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64章 番外一

第64章 番外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顾冲天来到这个武侠世界也有两年了,在这边人缘居然出奇地不错,甚至还小有名气,撇去《冲天传》坑爹的第二部,江湖上倒是传开有这么一个武功高心肠好的大侠。

    大侠顾冲天正愁眉苦脸的纠结应该带什么土特产回家。

    就在几天前,他发现今年回家探亲的权限被打开,如果带谢书晟一起回去可以过上半个月,手续都办好了,就差念口号了。

    可是一年一次的探亲总不能空着手回去是不是?他跟谢书晟这么一商量,在选礼物上产生了分歧。

    谢书晟偏向于高雅一点的古董收藏,顾冲天却想带点苍云山的土特产。

    “我爸我妈都不是会玩古董的人,而且我爸特别保守,我都没敢跟他说你是魔教教主,到时候别这么一本正经板着脸,多笑笑知道吗?”

    谢书晟不赞同的说:“就是因为一年才回去一次,总不能只带这些东西。”

    顾冲天也觉得寒碜了点,又想不出什么好方法,纠结来纠结去几天就这么过去了。

    顾冲天要回家探亲这事几个关系好的朋友都知道,柳文叙给了一瓶子药丸,说是能延年益寿的。这东西算是补药,顾冲天笑纳了。温煜带的是《冲天传》全集,被顾冲天甩回他脸上,十一十三又送的核桃,这次雕刻的是楼房的形状,他也笑着收下了。

    所以他现在准备带过去的东西还是觉得好少啊…

    谢书晟推着一车的古玩字画找到他,开口说道:“我不是什么魔教教主,我是古董店的东家,家中有财有地,可保你衣食无忧。”

    这是打算编造一个假身份包养他啊。

    “感觉我这样就是个吃软饭的了…”

    谢书晟继续编:“我在进货路上遇到劫匪,是你出现打退他们救下了我,我奉你为上宾,日久生情。”

    “这个故事好俗气…”

    谢书晟被噎了一下,扶着小推车不说话,顾冲天却从他那张木头脸上看出委屈的神情。

    “好好好,就这么说了,俗就俗点呗。”顾冲天紧紧握住他的手“准备好了没?这个和神行有点不一样,可能到了地方会想吐。”

    谢书晟看向二人无名指上的戒指说:“如果过一会我发现你不在我身边…”

    “…不会的你放心!”

    *

    照理说,神行带人的时候,落地点会出现两个人,穿越应该也是一样。

    顾冲天推着车子,站在他家门口风中凌乱,他好像把他家教主大人搞丢了……

    细数他这些日子被毒死一次,受重伤一次,昏迷九天,死亡两天,没打招呼直接在他面前消失一天,穿越前还向他保证过绝对不会弄丢人,结果还是弄丢了,顾冲天仿佛已经看见谢书晟的怒气值biu的一下串上了天变成一道雷劈到他身上…

    而谢书晟穿着古装被直接扔到了银行。

    好巧不巧的是有一批抢劫犯正在抢银行。

    当所有人都双手抱头蹲下来的时候这么一个大活人穿着奇装异服站立着简直不要太显眼。

    顾冲天只是着急了一会就淡定了,蝴蝶在谢书晟那里他迟早会找过来的,大不了豁出老脸安抚安抚,他整了整衣服敲了敲家里的房门。

    顾父顾母正巧在吃着晚饭看新闻,打开门后楞了几秒才发现是他们儿子。

    “大声告诉我!你们想不想我!”

    顾母摸着他的脸说:“胖了。”

    可不要胖吗,每天闲的发慌做饭又好吃。

    “妈,我今天还带了个人。”

    去年回来的时候顾冲天公开出柜,经过了一年的时间,他们两应该不会有太大反应了。

    顾冲天先把门关上,一屁股坐在饭桌旁说:“穿回来的时候不靠谱,把我和他搞散了,这一车东西是他送给你们的见面礼,他是搞古董的,你们儿子出息了,在他遇上劫道的时候帮了一把,后来相处久了觉得对方挺合得来的就在一起了。”

    电视里正在报道一则银行抢劫案,xx路某oo银行于五分钟前遭遇抢劫,劫匪劫持了包括工作人员在内的数十人与警察僵持着。

    “啧啧,待会你们见到他可不要惊讶啊,那长得叫一个好看啊。”

    银行内从天而降一古装coser,劫匪惊吓中枪-支走火,子弹朝着coser飞射过去。

    “他在那个世界就是一小老百姓,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要不是本帅比英明神武武功盖世,就他那小身板子也不知道要被欺负的多惨。”

    只见一道残影闪过,子弹被从中间劈成两半,而coser的手上握着一把开了锋的剑。

    顾冲天讨好的说:“而且他还特别害羞,所以不怎么喜欢说话,不要被他吓到了,他心里想着要来见你们这几天都没睡好觉。”

    coser用看死人的目光扫视了那一群劫匪,冷冷地说道:“是死,还是滚。”

    顾冲天最后总结了一下:“总之他人很好,你们别问东问西吓着我媳妇啊。”

    劫匪们被吓得屁滚尿流,分分钟放下武器投案自首。

    顾冲天这才发现他老爸老妈的关注点好像不在他身上,委屈地说:“我一年就回来这么几天,你们看电视都不看我。”

    顾母夹了一口菜一边嚼一边随口问了句:“你家那口子来的时候穿的什么衣服?”

    顾冲天想了想:“没太注意?淡蓝色的,料子很好,上面应该还有蓝色的刺绣。”

    顾父喝了一口鸡蛋汤问:“是不是带了一把剑。”

    顾冲天想把他塑造成柔弱的需要依靠的人,却忘记让他穿来的时候别带剑。

    “哦对了,我把我佩剑拿给他防身去了…你问他带没带剑干啥…”

    顾父顾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他,顾冲天莫名其妙地问:“干嘛啊干嘛啊,我又犯什么事了。”

    敲门声响起,顾冲天条件反射地蹦了起来大喊:“放着我来!”

    他搞丢谢书晟这事估计人家还在生气,他好不容易给父母塑造了个好儿媳的形象,可不能被谢书晟一凶就给吓没了。

    迅速地打开门,门外果然站着的是谢书晟,蝴蝶飞进门内绕着顾冲天欢快地飞舞起来。

    顾冲天凑近小声说:“意外!这次真的是意外!我们的任务任重而道远你别在这个节骨眼上跟我发飙啊!”

    谢书晟一反平时淡定的形象,身体也有些僵硬:“我…知道分寸。”

    当顾冲天拉着谢书晟回到饭桌上时,发现这气氛不太对啊,怎么两位老祖宗像是在看阶级敌人一样看着谢书晟…

    “咳咳,他就是我在那边约定要过一辈子的人了。”

    顾母挑剔的看了他一眼:“长得还凑合。”

    都这模样还只是凑合,老妈你眼光也太高了吧!

    谢书晟眼睫轻颤,说了进门的第一句话:“伯父伯母好。”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说好的先死不要脸的把爸妈先喊一遍呢!

    看着两边都没按照自己心里想的做,顾冲天心里方方的,陪着笑脸拍了拍谢书晟胳膊:“我爸我妈就是你爸你妈,我们谁跟谁啊你那么生分干什么。”

    “等一下,我们还没认这个儿媳妇呢。”顾母开口打断,尤其重读了一下“儿媳妇”这三个字。

    顾冲天却如醍醐灌顶,这难道…难道是传说中的婆媳不和?

    总有那么几个家庭,婆媳像是天生的敌人一样,互掐互咬,把家庭关系拉扯到一个特别紧张的地步。

    顾冲天悟了,听说这种时候千万别偏帮任何一个人,要不然本来只是打嘴仗,能因为你一句话变成惊天血案…

    谢书晟硬在那里,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他本来就很紧张,这时候连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习惯性地搭在了剑柄上。

    顾冲天心中一片卧槽,这货不会一怒之下砍了他爸妈吧。

    顾父却没管他这危险的姿势,他直视着谢书晟的眼睛,沉稳地问:“你真的是开古董店的?”

    谢书晟紧张地扣了一下剑柄,默背了一下假身份,点了点头。

    顾母指了指剑:“这把剑是谁的?”

    谢书晟感觉顾冲天戳了他一下,僵硬地说:“他的。”

    顾母叹了一口气:“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

    顾父接了一句:“人傻自有天收。”

    顾冲天发现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忽然消失了,父母对谢书晟稍微热情了一些,终于放下心来。

    就这么过了几天,有一天顾冲天在厨房做饭,顾母偷偷问谢书晟:“小谢啊,我儿子现在不在,你就跟我说说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吧。”

    谢书晟犹豫了下,还是问出了这几天来一直想不通的话:“为何你们一直认为我隐瞒了身份?”

    “你来的第一天我正好看见你用武功吓退一群劫匪。”

    谢书晟表情空白了一瞬,原来从那时候就已经暴露了吗…

    “我…我是魔教教主。”

    “……你别跟他爸说啊。”

    顾父悠悠地在他们身后来了一句:“我已经听到了。”

    顾母“噫”了一下,把谢书晟护在身后:“你什么时候躲我们后面的。”

    谢书晟说:“在你偷偷摸过来找我说话的时候…”

    顾父看着被护在身后的谢书晟,深深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们都以为我不会接受这个身份。”

    “如果你对我儿子好,我不会管你是什么身份,自从去年臭小子从那边回来,我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只要他好好的…”

    “哦!亲爱的!”

    “老婆!”

    顾冲天从厨房端菜出来就看见他老爸老妈又抱在了一起,谢书晟在一边淡定的喝茶。

    “他们咋了?”

    谢书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的父母…很好。”

    顾冲天踢了踢他的小腿:“都说了也是你父母啊。”

    *

    后来某一天,顾冲天回家时多带了一位家属。

    当顾父看到木木的瞬间犹如炸了毛的老虎:“谢书晟!!!你居然让我儿子给你生孩子!!!!”

    啧啧,您到底在儿子出柜以后看了什么糟糕的小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