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金手指莫名消失,身上开了个洞怎么破?!在线等!急!!

    顾冲天可怜的望着居高临下的谢书晟,几乎带着哭腔地说:“用……用不出来。”

    当初他被一脚踢到这个世界,无亲无故。靠着金手指救了金主,还救了自己。两个月来的磨合好不容易把技能熟悉的运用在战斗中……如今说没就没了?

    谢书晟见他沮丧,难得地安慰他:“活着就好。”

    顾冲天胸口疼的都要麻木了,忽然想起木木手臂被射飞的样子,惊的差点坐起来,最后被疼的一抽一抽的,好在没有挣破伤口,只是面部表情丑哭了。

    谢书晟像是知道他想说什么一样,把他因为刚刚的挣动而滑下的被子拉上来,轻声说:“木木没事。”

    只不过把没用的那只手截掉而已,更方便以后做假肢罢了。

    顾冲天缓了半天才压下那股痛感,然而涌上的尿意让他尴尬起来。

    昏迷的几天一直没上过厕所,醒来后膀胱终于表示它撑不住了。

    “那个……有夜壶么?”

    谢书晟了然的看着他的脸慢慢变红,然后出去转一圈带了个夜壶回来说:“陈大夫的。”

    顾冲天想接过来,但是他发现只要一动就会疼,一疼就更想尿……

    膀胱崩溃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他强忍着接住夜壶几乎花光他所有的力气,手一松就见它直线掉落,砸在地上发出“哐”的一声……

    ……救命他憋不住了!

    教主大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捡起夜壶跨坐在床上动作轻柔的把人扶起圈在怀里,一手把夜壶伸进被子里,另一只手……咳咳……那啥啊……挑起腰带褪下裤子……把那东西对准夜壶口放了进去……

    …………………………………………

    顾倒霉都被吓的不敢尿了【手动拜拜

    惊吓太大,痛感都被压过去了,谢书晟的美人脸就在他身后,呼吸轻轻蹭过他的脖子,他觉得自己一定还没醒,要不然怎么会发生如此荒诞的事!

    小兄弟第一次被主人以外的人碰到,羞答答的躺在夜壶里躲起来。谢书晟见他一直没动静,轻轻的“嗯?”了一声。

    教主大人以为他憋太久了尿不出来,就用那只没拿夜壶的手按了按他的小腹……

    膀胱君彻底罢工。

    先是一小股一小股的冒出来,到后来哗啦啦的听到液体倾倒的声音,顾冲天斯巴达的解放膀胱压力,尿完还打了个冷颤。

    谢书晟淡定的帮他拉好裤子系好腰带盖好被子,柔声问:“饿不饿?”

    “……”这是谁!

    “厨房有粥,你现在吃不了别的,饿的话我给你端来。”

    “……你没事吧?”这特么到底是谁!

    谢书晟忽然笑了下,幅度不大却很温柔。比起之前总是面无表情的嫌弃别人简直整张脸都活了起来,可是顾冲天还没来得及花痴先是被吓到了!

    这发展绝壁不对啊!这货他不认识啊喂!

    谢书晟留给他一个充满问号的背影,他挣扎的坐起来,看到旁边的木桌上放着他的“未央蝶梦”,伸长了手把它握住防身——如果那人真的是假扮的他就一笛子乎死他!

    手中是木笛清晰的质感,他忽然想起玩基三的时候有时会听见的“好马配好鞍,兵器不称手”。

    如果手上没有装备上本职业的武器,是使不出技能的……

    顾冲天握着蝴蝶乱飞的笛子,试着给自己刷了个冰蚕。只见一道光闪现,胸口的伤瞬间好受许多。

    果然!他激动的给自己狂刷冰蚕和圣手,直到完全感觉不到胸口疼了之后才收手。太好了金手指还在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受伤啦!

    谢书晟没有收敛自己的脚步声,作死顾在听到声音后连忙把笛子塞进被窝压下身下,装出一副重伤不治的样子。

    蝴蝶被拦在被子外,只能绕着顾冲天脑袋乱飞。谢书晟端着粥回来,就见面色红润,不见一丝病态的家伙躺在床上“哎呦~哎呦~”的叫。

    “……”

    每次想对他好一点下一刻就想抽他真的不是他的错。

    顾冲天慌忙间也没想到这点,“哎呦~”了几声觉得略浮夸就停下来可怜巴巴的看着谢书晟:“大哥,你还记得那天被你凶过后我在马车上和你说的话么?”

    你要是说不记得当初他自爆身世信不信他立即抽出他家笛子拍你百足!

    谢书晟却是误会了,无奈又宠溺的说:“记得。”

    “你说你喜欢我。”

    ……他想听的不是这句啊!

    顾冲天尴尬的看着他,教主大人神色如常,没有厌恶也没有喜爱。谢书晟坐在床边,思考了下还是把人轻柔的扶起来——脸色好了不代表伤没事。

    顾冲天纠结的看着被递到嘴边的汤匙,想不到在他会拿筷子以后居然还有能被喂食的一天。

    如果真的动弹不得伤重不起就算了,可是他现在感觉自己能一拳打死一头牛!被喂饭简直羞耻!

    说道羞耻……刚刚的夜壶事件已经让他羞愤致死一百遍了。

    以前没发现自己弯了的时候明明还不介意,如今被心上人一碰就害羞了,你是什么纯情小女生么!!

    谢书晟举着汤匙好久不见动静,见他眼神发直估计又开始神游,无奈道:“要我用嘴喂么?”

    用!嘴!喂!

    不行了这人绝对是被夺舍了!他是个有着教主皮和记忆的妖怪!

    顾冲天也不装了,直接翻身下床。想吼他又觉得如果想错了怎么办,憋的自己张着嘴“你你你”半天也没说句完整话。

    谢书晟脑电波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见他对自己一副害怕纠结的样子就是不爽。粥也不要了随手扔在桌上,语气冷的结冰:“你又想怎样?”

    听到熟悉的语气,顾冲天松了一口气,想到自己刚刚的行为有点抱歉,只能转移话题:“你看我现在能用技能了,只要手里有着这个笛子……”

    “你当初说喜欢我是假的?”

    “……那啥,你别介意……算了我们说点别的吧,你看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木木的身世呢你给我说说吧……”

    “晚了。”

    “恩?什么?”

    “如果你想反悔……”谢书晟想了想也不知道怎么处置他,看那家伙一脸迷茫忽然一狠心说出了令顾冲天以后每每回想起来都觉得破下限的话。

    “我就把你锁起来,做死你。”

    呵呵这十个字真是霸气侧漏是不是啊。

    顾冲天以为自己幻听了,还是那个“做”和他想象中的“做”不是一个意思?

    今天感觉突破他认知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了……一定是他醒来的方式不对!

    谢书晟充满压迫感的向他走去,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呸!

    顾冲天被那气势所迫,小腿打着颤一动不敢动。他感觉到教主大人生气了,可是他喵的为啥生气啊!

    等他站在身前的时候,重点跑偏的顾冲天发现他们身高居然一样,只要平视就能看见那对充满愤怒的眼睛。

    危机感升上来的同时,顾冲天连忙伸出手隔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吧我知道错了!你和我说我立即改!”

    认错态度诚恳,语言真切。他就不信真的能打起来?

    他们当然没有打起来,只不过亲上罢了。

    谢书晟看他用手隔开距离愤怒更胜,以为他是想反悔,所以直接上嘴开啃。

    两人都是雏,说到接吻没准还是节操掉的多的顾冲天通过网络知道的多些。教主大人他是真的完全靠本能的……啃啊!

    两手隔开的距离被轻而易举化解,后脑勺上多出一只大手,把他按向教主大人。唇贴上唇的瞬间顾冲天脑内一片空白,下一刻又被痛感拉回现实。

    狗教主嗷唔叽好痛……谢教主狠狠的啃上他的唇,血腥味刺激了味蕾,他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时而大刀阔斧的继续乱啃,时而细细舔舐被啃出来的伤口。

    都被啃成这样顾冲天要是还不懂他的意思他就比二少还蠢了。

    很奇异的没有太过惊喜的感觉,好像从告白的那时候起就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挺有戏的。如今倒是惊讶比较多。

    原来谢书晟……是这么激烈的人么?

    还以为会在未来谈一场柏拉图般的恋爱,都已经做好和自己的小左小右过半辈子的顾冲天忽然就悟了。

    他回抱住谢书晟,默默的吻回去,想把他带入自己的节奏。可是作为初吻,同样没经验的傻缺最后还是被慢慢逼近墙角,等后背靠上墙的时候已经因为缺氧而挣扎起来。

    “等……等一……”好不容易喘口气,话没说完就又被堵上了。

    谢书晟像是亲上瘾了,在他配合自己的时候就放下心来,仔细想想这家伙完全没有想放弃自己的打算,只能说是他想多了。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会有这种感情,甚至会影响到判断力。

    教主呦~我们这里有一句话,叫“恋爱中的人智商为负”你造么?

    就在这时,一个大嗓门的声音传了进来:“喂!小谢你知不知道你的好师父干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