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被这么一耽误,馄饨也没吃好,温煜在“会会神偷”和“继续追踪”两个选项中徘徊了好久,最后好奇心胜过了责任心,秉持着天大地大自己最大的原则开始调查关于巫泉的事情。

    当谢书晟一行人在傍晚依着他的记号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为一无所获的结局感到沮丧。

    明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也只打听到巫泉与齐宇的三日之约,他怂拉这脑袋开始和谢书晟报告贺居安的去向:“只有他一个人,骑的毛驴跑的肯定不快。下一个落脚地可能是黄山,我们随便追追大概就能赶上。”

    柳文叙揉了揉他的脸:“怎么那么沮丧?这里的东西很难吃?”

    温煜挥开他的手,居然没有炸毛,而是思索了一下把今天早上发生的那件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巫泉?”谢书晟听到这个名字回忆了一下,“我好像曾经见过他。”

    “啊?教主你见过‘神偷’?他是男的女的?”温煜激动。

    “男的,而且他不喜欢易容,他说只有两种人见过他的脸,一种是朋友,一种是死人。”

    “你和他是朋友?”顾冲天有点醋。这种宿命般的友情神马的……

    “大概他以为是。”

    顾冲天满意了。

    柳文叙扯了扯嘴角:“我好像知道那个叫齐宇的。”

    温煜翻白眼:“我现在还算认识他呢。”

    柳文叙摆正姿势,严肃说:“他是我亲弟。”

    “噗……”这是喝水被呛到的顾冲天。

    “啥?!”这是被自己所不知道的大八卦给惊倒的温煜。

    “……”这是无时无刻都保持淡定的教主大人。

    柳文叙很满意他们两的表情,对着温煜摇摇手指:“不要以为你那点资料就能概括整个江湖的八卦了,我查了许多年才查到我家在哪,你们哪会关心这种家族秘史。”

    谢书晟抬眼:“被扔了?”

    柳文叙淡定答:“小时候走丢的,后来被老头子捡走的时候因为太小完全记不得家里的事,我说你们心理好黑暗啊以为我是大家族的牺牲品么呵呵呵呵~”

    顾冲天问:“那他们知不知道你是谁?”

    柳文叙嗤笑:“我墓都给我立好了,爹娘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个比一个顶用,全家树立的都是正面形象,我一魔教的郎中做什么打扰他们。”

    顾冲天无语了,人家的家务事他也不好说什么,不过总感觉有点别扭。

    正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奇怪的是屋内众人居然没有一个听到脚步声的。

    伴随着敲门声的,是一个很清亮的男声:“谢书晟,我可以进来么?”

    谢书晟肯定道:“巫泉。”

    门没锁,先踏进来的是一只脚,众人从脚看起,慢慢看到了脸……上的布。

    大白天的你蒙什么布啊!

    顾冲天心里跟猫抓的样,恨不得冲上去把蒙面给撕下来,而温煜则是直接上手了。

    只见他像一只轻灵的猫,瞬间就冲到巫泉的身侧,伸出的手在半途被劫道,巫泉左手握着他的左腕,右手迅速点上他的穴道。

    温煜像是早就料到他的动作一样,身子灵活的一扭,左腕在巨大的力道下发出了一声清晰的脱臼的声音。

    巫泉连忙按住另一只想要取他面罩的手,却见一张放大的脸忽然出现在眼前,脸上一凉,竟是温煜用牙把面罩给咬下来了!

    顾冲天兴奋的看过去,只一眼还没看清巫泉就立即转身,等再回过头的时候脸上多了一个猪八戒的面具。

    “……你耍诈!”温煜左手脱臼,疼的龇牙咧嘴的看到这个面具简直要气的升天。

    顾冲天忙刷了个没有光影特效的圣手给他。就见明明脱臼的手瞬间自己恢复了原样。

    ……好牛掰啊喂!

    一屋子的人都看向温煜的手,连一丝红肿都没有,只有谢书晟抬眼看了下顾冲天,冷声道:“找我做什么。”

    猪八戒面具脸有些无奈又有些生气:“如果我不来找你,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见我?”

    听听这怨妇的口气!

    谢书晟点头:“我从来没当你是朋友。”

    “啧啧,好无情。”巫泉想摸摸鼻子,结果只能摸到猪鼻子,悻悻的放下手看着顾冲天:“你刚刚做了什么手脚,他的伤一下就好了。”

    顾冲天比了个中指。

    “什么意思?”

    谢书晟不耐烦了,直接开口:“没事就滚。”

    “行行行,我就是来跟你说个事。”巫泉扔给谢书晟一摊书信,“你家的那位从三个月前开始莫名其妙的给我写信,话题内容无聊透顶,大概半个月前终于不来骚扰我了,然后就听说你出事了。怎么说呢,虽然你不喜欢我,我可是一直把你当朋友的,朋友有难当然要帮喽。”

    温煜就“呵呵”了:“那什么‘三日之约’不是感觉你挺闲的吗?”

    柳文叙托起他的手,心不在焉的打脸:“想看热闹?”

    巫泉把脸转向谢书晟,委屈道:“你的部下一点都不可爱。”

    顾冲天快被这人烦死,直接挡在教主面前说:“你才可爱,你那面具更可爱,你不想给我们看脸我们还不稀罕看呢,信也送了你爱往哪去往哪去走走走走走!”

    巫泉对着谢书晟一抱拳:“既然都不欢迎我,在下就此别过。”

    说罢就像一阵风一样消失了。

    温煜:“好轻功。”

    谢书晟端着茶水的手一顿:“看看身上少了什么。”

    众人听话的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

    “我特意留着的师父给我做的桂花糕!”

    “该死我一套108根的金针!”

    “……”

    “师父你被偷什么了?”

    “……”

    “该不会没东西可偷吧?”

    “……”

    “顾冲天留下,你们去准备一下,我们继续上路。”谢书晟把茶水放下,扫了一眼三人。

    柳文叙牵着温煜走了,顾冲天尴尬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穿的什么吗?”

    谢书晟回想了一下那件几乎不能称之为衣服的衣服,点了下头。

    “被偷了。”

    谢书晟:“没什么可惜的。”反正就几条破布。

    顾冲天心中泪目:他嫌弃定国套太露骨了不敢穿,可是毕竟是当初从游戏里一起带过来的,总算有点纪念意义,现在就这么被偷了……会不会被认为有什么奇怪的嗜好?

    谢书晟站起来,注视着他的眼睛:“我这一生,亲近的人不多,你是其中一个。”

    顾冲天受宠若惊,眼神乱飘,就是不敢看他:“啊……那我好荣幸啊,我早就把你当兄弟了嘛。”

    谢书晟摸了摸腰间的剑穗,忽然说道:“其实根本没有你师父这个人。”

    顾冲天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把整个句子的每一句话都拆开合起好几遍才发现自己浑身都跟着凉了。

    谢书晟默默的等着他开口,可是他就像是和他杠上了一样,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本来像他口中的“师父”那么一个人物,江湖上没有他的传说可以说是他师父隐居山野,不问世事。可是后来又说他师父和江湖可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复活之术不是玩笑,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又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世间有这样的功法。顾冲天不仅轻易就能使出来,还可以瞬间治疗别人的伤,这样的人,他几乎要以为是天上哪个神仙下凡了。

    这人关心他,讨好他,亲近他。他不想把这些当做是阴谋……而且他也实在没法想象这么一个人会想要害他。

    如果他真的是神仙,对他坦诚相待,他自然也会对他毫无隐瞒。

    顾冲天在那里干站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是调查了他的过去么?本来以为杜撰一个不存在的角色就能忽悠过去果然太天真了?

    可是他说实话又有谁会信啊!谢书晟会不会以为他又骗他把他刺成窟窿吧!

    纠结着的他没有注意到谢书晟越来越失望的眼神,最后谢书晟几乎是猛的站起来,快速的说了声“走”。

    因为站的太迅猛,把顾冲天吓了一跳,紧紧跟上他才发现谢书晟走路带风……生气了?

    从第一次见面到今天,是他第一次见谢书晟生气,有点萌?可是惹到教主大人的是他啊tat

    说时迟那时快!顾冲天一个跨步冲了过去抱住谢书晟大腿哀号:“我招啊!我什么都招啊!”

    楼下的客人:=口=卧槽快出来看八卦!

    谢书晟没想到会来这么一出,常年面瘫的脸好像出现了一丝裂缝:“……放手。”

    顾冲天继续嚎:“你不听我解释我就不放手!”

    谢书晟心中反复否定之前的判断:这么没脸没皮的家伙怎么可能是神仙!

    眼看围观群众越来越多,甚至有一个小孩子拉着她麻麻的手天真的问:“那两个大哥哥在做什么呀?”

    谢书晟几乎是动用了他一辈子的感情波动才从牙缝里才挤出了三个字:“上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