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因为顾冲天的回归,三个人聊到很晚,过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顾冲天忽然想起一件事,就问:“今天是几号?”

    顾父翻了下手机:“二月xx你生日?”

    “啊,居然是一个时间吗……老爸我想吃你做的炸鸡腿。”

    这个点到哪买鸡腿。

    顾父没有管他的任性,问:“几天前在家门口收到你的信,那是怎么回事?”

    顾冲天猜到是二少放的,不在意地解释了一番:“我以为我回不来了,就写了许多信托人寄给你们,不过事情发展远远比想象好。”

    顾母看着与他儿子完全不同的外表感慨道:“现在比以前好看多了。”

    “……是亲妈?”

    顾母“霍霍霍”几下,照他头就是一抽:“不是,你是我拉屎拉出来的痔疮变的。”

    顾父闻言嫌弃地挪了挪位置,顾冲天摸着脑袋说:“您痔疮还没治好吗?”

    顾母一指远方的顾父:“转移了。”

    顾冲天摆摆手:“不说这个,我觉得时间快到了,下次回来也是这个时候左右,不要太想我哦。”

    “绝对不想。”“快走快走。”

    顾冲天挨个抱了两个嘴硬心软的货,一眨眼的时间又回到了那边的世界。

    穿越引起的仅仅是胃中的不适,顾冲天缓了缓就见自己身处钟府门外,他猛的蹲下挠着头发嚷嚷着“死定了死定了”。

    明明上次和教主大人保证过了,这次却还是不告而别,那人估计已经气坏了,现在回来也不敢见他,之前客栈那一晚给他留下深刻的心理阴影,总觉得什么都没准备的回去找人没准会遇到黑化教主……顾冲天摸着笛子,暗暗想:先认错,有什么不对劲就打吧。

    顾冲天现在算是高手,听到谢书晟没有刻意压抑的脚步声在朝他走来,就见先是蝴蝶从钟府飞出,然后……顾冲天还没见到谢书晟就吓地跑了。

    当他没注意到那股子滔天的恶意吗!

    顾冲天自从来到这里受伤无数,总算开了窍能感受到一些“气”。像是“杀气”就是一种,而谢书晟散发出来的虽然不是“杀气”却让人心寒,这次好像真的糊弄不过去了。

    论轻功,顾冲天一直不是教主大人的对手,本来靠着他轻功特性没准能躲过谢书晟的追捕,但是拗不过投靠新主人的蝴蝶紧追着他屁股不放,等到谢书晟发狠劲抽出佩剑的时候顾冲天“嗷唔”一声转身抱住他的大腿高喊:“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谢书晟一剑挑开他的衣服,精致的锁骨暴漏在月光下显得有种异样的诱人,顾冲天打了个冷战,也没遮一下,酝酿出最无辜的眼神看着他:“这不能怪我……我也是受害者,我,我难受,你别生气,我真的难受,哎呀,哎呀,不行了好想吐……”

    这一下有一半是装的,他演技不好,这么半真半假的一弄也不知道能不能让他“宽大处理”再不济混个“择日再审”也行。

    可是今天的谢书晟就是铁了心,不管他的确有点难看的脸色,提着人站起来,也不说话就直直地看着他。

    混过二次元曾经萌过病娇的人心中敲响警钟,顾冲天忙把自己挂他身上拍着他的背哄着:“不气不气哈,我以后什么事都听你的,你别吓我啊……说句话……不解气打我一顿也行啊……别吓我……”

    谢书晟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顾冲天保持着安抚的姿势不敢动,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身为高手的顾冲天脚都站麻了的时候,谢书晟闷闷的声音从他颈窝传来出来:“回去吧。”

    顾冲天如释重负地深吸一口气,跟在完全不想看他的谢书晟身后回到他们的客房。主动给人斟茶倒水认错态度良好。

    如果问他犯了什么错他铁定自己都说不上来,毕竟这都是不可抗力,他也不想这样,可是一看见谢书晟他就默默心虚起来,不好好哄人一定会出事……

    谢书晟喝了他倒的水,径直脱了衣服上了床,顾冲天想象中坦白从宽地把事情解释一遍的情况没有发生,他看着桌子上亮着的油灯,无奈地吹灭了后也爬上床。

    谢书晟是脸朝上睡的,睡姿中规中矩,顾冲天靠过去小声问:“着了没?”

    这么快绝对不可能睡着,顾冲天只是想开一个话匣子,今天的谢书晟太过怪异弄的他心里毛毛的,不把这事解决了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但是谢书晟明明没睡着却也没有回复他的话。

    顾冲天毫不在意,自己就开说了,从为什么消失到一年能回一次家再到他父母已经接受他的存在,说完后自己也有点困了,用肩膀顶了谢书晟一下问:“还生气吗?”

    那边又是沉默好久,顾冲天以为他睡着了,就听闷闷的声音响起:“我没有生气。”

    鬼!信!咧!

    谢书晟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好像他特别喜欢压着他,顾冲天终于得到回应也不管他说的信不信,一律都是真理!

    “好好好,没生气,是我想多了么么哒。”

    你当哄小孩呢!

    谢书晟没被哄成功,像座山一样压在他身上,也不知道在酝酿什么。

    顾冲天被压习惯后抽出一只手抱着教主大人,这天发生的事有点多,现在着实困了。被压着也不能阻止他的困意,眼皮终于慢慢阖上。

    谢书晟确认他真的睡着了,才低声说了句:“真的没生气。”

    *

    第二天早上,顾冲天没能早起,一直睡到大概中午的时候,他才被饿醒了。

    看着屋子里空无一人,顾冲天连忙穿好衣服想去找人,刚出门就对上端着饭菜的谢书晟。

    就见谢书晟也是一副没睡好的样子,眼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顾冲天给他让了位,谢书晟进去把饭菜放下说:“前面太吵,这里很偏,不会打扰到我们。”

    顾冲天“哦”的声接过他递过来的筷子开始夹菜,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吵?这是已经开始举办婚礼了?

    谢书晟自己吃一口就给顾冲天夹一筷子菜,明明之前教主大人给他夹菜会有一种幸福的感觉,但是现在这种汗毛倒立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冲天以为昨晚上的“交心”已经解决了,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以前哄女友的经验派不上用场,心中七上八下的不敢看向教主大人。

    一顿饭吃的他胃又开始难受,顾冲天揉了揉肚子小声嘀咕:“今天你还记得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他生日啊!求生日礼物是变正常可以吗!

    谢书晟吃干净碗里的最后一粒米:“恩。”

    “我知道你在气什么,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了,你别这样……怪吓人的。”

    谢书晟伸手抚上戒指:“……这个戒指有什么别的含义吗?”

    别的含义?从来不浪漫的顾冲天偶尔浪漫一下送个戒指,但是他哪里能想出更浪漫的东西。

    谢书晟幽幽地说:“难道不是用它‘锁’住对方吗?”

    ……明明听起来挺对的,但是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自己理解的“锁”和谢书晟口中的“锁”不是一个意思呢!

    真的越来越可怕了有木有!顾冲天心惊胆战地看着他:“谢!书!晟!”

    教主大人抬头看他,仿佛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连名带姓地喊自己。

    “你不要太过分了啊!我承认是我的错,可是你也已经知道那是没办法的事,为什么老把气往我身上撒!”

    说完这句话,顾冲天又心虚地看向别的地方:“……而且,你看啊……今天还是个特别的日子,你就不能让着我吗……”

    顾冲天偷瞄教主大人的反应,结论就是——没有反应。

    他从来没觉得那么沮丧过,他只谈过一个女朋友,只吵了一次架,之后就是被发“闺蜜卡”彻底分手。

    这一次是他谈第一个男朋友,不巧现在貌似进入单方面冷战期,如果教主大人要求分手他该怎么办?

    一想到会发生这种事顾冲天就觉得全身发冷,他从没有那么担心过一段感情的结束,昨天他还坚定地和父母说他出柜了,今天难道就要面临着被甩的危机?!

    他怎么可以接受!!!

    顾冲天脸涨的通红,打算谢书晟要是说出任何想要分手的话就直接武力开打,硬上也要当一次攻,然后就囚【哗——】在某个地方酱酱酿酿直到他没他不行咳咳咳……都什么乱七八槽的!

    顾冲天拿手敲头想把脑子里的东西赶出去,就见一只手阻止了他的自残行为,谢书晟淡淡地说:“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在生我的气。”

    在顾冲天和那些所谓的时空局人交涉的时候,他不能陪在他身边。

    他气着无能的自己,同时也害怕着……哪一天顾冲天就忽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