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酒坛子数了下有七坛,摆在桌上整整齐齐有两坛,地上歪七扭八的空坛子有五坛。

    谢书晟从桌山拿起一壶酒,看了眼还剩一半,便小口抿了一下,辛辣刺喉,酒劲烈品质一般。

    哪怕是酒量很好的人喝了那么多也该醉了,教主大人随意的又倒了点酒出来细细品味,烛火跳动,映照着小小的屋子之前有被精心打扮过。

    谢书晟摇摇头,他之前定一个房间,并没有把人在今晚办了的心思……那本“诗集”他还没有看完,贸然行事留下不好的印象就不好了,可是看这屋子的布置就猜到顾冲天想歪了。

    这些酒也许是他用来壮胆的吧,可是现在却喝醉睡着了,也许明日醒来会很沮丧吧?

    顾冲天因为千杯不醉的关系一直清醒着装醉,不过毕竟喝了那么多的酒,金手指只是保证了他的清醒,却没能屏蔽酒对身体的影响。

    此时的顾冲天浑身红彤彤的,散发着浓浓的酒气,明明脑子是清醒却死活睁不太开眼。在外人看来绝对是醉的死死的了。

    谢书晟坐上床把他衣服外衣轻轻剥了下来,正在顾冲天脑子里直呼sos的时候什么也没做又把人放下了。

    谢书晟打了点水给他擦脸,擦身子,期间顾冲天一直是那个死样任意给人折腾,最后当谢书晟把他一个人留下盖好被子出了门的时候,顾冲天几乎是被自己这个喝酒的主意蠢!哭!了!

    这金手指的作用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啊摔!还不如没有呢!

    谢书晟给他擦身体的时候还保持清醒不要太虐好么?

    继夜壶play后终于各种羞耻play都要来了么orz

    心里装着乱七八糟一堆事的顾冲天只能清醒着躺床上默默等着酒劲退下去。而谢书晟因为受不了那股酒气在隔壁又开了间房。

    第二天一大早顾冲天刚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就摇摇晃晃的跑厕所……喝的太多憋的慌。

    因为实在太早了,天还没怎么亮,趁着光线昏暗的那会儿一道人影悄悄的跟了过去。

    神清气爽的解决生理问题后顾冲天便提了裤子准备系腰带,一根带着罡风的箭忽然穿透茅房的门射了进来。

    射箭的与那天刺杀者是同一个人,他带着那奇怪的面具,确认茅房没有人出来后就打算撤离。却被忽然出现在身后的谢书晟用剑架在脖子上。

    冰冷的威压毫不留情的压在杀手的身上,杀手沉默着接受了。他的任务就是杀了顾冲天,如今任务完成了他再死也无所谓了。

    谢书晟见这人的装扮就认出来他是谁,他睡的潜,有什么风吹草动的都能惊醒他,但是杀手都很会隐藏气息,所以一开始他并没有发现他。

    可是无论怎么隐藏,在箭离弦的一瞬间总会散发些许杀气,那时候他能提前发现危险就是因为感受到了面向他们的杀气。

    教主大人直接惊醒朝杀气来源冲去,却是在客栈的屋顶上,杀手保持的射箭完毕的姿势,目光落在茅房。他想写没想直接拔剑砍去……然后堪堪停在脖子边上。

    “又是你。”谢书晟开口。

    “……任务完成。”杀手本不想挑衅,可是已经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了,小半辈子没和人顶过嘴,死前忽然就想试试了。

    谢书晟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你确定?”

    本已经确定顾冲天死亡的杀手君顺着他的目光往下望,正好看见一人弓着腰提裤子出来。

    顾冲天的腰带不翼而飞,只能用手代替,谨慎的四处看了看发现他们在屋顶上还是这么一个姿势瞬间笑的跟朵花一样。

    两脚轻踏,顾冲天借了旁边墙壁的力轻轻松松上了屋顶。

    那时在茅房,也许是实在受伤太多次的关系,顾冲天终于对“杀气”这种东西有所感应。系腰带的时候连忙朝旁边一躲总算是没再见血,可是因为事出突然一个不稳腰带就掉进粪坑了。

    他提着裤子不敢出去,估摸着谢书晟发现不对的时间猫着腰出去探探,那人果真是被教主大人制服了。

    有仇不报非君子,他前几天被这货射个对穿,现在终于能报仇了!

    谢书晟见他无事也松了一口气,看这杀手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就不爽,直接砍掉了他一只胳膊。

    顾冲天:“……”

    忽然就不想报复了,教主大人简直凶残!

    胳膊飞了下去,掉在地上还弹了一下,手指无意识的伸屈都被眼神极好的顾冲天看在眼里。

    断臂口汹涌着喷出血来,没有人帮他止血不出意外很快就会死。

    救不救?

    眼见谢书晟举起剑来准备把另一支手砍下来,顾冲天终于下定了决心,为了表现出他救人的决心,他用的不是低调的圣手,而是发光的冰蚕。

    剑在砍下一半的时候猛然停住,谢书晟疑惑的看了眼顾冲天,默然的把剑从杀手胳膊里拔出收回剑鞘。

    顾冲天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但是却坚定的给杀手又刷了两下圣手。直到被砍掉的那只胳膊不再出血才弯下腰提裤子。

    因为要用技能的关系,刚才没能拉住的裤子掉了大半,他一边提一边想怎么和他解释自己的行为。

    这要是一部小说的话,他现在就像是文里总是拖后腿的圣母白莲花,还是注定要被主角攻略的妹子的那种。可是几十年来的教育和和平的生活又不能让他冷血的看着人死。而且……出于私心的关系,他至少不希望这个人是死于谢书晟手里的。

    杀手发现伤口不痛后震惊非常,他从没有听过有人能瞬间治愈伤口,所以他的刺杀对向真的是深藏不漏?

    顾冲天低着头蹭过来毫不犹豫的拍向他丹田,只见汹涌内力涌入,片刻后丹田尽毁。

    丹田被废的疼痛感远比断臂更甚,杀手再能忍也忍不住“唔”了一声。还没能从那种剧痛中缓过劲来就发现有两只手摸上了他的腰。

    他从小只有腰处有痒痒肉,顾冲天本想摸腰带,却不小心正好碰到痒痒肉。就见明明疼的咬牙的杀手忽然浑身一抖“唔……呵呵嘿咦!”

    “……”这是觉得精神受到污染的顾冲天。

    谢书晟从收剑开始就没打算杀人,如今看堂堂一高手被这么整也想着成全顾冲天。他没忘记他嘴里的“那个世界”是什么样的,想到以后可能要和这个人过一辈子,还是趁早学会为对方着想比较好。

    顾冲天听不得他笑,直接把腰带扒下来系自己身上,狗腿地对教主大人点头哈腰:“带走还是放了?”

    求放了求放了求放了!带走一只电灯泡他怎么和教主大人发展感情?!

    “带走。”

    “好嘞~”擦擦擦擦擦!

    两人拖着虚弱的杀手回到客栈,一炷香后,在断臂的上空忽然闪现一个人影,不知道用什么东西一丢,断臂就追着人影一起消失了。

    ————————————————————————————————————

    杀手被两人这么一折腾别说射箭杀人了,连生活自理都不能保障。被砍的还是常用的右臂,走路都觉得平衡被打破了很是别扭。

    顾冲天可不管这些,他刚刚想要展开攻略让教主大人乖乖躺他身下,这样他就不用担心被爆菊了。

    为此他摆了一个自认为最帅气的姿势,左手叉腰,右手抵在门框上,头微低,抬眼看着谢书晟,嘴角上翘到一个很装逼的幅度,用最man的声音说道:“你长的真美。”

    然后一把筷子就嗖嗖嗖的擦着他的身体飞了过去。

    tat麻麻好可怕他刚刚是不是用了什么不好的flag……

    谢书晟随手扔完筷子,从怀里掏出那本“清雅诗集”旁若无人的观看起来。

    顾冲天刚触了霉头,这个时候绝对不敢靠近啊!所以他无聊的去挠杀手的痒痒肉了。

    “清雅诗集”花样繁多,许多姿势都需要承受方有足够的柔软度。顾冲天平时练武走的是轻灵路线,柔软度哪怕不是极佳也能勉强做出大部分动作了。

    谢书晟一心二用,一边快速记忆着“诗集”上教导的姿势,一边念念不忘最近收集到的许多线索。

    古忆给他的信中让他去调查“南席北秦”的席家,因为遇上胡硕的关系所谓的调查直接进入倾听环节。

    不仅仅是席家的事情,包括古忆化名“邓居安”后做的许多事,木木所属的大家族的破烂事都给他说了。

    可是哪怕听完所有的故事,他也没能把这些东西连到一起。古忆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没能从这段时间的经历中得知,总以为他是一个活的简单的人,现在倒是越发让人琢磨不透了。

    这种感觉像是他师父,总是出其不意的做出匪夷所思的行为,最后的解释永远都是“我只是想让事情变得好玩些”。

    可是古忆不是那样“爱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