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顾冲天不要脸的抱大腿,最后被谢书晟一怒拎到马车上。

    眼观眼,鼻观鼻,十一十三直接驾车离去,马车因为跑太快有些颠簸,顾冲天脸被砸到地板上半天没敢抬起来,于是随着马车“碰~碰~碰~”的有节奏的继续砸地板。

    谢书晟用脚不轻不重的踢了他一下,他挪了一下身子,继续以脸捶地,心里想着怎么解释自己的来历才能让人相信。

    谢书晟坐下,看着他脸都快砸出血了,终于出声:“给我起来。”

    顾冲天迅速站好,发现这样只能俯视美人,感觉有点不敬,立即单膝下跪,用诚挚的眼光看着他:“我接下来要说的都是真话,可能会有点匪夷所思,但是我拿我的人格……额……我拿我的生命担保,句句属实!”

    顾冲天脸着地那会儿想了好多谎话,但是最后都被一一否定。

    虽然有一部分是因为他喜欢眼前这个男人,不想再骗他。但是更大一部分是他觉得自己这么短时间内想出来的谎言绝对很容易就会被拆穿。

    与其被拆穿再次降低好感度,还不如直接说实话,不管人信不信,最起码劳资最大的秘密都给你说了,爱信不信。

    “我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以一句平淡的叙述开头。

    “在我那个世界里,我有家人朋友,生活的挺美满。有一天我忽然就被告知要死了,但是可以用另一种姿态在其他世界再活一世。”

    “我们那里有一种游戏,你可以选择人物并扮演他在一个虚拟世界……就是不存在的世界里和其他虚拟人物一起玩。”

    “我曾在那里有一个人物,能攻击会治疗,当初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那一身破布就是那个角色的装备。”

    “也不知道那个让我重生的‘系统’是怎么想的,直接把我的虚拟人物做成了真人,把我的灵魂就这么塞进来了,你要知道,我们那里的虚拟人物既然是虚拟的,有像是‘复活’这种神奇的技能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是这个世界好像有个叫天道的东西在看,搞的我不能随意复活人,我救你那次是歪打正着,天道可能在……睡觉?”

    “我知道现在说的这些很假,你根本没有办法去查关于我说的这些话,你不要说信我这些话,连我自己都不会信。”

    “如果你觉得我的出现时间和地点太过巧合,让你怀疑我的身份和目的……我只能说……”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呦~”顾冲天忽然抛了个媚眼,让本来挺严肃的话题瞬间变了味。

    他不是想故意破坏气氛,只是平时吊儿郎当贯了,却从没遇到过被心上人怀疑的这种事……不对,以前他也没有心上人可以参考。

    #论单身狗的初恋惨剧#

    他单膝跪地,半昂着头。语气虽然轻浮,眼神中的紧张却出卖了他。双手虚握的搭在腿上,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握住他的手就会发现手心已经全是汗了。

    谢书晟静坐着和他对视,没说信与不信,恢复成冰块脸的教主大人还是很有压迫感的,只一会顾冲天就hold不住了。

    “大哥……您倒是给个准话啊?我刚刚就是开个玩笑……”

    谢书晟摇摇头:“我不信。”

    “额……我想你也不会信,所以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我不信,你就不会证明给我看么?”

    “……啊?这怎么证明?”

    谢书晟顿了一下,似是进入了一段回忆,顾冲天慢慢等着,结果一跪就是近一个时辰。

    他哪里能受这种苦?想要动动腿,可是又不敢做的太明显。脑袋里胡思乱想,一会想我为什么要受这种罪?人家泡妹子也不用这么拼啊!一会又想,现在不是想怎么嫖教主的时候啊,人家武力值在自己之上,惹他不满了没准直接就杀了自己,人家是魔教教主杀人不偿命啊……大概?

    等谢书晟终于从回忆中醒来,看到顾冲天一脸便秘的半跪在自己眼前,总算把他解放了:“你怎么还跪着?”

    顾冲天努力让自己的便秘脸变成了憋尿脸,谄媚道:“我觉得仰视教主大人的脸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说罢缓慢的直起身子,跪了太久,活动的时候都能听到自己骨头咔吧咔吧的声音。

    谢书晟看他坐在他对面,问:“想好怎么说服我了么?”

    顾冲天愣住,他刚才一直在想腿都跪麻了的事,完全没再想怎么说服他,他之前的解释已经算是把所有真相摆给他看了,人家不信他有什么办法?

    谢书晟又说:“你少了许多细节,关于重生的经过,还有你那所谓的‘游戏’,你说的太笼统了。”

    “可是我自己都有点糊涂啊……”

    “那就给我说说你的世界。”

    顾冲天想了想,忽然说道:“可能在我们那里是没有‘内力’的吧。”

    “所有人都是普通人?”

    顾冲天纠结:“也许是我不知道?我一直相信我们国家有‘龙组’来着……好吧可能是我想多了。”

    “说说你的家人。”

    “啊……父母很和睦,感觉一直是热恋期?爷爷奶奶走的早,我也没能见上一面。”

    “‘游戏’呢?”

    “就是一个让玩了的人节操碎尽的东西。”

    “节操?”

    “……含义略深,我可能需要百度君帮忙……不要问我百度君是什么人,那不重要!”

    两人开始的时候还是一问一答,过了一段时间渐渐变成了顾冲天一个人在说,谢书晟默默听着。

    “在我们那里,有几乎全能的电脑,有能把人带到天上的飞机,地上跑的有火车汽车,海里的有轮船,孩子们会被要求上学,各行各业都挺发达的,生活水平棒棒哒!”

    “我跟你说啊,我除了毒哥号还有两个萝莉号来着!萝莉就是小女孩,还要是特别可爱的那种!像柳文叙那种的如果是女孩子就是我心中标准的萝莉了,艾玛,我和你说这些你别误会啊,我不是那种奇怪的怪蜀黍。”

    “哈哈哈哈哈我告诉你我有一个朋友,特别二!二就是傻的意思,不过朋友之间说二并没有贬低的意思来着。你知道么?他是那种上厕所没带纸,手机欠费还给10086人工台打电话要纸的人……这句话要解释的有点多你就随便一听吧。”

    顾冲天说的眉飞色舞,唾沫横飞,几乎说话中间都不要标点的。他像是憋了许久的话匣子,终于被戳到g点了把几十年的话一顿全说完。

    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里,他虽然表现的坚强,也不常感到寂寞,却真的需要一个倾听着,来听他讲那些注定被尘封却很美好的记忆。

    谢书晟作为一个倾听者完美的完成了这个任务,他不常插话,只偶尔问一句“xx是什么意思”。

    故事匪夷所思,但是他相信能如此激动的说“那个世界”的记忆的顾冲天没有骗他。

    激动过了的顾冲天语速渐渐变慢,到最后开始哽咽起来

    “我啊……真的好想他们……没有电脑没有科技这些都无所谓……我只是……舍不得那些人啊……”

    谢书晟闭上了眼睛:“够了。”

    顾冲天一怔,想起来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说服”,笑了一下说道:“你知道么?我喜欢你。”

    谢书晟没理他。

    马车没有刚开始跑的快,车轱辘转着发出阵阵响声。却不能遮住那一句“我喜欢你”。

    顾冲天没能等到人家的回复,低声笑了起来。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当初他把这东西设定成铃声,就是因为无论怎么跑调听起来都差不多。如今唱着广场神曲,他自我安慰道:人家只是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喜欢”是哪种喜欢而已。

    而他还没有做好被拒绝的心理准备。

    奇怪的歌声从马车里源源不断的冒出来,却没人大吼着让他停下来。

    另一辆马车的驾驶者甚至在低声哼哼着:“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

    把身份说开后,顾冲天恢复成没心没肺的样子,眼看谢书晟没有把他杀掉或者关小黑屋的趋势,就默认他已经相信自己了。

    既然没有必要隐藏“技能”的事情,顾冲天干脆在车上挨个给人表演了一下五毒技能。

    除了不明所以的冰蚕有奇奇怪怪的光线之外,其他技能都很低调……不对,还有召唤宝宝们也略坑爹。

    当他把搅基蛇召唤出来的时候一辆大马车差点被挤爆,只能立即把蛇给献祭了。而这时的谢书晟已经把手放在剑柄上了……也不知道是想砍人还是蛇。

    “我还能招别的宠物,能和我一起战斗。献祭掉后还有不同的作用。”

    谢书晟说:“技能很方便,内功很不错,好好练能成高手。”

    顾冲天害羞:“不敢不敢,怎样我都比不上你的。”

    “这是自然。”

    “……”

    或许是解开了一个心结,谢书晟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不过前路依旧迷惘,邓居安的事也罢,辞任教主之位也罢……还有刚刚的告白……

    从没有人对他说过“喜欢”。

    虽然只是一瞬,虽然可能不是他想的那样。但他毫无疑问的因为这两个字而让心中激起波澜。

    但是高冷【划掉】不懂如何正确表达情感的教主大人用沉默拒绝【划掉】回答了他。

    顾冲天告白失败(?)后仍然是颗牛皮糖,各种献殷勤,把谢书晟伺候的无微不至。反正就这么耗着呗,不能一见钟情总能日久生情嘛。

    马车继续赶啊赶,照理说一个骑毛驴的早就能赶上了,却始终不见人影。

    温煜没坐在马车里,而是和十一一起赶车,一路上根据路上的痕迹推论出……那只驴跑的可能比马还快。

    可是这怎么可能啊=口=

    不管如何不信,事实摆在那里,温煜认真观察路线,却发现邓居安留下的痕迹忽然消失了。

    “停下!”

    十一十三停下马车,温煜跳下来仔细寻找,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看来对方用了反追踪技巧,不过他如何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呢?

    谢书晟和顾冲天依次下车,柳文叙在车里睡着了没反应。

    温煜焦虑的和谢书晟说:“痕迹被销毁了,连我都看不出来他去哪里。”

    顾冲天疑惑:“不是去黄山的么?”

    温煜摇头:“大路路过黄山,可是没路的地方也能走,只要知道方向可以去很多地方,我们现在是失去他的踪迹了。”

    谢书晟:“去黄山。”

    几人都是不赞同,温煜直说:“虽然有点费时间,反追踪的话扩大范围还是能知道大概方向的。”

    谢书晟:“黄山。”

    顾冲天笑:“老大发话,有何不满者杀~”

    十一十二上车赶路,目标黄山,温煜叹气。

    回到车上顾冲天问谢书晟:“你怎么确定的?”

    谢书晟又恢复成爱理不理状态,顾冲天败退。

    巫泉给了谢书晟九封信,那个人的字迹他不会认错,当初就是他一笔一划教他写字,还开玩笑般的和他说以后会带他踏遍山川美景。

    其中就有黄山。

    所以无论那个人最后选择了哪里,这一趟他都会去黄山。不为别的,只是看看风景。

    那一夜提笔书写的是教主之位移交人员名单。年轻一代有几人资质不错,可是最后他还是决定再拖一会。

    可能是不想辜负老教主对他的期望吧。

    没了想要保护的“父亲”,他忽然发现作为“父亲”来说,他给了他许多空头承诺,最终却都成了一场空。

    没能带他踏遍山川,反而一次次阻碍了他与外界的联系。说好的永远在一起,却换来了毒药和几天几夜的追捕。

    现如今,追求真相的心思不知为何淡了下来,反倒是那人教给他的话更加清晰的出现在他脑海里:踏遍山川美景。

    是时候为了自己而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