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十年前的连大将军酒劲上头,怒喝来人。

    “我叫连恒缘!不是脸很圆!”

    老盟主站在他身后,一副严肃的样子:“你要做什么。”

    被他这么一打岔,大将军忽然忘了之前想做什么来着:“我要……我要做……”

    老盟主缓步向前,轻轻一推,大将军只觉天旋地转一个不稳摔了下去。

    “啊!救——”

    老盟主抓着他的脚,把他倒提在崖边:“你刚才想跳崖,我帮帮你。”

    冷风飕飕,大将军经此一吓酒醒了许多,一想到这辈子不能娶妻生子悲从中来:“你就让我死吧!”

    老盟主闻言松开了抓着他脚的那只手。

    “啊!救——”

    又被抓住了……

    老盟主没说二话,把人提上来扔地上,毫无顾忌地坐在他的身边:“有什么想不开的?”

    惊魂未定的大将军颓废地说:“你不懂。”

    “失恋了?”

    “……我连失恋的机会都没有。”

    老盟主面无表情,嘴中说出的话句句戳心:“那你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可惜,至少结婚生子儿孙满堂寿终正寝才能死啊。”

    大将军目光呆滞看向前方:“现在天下终于太平了,可有谁能记得我们为这付出了多少,死了的那些化为白骨埋葬在远离故乡的地方,活着的……也没好到哪里去。”

    “你喝多了。”

    “我喝多了才说实话呢!我娘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抱孙子……孩儿不孝,连她最后的心愿都没有办法完成……”

    老盟主看他哭地一脸都是,想出声安慰:“天涯何处无芳草,她不要你,你可以再找别人。”

    ……所以说,老盟主根本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嘛╮(╯_╰)╭

    大将军哭的稀里哗啦的,老盟主就坐在他旁边陪着顺便练功,直到大将军哭的手脚冰凉支撑不住的时候才一巴掌糊到他脸上。

    “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坎过不去!就知道哭!”

    大将军被糊晕了,可是他也不是好惹的,毕竟在战场中厮杀过,敢打我?信不信我neng死你!

    面对他的反击,老盟主轻轻一闪就躲过了,顺脚还踢他两下,剧烈活动使大将军身上重新暖和起来,一会儿功夫连剩下的酒劲也没了。

    “呼……你真厉害。”大将军跪在地上诚心诚意地说。

    老盟主双手背后,一副高人的样子。

    “在这个世界上,你可以为国家,为挚友哭,可是你不能为了你自己哭,因为这是懦夫干的事。”

    大将军抹去脸上的冰渣子,老盟主握住他的胳膊想把他拉起来:“你可以跪天地,可以跪父母,但是你不能跪我。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承受这重量。”

    大将军没有说话,忽然想起也许他真的有些大惊小怪,虽然不能子孙满堂,但是他毕竟从那场战争中活了下来,他不应该轻视这来之不易的生命。

    “还有最后一点。”

    老盟主解开身侧的佩剑郑重地交给他:“你可以为了救人,为了天下而挥舞它,但是不能仅仅为杀而杀,因为它会难过。”

    那把佩剑通体莹白,品质不凡,当时还不是大将军的大将军曾经多次看到老盟主就是用这把剑杀入敌军千军万马中几进几出。

    “这……这我不能收!”

    “拿着吧。”老盟主转身离去,“我就要离开这个江湖,不能做想做的事,它也会哭的。”

    *

    回忆进行到这里,大将军终于爬到了苍云山顶。

    那一日过后,他被特招上京,后来官位节节高升,没有战乱没有江湖,那把佩剑再也没有出鞘过。

    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脸很圆?”

    “……我是连恒缘。”

    和当年一样,在苍云山顶那么冷的地方也就老盟主喜欢往这里跑。

    老盟主怀里抱着木木,向他示意一旁的石屋:进来说话。

    两人一同进了屋子,大将军有些局促不安,这些年来他虽然做了很多好事,但是光是坑了魔教这一件就觉得惹了大祸。

    老盟主把一直温着的茶水倒了两杯,一杯自己抱着,一杯推给大将军,找了一个无聊的话头:“吃了吗?”

    “……吃了。”

    “哦。”

    沉默了一会,大将军有些坐不住,别人他无所谓,但是老盟主可以说是他的救命恩人——各种意义上。

    “我这次做的不漂亮,我承认如果我当时多劝一劝他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老盟主保持着盘腿的姿势,无所谓道:“君臣君臣,你在下面自然要听上面的。”

    大将军红了脸,有种小学生做错事的感觉:“我知道我让你失望了,所以我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心理准备。”

    “是啊,你死了一了百了,扔给我们这些烂摊子。”

    “……你想怎样?”

    老盟主伸出一只手:“把阿雪还给我。”

    大将军一愣:“阿雪?”

    “我当年给你的剑,本名因为时间的关系只留下一个雪字,我便叫它阿雪。”

    大将军尴尬地扣着杯壁,也没有觉得茶烫,他小声说:“没带。”

    “去取。”

    大将军愕然:“它在我将军府供着……要花很长时间。”

    老盟主定定地看着他,语句铿锵有力:“你不配拥有它,把它还给我。”

    大将军委屈地说:“这些年来,我带它剿灭了多少山匪,你说它喜欢行侠仗义,我就兢兢业业做好事,现在的天下太平我出了多少力,我为什么没有资格拥有它!”

    想当初他听到小皇帝的计划时几乎要揭竿而起造反了,可是过了那股冲动劲后就细细想着怎么能推掉这个任务。

    他不愿意面对曾经的战友,不愿意坑曾经给他活下去希望的那个人,但是最后他还是妥协了。

    他觉得这次撕破脸后没脸再见人了,而且照小皇帝最近明显地阴险狡诈来看,他离死也不远了,所以他特意准备了毒药准备死在魔教,既不用亲眼看着魔教沦陷,也能完成小皇帝的心愿,保这天下太平。

    他想了很多,唯独没有想过自己,潜意识里,他刻意忽略了“自我”。

    老盟主把茶水轻轻放在石桌上,忽然问道:“还记得我把剑交给你时说的话吗?”

    “……记得。”

    “那你知不知道,想要守护住他人,首先要守护住自己的灵魂。”

    大将军颤抖着喝了一口茶:“为国为名不就是要舍弃自己吗?如果自私地只想着自己,在你眼里就只是一个小人罢了吧。”

    “胡说!”老盟主喝道。

    大将军被吓地茶水都洒出去许多,老盟主说:“我让你守护自己的灵魂,又不是让你与小人同流合污!”

    大将军疑惑:“有什么不一样吗?”

    “小人为了利益而出卖灵魂,我赠与你那把剑,不仅是想让你维护正义,同时也是想让你守护住自己的本心,不做违背意愿的事。拿这个例子来说,你可以和我们谈判,而不是一开始就以死为目的,你想用死来逃避这和懦夫有什么两样?”

    大将军被噎住了,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老盟主叹了口气,过了许久才开口:“去把阿雪还回来吧。”

    *

    大将军灰溜溜地走了。

    老盟主抱着木木站在风口处,没来由地说了句:“出来吧。”

    一个身影从大石头后面出来,也不扭捏,上来就笑容满面:“老教主叫我来的。”

    来人正是自从老教主回来后就被使唤地脚不着地的温煜。

    “他让你来这干什么?”

    “他说捉奸。”

    “……”

    温煜摆摆手:“你要知道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不一定这么想,我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早就发现他有一个喜欢看人无语的恶趣味。”

    “他还喜欢整人。”老盟主补充。

    “是啊是啊,所以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

    老盟主低头看了一眼木木,忽然说:“要不还是把小家伙给他带两天……”

    木木:嗷唔?

    回到魔教后,老教主居然在破天荒地处理教内事务。

    魔教有着挺丰富的资金来源,总的来说只要有人坐在教主的位置上还是个认识字的,那么魔教至少能保证衣食无忧。

    看到温煜带着老盟主下来,老教主随手抽出一部分账本让他们查看纰漏。

    老教主很自然地接受了这项任务,温煜盯着一张苦瓜脸问:“您平时不是不管这些的吗?”

    “啧,我不管你们吃什么?书晟跑了我可不能跨过他直接立新教主。”

    老盟主接过温煜的活说:“你走吧,我帮你做了,你在外面看着不要让别人过来。”

    温煜高兴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啧,你嫌活不够干?我这还有很多要不你一起全做了吧?”老教主瞥了眼老盟主不以为然,下一秒就被老盟主压在桌子上。

    “……发生了点事,让我想起一些以前的事。”

    老教主嘲讽全开:“发情了?”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卧槽你闭嘴多大的人了你快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