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如果有个人要杀你,你不仅制服了他,还蛋疼地费劲心思去救他,只能说是造化弄人。

    顾冲天就是一个这么蛋疼的人。

    他无视了胡老头,自顾自的给木木喂了点退烧药,用脚把晕过去的刺客踢上床。就想出去看看所谓的“被放倒”的顾客们是怎么回事。

    谢书晟听到动静,连忙躲进隔壁的房间,无奈动静稍微大了点,被神经紧绷的顾冲天听到了。

    “什么人!”顾冲天一个头两个大,最近破事一个比一个多,再多些奇葩出来就他这小身板还不够折腾的呢!

    谢书晟无比后悔自己居然因为担心这个家伙而回来看看的决定。不过……胡硕居然在这里倒是意外之喜。

    门被踢飞,只留下空空的门框。顾冲天小心翼翼的看着门口,顺便把胡硕也护在身后,默默哀嚎……他们老的老,小的小,晕的晕。今天第一次和人打架虽然挺轻松就赢了可是心里还是没什么底,水货当惯了,不习惯霸气侧漏的角色真的不是他的错【手动拜拜

    门外一直没有人进来,胡老头拽了下顾冲天的袖子使眼色:你不去追的话一会人跑了怎么办?

    顾冲天表示……他一点都不想追。他就想好好看家啊!

    打起十二分精神移到门口,望了望,没人。恩恩,好极了估计是被自己的实力吓走了。

    他刚松一口气,胡老头就在后面一个劲摇头叹气的,好像他不追出去就是犯了大错一样。一转身想要辩驳下才发现那杀手居然醒了。

    似乎是发现自己没死,杀手有一瞬间的怔忪,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现在正是逃走的好时机,瞄准了窗户就打算跳。

    顾冲天召出天蛛准备拉人,就见已经跃出半个身子的杀手被一脚踹到脸的滚了回来,鼻血四溢。

    谢书晟从窗户外优雅的跳进了屋子,拍了拍并没有什么灰尘的鞋面。

    ……教主大人你那么装逼会ooc的你造么?

    天蛛的忽然出现显然让胡硕这个高龄人士吓了一跳,尤其是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一只!

    谢书晟看了眼地上的杀手,挑了下眉。这张脸居然真的和巫泉一模一样,看来的确有称为“千面人”的能力。

    杀手简直要哭啊!听说这回的任务本来是杀魔教教主的,做了好多功课才弄成了巫泉的样子,就这样还觉得九死一生提前把遗书都写好了忽然发现没有能托付的人,干脆跑去家乡匿名修了桥修了路。

    刚花完钱他又忽然接到消息刺杀目标改成教主身边的顾冲天。

    顾冲天谁啊!没听过啊!

    他又花了好多时间去查这货,结果发现……呵呵,能把修桥修路的血汗钱还给劳资么?劳资死!不!了!了!

    顾冲天是个厨子啊!为啥要叫一个一流杀手去杀厨子啊!哪怕那个厨子还会医术也不值得出动他啊!

    然后他就一路暗中观察他们,终于等到杀神离开厨子的时刻了!

    就被厨子拍了……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看在是自己误估了对方的实力的份上只能慷慨赴死了。

    就被厨子救活了……

    这货闹哪样啊=口=想从我这里问出些什么么?我可是有职业素养的杀手!看我逃~

    就被踩脸了……

    (╯°口°)╯︵┴─┴这还能玩??!!!!

    顾冲天随手献祭了天蛛,激动的看着谢书晟:“你怎么回来了,事情那么快就办好了?”

    谢书晟沉默了下,实在没能说出“我从你唱歌之前就在了”这种话。想了下既然胡硕在这里就不需要再亲自打听消息。事情确实是“办好了”便点了下头。

    杀手萎靡的坐在地上,有心自杀却发现自己的凶器已经被个老头搜走了。

    谢书晟问:“你见过巫泉?”

    刺客爱理不理。

    顾冲天不爽男神被晾着,想了想把柳文叙为了“和好”给他的痒粉拿了出来。

    “嘿嘿嘿嘿……你造这是什么吗?他绝对会让你爽~翻~的!”

    ——————以下内容太过血腥已被我大脑主动和谐请自己yy—————————

    有职业素养的杀手满脸血的瞪着顾冲天,刚开始觉得好玩的顾冲天渐渐感到心虚。

    谢书晟坐在椅子上淡然的喝茶,胡硕做出各种奇怪的表情把木木逗的“咯咯”笑。

    眼见杀手的假脸被挠破,里面的真脸皮肉外翻,顾冲天终于感到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不太好的事,大发慈悲往刺客脸上泼了一碗凉水。

    谢书晟淡淡说:“他不会说的,杀了吧。”

    顾冲天:“……”

    他还是觉得杀人不太好怎么破。

    谢书晟看他满脸纠结,忽然就想起来这人……似乎是不愿见血的。

    杀手不杀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次的杀手不像当初在村子里遇见的英子,“千面人”在江湖上已经杀出了名堂,对他无论是放是留都是一大隐患。

    “算了……废了内力带在身边吧。”

    顾冲天大喜,不用看到男神杀人简直撒花~至于废人内力这种小事就让他来代劳吧!

    杀手在被废内力疼昏过去的一瞬间,一个坚定的信念深深的印在脑海里——

    一定要弄死这个厨子!!!!!!!!

    顾冲天满意的看了下自己的成果,找谢书晟邀功:“我这一次没拖后腿,是我制服他的。”

    谢书晟忍住顺毛的冲动,只是点了下头,就转移了话题:“胡叔,我需要你在江湖上流传我死了的消息时再散发一个消息,知道的人不用太多,不过一定要快。”

    胡硕还在逗孩子,猛的听了这些忽然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半晌才说:“你真的决定了?”

    谢书晟点头。

    “人选选好了?”

    “让师父替我选。”

    “啧啧,你也是,小闻也是,怎么一个二个的都想那么早就隐退。”

    谢书晟摇头:“不是隐退。”

    顾冲天听的云里雾里的,知道最后两句才听出来这是要换教主的节奏?

    胡硕摸了摸木木的头:“我也老了,指不定那天就翘辫子了,先说好我的情报网不会交给暗部那群混蛋,如今我还能在这里和你说话只是因为你是小谢而不是因为你是教主。”

    “这一次不知道你惹了谁,人家卯足了劲想弄死你。你先弄假死再让我传消息是不是想揪出他尾巴?想的挺好但是可能不会如意,人家不是傻子,血杀楼能让人来杀你就说明他们一直关注着你,瞧瞧这货吧,他能扮成巫泉从杭州跟到荷兰,你会觉得幕后黑手会相信我散发的任何‘小道消息’?”

    谢书晟没有理会他的长篇大论:“你只需要散播事实就行了。”

    “什么事实?”

    “我要退位。”

    “……所以你的目的不是揪出幕后黑手?”他只是认真的想着怎么把不想坐的位置“合理”的推出去?用“假死”的办法?

    那他还让他散发消息的目的是什么?逗人玩啊?!

    胡硕捋了捋小胡子,忽然问:“想不想知道这小孩的故事?”

    小孩当然指的是木木,疾病缠身还废了只手的小包子。

    “说起来,这事和邓……不对,现在应该叫他古忆,反正就是和那个整天无所事事养竹子的小子有关系。”

    “古家是做机关出身的,当时出了许多有名的机关师,后来因为和善毒的寒家走的近了使他们的机关威力更加强大,盛极必衰,古家和寒家风头正盛,却在短短一年内接二连三出了事。”

    “江湖上先是一些不太出名的侠客遭到毒手,被推到了寒家身上,本来只是这样还没什么,其中一个侠客居然是苍穹派掌门唯一一个儿子。”

    “接下来就都都乱了,苍穹派是第一个乱的,掌门被杀,长老一天死一个,很快在当时属于中游的门派就这么散了,紧接着是其他的小门派,偶尔几个中等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快的时候一天能毁了十几个小门派,证据无一不指向寒家,终于,那些有着历史底蕴的门派坐不住了。”

    “我至今还记得小闻姘头说的话——这个江湖,变了。可不是吗?很多人都能看出来这是陷害,偏偏因为没有证据就把罪状强加给别人,那时候也怪我想太多,觉得这么活着真没啥意思就归隐了,结果没能八到事情真相一直是我的遗憾啊。”

    顾冲天沉吟:“结果是别的门派联合起来揍寒家?古家去帮忙?所以被灭了?”

    “啧啧,故事转折就在这里,古家是灭人的那边。”

    谢书晟皱眉:“你是说他们反目了?”

    “再大的感情在利益上都会变的渺小……尤其是对家族来说。”胡硕边说边回忆那些战火的日子。

    “都说十年前血洗江湖是最血腥的一战,在我看来早在许多年前,古家参与灭门行动的那一战才真的是惨绝人寰。”

    “我只在外面远远的看了一眼就离开了,最近重新翻线索的时候才发现当年所谓的‘正派人士’干的可真不是人事啊!寒家刚被灭完,连个孩子都没留下,忽然又传出真正的凶手是古家,寒家人都是无辜的,那群人连忏悔都没有,乘着杀完人的余兴索性把机关都用尽的古家一道灭了。”

    谢书晟握了下拳,又缓缓松开:“古忆是幸存者?”

    “是啊,狗屎运般的活下去……也不知道对他还说是好是坏,不过他能遇上你对你来说应该不赖吧。”

    顾冲天听着吃味,忽然冒出一句:“遇上我才是最幸运的事好吧?”

    说完后,三个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