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蝴蝶可能是靠气味来寻人,可是顾冲天心中隐隐还有别的想法。

    正常蝴蝶能不能飞那么高那么抗冻他不清楚,但是他的这些绝对不正常,作为小橙武附带商品没准不是靠气味而是靠更高级的东西来定位别人的。

    谢书晟:“古忆的房间里有许多他用过的东西,我们可以现在去取……虽然可能距离太远无法感知,但是以后只要进入所谓的范围就能让蝴蝶帮我们找人。”

    顾冲天依依不舍地把木木交还给老盟主,老教主把他们两推出门说:“你们先去干正事,我还有事情要问他。”

    顾冲天和谢书晟只好先去古忆的小屋。

    下山的路虽然不比上山累,却比上山险,好在二人现在都是高手,踩点用力都非常准,只是上山下山这么一折腾顾冲天不争气的饿了。

    肚子响的那一刻顾冲天心里真的没想什么,也没觉得饿得难以忍受,却见谢书晟直直地拐了个弯,一路带着他到了厨房。

    这时正好是饭点,厨房里忙得很,教主大人没让他亲自下厨而是提了两食盒的饭出来让他回家吃。

    魔教的伙食说实话比他上辈子吃的食堂菜好吃多了,但是比起他的金手指做出来的还差得远,顾冲天吃了两口饭菜忽然开口:“其实我也不是很饿,可以等办完事再吃的。”

    他自从来了这个世界就一直展现他二呆的一面,总想证明自己不是拖后腿的但是往往事与愿违,还总是受伤昏迷让人担心。这次有机会拿金手指立功结果还让人顾虑自己是不是饿了……

    谢书晟慢条斯理地咽下食物:“我饿。”

    语气实在太过理所当然,让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变相的安慰,两人安静地吃完饭,用老方法跳过那片竹林,来到古忆当初居住的地方。

    谢书晟想起上次顾倒霉就在这里中了毒针,虽然现在他已经不会那么弱了但是以防万一还是提醒了一声:“给你自己套上凤凰蛊。”

    顾冲天看天:“技能cd中,已经给你了。”

    谢书晟听后沉默了会儿,警告道:“你不要进去,我去把东西拿出来。”

    顾冲天识趣地说:“恩恩我绝对不进去找死,你加油啊别让我的蛊发挥作用。”

    那时候活活疼死的感觉早就被他忘了,不过作为胆小又废柴的货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进去了。

    谢书晟在里面待了一会儿就拿着一大把东西出来了,顾冲天命令蝴蝶们飞上去,自己也一一翻看拿出来的东西——梳子,干净的衣服,裤子什么的。

    蝴蝶在上面飞了一会就成伙地朝山下飞,顾冲天把蝴蝶召回来惊讶地看着谢书晟:“古忆在我们附近?”

    谢书晟敛首看着衣物,又把东西放了回去,回来的时候对顾冲天说:“走吧。”

    蝴蝶再一次有目的性地飞起来,两个人这次没有赶路,倒像是散步一样慢悠悠地下了山,经过山脚的村子时顾冲天发现老神仙已经不在那里下棋了,蝴蝶穿过了村子继续往外飞,谢书晟叫停了顾冲天:“回去弄辆马车,他不在附近。你这蝴蝶可能并不像我们猜想的那样是靠味道找人的。”

    顾冲天点点头:“我就说没准它们自带大地图,在地图上标志了人物,想找谁无论多远都能找到。”

    谢书晟没有管他自由yy,自顾自地转身朝回走,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你喜欢什么东西?”

    顾冲天跟着他走两步就开始想,然后有些遗憾地说:“我喜欢的东西这个世界还没发明出来,如果有机会能带你到我们那里就好了,让你看看什么叫科技。”

    谢书晟有些烦恼:没有喜欢的东西那他该送什么?

    这回谢书晟不打算让太多人知道,只是留了一封书信就带着顾冲天两人开始了寻人之路。

    顾冲天上辈子二十来年都没跑过那么多地方,作为一个半宅这下总算是感受到旅行的风光。

    蝴蝶实乃大杀器,让它快就快让它慢就慢,快起来能和马一样保持匀速,顾冲天后来还想起这些蝴蝶好像从来没看它们吃过东西……真是好养活。

    一个冬天的功夫两人多次同坐一架马车,这次没带十一十三顾冲天自告奋勇担当起马夫的角色,却被谢书晟一把扔进车内。

    “我们轮流。”

    顾冲天败退,马车内空间感觉一下变大许多,于是他干脆躺在里面美美睡了一觉。

    然后他就遇到了鸡蛋君。

    发光鸡蛋像上一次那样挤进他的梦中世界,一副凄凄惨惨的样子。顾冲天刚入梦那会有点反应不过来,等鸡蛋“嘤嘤嘤”地围着他转的时候他才惊讶地问:“不是说三年后见吗?你怎么现在就来了?还是说我现在是在做梦?”

    鸡蛋“嘤嘤嘤”够了就开始哭诉:“你现在就是在做梦,不过我是真的,我通过一个黑客入侵了你的梦境是想请你帮忙的!”

    顾冲天有些不情愿,直觉里他不太喜欢这个喜欢卖萌的鸡蛋:“你先说是什么事?”

    鸡蛋抖了抖一身暗淡了许多的光:“就是有个混蛋敢告我偷他的资料片段……额……就是你现在这具身体的资料,干我们这行的想自己造人很麻烦的,偷资料这种事已经是我们摆在明面上让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那家伙的资料又不是正在使用而是崩溃后的无用品我怎么知道他居然会去告我嘤嘤嘤……”

    顾冲天听的稀里糊涂的:“你到底让我帮什么忙,我有点没听懂。”

    鸡蛋说:“案子已经判下来了,我被革职,还要接受三年的劳改……哦天!他们真的是太狠了!我这次来是为了把你的资料复印一份带回去,要不然那个混蛋还不会放过我……不过这需要你的协助。”

    “……能直接说重点吗?我要怎么协助你?”

    “给我死两天。”

    “卧槽我不帮!”

    开玩笑,他光是睡不醒那么多天就让谢书晟担心成那样,如果他直接死两天等醒来后他要怎么面对他?

    没有比他更让人操心的情人了啊!!!

    鸡蛋没想到他会拒绝,声音尖尖的喊起来:“我为了你都被革职了!这么点忙你都不给帮!你怎么可以这样!!”

    顾冲天智商上线,冷静分析:“你之前说给我的身体是复制别人数据对吧,虽然说这是能让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糊弄过去的,但是这件事本身就是你的错,让我猜猜,之前我昏迷了好久就是你们搞的鬼,那个时候就是你事情败露的时间对不对?”

    鸡蛋委屈地反驳:“什么叫事情败露……都说这种事情是个人都会通融下了啊……”

    顾冲天依旧不愿意死两天,和他讨价还价:“本来就是你自己的错,而且已经连累到我了你怎么好意思跟我提要求!”

    鸡蛋也不卖萌了,声音听起来冷冷的:“你一个凡人敢跟我说这些,我哪怕被革职了也能轻轻松松弄死你你信不信?”

    “……”

    妈蛋遇到这种蛋简直神烦!

    顾冲天想了想,只能再次放软姿态:“至少让我和人说一声,我如果就这么死了他会担心的……”

    鸡蛋不耐烦地说:“不行,我拜托的人只能让我入梦这一次,我要一次性把资料全复制过来要不然就没戏了。”

    顾冲天心中各种“卧槽”大喊道:“你这是强买强卖!你们公司都不管的吗?”

    鸡蛋忽然跑他面前似乎是想要踹他,顾冲天被训练出来的反应让他条件反射地伸手抓住了那团光。

    鸡蛋好似被戳到g点大喊大叫:“都说我被开除了我都不是公司了人了!你只是给我死两天又不是活不过来了为什么就不能帮我这个忙!”

    顾冲天抓着光团看他炸毛,有种说不出来的急躁,他被鸡蛋的无理取闹弄烦了干脆用力这么一握……

    “啊啊啊啊疼疼疼疼疼!你快给我松手!”

    顾冲天默然地看着他:“现在给你最后一个选择,你现在回去求那个让你入梦的人重新入梦,我醒过来和我爱人提一下这件事,等到我死两天你复印好资料后还要把我的游戏背包给我。”

    鸡蛋被抓的生疼,没想到这货会那么强硬地和他谈条件,往常只要它和被选中的家伙们卖个萌隐藏点消息或者做些误导它就能从中赚到很多。游戏背包本来就是顾冲天的确被它昧下来自己用,还打着“三年后归还”的旗号让他信服。

    鸡蛋这次终于被一个强迫症患者的神明坑到,灰溜溜地想要把事情办好求宽大处理,没想到又在顾冲天这里吃了亏,他阴暗地想着复印资料的时候干脆让他真死吧,可是一想到那个强迫症神明可能又在哪里暗搓搓看着他的举动准备抓他小辫子他就萎了。

    “好吧我知道了。”

    发光鸡蛋无精打采地说完后就从顾冲天手中消失,下一秒马车的一个颠簸把顾冲天颠醒,他有些迷茫的睁着眼睛过了一会儿才整理出刚才发生了什么。

    顾冲天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又酝酿好情绪才掀开马车帘子:“那什么……大哥,我有话和你说。”

    谢书晟本来赶着马车,见他这样便把马车停在路边。蝴蝶们没有回到顾冲天身边而是落在马上休息,顾冲天支支吾吾地说:“我先说好,这事有些匪夷所思,你听了后不要生气。”

    谢书晟却是摸上了他的脸:“之前我就想说了,你不要叫我老大。”

    “啊?”正准备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把梦里的事给他说的顾冲天疑惑道,“为什么?我不叫你老大要叫什么?”

    直接说谢书晟会不会太生分?书晟的话老教主就是这么叫他的……

    谢书晟想了下说:“就叫名字。”

    ……好生分orz

    顾冲天郁闷地说:“知道了,我跟你说件事,就是我刚才做了个梦……”

    *

    顾冲天把之前梦到发光鸡蛋的事情告诉了他,谢书晟淡淡地说:“你是想告诉我你会有两天不会呼吸,没有心跳,所以叫我不用担心吗?”

    顾冲天小心观察他的反应,看起来好像没有生气。于是又大大咧咧地说:“没事没事,这之后我还能获得空间背包呢,想想还是我赚了。”

    谢书晟恩了一声,把他推进马车继续赶路。

    被推的顾冲天心里七上八下的,虽然从脸上看不出什么,可是他就是能隐隐约约感觉到教主大人绝壁是生!气!了!

    顾冲天无奈地想……大不了床上让他为所欲为消消气算了,被压一天也是压,被压一辈子也是压,他就是见不得谢书晟不开心。

    刚刚睡醒的顾冲天现在也没有睡意,蝴蝶们大概是走的是直线所以他们并没有走官道,顾冲天无聊地盘腿练了一会内力,然后强迫自己再次入梦。

    梦里面刚开始是黑暗的,没过一会儿那只鸡蛋又挤了进来:“你现在在外界是已死亡状态,灵魂暂时被封印在身体里……我已经把空间给你了,你醒后自然就会用就不用问我使用方法了。我复印的时候会离开梦境,你自己关两天小黑屋吧。”

    听到又要被关小黑屋顾冲天皱了皱眉头,不过如果只有两天还是能够难受的。

    鸡蛋说完也没有等他的回答直接消失在他眼前,顾冲天看着熟悉的“小黑屋”慢慢蹲下身子开始数秒:“一,二,三,四,五……”

    *

    谢书晟虽然在赶车,但是一直在观察着车内的动静,当他发现顾冲天忽然间气息全无的时候便愤怒地喊了声“吁——”

    马车忽然停下,谢书晟猛的掀开马车帘,顾冲天因为马车的惯性尸体直接从位子上倒了下来,谢书晟把尸体扶起来,身上还有余温,摸起来还像是活着。

    然后他把这具尸体,狠狠地,狠狠地抱在怀中。

    *

    带路的蝴蝶没有主人的指示却依然行驶着带路的职责,谢书晟只是在刚开始失态了下,然后就继续赶路。

    他知道顾冲天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在那个世界他生活的比在这里幸福的多,他所能给的除了一些武学上的指导外没有别的什么,而且还要时不时地发生一些突发事件……例如这次眼睁睁看着顾冲天的死亡。

    怪力乱神,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会遇上这些,但是现在他遇上了,所以只能默默承受。

    蝴蝶的主人死后好像认定了谢书晟为新主人,教主大人想让他们什么时候停什么时候走都能自由控制,两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等顾冲天数到172800左右的时候终于清醒过来,入目是依然晃动的马车,这次因为有心理准备所以没有太过难受,他掀开马车帘子和谢书晟并排坐在一起沉默不语。

    顾冲天向来多话,憋了一会儿又忍不住,推了谢书晟一把,见他不理人就郁闷地说:“我也不想啊……应该没下次了。”

    谢书晟腾出一只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我没有生气。”

    他两只眼睛三条腿都感觉到你不开心啊!

    顾冲天为了转移注意力,隔空一挥就开辟出一条黑线,黑线随着他们马车的前行而前行,他双手捏住黑线两端这么一挤,黑线就变成了黑洞。

    “这就是我的空间背包,里面乱七八糟的材料一堆,有用的现在估计只有玄龙石……能修补我的‘未央蝶梦’,还有我包里的五十万金,本来打算交易给女儿们的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倒是便宜了我。”

    他把手伸进去一掏就掏出来一大锭金子,想了想从上面掰下来两小块,小心捏成指环的形状,用小刀在上面刻了两个字,把其中一个递给谢书晟:“我们那边成亲要交换戒指,就是这个指环,双方都要把它戴在无名指上。”

    谢书晟把戒指拿来看了下,很普通的一个环,好在顾冲天技术过硬没有看着别扭的地方。戒指内部是两个小小的“谢顾”,谢书晟轻轻地笑了一声,照着顾冲天的样子把戒指戴好。

    顾冲天见他笑了,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把背包开到最大仔细整理了一番,最后把玄龙石拿了出来欣赏下实物,“未央蝶梦”的碎片被他装进盒子放在家里,只能等他回来再修,他注意到现在的蝴蝶已经不听他使唤却像是谢书晟的宠物。也不知道武器修好后它们的使用权会不会回来。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向前,中间收到老教主的一封飞鸽传书,信上痛心疾首地表达了有好玩事没有带上他的愤慨,还有希望他们回来带一点当地小吃的期望。

    顾冲天机智地发现“带小吃”那一段的字体好像和之前的不一样,于是推断出是温煜中途添加上去的。

    过了几天,当马车终于到达所谓的目的地时,两个人发现这里居然是他们之前才离开的……荷兰。

    顾冲天略微无语地说:“每次到这里我脑子里就充满风车和郁金香……好不搭啊,谁取的地名?”

    谢书晟叫停了蝴蝶,替风尘仆仆的顾冲天理了下头发随口答道:“可能是开国皇帝吧。”

    因为好不容易到了有人的地方,他们先是把补给弄好又好好犒劳了下马儿才开始商量接下来的事。

    “如果不出意外能在这里找到古忆,你打算怎么问他你的身世?”

    “直接问。”

    “要是不说呢?”

    “打,然后带回去。”

    “……”

    魔教风格果然强硬干脆。

    顾冲天把干粮分成几大部分一骨碌全放进了空间背包,利落地打包好一些必须品后贱兮兮地拿着皇竹草跑到载他们的马儿面前:“闻一闻,香不香?想不想要?我告诉你这可是能让无数哈士奇疯狂的极品马草,吃了它你就能跑的比千里马还快!还有延年益寿壮阳补精之效……”

    谢书晟从他身边走过,蝴蝶乖乖地跟了上去把原主人甩在身后。

    顾冲天急忙把皇竹草塞到马嘴里,也不管它能不能嚼得动就追了上去,他搭着一只胳膊在教主大人肩膀上问:“我刚刚想好了,木木跟着我姓,就叫顾槿呗,你看槿还带着木字旁看着也顺眼。”

    谢书晟:“恩。”

    “还有啊”顾冲天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我生日快到了,你是不是该有点表示?”

    他没催过别人送礼物,人生中第一次做这项业务明显不够成熟,谢书晟停下来问:“生日?”

    顾冲天把手从他肩上收了回来摸摸鼻子:“就是诞辰吧好像……我也不知道这边过不过,反正这一天我最大朋友什么的都要听我的。”

    “什么时候?”

    顾冲天早从上个月就开始掰着手脚趾算日子,张口就来:“后天。”

    后天……有点急啊……

    谢书晟想了想还是没有想到有什么贵重的东西两天就能准备好,而且一想到顾冲天是有五十万金的人又觉得他似乎不怎么在乎值钱的东西。

    人生中第一次想送人礼物就被难倒的教主大人觉得也许在床上送点“礼物”会更容易被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