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一大波人马像来时一样往回赶,只不过这一次多了一个断臂的杀手。

    初言安安静静的被扔在柳文叙马车上,温煜听说过他,这次见到真人忍不住打听消息的瘾就上来了。

    “听说你射箭前要去抱女人,要不然找不到手感是不是真的?”

    “……”

    “听说你杀你朋友不是因为任务而是因爱生恨对不对?”

    “……”

    “听说你长得貌比潘安,因为太好看了惹人注目才总带面具是不是……哦这个不用问了,肯定是假的。”温煜嫌弃的瞟了眼那张黑白脸。

    “……都是假的。”

    温煜失望的怂拉下脑袋。

    柳文叙叹气,哀怨的看着他说:“你看教主都修成正果马上就成亲了,你连小手都不给我拉。”

    温煜伸出他的手:“我们两谁手比较小?”

    柳文叙乘机想握上去,奈何温煜反应太快只能抓团空气,他站起来又坐下去,想开口又咽回去,看的温煜都替他急:“你到底想说什么?”

    柳文叙想了几秒,闭上眼睛:“没什么。”

    这一天赶路不急,傍晚找到一家客栈住下,掌柜的是个女人,长的一般般,气质上却是大家闺秀的那种。

    顾冲天莫名觉得她眼熟,后来才想起来这人样貌简直就是女版二少,顿时被雷的不要不要的。

    温煜出去溜了一圈回来就带来一个消息:魔教的屠龙令发出来了。

    几人都不知道老教主在想什么,谢书晟信任他师父,书信一封飞鸽传书过去,让他准备见徒媳。

    顾冲天没觉得看别人写信不好,等看完了才想自戳双目。

    徒媳是什么鬼?!这种非常时期你还真的想成亲不只是说说么orz

    只有字写的好看。

    顾冲天无奈的把吐槽吞下去,神色复杂的看着他。这个人是真的想和他过一辈子,他何德何能把这样一个优秀的人给掰弯了?

    刚转个身那复杂的表情就猥琐了,劳资就是那么叼怎么滴~

    他两眼放光,气运丹田的问谢书晟:“你师父他老人家有喜欢的东西吗?”

    谢书晟放飞信鸽,直接回答:“天下大乱。”

    “……这个有点费时间,可能来不及了,有没有别的?我是说能回去的路上顺便带的?”

    谢书晟:“或许带一只小动物?”

    “你师父喜欢养宠物?”

    “算了,养一只死一只,以后一看到你就会想起被他弄死了的宠物。”

    “……那我带点水果?”

    “师父只吃西瓜。”这个天他上哪找西瓜?

    顾冲天快跪了:“他总有想要的东西吧?”

    谢书晟:“把木木给他带两天就行了,他喜欢小孩。”

    顾冲天惊:“不是说养啥啥死么?”

    “没事他身边有人看着,不会让他养死人的。”

    顾冲天在出卖儿子和空手见家长的选项中徘徊不定。思考了足足两秒才拍板下来:“好,我卖木木!”

    熟睡中的木木砸吧砸吧嘴表示微弱的反抗。

    那边初言作为俘虏没人权,手脚被困的严严实实的躺在地上。温煜确定他没有反抗力后无奈的说:“你现在内力全废,大概不知道有人跟着我们好久了吧?”

    初言眼皮一跳。

    “刚开始我以为还是杀手,但是对方好像一点都不想要我们的命,当然,他绝对打不过我们那么多人。后来……我偷偷半夜出去想解决了他,才知道人家是你妻子。”

    “……我没有妻子。”

    “别害羞啊,她都承认了,她一直想劝你退出江湖和她好好过日子,天天提心吊胆的,现在你落在我们手里,她担心你才天天跟踪我们。”

    初言自嘲一笑:“你信?”

    温煜撇嘴:“说谎要真假参半,后面的缘由一听就是假的,那么她一定是你妻子喽?”

    “她是不是很瘦,个子只比你高两指宽。左眼下有一颗泪痣,左手小拇指缺半截?”

    温煜眯眼想了下:“小拇指没见到,前面的都吻合。”

    “他是男的,我们是同行。”

    温煜鄙视他:“人家没喉结,而且绝对是女人的身体,前面两团可大了。”

    “胸是垫上去的,喉结他有特殊方法半个月不用担心看出来,他会假声,只听声音不会听出来破绽,你被骗了。”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还是说你想告诉我她是你妻子的事是假的,担心你天天吊在后面才是真的?”

    “……”他只是不爽那个家伙来救他罢了,为什么你总是要把他朝断袖方面想?

    温煜听了初言的话也觉得不对劲,那时候一时心软没能打起来实在不像他的风格,现在想想莫非在谈话的时候他就被不知不觉的引导着。最后把人给“劝”回去了?

    感觉到被欺骗的温煜深深受到了伤害,只有他忽悠别人,哪能被别人忽悠?他气鼓鼓的就想追着气息过去,忽然发现气息消失了。

    他能听到我们的谈话?怎么可能?

    这回温煜才意识到事态严重性,连忙找谢书晟说了这件事。

    温煜来的不是时候,教主大人刚沐浴出来,顾冲天刚进去,一道隐隐约约的屏风挡住了温煜的视线,却勾起了他的八卦心。

    谢书晟听他说话的这段时间头发便被内力烘干,他无所谓的说:“那只是一种功法,能听百里内想听的声音,很费精神。”

    温煜懊恼:“早知道那时候我就杀了他,也不知道他听走了什么。”

    谢书晟:“我们又没说什么。”

    温煜想了下:对啊,鬼知道老教主在想什么东西他们完全不知道也一直在瞎猜好吧?除了教主大人瞎狗眼的秀恩爱外他还能听到啥?

    顾冲天在里面喊:“那个初言要不然就放了吧,反正也没用,还浪费粮食。”

    谢书晟皱眉,他不愿意放人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那一箭贯穿了顾冲天,只是卸了胳膊废了内力难解心头之恨。

    顾冲天没得到回应消停了一会儿忽然叫道:“我知道送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