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晚上十一十三回来的时候,顾冲天已经睡了。

    谢书晟听完十三不带感情的汇报后看向十一:“温煜呢?”

    十一无奈抚额:“先追过去了。”

    十三补充:“我们拦不住。”

    “罢了,今夜好好休息,明日再赶路。”

    让二人退下,他想起那个与众不同的暗部少年。虽然这次出行的名额是柳文叙给他要到的,其实他本来也想带着他。

    温煜从小在教中长大,身体素质,学武很快,除了柳文叙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

    暗部长老是他师父,对这个总是笑嘻嘻的小鬼尤其没辙。作为暗部人员,想活的自由自在根本是个奢望,但是温煜做到了。

    喜欢吃,他能为了一碗面日行千里。

    别人暗搓搓的躲在黑暗里收集情报,他换几张脸一边吃一边就把情报顺到手。

    虽然顶着暗部的名头,但是他从来没做过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他活的比谁都随心所欲,却没有人会来指责他。

    暗部也需要这么一个希望。

    夜色之下,温煜骑着快马一路直行。

    邓居安在这里住了半个月,昨日刚刚离开。现在去追没准还能追到,十一十三不同意他去追,他心中却有自己的想法。

    如果邓居安是一个人的话,他有自信能一边跟踪一边留下记号等他们过来。如果是一群人的话,他也能在弄清楚他们是个怎样的团体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走。

    他很喜欢邓居安,小时候在他还没有能力随心所欲而被暗部的训练磨的生不如死的时候,邓居安送给了他一根糖葫芦。

    一串八个,酸甜到心里。他后来知道他有一个养子,还曾偷偷看过那时还不是教主的谢书晟,冷的跟块冰一样,只有和邓居安说话的时候才显得温柔些。

    是啊,邓大叔那么温柔,谁也不忍心跟他发脾气的。

    所以说他害死了教主,他和谢书晟一样不愿意去相信。

    只能希望一切都是个误会了。

    ————————————————————————————————————

    第二天,顾冲天迷迷糊糊被催促收拾行李赶路。出门就看到满脸阴沉起床气犯了的柳文叙。

    头发被随意扎起,穿着的是一般的男童服饰。见了顾冲天也不打招呼,径直爬上门口的马车开始补眠。

    等人到齐出发的时候顾冲天好像才刚睡醒,惊讶的问谢书晟:“好像少了一个?”

    驾车的十三声音穿透马车:“他先行一步,我们这是在找他。”

    顾冲天打了个哈欠,开始练内功,还没练多久就感觉有所突破,“咦”了一声继续运功,感觉内力毫无阻塞,浑身神清气爽。直到又运行了好几个循环才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谢书晟。

    谢书晟:“不错,突破了。”

    “……就这样?”

    说好的磨难呢?这么简单就突破瓶颈真的科学么?那些被瓶颈一卡卡十年的吐血看着你呢!

    不过他也没太过矫情,自己变强了当然是个可喜可贺的事情,默默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武功招式,感觉在成为武林高手的路上又前进了一大步!

    温煜的追踪技巧在同龄人中是杠杠的,没一会就找到了人,只见邓居安牵着一匹小毛驴在买包子,温煜把显眼的马藏了起来,随便在脸上抹了一把,又在墙角留下了个记号,才偷偷的跟上他。

    邓居安只有一个人,看来已经在这住过一晚正打算走。

    从这里离开只有一条官道,中间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会……去黄山赏景么?

    感觉邓大叔玩的好开心啊是怎么回事=口=

    从包袱里掏出干巴巴的干粮一边吃一边心里默默催促大部队赶紧赶上来。却没注意一个男人在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把一块玉佩放在他的身上。

    大约半柱香后,温煜认命的看到邓居安出发走上大道,为了避免前后空旷容易被发现,只能先在这里逗留一会再继续追踪。

    找了一家馄饨摊,正愉快的享受美味的时候一只大狗嗷嗷叫着朝他扑来。

    温煜是谁?怎么可能被扑到?当即脚踩长凳飞出好远,大狗一扑不成流着哈喇子迅速反扑,

    温煜侧身回避,谁知从后方斜刺来一把利剑,温煜几乎把腰给扭断才堪堪躲过。连忙后退了好几步才看清来人。

    一共三个人,穿着朴素,看不出来头。中间的那人武功在他之上,长的温温吞吞的样子,出手却那么狠辣。旁边两个看起来像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左边那只指着温煜就喊:“你……你个浑蛋终于被我们……哈……抓到了!”

    “啥?”温煜被说懵了,他原以为这三人是邓居安的同伴,自己哪里露出了马脚才会让他们来杀了自己。

    三人中间的那个从怀里掏出捕快的令牌:“巫泉,三日之约,你败了。”

    左边那只叉着腰大笑:“就说神捕不是吹牛的啊!我们齐老大没有抓不到的贼,江湖上把你传的多神气还不是手到擒来?”

    右边那只把狗招了回来喂了块熟肉:“你偷的那些东西里有一块玉是我们老大故意放进去的,老大带着他多少年,这只狗也就跟了他多少年,只要玉在你身上躲在哪里都逃不开它的鼻子。”

    温煜简直快给他们跪了,作为暗部的小天使,他当然知道他们口中的“巫泉”是谁。

    五年前忽然出现在江湖,只要想偷的东西没有偷不到的,还性格恶劣的在受害者家大门上写上何日何时来偷什么东西。

    刚开始的时候没人能想到这居然也能闯出名气,直到受害人从普通的富商变成了朝廷官员,最后甚至偷到皇宫才引起轩然大波。

    最重要的是!皇帝没有发火!没有发火啊!还给这货亲自赐名“神偷巫泉”啊!谁都不造这货的名字皇帝知道了啊!

    几乎是一夜之间,江湖上就流传了各种关于他的传说。

    传说一:巫泉是一个美貌的女子,迷惑的皇上让他自愿双手奉上财宝。

    传说二:巫泉是老皇帝和烟花女子的私生子,老皇帝生了一堆女娃,就皇上一个儿子,如今见到同父异母的兄弟不忍下手。

    传说三:巫泉与皇上有三生三世之约,如今皇上想起来前世而巫泉没有。皇上不忍把他锁在深宫宁愿割爱放他回江湖自由自在。

    总之各种狗血各种说法,温煜隐隐还有些崇拜那个素未蒙面的“神偷”,觉得简直帅呆了!

    如果顾冲天知道他心中所想,估计只能送他两个字:中二。

    温煜看着眼前三人觉得有些棘手,江湖朝堂向来关系千丝万缕,明明两方都想划清界限,却总能因为各种坑爹的事给搅在一起。

    三人组正中间那位一身正气,不像江湖中无名之人,温煜直接就说:“杂鱼一边去,刚刚偷袭我的那个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小左小右听到自己的称呼是“杂鱼”也不生气,只是一个劲的吹嘘中间的那人:“我们齐大哥是上代神捕的首席高徒‘齐宇’怕不怕?”

    “噗……你们两个要不要这样,拍马屁把马拍的都快把人拍毛了啊。”

    二人一惊,看向齐宇,却没见有什么不耐烦的模样,顿时感觉被涮到了,正要回嘴却被齐宇

    拦下。

    只见齐宇对着温煜拱了拱手:“刚才是我考虑不周,看来三日之约是我败了,你不是巫泉。”

    温煜“嘿嘿”笑了一下,接着对两个傻眼的人说道:“齐宇这个人,不仅是前代神捕的徒弟,也是当今武林盟主的好兄弟。为人刚正不阿,平生最恨贪官腐败,冤假错案。还有啊~”

    他恶意的瞄了眼左右两人:“人家脾气好不代表你们没有惹到他,两年前齐宇抄了明月城的官府的事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你们这么拍马屁还不如好好想想有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天下百姓的事吧。”

    说罢扭身就走,末了扔还一块价值不菲的玉佩:“这次是我没注意到,‘神偷’就是‘神偷’,有机会我倒是也想结交一番呢……”

    齐宇看着物归原主的玉佩若有所思。两边的汉子被吓的一愣一愣的,就怕惹到心中偶像,一怒之下被剁成碎肉。

    齐宇好笑的看着他们:“你们又没做什么坏事,做什么这样一幅表情?”

    小左小右小心道:“我们拍马屁您不高兴么?”

    齐宇无语:“自然是不高兴的,我本身也没那么大本事,过高的吹嘘任谁都不喜欢吧。”

    “……对不起!”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当务之急是在剩下的时日里抓到巫泉……我也挺想会会他。”

    “那小子不足为虑!我们齐老大是天下第一!别说是三天了,一天就能把他绳之……于法……对不起我又得意忘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