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来了这个世界那么久,一直在过冬天。最近天气转暖,顾冲天因为冻怕了死活不愿意脱衣服。

    作为专职奶爸,喂食一只成天生病发烧的小婴儿是很困难的。

    当初的圣手他以为治好了木木,其实只是治标不治本,烧退了一会又起来,还是喝了柳文叙的药才慢慢退烧的。

    好在顾冲天的生活技能金手指满级,制药不在话下,做出来的食物多多少少还有些药用功能,所以木木就在他手底下病了好,好了病……反复循环,也难怪他总是那么安静,毕竟总是晕过去的啊。

    可现在木木刚好处于“健康期”对外界刺激万分敏感,顾冲天一嗓子把他吓坏了,立即嗷着嗓子哭叫起来。

    因为看到顾冲天羞耻行为觉得尴尬想要默默离开的谢书晟抱着熊孩子:“……”

    孩子哭的撕心裂肺,顾冲天回想了下三秒前做的事情,仿佛晴天霹雳,完全分不出心思去哄木木。

    谢书晟无奈轻轻拍着木木,略有责备的看了眼顾冲天,顾冲天立即狗腿的挨过来:“有了教主,我再也不缺爱了!吃嘛嘛香!一口气跑几百里不费力~”

    谢书晟把木木直接塞他怀里,开始解释这次来荷兰的目的:“席家虽然是经商的,可是家大业大,养了许多江湖人士,我现在需要知道的是他们发家之前的事。你找个客栈等着,我去会会他们……不要跟来。”

    顾冲天扁了扁嘴,总要有人留下照顾木木,那个人肯定是他。

    他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忽然抬手给谢书晟刷了一个凤凰蛊。

    教主大人感觉到一股暖气从丹田处升起,轻柔温暖。

    他用眼神询问顾冲天:这是技能么?

    顾冲天呲牙咧嘴的用表情回答:冲天牌凤凰蛊,青春的蛊,友谊的蛊!

    “嗯。”

    顾冲天听话的找了个客栈,急的屋里团团转,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敲门的力度和节奏都不对,这不是谢书晟!

    顾冲天把木木放在床上,手中紧紧握着“未央蝶梦”,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你是谁?”

    外面的人轻叹口气:“真是伤心,明明几天前才见过面,顾兄弟那么快就把我忘了啊。”

    巫泉!那么讨厌的声音觉得是他!

    想了想他和教主之间似友非友的关系,应该不会出手害自己,便想去开门。

    木木却在这时大声哭起来。

    顾冲天被吓了一跳,连忙去哄,一个念头闪过心间——他们明明是在快马加鞭的情况下赶到这里,巫泉与齐宇的三日之约结束时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了。那么他是怎么追上自己的?又是为了什么追的?

    这么一迟疑,看向门口的目光就不对了,他把仍然哭泣的木木绑在身上问:“之前你来找我们的时候,被人扯下了面巾,你是怎么做的?”

    “……”

    顾冲天心中的不详感越来越大,忽然门整个都飞了进来,一个迅速的身影直冲顾冲天!

    小顾子准备充分,一招“化蝶”带着木木一起消失,在那个装束和声音与真正“巫泉”并无二致的人惊讶的瞬间出现在他身后,将带有毒性内力的一掌狠狠的打在对方后背。

    那人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掌,想要扭头看却感觉小腿一痛,被他给踢跪了。

    一把匕首出现在颈边阻止了他接下来的任何动作。

    顾冲天行云流水的做完这些后,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一个yes。

    被揪着打了那么久,总算有一天没有拖后腿了!

    木木在开始打斗的瞬间就停止了哭闹,因为又病晕过去了。

    顾冲天冷冷问跪在地上的男人:“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那人眼见偷袭不成,便咬破了藏在牙内的毒囊。一丝黑血从嘴边流下。

    可能是想做戏做全套,这人连巫泉的面纱都准备了,又因为背对着顾冲天,直到毒发再无力气坚持跪姿而倒下时才被发现不对。

    他一把扯下那人蒙面巾,只见他面色发青,嘴唇发紫,一口口黑血缓缓溢出。

    顾冲天大脑一片混乱,只想着这人要死了……天道会不会把这条人命算他身上?

    圣手不要钱的刷在他身上,可是毒性还是很快蔓延开来,顾冲天急忙翻找包裹,他记得柳文叙走前给了他一瓶解毒丸,虽然不是药到毒除,可是却能缓解毒发时间。

    他一股脑的给人倒了小半瓶药丸塞进嘴里,想给人输点内力又担心毒性内力会让人伤上加伤。只好规规矩矩的探脉。

    他记忆里有丰富的医学知识,可是这并不代表手一摸上去就知道这人中的是什么毒,毕竟这里也不是剑三世界,而他的“知识”来源始于游戏数据。

    脉象显示这人在吃了解毒丹后毒性确实有所缓解,可见柳文叙这解毒丹是真的能“解百毒”。

    他把剩下的药丸都倒了出来,自己小心翼翼的吃了一颗,砸吧砸吧嘴,脑中浮现出具体的药材和最适宜的炼丹时间。

    为了不让这人因为自己而死,顾冲天咬咬牙就准备试试炼药,这时却忽然想起一个陌生的声音:“小娃娃,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啊?”

    顾冲天吓了一跳,只见已经没有大门阻挡的门口,有一个形貌猥琐,身形瘦小的老人笑眯眯的看着他。

    “真是的,这些娃娃做事居然那么冲动,还那么没本事,一现身就被制服了。”

    现在的所谓“偷袭者”的确惨不忍睹,可是顾冲天难以判断眼前这个丑不拉几的货到底站在哪边,绷着脑子里的一根弦,就怕他忽然出手弄死自己。

    那老头“桀桀”的笑了,摆摆手:“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老人家我没有功夫对你构不成威胁,你不要再摆着那种表情了。”

    “二十年前我是魔教的长老之一,江湖上人称‘千张嘴’的胡硕,不过后来嫌魔教规矩多就离开了。不知道教主有没有提到过我?”

    顾冲天想了想,好像是有一个叫胡硕的人,可是有谁能证明就是眼前这个人呢?

    老头看他仍然一脸防范,只好继续游说:“知道我为什么叫‘千张嘴’么?因为只要是从我嘴里说出去的话,不超过一个月,整个江湖都会知道。”

    “可是你要知道这背后的意义在于我在情报这方面可是江湖第一人。”

    “我从半年前开始发现不对劲,可能有人盯上了教主,却不是针对魔教,我本来不以为意,觉得这些小角色掀不出什么大浪来,后来教主失踪才发现我可能搞错了一件事。”

    “至始至终,我都看错了对手,在那群小角色背后,有着连我的情报网都找不到的靠山。”

    顾冲天顺手又倒了几颗解毒丹喂给偷袭者,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如果这个老头真的是自己人,是不是可以让他帮忙杀了这个人,这样应该不会算是他杀的……吧?

    为这个想法心动了一瞬,下一刻又脸色惨白,只是来到这个世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人命已经如此廉价了么?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来后问:“有没有离这里最近的药铺。”

    老头又“桀桀”笑了半天,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想救他?我有解药,你喊我声爷爷我就给你。”

    爷你妹啊!我爷爷长的比你好看多了!

    “……你哪来的解药?”

    老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都说了我是关注了这群人半年了,现在你抓到的这个人就是人家派下来的‘小人物’,血杀楼的‘千面人’。啧啧,就这小样还好意思和我一样用‘千’字当外号。也不照照镜子自己够格么?”

    ……您老才该照照镜子吧!整个人都散发着怪桀桀的气息啊喂!

    老头再一次晃了晃手中的小瓶子:“如果小娃娃不想叫我爷爷的话,就给我唱首十八摸吧。放心,楼下的人都被你怀里的笨蛋给放倒了,没人会听到的。”

    “……我不会唱十八摸。”

    老头气的吹胡子:“又不愿意叫爷爷,还不愿意唱十八摸!我不管,你今天一定要唱首让我满意的曲子!”

    尼玛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谢书晟总是跟他强调说教中人多是蛇精病了!哪个正常人会这么做!这货觉得是魔教的,妥妥的!

    顾冲天含着一口吐槽血,生硬道:“我给你唱威风堂堂。”

    当年他还是个纯洁的孩子,基三一群掉节操的妹子们为他打开了新的大门,在半逼迫状态下学唱了威风堂堂中文版,虽然跑掉跑的不忍直视,但是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听众们听的本来就只是‘娇喘’和坑爹的歌词……所以有一段时间顾冲天因为这首歌小红过一段时间。

    老头没听过这首歌名,不过看他一脸隐忍的样子觉得可能会发生很有趣的事,就笑嘻嘻的说:“记得要让我满意哦~”

    顾冲天咬牙道:“包您满意。”

    他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啊~啊~啊~~啊~~恩~啊~啊~~啊~”

    “引诱谁去大胆摘下禁果,甜美滋味闭眼偷咬一口,触及到了最深处的果核,身体开始颤抖。

    ”

    “舌尖已润湿双腿的内侧,神经末梢拉起警报响彻,自内而外逐渐变得火热,现在无须再遵守规则。”

    跑掉的呻/吟,性感的声音,两种极端摆在一起却毫不违和。老头听着那些掉节操的歌词激动万分,等一曲结束后跑到顾冲天面前狠狠的拍着他的肩膀大喊:“有前途啊有前途!”

    顾冲天夺过他的药瓶,倒出一粒药丸给人喂下,仔细探脉发现毒素正在慢慢消退,就知道这条小命是保住了。

    老头又遗憾的说:“有前途是没错,可是耐不住脑子不会转弯啊,我又不会武功,你直接把药抢过来不就行了么?”

    ……法克油!

    顾冲天心中默默竖起中指。

    而在门外,则是因为再次不放心顾冲天而在半路先折返回来的教主大人。

    此时他虽然一脸淡定,但从听到顾冲天唱歌的前奏开始,他就开始郁闷。

    为什么总是被他撞见这么……尴尬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