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毒哥,穿好衣服 > 第65章 番外二

第65章 番外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哥,穿好衣服最新章节!

    在磨叽镇的一座茶楼里,说书人正说的兴起,用左手拿书卷着比作剑胡乱比划道:“只见顾大侠拔剑而出,一息间十四名山贼全部断了左手,吓破了胆,跪地求饶。”

    有人问:“那那位被救下的公子呢?”

    说书人捏了捏自己的小胡子:“说起那位公子,可真是来头不小,他的名字叫李想,字子湘。”

    一个正在嗑瓜子的女人忽然尖叫起来:“难道你说的是连中三元,貌比潘安,还未曾娶妻的李状元!”

    “正是,”说书人喝了口水继续叨叨,“状元郎带的人马都被山贼关在另一间牢房里,顾大侠神勇盖世,只身闯虎穴,一举挑了这山贼窝。状元郎为了感谢其救命之恩,便允诺了他三个条件。”

    “啊啊啊!如果我是顾大侠就好了!我一定要让李状元娶我!”

    “哈哈哈,就你那样子,还不配给顾大侠提鞋的!”

    “怎么样!还不许人家幻想一下吗!”

    说书人敲了敲桌子让大家安静,继续说:“顾大侠乃江湖前辈顾冲天与魔教教主谢书晟的儿子,体弱多病却意志坚强,他当时掷地有声地回答了李状元……一个就够了,只希望你以后当官了能清正廉洁,为这天下百姓着想。”

    嗑瓜子的妹子捂着胸口:“怎么办,我发现我恋爱了。”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自然是皆大欢喜,两位主人公也成了知己。”

    茶馆一片欢声笑语,两名男子悄悄地离开了。

    离开茶馆有一段路程后,其中一个男子忽然笑了出来:“哈哈哈我儿子好牛批啊!”

    另一个却皱着眉头说:“自从这件事后,瑾儿已经失踪三个月了。”

    “怕什么,他有我们一半的功力,这江湖够他横行霸道欺男霸女的了,要是真惹到不能惹的人就报我们两的名字,黑白两道都要给点面子。”

    “……可你明明很担心地拉我出来找他,就不要死鸭子嘴硬了。”

    “……老大你说他要是病犯了怎么办!假肢掉了怎么办!心肠太好被骗怎么办!”

    “放心,”男人轻轻握住他的手,“瑾儿不像你。”

    江湖前辈顾冲天花了五秒钟解读了这句话——顾瑾比你靠谱多了。

    *

    在某四面皆是悬崖的山谷内,顾瑾头疼地单手劈柴,他的假肢在落崖时为了减缓下落速度被崖壁磨坏了。

    李状元打着哈欠向他走来:“早上好啊。”

    顾瑾抬头看了一眼道:“已经日上三竿了。”

    李状元笑眯眯地问:“今天吃啥?”

    “西北风。”

    自从三个月前掉到悬崖下面,他们早已经把随身带着的干粮吃完了,这些日子只能靠一种酸掉牙的红色水果果腹,顾瑾的确像江湖上传言的那样体弱多病,连续吃了几天果子就病倒了,一个劲地冒虚汗,迷迷糊糊中好像被喂了什么东西,身体烧了一个晚上终于又活过来了。在那之后又发生了几次同样的情节,这里只有他和李想两个人,只有李想才能在他不能动的时候给他喂东西,他从悬崖上掉下来没几天就味觉受损,也没能尝出那种液体是个什么味道。

    李状元听到顾瑾敷衍地回答也不恼,贴近他想挂他身上,被他一闪给躲了过去,他淡淡的说:“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一个普通人,看来我看错了,你喂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我这病除非熟识我的几位长辈别人可是治不了的。”

    李状元随意的盘腿而坐,摆了摆手道:“别问了,你救过我的命,我也反过来救救你,多好啊。”

    顾瑾皱着眉头道:“你当真一点武功也不会?”

    李状元连连点头道:“那是啊,我是文状元又不是武状元,虽然身世麻烦了点不能提,但是你想想你的身世也很唬人啊……唉?我们这算不算是门当户对?”

    顾瑾转过身去不想理他,却忽然跪倒,双手抱着头发起抖来。

    “喂喂!你又怎么了!”李状元扶住他就要探脉,顾瑾握住了他伸过来的手,抬头扫了他一眼,皱了皱眉头喃喃道:“我好像看不见了。”

    一阵沉默。

    李状元按了按太阳穴,无奈地说:“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弄点我的家传秘药,包治百病……你的病要根治是不可能了,但是延命还是没问题的。”

    顾瑾低垂着眼睛,听话地嗯了一声。

    李状元拿手在他面前摆了摆,感觉像是真瞎,便当着他的面拾了他的剑,然后解开一直缠绕在他手腕上的绷带,只见绷带下没有一块好肉,狰狞地横着好几道裂口,皮肉外翻,却只渗出一点点血。

    他偷偷瞄了一眼顾瑾,见他还是和之前一个表情,嘴角不由自主地弯了起来。

    以前每次放血都是不想回忆的黑历史,但是如果是为了这个人……

    当剑锋触碰到手腕时,顾瑾轻叹一口气,准确无误地握住了他持剑的手,两人目视半晌,顾瑾才犹豫着道:“……你这又是何苦。”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李想吃的比他多却常常面无血色并且嗜睡的原因了。

    李想扯了扯嘴角:“你骗我啊。”

    顾瑾忽然笑了起来:“只许你骗我,不许我回敬你吗?”

    顾瑾在江湖上一直是走的冷艳高贵路线,见过他的人从来就没见他笑过,这一笑就让李想觉得这血放的……值!

    “咳咳……你笑的挺好看啊。”

    顾瑾把他被划的乱七八糟的手腕举在眼前:“高冷是装给外人看的,我爸说了,那样人气高,招姑娘喜欢。”

    李想疑惑:“爸?”

    顾瑾道:“和爹爹一个意思,你这手这些天就别用了,等我们脱困了我找我爸给你治一治,别落下病根了。”

    李想眼见着高冷男神突然变成像话唠一样的存在,有点没回过神,被絮絮叨叨了许久才找回一点感觉,开始“虚弱”地往他身上靠。

    这次顾瑾没有闪开,反而抬高一边的肩膀让他躺地更舒服一点。

    李想本来只是想占便宜,可是频繁放血对身体损害超过他的想象,没躺一会就睡着了。

    *

    顾冲天和谢书晟跟着引路蝴蝶来到悬崖下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顾瑾用仅有的一只手把李想圈在怀里,双眼无神地看着他们过来的方向。

    那个时候一阵头疼,眼前隐隐发黑,是真的瞎了。可是他还有耳朵,甚至因为内力深厚可以感知周围的任何动静,所以他“看见”了李想拿他的剑准备做什么,才能精准地握住李想准备放血的手。

    顾冲天“嗷嗷”的冲了过去,刷刷刷的在他身上放治疗技能,没一会儿顾瑾的眼睛又能重见光明了。

    顾瑾先是礼貌地向谢书晟问安,再温柔地对顾冲天一笑道:“爸,这小子为了救我伤了手腕,你就赏他个圣手吧。”

    顾冲天一向对儿子有求必应,便大方地给了李想一圣手,然后心疼地说:“怎么掉到这里了,你小叔给你做的假肢也给弄坏了!”

    谢书晟左手牵着顾冲天,右手牵着顾瑾道:“回去再说。”

    顾冲天了然地发动了神行千里回到魔教总坛。

    李状元明明记得是靠着心上人的肩膀睡着的,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家的大床上。

    他们从悬崖下出来了?他到底睡了几天!

    他低落的换好衣服走出门,在看见与自己家完全不同的院子后僵住了身子。

    “这个屋子完全是按照你家布置的,满意吗?”

    李想寻声望去,果然是顾瑾。只是那一脸恶作剧成功的表情……实在太毁男神形象了。

    “这是干什么啊……”

    顾瑾道:“我去你家看过了,一群监视你的钉子,看着碍眼。就不想把你送回去了。怕你在我们魔教住不习惯就让人把屋子收拾的和你家一样。”

    “喂喂喂!”李想抓狂,“不对啊我怎么感觉角色互换了,这种调戏不成反被撩的错觉是什么……”

    顾瑾却忽然收了那顽劣的表情,严肃道:“你是我这辈子交的第一个朋友。”

    “唉?”

    “我没交过朋友,不知道跟朋友相处到底应该为对方做什么,我爸知道我为了你特意让人造了这件屋子后对我说……这不像是朋友间的相处模式,倒是像恋人……”

    “……”李想满脸通红,两眼放光,激动的看着顾瑾。

    “对此……我感到十分抱歉,你把我当朋友,却被我这样对待,一定很苦恼吧。”

    “……啊?”

    顾瑾一脸歉意:“你若是愿意住在这里,我便会以礼相待,绝不会再有僭越之举,如果你不想留下,我也不会阻挡的。”

    李想终于听明白了,着急地说:“不对,我,我,是我对你有非分之想,你跟我道什么歉!”

    顾瑾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又放下:“你说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李想干脆破罐子破摔:“我关注你好久了,山贼什么的我是故意让他们抓走的,因为我知道你在附近……”

    顾瑾皱了皱眉头:“这可麻烦了,我不仅不会与朋友打交道,对这方面也是一窍不通啊。”

    李想期待地看着他:“你这是不反感和我变成那种关系?”

    顾瑾笑了笑:“那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我的恋人。”

    ——远处围观的众无聊群众

    顾冲天:“我儿子这是在泡汉子吗?”

    柳文叙:“没想到你们两的孩子居然是个腹黑。”

    温煜:“笨啊你,我们少主小时候明明跟老盟主更亲。”

    十三:“还好是随老盟主啊,简直不能想象少主要是和顾冲天一个德行我们魔教的未来要怎么办。”

    顾冲天:“喂喂。”

    强行被拉来一起偷看的谢书晟:“……都回去工作。”

    这一天的苍云山也是这么热闹,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