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古忆死了?

    顾冲天从很早以前听说到这个人就一直把他当做通关大boss,如今听到他的死讯,第一反应不是疑惑而是担心谢书晟。

    古忆对他来说是一个陌生人,但是对谢书晟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谢书晟像是已经知道这件事一样,从脸上看不出伤感之类的情绪。

    顾冲天摸摸鼻子,有些尴尬地问:“怎么会死的?那个想杀老大的不是他?”

    谢书晟听到古忆死了都没表情,这会儿听见他叫他“老大”却皱了皱眉头。

    顾冲天没有看到,见老教主把短剑拾掇到一起,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还拍了拍自己身边对顾冲天直招手:“来啊,坐。”

    顾冲天乖乖地坐过去坐下,老教主又从怀里掏出一个橘子问:“吃吗?”

    顾冲天接过来看着谢书晟,不知道该不该吃。

    谢书晟却是叹了一口气,在他们对面径自坐下:“有什么便说什么,他蠢的很,你这么做他又不知道会胡思乱想些什么了。”

    三个人就这么坐在泥土地上,顾冲天不满地撇了撇嘴,没有反驳他的话而是开始剥桔子皮,顺手分成三瓣一人一份。

    老教主一边吃徒媳孝敬的橘子一边说:“古忆这个人,说不上坏,但是挺自私的。”

    谢书晟补充:“他很容易就会让人相信他。”

    老教主把橘子咽下去:“心眼儿没见过他玩过,不过人倒是挺聪明,平时大概只是不屑于玩心眼,这一次一下就玩了个大的。你想想,如果你是当年剩下的古家唯一一个孩子,你会怎么做?”

    皮球被推给顾冲天,他摸着鼻子认真想了一会儿,犹豫道:“参加围剿的都是仇人,可是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复仇……整件事从开始就透着古怪,古寒两家应该是被陷害的,我大概会穷尽毕生精力去追查真正的凶手吧?”

    老教主抬头用下巴隔空点了点谢书晟:“你呢?”

    谢书晟垂眸:“不知道。”

    老教主“啧啧”了几下,把短剑举了起来:“当时的古忆年纪还小,却是难得的机关天才,像这样的断剑,他随便弄弄就是杀人利器。可是他不仅没有找围剿的门派报仇,还像是失忆了一样,完全无视古寒两家被灭门的事实,对幕后黑手毫不在意,直接用了‘邓居安’的名字生活下去。如果不是这一次的彻查,谁又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断剑被深深地插/进地里,老教主神色严肃:“他经历了这些事,却仍然能够不失去理智,我不清楚他是否猜到是谁要让他们死,但是他在逃走的那一天起就知道‘古忆’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如果他查下去,就一定会被发现然后和他的家人们一样被他们灭了。”

    顾冲天愣住:“你是说他直接把自己的过去给抹去,然后悠哉地过自己的日子?那他为什么要杀老大?不对……当初为什么会去那种偏远的村庄收养老大?”

    连说两次“老大”,谢书晟的脸更臭了点。老教主无视他说:“这个你要问你相公。”

    顾冲天恶寒地看着谢书晟:“……”

    教主大人听到点名,组织了下语句:“那时候巫泉给了我他写的许多信。撇去所有多余的话,他是想让我去查关于席家以前的事。”

    “你不是说都是废话吗?”顾冲天惊讶,当初谢书晟敷衍过他关于信的事情,他还差点被烧信的火给烫伤!

    “……”那时候的他还固执的认为有关古忆的事要瞒着所有人。

    顾冲天本是盘腿而坐,见他不说话像是心虚,顿时像是看见新大陆开启,好想拿照相机给他拍下来做纪念。奈何没有照相机也没有截图金手指,他只能挪得离教主大人更近一点,用一种欢快的语气说:“你是在不好意思吗?”

    老教主“哈哈哈”地拍顾冲天的肩膀,冲他竖起了大拇指:“好徒媳!有前途!”

    顾冲天冷冷地扫过二人,两人连忙摆成正经脸,认真听故事。

    “后来去了荷兰,你身受重伤,我从胡硕那里知道了有关席家的事情。当年参与围剿的一群人中就有他们。”

    老教主看了眼谢书晟身后,笑的像一只偷了腥的猫,正大光明的用嘴型说了个:没事。

    谢书晟见了,心中隐隐有个猜测,也不拆穿,而顾冲天却只见老教主嘴动,没猜出意思也没猜出目的……智硬者注定为受呵呵。

    感受到身后的人似乎离开了,谢书晟继续说:“如果说古忆让我查这些是给我指明要杀我的理由的话,我只能说我一无所获。不过在收养了木木之后却发现他就是席家这一代的小少爷。在他们内部勾心斗角中作为牺牲品被卖给人贩子,然后又被古忆劫下间接交给我们。”

    “等等等等等!让我捋一下……”顾冲天连忙喊停,“不对啊?他写的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给巫泉的,会不会是弄错了?还有你看他写这些信的时候谁知道木木会被卖?话说他这么做根本没有意义啊?!”

    “有意义的。”

    老教主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嘴,顾冲天没等到下文,大胆猜测:“什么意义?席家不像它表面那么干净,木木看起来出生不到半年,也就是说古忆是从他还没生下来的时候就开始写信,可能是想要告诉我们席家就是当初导致古寒两家被灭的元凶,而木木只是个意外?”

    谢书晟摇头:“他们没那么大本事,凶手另有其人。”

    老教主笑道:“不用猜了,他是为了把我拖出来啊!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陈年旧事,我和席家的破烂事估计都被他翻出来了,虽然挺不情愿的,但是我不能坐视这个混蛋家族再被牵连进这种事中了……至于为什么要杀书晟,或许和你的身世有关。”

    谢书晟讶异:“你查到我的身世了?”

    “不是我,是胡硕那老头,他跑你当初被捡的村子里发现一村的人都被屠了,可能是有什么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线索在那里。”

    顾冲天瞪大了眼睛,一村的人都被屠了是几个意思?!

    谢书晟想了想:“古忆和想杀我的人不是一个人?”

    “应该是,胡硕现在好像被盯上了不敢再肆无忌惮地行动,他推测古忆和想杀你的人都知道你的身世,他没有告诉你大概是想保护你。”

    顾冲天还没从被屠村的消息中缓过劲,现在听了这些也只是叹息:“可是他还是死了啊……”

    谢书晟能听出来他口中的“他”是指自己,那时候他被刺死在河边,如果没有遇到顾冲天的话就不会发生后面这些事了。

    可是老教主不知道他已经死过一次,还以为顾冲天说的是古忆,无奈地说:“大白天死在小笼包摊上?挺像他风格啊……”

    “额……你是说他假死?”

    “因为死的太高调了,这件事闹的挺大,官府介入后说他死的透透的,不过我怎么可能信这些东西,他一定是躲起来了!就怕被那群人发现,这个大怂货!”

    顾冲天抽着嘴角:“所以说他和老大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不仅仅是收养关系吧?”

    “他大概是知道书晟的身份,不管是想利用他还是想保护他,总归是给了他一段不错的童年……你知道我为什么发屠龙令吗?”

    他怎么可能知道这货特殊的脑回路,于是尽量模拟神经病的思路说:“你怀疑一切都是皇上干的,所以你要弄死他,事情就解决了?”

    “噗”老教主一脸不可思议看着他,“怎么可能是他做的?现在的皇帝就比你大上一点,估计和书晟差不多大,却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熊孩子,我这屠龙令虽然明面上是针对他的,但是我可不想真的杀进皇宫……蠢皇帝自己也知道,所以这种事不用你们担心,他会帮我们圆好的。”

    顾冲天:“……你是说你和皇上商量过了?你们认识?”

    “那是自然,我刚从悠悠谷出来那会儿是阿泽帮我暂代教主,因为找不到胡硕获取情报,教内的暗部资料我早就背的滚瓜烂熟,所以就直接跑皇宫了。正巧蠢皇帝想要收拾一群对他有异心的人,啧啧……我就帮他一把顺便探探情报。”

    “经过贺大仙也就是十年前给我们当军师的那位的推测,我来给你们总结一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这些事不是一伙人做的,当年灭古寒两家的应该是老太傅计思衡和一些江湖门派折腾出来的,现在老太傅死了,本应该告一段落的旧事被翻出来,古家后人被暴露身份,不明身份的书晟被牵扯进来,总要有一个知情人在后面推上一把。老太傅平生最信任的不是他尖酸刻薄的儿子,而是为他出生入死的护卫。老太傅死后,护卫可能一直在寻找古忆,最近发现了他的行踪后古忆便离开了魔教——”

    “不对不对!”顾冲天打断,“我应该见过他的,那时候我们刚回魔教,去找他的时候被机关暗伤,晚上我迷路又回到那个屋子,见到有一个人在里面写信,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是那种时间那种地点,一定是他不会错了!”

    谢书晟问:“他会武功?”

    顾冲天想到自己被追的狼狈样:“会啊,还用暗器。”

    老教主:“那就不是他,他经脉受损,这辈子不能用武功了。而且机关术并不是古家独享,有别人会用并不奇怪。总之,古忆离开魔教应该是更早的时候,在那以后的‘邓居安’应该不是本人,而是另一批和灭门案无关的人。对于这些人我本来猜测是为了逼出我……毕竟我没有隐退的时候惹下了太多麻烦。但是我现在都明晃晃的出现了那么久他们还没有行动,反而是多次听见你们遇刺的消息,所以问题只能出在你们两的身上。”

    谢书晟想到顾冲天的来历,明白不可能是因为他,只能默认自己的身世可能真的很麻烦。

    顾冲天却想多了,难道是天道故意恶整他?下了什么“神谕”就是为了清除他这个外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