浑身抖着又靠过来:“人家冷。”

    “……”

    就这样,一行六个人磕磕绊绊了六天,总算是到了传说中黄鸡生产地——西湖。

    随意找了一家客栈,谢书晟一口气要了六间房,上楼的时候淡漠的扫了一眼被财大气粗的教主大人吓到的众人,什么也没解释的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谢书晟没有说话,被扫到的众人都有一种“你们几个给我消停点”的感觉。

    十一十三还有温煜被派出去收集情报,顾冲天贱兮兮的看一眼男神看一眼“萝莉”。觉得自从来到这里遇到的颜值都那么高真是好棒。

    咦?话说……他居然穿过来那么多天还没见过自己的样貌?

    被自己蠢哭的顾冲天直接把二人留下回到自己的房间翻出镜子。镜子里的样貌带着一点混血,有点小帅,他之前从谢书晟的口中知晓自己是红眼睛,如今一见果然红的漂亮。

    他把手放在身侧做出一个拔刀的样子,面对镜子压低声音装出一种很帅的声线:“别说傻话了,站起来。如果有时间想点什么最后的美丽的话,还不如,美丽地活到最后。”

    “哈哈哈哈要是我有白毛就好了。”顾冲天遗憾的摆摆手,对自己现在的模样挺满意。

    他们赶路用了六天,之前的传言哪怕是真的也许现在人早就走了。可是谢书晟一点也不急的样子。抓来顾冲天给他继续讲解功法要领。

    顾冲天这几天来没能继续和他切磋,却被灌输了许多系统没有给他灌入的基础知识。自己闲下来的时候也不会总想着怎么嫖教主,而是认真的想怎么让自己变得更强。

    他有信心现在的他如果对上当初小竹屋遇到的男人绝对不会吓的逃跑,他是有与之一战的能力的。

    再一次冲击瓶颈无效后,顾冲天看了眼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的小雪。屁颠屁颠的去找谢书晟玩了。

    顾冲天敲了敲门,没人应。推了下门,上了锁。担心谢书晟在睡觉,最后只能落寞的找柳文叙一起。

    柳文叙瞟了他一眼:“我嫌冷,才不出去。”

    最后还是孤家寡人。

    他忽然想到自己的父母,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再一次觉得伤感。眼前的美景无人陪伴,心中的亲人再也不能相见。

    他漫无目的的沿着西湖边走边把小石子踢到湖里,一遍又一遍的思念着亲人好友,抬眼看去,却见谢书晟背着手望着这片西湖在他眼前。

    “谢……书晟?”声音竟是有些发抖。

    教主一身白衣,在这飘扬的小雪为背景下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听到声音侧身看他,皱了皱眉头:“怎么一副要哭的样子?”

    顾冲天笑了笑:“冻的。”

    二人没再说话,顾冲天静静陪着他看这西湖,心中默默的想着:老爹老妈,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