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一夜无事——

    “所以接下来,我们就要回家啦!”顾冲天满脸兴奋,对身前摇扇子的古忆如是说。

    “恩,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顾冲天指指站在门口的谢书晟:“大型行李一件搞定。”反正他的东西都在空间包裹里……顺便一提那只机关鸟也被他装了进去。

    再此穿越让他获得了神行千里的力量,但是很坑爹的是,他不会用。

    顾冲天试过直接喊名字或者意念操控,后来好不容易好像抓到点什么但是对神行的降落点依旧无法操控。

    秉持着开一个地图才能飞的心态,他万分想回到魔教总坛做一个记号,试试能不能两头跑。

    三个人只雇了一辆马车,顾冲天自告奋勇地想当车夫,被谢书晟赶进去了。于是当他发现车内只有他和古忆大眼瞪小眼地时候才反应过来……以前怎么没见你抢过车夫位置啊摔!

    古忆笑眯眯地看着他问:“今年多大了啊?”

    顾冲天默默鼻子,看向马车一角:“啊,二十五了。”

    “恩,书晟他今年二十六,比你大一岁。”

    “……”

    说完后,车厢便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赶车的谢书晟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地进行着无趣的工作。

    过了一会,顾冲天打破沉默:“你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我做给你吃。”

    古忆想了一下问:“我挺喜欢一品香的佛跳墙和火爆腰花。”

    “……”还真不客气啊。

    “其实也不用买这么贵的东西,我一般吃个土豆丝什么的就行了。”

    “买买买!”顾冲天从袖口里掏出一坨金子,“我有的是钱!”

    古忆笑,想伸手摸一摸他的脑袋,考虑到顾冲天老大不小不算小孩子了又生生忍住。

    顾冲天看他一副笑脸也觉得自己这种爆发户的感觉不太好,讪讪地把金子放回去说:“你是不是在逗我?”

    古忆大方承认:“你和钟家的小鬼头一个属性,让人忍不住想去逗呢。”

    所以说到底哪像了!顾冲天心中泪目,反击回去:“所以你承认欺负后辈了吗?舅~舅~”

    面对已经对这两个字免疫了的古忆,顾冲天显得还是太嫩,古忆贱兮兮地用扇子挑起他的下巴温柔道:“是啊,儿~媳~”

    马车猛然停下,谢书晟跳了进来把古忆挤了出去:“你去驾车。”

    被调戏了的顾冲天把车门一关就掐谢书晟脖子:“你真的是被他养大的?!不可能吧!性格差太多了!!”

    谢书晟掰开他的手:“很遗憾,这是我无法选择的事实。”

    *

    魔教总坛——

    温煜被老教主剥削地捶背中。

    老教主无聊地快打滚了,教内上上下下能折腾的都折腾过了,就听一个不知道那个坛的哪个侍卫上来禀报:“飞虎大将军带着五千兵马把我们山给围了。”

    “啥?!”温煜惊呼,不是说好了是和皇上演戏吗?!

    “太好了!”老教主听后激动地从躺椅上跳起来,给温煜使了个眼色:演戏也要像一点嘛。

    老教主带上一群帮内教众浩浩荡荡地下了山,从半山腰上往下看果然一个一个黑点来人不少。

    在双方大部队还差几十米的时候,老教主叫停众人,一个人上前,正巧这边也出来了一个人。

    “你就是飞虎大将军?”老教主鼻孔看人,高高在上。

    “十年不见,你的模样倒是分毫没有改变啊。”

    “咦?”老教主听了难得亲自用双眼看了下人,一看吓一跳,“你怎么老那么快?”

    飞虎大将军笑道:“不是我老的快,是时间催人老,你十年未变再看我们自然觉得我老的快。”

    老教主神秘兮兮地说:“你是小皇帝那边的吧?”

    “天下太平自然是最好的,我盼了那么多年,当然会为了这个目标选择明主。”

    “那就好那就好,”老教主推了他一把,“把你的兵都带上山吧。”

    这一推本来没用什么劲,所谓的飞虎大将军却像是受了严重的内伤猛然喷出一口鲜血,然后单膝下跪。

    突来的变故哪怕是老教主也没能反应过来,几十米的安全距离瞬间被五千兵马的吼声淹没,老教主当机立断捞起无法行动的飞虎大将军撤回了自己的队伍里。

    “怎么会这样……不该是这样,到底哪错了。”老教主把人推给不知道名字的一名教众,然后自己杀进人群,凡是朝廷的兵马一律杀杀杀,可是没过多久身体就吃不消了,心中反反复复想着的是老朋友吐血前说的那些话。

    “你所谓的明君……居然不是小皇帝吗!”

    十年前他们是队友,十年来可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他还是有些不能接受当年义正言辞要还天下一个太平的人如今居然会想要背叛皇上。

    忠于君什么的在老教主这里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他只知道这次的失误让他们魔教不得不面对五千名武装士兵的突袭……

    “混蛋!”老教主开始手脚无力,多年沉寂下来的内伤又有冒头的趋势,一口鲜血几乎已经到嗓子眼里了。

    “退下!”

    一身爆喝混杂着无与伦比的内力,交战前锋所处的地方瞬间被轰飞了几十人,而被轰飞的人无一例外都是朝廷的人。

    一抹白快速地闪过,转眼间混战便被清理出一处地方,对方的兵马全被扔了回来,谢书晟站在泾渭分明的分界线上气势十足地说:“滚。”

    五千兵马混战时已经死伤很多,但是余下的这些都不是贪生怕死之徒,哪怕是这样在他喊出“滚”字的时候甚至没有一个人胆敢轻举妄动。

    “让一让啊,麻烦让一让。”

    与之霸气相反的是,一个穿着黑衣的人寄进了魔教众人中,目标是被眼前情况吓蒙了的一魔教教众,他正努力护着怀里抱着的飞虎大将军。

    “呼——”终于挤到技能范围的顾冲天连忙开始给人治疗,他身边通风报信的温煜大喊:“错了师父!是旁边那个吓傻的怀里那个!”

    这时魔教众人才发现,白衣服那只不是我们教主吗?

    更有些平时八卦点的,或者参加了那场急急忙忙的婚礼的人同时认出挤进人群的黑衣服不是我们教主夫人吗?

    江湖上都传教主武功如何如何厉害,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教主!教主大人!”

    老教主一见他及时回来也是松了一口气,把卡嗓子眼里的那口血给吐了出来。

    谢书晟皱眉,来到他身边查看一番:“你去一边休息休息……不许再动武。”

    然后转身面对五千(不到)大军,运起内力传音:“今日之事乃是有小人作祟,你们暂且退兵,我们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这些兵马都是不怕死的,如果这么就被吓住也辱了飞虎大将军的名声。前面几排小兵互相使了眼色,没有任何征兆地再次冲杀过来。

    谢书晟双掌使力,浩瀚的内力蜂拥而出,还没冲几步的人马立即被吹了回去,连带后面的一群人也被吹倒。

    “我最后再说一次,给我滚。”

    “是啊是啊,赶快走走走,要不连我也出手就不好了。”

    另一个略显轻浮的声音用同样的方法在众人耳边响起。

    “五千?啧啧,这种只求数量不求质量的兵马,我们两个就能解决了啊。”

    顾冲天拖着依旧昏迷不醒的飞虎大将军挤出人群和谢书晟站成一排,有些不满地说:“不是伤,是毒,我解不了……倒是你可以试试我家的蝴蝶能驱散,啊不对,能解毒吗?”

    对技能这方面的事谢书晟不太懂,目光依旧恶狠狠地看着对面,嘴角微动:“怎么做。”

    顾冲天纠结地思考了下说:“我也不太清楚,当它们还属于我的时候我想让它们做什么都行,我的技能和游戏里的不太一样,多出了各种变化还少了部分限制,你试试让它们对这个人进行驱散试试?”

    这几句都是两人的悄悄话,说完后谢书晟试着操纵蝴蝶进行驱散,蝴蝶们扇着翅膀从人群外飞进来绕着大将军飞了一圈就回到了教主大人的身边。

    一直拖着他的顾冲天对他探查一番,扯了扯嘴角小声说:“啊,好像清了点,驱散好像也有cd过一段时间再试试吧,先把这群人给吓走。”

    谢书晟没有说话,直接行动证明他的强大。

    好不容易爬起来的小兵们还没站稳就又被强大的内力给轰飞,这次他们再也爬不起来了,浑身各处骨折,像是瘫痪了一样趴在地上。

    顾冲天也不甘示弱,一种绵柔却带毒的内力迅速散发开来,连靠后的小兵们都不能幸免。

    古忆摇着扇子不知何时来到老教主的身边掏出一粒药丸对他说:“先压一压。”

    老教主毫不犹豫地一口吞了下去,调侃道:“舍得回来了?”

    “本来就不怎么舍得离开,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老教主深吸一口气,恨恨道:“被算计了。”

    “这一次对我们而言也是一次机会。等事情了了还希望你不会再追究我的事情。”

    “……什么事?”

    “……没什么。”

    既然老教主想装糊涂,他何必自己再提起来呢?

    两方对垒,却被区区两个人给镇住了,老教主眯着眼睛:“书晟那么厉害我理解,怎么那傻小子也那么强。”

    古忆微笑:“现在的他们,让年轻一辈,不对,哪怕是成名已久的那些前辈估计也是打不过的吧。”

    “啧啧,太强了太强了,搞的我心里痒痒,好像欺负啊。”

    “你不是一直实践着吗?”

    老教主一愣,完全没有被揭穿的尴尬,理直气壮的说:“所以以后还会继续下去!”

    谢书晟和顾冲天联手这么一下震撼力实在太大,这些人不贪生怕死,但是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心中发憷在所难免,最后人群中骚乱一番竟然就这么退兵了。

    “呵……呼呼呼哈哈哈!”顾冲天等人都走光了趴在教主大人身上笑的毫无形象,“居然真的走了哈哈哈!我终于霸气侧漏了嗷嗷嗷!你看见了吗我吓走五千人啊!”

    谢书晟拖着他找到老教主:“他呢?”

    这种时候居然让他师父一个人面对,如果他们晚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我没和他说,估计还在山顶上吧。”

    顾冲天乖乖给人治伤,有些担忧地对谢书晟说:“我以为我穿到的武侠篇,结果现在却变成了宫廷篇吗?”

    温煜带着柳文叙赶到,柳文叙瞟了眼老教主脸色又探了下脉,回头就敲了温煜的头:“以后这种情况有那家伙在就不用急急忙忙找我了!他包治百病比我还神!”

    温煜摸着被敲的头瞪大眼睛:“你还说喜欢我,你哪像喜欢人的样子!诅咒你永远是小孩!”

    “好了好了,我们先回去。”古忆出来打圆场,这里除了老教主就他最大,他一说话大家就整理了一番上了山。

    谢书晟在路上时不时试了试蝴蝶的驱散能力,cd时间较长,直到上了山也没能触动第二次驱散。

    老教主看着昏迷的飞虎大将军忽然上脚踹了一下:“扔掉算了。”

    顾冲天狗腿地把人往方便被踹的方向挪了挪:“别啊,还有用呢。”

    “我去叫老盟主下来!”温煜离好远喊了一声,蹭蹭地跑远了。

    老教主眯着眼睛扫视了众人一眼,古忆第一个开口:“不会提你受伤的事。”

    谢书晟顾冲天点头附和。

    小皇帝和他约好先放出屠龙令引人耳目,因为魔教和朝廷牵连甚多,小皇帝会派亲信暗中解决对他有异心的人,至于屠龙令的后续问题大可以派人“交谈”后不了了之,顺便还能交换情报合并力量。

    可是过来的人却是威震天下的飞虎大将军……虽然他能一根手指捏死他,但是曾经朋友一场,他不相信他会投奔小皇帝以外的人置天下于不顾。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教主抓狂地继续踹人,难道不是大将军背叛小皇帝,而是小皇帝一开始就在骗他?

    他可是救了他的命!还是他半个师父呢!

    “太不爽了!!!”

    谢书晟直截了当地揭人伤疤:“信错人?活该。”

    老教主青筋毕露,一招断子绝孙脚踹到大将军【哗——】上:“你们谁都别拦我,我要去杀了那小子!”

    那小子自然指的是小皇帝。

    顾冲天拦住他:“和气生财啊,我们一起坐下来讨论下下一步该怎么走不就行了。”

    两辈子都是良民的顾冲天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也发现自己的金手指开的有多大,想要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只剩下这些已经显山露水的麻烦。

    谢书晟随手试了下驱散,蝴蝶终于领命施舍给大将军一下,大将军“嗷唔”地吐了口黑血,迷茫地睁开了眼睛:“我……我在哪?”

    老教主照着【哗——】就踹:“魔教啊浑蛋!”

    被踹中重要位置的大将军更加迷茫了:“你们是谁……我是谁?”

    众人:“……”

    顾冲天小声和谢书晟说:“踹坏了吧,真断子绝孙了,连带着还失忆,啧啧。”

    在场的一共就这几个人,再小声的嘀咕细心一听也就能听清楚。

    大将军疑惑:“我断子绝孙?我为什么会断子绝孙?不对……什么叫断子绝孙?”

    “……”这不仅仅是失忆吧,这一下给弄傻了!

    老教主也没想到这个神展开,看着已经不年轻的脸尴尬道:“你还记得什么?”

    大将军双手扶着脑袋,纠结了好久:“疼……”

    然后很符合剧情发展地晕过去了。

    “……我踹他这事你们也别和他说。”老教主虚着眼,喃喃道。

    话音刚落,那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什么事不能告诉我?”

    …………………

    谢书晟把大将军扔给老盟主,老盟主顺手接住:“有点眼熟?”

    忽然惊醒的大将军惊喜地发现这个人他认识!

    “我知道你!你是我哥!”

    …………………………

    *

    被踹的断子绝孙的大将军畏缩地缩在角落里。

    “所以说,你又动用内力了。”老盟主严肃地看着老教主。

    “是啊。”

    顾冲天拽着谢书晟小声咕哝:“承认了!居然这么轻易地承认了,我们这边为了掩盖这件事完全没有提到他受伤结果人家一下就承认了啊!”

    谢书晟捂住碎碎念的嘴说:“当务之急是先恢复这个人的记忆,如果是毒性的话还好办,如果是因为师父对他进行的攻击就有些麻烦了。”

    “你攻击他了?”

    “是啊,我踹了他的【哗——】。”

    顾冲天撤下捂住嘴的手用眼神努力传达着消息:又承认了!既然承认的那么干脆当初为什么还严肃地叫他们保密!

    大将军躲在墙角,论样貌在这群人里是最老的,可是受到的待遇确是最惨的。他的双眼直直地盯着老盟主,那眼神,有期盼,有信任。然而被看的那个人很自然地忽略了这些东西,担心的问老教主:“病有复发吗?”

    老教主受到顾冲天的治疗后屁事儿没有,这时候又开始装疼,双手捂住胸口“咳咳”两下:“好像多年前的隐疾又复发了。”

    顾冲天咽下了到嘴的吐槽,因为他忽然发现这一点他好像同样尝试过……

    老盟主早在和众人进门的时候就把木木交还给顾冲天,此时的木木整个人胖了一圈,像是一个正常的娃娃。皮肤白白嫩嫩的,窝在顾冲天怀里时不时拱拱小屁股。

    老盟主看出他根本没病,又有些担心,想甩手把大将军的事交给后辈们做,就听谢书晟淡淡地来了一句:“他叫你哥。”意思是这人和你有关系,你看着办。

    老盟主是这么容易就被威胁住的人吗?

    他是。

    因为他终于想起来大将军为什么这么眼熟了。

    “你看他是不是十年前在我们手下当传令兵的那个……那个谁?”

    老教主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我救过他的命,和他喝过酒,为什么失忆了却只记得你。”

    大将军见老盟主看向他傻傻地露出一个傻笑,嘴边口水顺着滴在衣服上。

    “……你对他做什么了,只是踹了【哗——】吗?”

    “不要忘了他之前还中了毒,现在变的那么傻一定是毒的错!”

    顾冲天看向谢书晟,教主大人平静地在他没有开口的时候说:“cd没好。”

    “……不是,我只是单纯的想问你饿了没,我下面给你吃。”默契什么的他已经不抱有希望了,所以教主大人求不要感受良好!

    算算时间,从听到五千大军围在苍云山下后谢顾二人再加上古忆就没好好吃饭,现在危机解除,顾冲天就想犒劳犒劳自己。毕竟他懒得去想这些事情,反正到时候有用得上他的地方叫上他就行了。

    谢书晟自以为的默契被打了脸,但是他毫不在意地忽略过去:“多加蛋。”

    “恩。”

    然后顾冲天就先行离场了。

    大将军委屈地在墙角说:“哥哥你不认识我了吗?”

    老盟主坦然道:“我不是你哥。”

    大将军迷茫地说:“可是……可是我只记得你啊,你在战场上力敌万人,我一直很崇拜你,可是你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

    “这倒是真的,不过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大将军深受打击,老教主上去朝脸踹了一脚:“你倒是把记忆给我恢复啊!我这边很急的!”

    柳文叙在一边默不作声地看着这起暴力事件,作为医者他觉得这种情况真是——喜闻乐见。

    蝴蝶cd刚好谢书晟便施展了驱散,被踹了【哗——】都毫不变色的大将军顿时脸色大变,一口比先前更加浓郁的黑血被吐了出来。

    “……我这是在哪里?”

    ……………呵呵。

    *

    顾冲天自从把“记忆”里的饭菜中材料容易获得的菜样做了个便的时候终于对做饭这种事感到了厌倦。

    所以他只要下厨都挑简单不费事的东西做,反正不管材料是什么做出来都是美味。

    随意地揉了多人份的面开始做面条,一道黑影闪过,顾冲天心念一转,瞬间抓住了一只伸向他怀的手。

    被抓住的手“咔吧”一声就缩骨想要挣脱,而顾冲天一肘子往后打也被对方挡了下来。

    只见挣脱了的那只手瞬间恢复原样向顾冲天攻来,顾冲天一个移步跨出对方攻击范围,然后看到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没有任何话语上的疑问,顾冲天抽出笛子神色冷静,在对方防御姿态明显的时候猛然攻上!

    和教主大人都能奋力一拼的人三两下就解决了这场战斗,对方脸着地被压在地上的人高声呼喊:“别动手!是我啊,巫泉!”

    “……巫泉是谁?我不认识。”顾冲天把他的头抬起又撞下去,额头撞在地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我来帮忙的,放手啊啊啊啊!”

    顾冲天把人放开,开始听巫泉讲故事——

    “所以,你从那天以后一直呆在山上?”

    巫泉把伪装卸掉,用他本来面目说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祝盟主和齐宇下山才走,这不一听说魔教有难又过来帮忙了吗?”

    “帮忙帮到我怀里了?那只手想干什么?”

    巫泉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几个月前看到你的时候你还跟不上我的速度,现在你已经能抓到我了。”

    一提这个顾冲天就来气,他的定国套自从新婚那一晚后就被他坚决地收了起来:“废话少说,你在这能帮上什么忙?”

    “我以前顺手偷了皇帝的玉玺,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用。”

    ………………

    “走吧,帮我端上面,我们会议室说。”

    *

    宽敞明亮的屋子内,再次失忆的大将军已经被老教主踹成猪头,谢书晟抱着木木给他喂奶。

    古忆似乎也觉得小孩比一个猪头的吸引力大,慢悠悠地摇着扇子看木木。

    “没想到真的被你们救活了。”

    “恩。”

    “是叫顾槿是吗?”

    “恩。”

    “没和你姓啊?”

    “……恩。”

    “你还是那么话少,顾冲天习惯吗?”

    “……”

    古忆逗了逗木木,敏感地抬眼看门,下一秒门被顾冲天踹开,香味扑鼻的面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开饭了开饭了,打人的逗人的都停一停了!”

    顾冲天一边说一边把面放在桌上,之前被他挡着的巫泉对屋子里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打了个招呼:“你们好啊。”

    除了谢书晟,所有人都在想:这谁?

    顾冲天贱兮兮地说:“他就是那个传闻中被皇上深爱的神偷巫泉!啪啪啪!”

    巫泉从成名后就没在那么多人面前露过真脸,这个时候感觉浑身不舒服。

    顾冲天又说:“他为我们带来了一件礼物——皇上御用的玉玺!啪啪啪!”

    顶着众人的目光,巫泉一头冷汗地把面放在桌子上并从怀里摸出一个玉玺,他本来想找一个机会单独将这东西给谢书晟然后走人,谁知顾冲天几个月能改变那么大,连他也打不过了。

    那只玉玺乍看没有什么特殊的,但是既然是“神偷”偷的就一定是真的。

    谢书晟问:“你什么时候偷的?从魔教总坛被围到你听到消息赶来,这期间根本没有时间让你去皇宫偷东西。”

    “啊,当时年轻气盛,两年前偷的,一直没还回去。”巫泉低着头把玉玺放在桌子上。

    玉玺和面放在一起,众人纷纷上去拿了一碗,边吃边讨论。

    “小皇帝既然想坑我们,那么我们就坑回去。”

    “那个小皇帝分明是知晓了书晟的身世,和两方派别联合起来对付我们。”

    “真是救错人了,那时候还是一个小包子,长大了居然变的那么不可爱!”

    “书晟的身世到底是什么?”

    “皇帝他哥。”

    “喂喂就这么说出来没关系吗?”

    谢书晟以斯文但快速的姿态第一个吃完面,把木木挣扎露出的小手塞回被子里,淡淡地说:“不要打我主意,我不想牵扯到宫里。”

    老教主一副痛心疾首:“你当皇上多好啊,以后魔教多有面子,在外面就说:我们这里还出过皇帝……这样子。”

    谢书晟不为所动,古忆看着玉玺若有所思:“如果只是皇上的话,想攻下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想要置我们于死地的只有皇后和太傅党羽,皇帝可能只是受人煽动。”

    “要怎么做?”

    “他们既然用了借刀杀人,我们便还他一个隔岸观火。”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老神仙背着手一步一步踏了进来,顾冲天因为总是缺根弦所以尤其佩服聪明人。

    从小尊老爱幼的顾冲天立即起身给老人家让位,老神仙也没有矫情,坐下继续开口:“三方心不齐,总想在这屡不清的关系中浑水摸鱼,第一批势力为皇后余党,可是小皇上又不是他的儿子,追杀小教主仅仅是为了掩盖当年的真相,这种时候皇上才是受益人。”

    “第二批是太傅余党,太傅形影不离的侍卫最难对付,他不为利只为忠,心中有着信念的人往往不容易被打动。所以古忆小儿的安全才是最值得关注的。”

    “第三批虽然只有一人,但是也是影响最大的一人,小皇帝是受人煽动也好,本身有着自己的考虑也好,他其实是最容易变成我们这边的人,先不论救命与授业之恩,他自己也应该知道之前所说的两批人中没有他的战友。”

    “我过一会修书一封,巫泉你带上它和玉玺潜入宫中作为信物交还给小皇帝。”

    “恩恩。”巫泉在魔教待了些时日自然认出这老人的身份。

    “小教主带上蝴蝶去太傅府找其贴身侍卫留下的东西……如果能找到人,不用犹豫,直接杀了。”

    “恩。”他没有问老神仙是怎么知道蝴蝶的事,总之照他说的做便是。

    “如果以上两件事完成了任何一件,我们便可隔岸观火,如果完成了两件,连‘观’也不必,事情自然而然就能够解决了。”

    一边沉默吃面的温煜惊讶:“这么神?”

    柳文叙拍了他一脑瓜子:“吃你的面。”

    老神仙眯着眼睛看了眼温煜:“我在悠悠谷见过你,我家那小孩还经常提到你。”

    温煜想到给他带路的小孩菊花一紧:“她说我什么坏话了吗?”

    老神仙笑了笑:“她问我,爷爷为什么你不会飞?”

    老神仙一边说一边从袖兜里掏出纸笔,抬头问:“有墨吗?”

    “有有有!”顾冲天从空间包裹里掏出一瓶朱砂墨。

    当年为了给女儿们抄书背包里备了许多墨,现在他都嫌墨水占位置想扔了。

    老神仙迅速写完一封信将其装好递给巫泉:“有劳。”

    “哪里哪里。”巫泉忙说。

    “那么,我就回去了。”老神仙最后扫视了一群人,目光最后留在了顾冲天身上,他似乎是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看着老神仙的背影,顾冲天一脸囧样:不要说话说一半啊!不对你连说都省了,你到底看我干什么!

    谢书晟掐着时间又给飞虎大将军用了个驱散,角落里瑟瑟缩缩的将军大人再次吐了口血,昏迷了过去。

    “老神仙是不是忘了跟我们说怎么处置这个人?”

    “这种随随便便弄死算了。”

    顾冲天连忙拦住老教主:“别啊,怎么说也是个将军,会乱的会乱的!”

    老教主又踹了他一脚:“看他来气。”

    老盟主一把把人拽走:“别闹。”

    “……”

    *

    如果说老神仙的预测是正确的,那么谢书晟要独自行动,顾冲天不放心想要跟着遭到了拒绝:“他没有让别人帮忙。”

    “我就在外面等你,不进去添乱。”

    “不行。”

    被抛弃的顾冲天一个人在家哀怨地带孩子,顺便研究神行千里的技能,一个没注意就带着木木跳到了扬州大街上。

    只穿了里衣的顾冲天“卧槽”了一句几个翻飞消失在人群中。

    “哇啊——”自从开始长肉,木木的哭声也变的响亮并富有多元化。顾冲天一边哄他一边在背包里找之前放进去的换洗衣服。

    穿好衣服后顾冲天抱着木木努力想象之前找到的感觉,却没能回到魔教总坛。

    “啊啊啊虽然猜到了但是果然这东西也有cd吗!”

    扬州他来过却不太熟,比起这里他倒是更想去荷兰,顾冲天抱着木木四处转了转想问问怎么回家,却久违地感受到了杀气。

    顾冲天反应迅速地想要追踪过去,忽然反应过来他现在不是一个人,怀里还有一个拖油瓶。

    提高警惕的顾冲天低着头往前走,注意着身边的每一个动静。

    可是对方没了动静他也不能发现什么。

    等顾冲天慢慢走远后,一个穿着普通的人挠着头走了出来:“麻烦了啊,居然在这里遇到,真是太麻烦了,没想到那么强,还是放弃吧。”

    他一边说一边吊儿郎当地走着,却不知离他不远处有一只很小的风蜈缓缓地跟着。

    *

    血杀楼并不是一个楼。

    甚至可以说血杀楼并没有什么建筑,因为它是建在地下的。

    顾冲天从感受到杀气后便迅速锁定了一个人,但是他没有直接揍过去,而是派了一只小风蜈跟着。

    被跟的那个人毫不知情,就这样大摇大摆地暴漏出他们的总部。

    看着眼前的墓地群,顾冲天虚着眼:“你们也不怕鬼啊……”

    虽然想试着进去看一看,但是一来墓地下面的风光实在不想领略,二来带着木木行动始终不太方便,三来如果下面有高手他可就真的吃亏了。

    顾冲天记住了位置后,也没多留念,抱着孩子找了个样貌憨厚的马夫离开了扬州。

    第二天——

    “这位少爷,这一路辛苦赶路,您都不喝点什么吗?”马夫掀开马车的帘子,却发现马车上根本没有人,只有座位上有一些银两。

    “鬼……鬼啊!!!”

    这个马夫所载的人,自然就是用神行千里先行一步的顾冲天和木木。

    回到魔教,顾冲天想找谢书晟分享经历,可惜他还没有回来,于是又去找靠谱的老盟主。

    老盟主听说又跑山顶了,等顾冲天找到他的时候却发现搅【哗——】棍老教主也在。

    “都在是吧……我和你们说件事。”

    一番解释之后,老教主惊讶地问:“瞬间到达某个去过的地方!这是什么功夫?”

    老盟主沉默片刻:“八成就是血杀楼了,等这件事了了我会让祝万棠带人端了他,也算为江湖除一祸害。”

    顾冲天看老教主如此激动,有些无语地说:“不是功夫,这事说来话长。”

    “那正好”老教主半靠在墙上,“我们两在这里无聊呢,就听你说故事吧。”

    于是——知道顾冲天秘密的人又多了两只。

    *

    谢书晟花了三天找到死去老太傅的家。

    装潢不是多华丽,守卫也不森严,让他这个做好充分心理准备的人有些疑惑。

    出发第二天的时候,千张嘴胡硕给他带来了一些有关太傅进身侍卫的事,说到“忠心”的话,这个侍卫敢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侍卫名字就叫“王忠”,前半生普普通通,自从跟着老太傅后干净坏事,老太傅死了还在帮他擦屁股。

    谢书晟提前背下了府中地图,当下有了目标小心地靠近。

    房内有人。

    已经来到目标房顶的谢书晟稍一感知便知道屋子里有活物。

    脚步虚浮,气息微弱……不像会武的样子,谢书晟看准时机溜了进去想要点他穴道。

    哪知对方虽然体能不行,感知却是极佳,竟然躲过了。

    谢书晟此时蒙着面,见他没有大叫的趋势,不急不缓地点了他周身大穴扔在一边,然后就翻箱倒柜地找王忠留下的东西。

    梳子,衣服,床铺……因为主人的离开这些东西上已经积攒了厚厚的灰尘。谢书晟让蝴蝶努力辨别气息,然后蝴蝶慢悠悠地飞向被点穴的银发老头。

    ………………这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