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两人一个说一个听,蝴蝶识趣地放慢速度,没过一会儿就把两人引到人群中了。

    在一座平淡无奇的茶楼前密密麻麻地围了一坨人,蝴蝶朝里面一飞就没了踪影,顾冲天上前打探一番才知道这是荷兰首富家的儿子要抛绣球选亲。

    顾冲天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确认:“你刚刚是说……儿子?”

    红领巾路人自豪地说:“不是我吹啊,那小少爷长的叫一个好看,谁能入赘简直是积了八辈子福气喽!”

    顾冲天听到入赘二字更不好了:“你是说……他选的是男的?”

    虽然自己不小心变弯了可是做了二十多年直男的货现在才忽然发现他遇到的人似乎都是基佬?

    这个世界基佬那么多是怎么繁衍后代的啊!不是谁都能在路边随随便便就能捡到孩子的!

    顾冲天一脸被雷劈的样子挤出人海,对在外面想事情出神的谢书晟说:“荷兰首富儿子绣球选亲……蝴蝶往这里飞是说古忆在这里面吗?”

    谢书晟听到“首富儿子”眉毛一挑:“他选亲?”

    顾冲天心中刷了一行卧槽!教主大人你难道认识全天下基佬吗!你造不造你现在是有主的人了!

    谢书晟摸了摸手指上的戒指,问了一句:“想飞吗?”

    想飞吗?

    作为一个刷惯“带我装逼带我飞”的货,顾冲天表示他虽然没有恐高症但是却连飞机都不敢坐。

    “那什么……有话直说,还有我现在已经和蝴蝶没关系了完全不知道它们飞到哪,你再不追又要错过机会和古忆见面了。”

    “不急。”

    顾冲天撇撇嘴,指着忽然沸腾起来的人群:“好像正主出现了,要不要看看?”

    小小的茶楼二楼果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他本来以为会是一个娘里娘气的汉子,却没想到红领巾路人口中好看的小少爷长的那么那么俊俏。

    一身短打装备,完全不像是“首富公子”,倒像是江湖侠客,他面无表情仔细观察楼下激动的人群,像是想从里面看出朵花来。

    顾冲天心中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如果这是一部小说这种时候不论抛绣球的和主角认不认识,绣球最后妥妥会到主角手里啊!

    不是他自视甚高自比为主角,主要是他的经历不是正常人该有的,顾冲天抹了一把脸坚定地说:“你看你也不急,要不然我们先离这里远一些,我现在感觉继续呆下去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谢书晟点头,把左手食指蜷起放在嘴边吹了个口哨,蝴蝶就顺着哨声飞了回来,跟着过来的还有“首富少爷”的目光。

    谢书晟抬头看了他一眼,想到之后还需要拜托这个人,于是礼貌地对他笑了下。

    “首富少爷”见了他的笑怔了怔,然后恍然大悟般的瞪大了眼睛,似乎是受到了惊吓。他单手抓着绣球连连后退,最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顾冲天见了全过程,一把抓住教主大人的手:“走走走,等事情完了再继续找人。”

    谢书晟从小少爷表情变化那里就觉得不对劲,他没有被顾冲天拉着走,而是留下继续和人群一起看着二楼,果然没过一会那小少爷就一脸便秘地出场了。

    小少爷目光锁定了谢书晟,完全忽略一旁拽着教主大人袖子的顾冲天,他神色绝望,深深吸了一口气,认命地举起了绣球。

    顾冲天一看这架势尼玛妥妥是要往这边扔啊!当着正主面前还敢抛绣球你当他死的吗?!

    “首富少爷”估算了一下距离发现必须要在绣球上灌输内力才能扔那么远,又因为心有不甘想要狠狠给谢书晟来一下重击……于是灌输了十成内力向二人扔出了绣球。

    经受全力一扔的绣球因为过快的飞行速度而变形,楼下的普通人甚至都来不及做出反应,只听一声巨响忽然从远处炸开。炸毛了的顾冲天用他那根丑不拉几的铁笛子正中绣球……因为力道太大,直接把球打爆了。

    顾冲天把笛子插回身后,本来想要挑衅地瞪他一眼,后来生生忍住……这种奇怪的争宠戏码一定是他上辈子被各种奇葩电视剧洗脑了!

    谢书晟似乎也没想到那人会把绣球抛给他,他们曾经只见过几面,还是在他没有成为教主的时候古忆以探亲为名带他来玩的。

    不过最惊讶的却是茶楼上被顾冲天吓的一屁股坐地上的小少爷,他刚才愣是从爆炸的瞬间感受到一瞬间的杀意,当他扶着桌子站起来再看过去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不在那个位置。

    顾冲天拉着谢书晟快速拐过一个拐角后无奈叹了一口气,这醋吃的没凭没据的,可是他就是看那少爷不爽,这会儿缓过劲来思索了下……难道这是他仇富心理作怪?

    作为二十年来跟风仇视高富帅的直♂男,看到这么一只又高又富又帅的家伙挑中自己好不容易拐到手的人扔绣球,果然还是触到他的g点了……

    那一球扔的狠,他明明可以和谢书晟一起躲开,但是那股子意气之争让他干脆以力碰力,好在他已经不是当初的菜鸟,那一笛子抽的他爽极了。

    谢书晟还在想着小少爷为什么见到自己那么惊恐,记忆里这个人空有武功却胆小无比,一点风吹草动他都能吓哭,不过对自己还算客气,怎么会像见到鬼了一样?

    不过现在教主大人有求于人,如果对方害怕自己还怎么把东西弄到手?

    顾冲天活动了下被震的略疼的手腕,状似无意地说:“这哪是扔绣球啊,那么大劲不知道的以为是杀人呢。”

    你看,我是看球来势汹汹才揍过去的,才不是以为那货对你有意思。

    谢书晟没听出他的画外音,一只手抚上他的手腕问:“哪里疼?”

    顾冲天感受到他的手指轻轻按压,满意道:“不疼,我现在厉害多了,那家伙绝对打不过我。”

    “恩,今晚我们再切磋一番,我看看你进度。”

    “……哦。”

    *

    小少爷是个高富帅。

    小少爷是个打小胆小后来被小伙伴一吓就变得更胆小的高富帅。

    最近家里来了个不速之客,虽然前几年就见过这个大叔带着小哥哥来玩过,不过现在这个人完全就是个麻烦。

    不知道大叔惹到什么人,要用假死来消失在这个江湖中,不过自从这个人住到家里,什么都变的不对了!

    胆小并不代表经常胡思乱想,他却已经不止一次地感觉到宅子四周有“东西”在看。刚开始他以为是有人在监视,可是后来宅子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了闹鬼的传言。

    小少爷吓蒙了。

    从那以后他能感觉到四周的“监视感”更重,他没有胆子一探究竟,找来小时候把自己吓傻了的小伙伴探讨这件事,小伙伴让他冷静他去帮忙调查一下。然后第二天小伙伴就失踪了。

    从来没有和小伙伴分离超过三天的小少爷终于说服自己克服恐惧想要寻回小伙伴,然后就发现自己的枕边一夜间多出了一封信。

    信中说让他在这一天绣球招亲,到时候他一眼就能知道把球扔给谁。

    然后他就悟了,每天在大宅子外看着的果然不是鬼啊!小伙伴被坏人抓走了!

    鉴于一种要对小伙伴负责的态度,小少爷傻不拉几地照着信上说的做了,为了避免被他老爹阻止还特地瞒着他做了这件事。

    所以说看见当年的小哥哥是闹哪样!什么叫一眼就能知道把球扔给谁?他不知道啊!那个躲在自己家的大叔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他儿子会是抓了自己小伙伴的人【误】

    绣球被打爆的时候他还有些懵,直到他口中的怪大叔古忆上了楼,他才瞪大了眼睛问:“郭墨是不是你抓的。”

    古忆一身蓝衫,手握折扇,他看了抛绣球全过程,当然就看到他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和“儿媳”,儿子健健康康,儿媳深不可测,有些欣慰的同时还有些遗憾,自己儿子成亲的时候自己却不能参加。

    他看着愤怒的小少爷有些哭笑不得:“如果是,你要怎么做?”

    小少爷着急地原地转了两圈,自暴自弃地说:“看在我们家带你不薄的份上,把他还给我吧……”

    古忆举起折扇点了点他身后:“这件事可不是我的主意,你想知道他的下落还是自己回家问问你爹吧。”

    “什么?”小少爷傻眼,“为什么是问我爹?我爹怎么可能让我抛绣球嫁给一个男人?!”

    古忆摇摇头:“本来的惊喜都变成了惊吓……难道你没有发现你记错了日子抛绣球?”

    小少爷把随身携带的信件拿出来喃喃道:“不是说三天后吗?”

    “所以是从收到信的第二天算一天,你早了一天。”

    “……真是我爹?”

    “恩,你感觉到有人监视也是你爹请的人。”

    “他耍我?”

    “本来没有这个打算,后来看你战战兢兢的大概挺想逗你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