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未来机甲]星海虹光 > 第17章终盘

第17章终盘

作者:焰焰烧空红佛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未来机甲]星海虹光最新章节!

    从双方机体进入指定战场时起,战斗已经持续了15分钟以上。

    原本凭借让人惊喜的表现与海曼尼战成平手的葛鲁r已经开始落入下风,机体性能上的劣势终于开始显现了出来。

    葛鲁r的受损程度达到60%的时候,莱狄欧斯大部分时间只能专注在闪避海曼尼频繁的攻击上,反击的命中率不仅低,而且机会很少。

    眼前的面板上已经有多处亮起了警告的红光。驱赶对方近身的火神炮已经打光,腿部的导弹匣空了,胸部机关炮的弹丸所剩不多,光束枪的能量也已经用完,莱狄欧斯蹙眉看了看面板显示出的不足20%的命中率,咬咬牙干脆放弃了反击。

    为了仅剩的武器能够最大程度发挥作用,除非有足够把握击中对方,否则他不能再浪费了。毕竟比起自己的葛鲁r,海曼尼的受损程度实在太低了,莱狄欧斯用肉眼就能确认这一点。

    葛鲁r停止了反击,只是奋力穿梭在密集的光束弹中闪避攻击,这样被动的局面看在观战的学员眼里,让周围的气氛开始紧张了起来。一些学员甚至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手心里攥了一把冷汗。

    观战画面下方显示海曼尼的受损状况仅为30%,即使知道两台机体性能差距太过悬殊,众人也无法不对正操控着海曼尼的雅拉特·珀希上校感到钦佩。他们很清楚,如果换做自己,面对被莱狄欧斯发挥出超长水准的葛鲁r,是绝对不可能只受这么点伤的。

    部分学员甚至默默认为,若是自己,很可能会败。

    越是这样想的人,越是不由自主在心底暗暗为莱狄欧斯加起油来。

    葛鲁r被海曼尼单方面追着打的局面持续了将近5分钟,莱狄欧斯虽然凭借出色的操控能力躲过了大部分攻击,但仍然被击中了好几下。其中受损最严重的是位于左腿部的辅助推进器,这让葛鲁r的姿势变更速度下降了,之后被击中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

    看着葛鲁r的受损程度数字爬到70%,整个观战大厅都陷入了一种寂静无声的紧张中。

    然而,本应该最为焦虑的莱狄欧斯此时脑中却是一片清明。

    这个状态,这个情形,他非常的熟悉。

    他经历过。

    明明确定自己的精神力都高度集中在操控行动迟缓了的机甲上,但是不可思议的是,莱狄欧斯感到仿佛有一部分的意识脱离了自己的身体,飘出驾驶舱外,升上了自己正在挣扎战斗的战场上空,冷静地俯瞰着葛鲁r略显狼狈的身影。

    然后,那部分意识猛地冲上天际,突破苍穹,进入了漆黑无边的宇宙。

    透过离体的意识,莱狄欧斯看到了一台普通的塞连机甲,被敌人破坏了双腿,用缺少了两个辅助推进器的残破躯壳拼命维持住平衡和灵活,奋力试图反击,却由于仅仅1秒的缓滞而被敌人拦腰斩断的情形。

    从不知是幻觉还是回想的画面中回神醒来,莱狄欧斯微微眯起双眼,一咬牙,在控制面板上跃动的手指动作突然快了起来。

    他怎么可能会忘记,当初自己就是死在了与此时相似的状况下。但是,重生后的他绝不可能再次犯下同样的错误。

    战斗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冷静无波的眼神突然锐利了起来,莱狄欧斯关掉损伤报告的窗口和画面,再次打开所有的监视画面,一刻不停地扫视着通过光学感应器映照在光屏上的周围情况,头脑与手指的动作一样飞快地运转着。

    祖父曾经说过,在战场上,军人不到自己的最后一刻,是不能够放弃的。

    莱狄欧斯一直牢牢记着这句在幼时听过的话。前世得知祖父去世之后,每当他前往战场,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对自己说出这句话的祖父的音容。既然在赌上生死的战场上自己都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区区的实战模拟又怎么会让他放弃呢?

    更何况,除了战败不会失去性命之外,他此时的情况也比前世战死前要好上不少。塞连虽然比葛鲁系列晚出现,但是除了易操控之外一切表现都平平的塞连,跟经过改装的这台葛鲁r相比就立刻被比下去了。而海曼尼,跟那些给整个星团都带来巨大噩梦的敌人更是没有可比之处。

    他要撑下去。虽然面对拥有音速以上速度的海曼尼,久战绝对不利,但是为了实行他脑中的战术,他必须撑下去,等待适合的时机出现。

    维托看着葛鲁r离地面高度越来越小,本来很平静的心跳都突然加快了,不过很快那台看似笨重的机体就突然抬升了高度,避免了接触地面的情况发生。

    高壮的男人暗暗松了口气。着地虽然不会给葛鲁r带去什么损伤,但是失去一边辅助推进器之后,要重新离地升空需要的时间会更长,对于迅敏的海曼尼来说简直就是个巨大的破绽。

    莱狄欧斯那家伙似乎习惯了缺少辅助推进器的葛鲁r了啊……维托挑眉想道。不仅如此,他感觉葛鲁r的灵活度似乎接近了左腿未受损之前。

    “这小子真是越挫越强。”一边为好友自豪一边又对好友感到些许嫉妒,维托维持着挑眉的动作露出了个有些微妙的笑。

    时间又过去了将近3分钟,观战大厅里没有了任何声响,连教官们都停止了私语。所有人都专注地盯着光屏,不断交错的光束弹在他们脸上飞快地掠过炫目的光影。他们都知道,即使下一秒葛鲁r被击落,莱狄欧斯·桑德·席的毕业考试成绩也毫无疑问会非常优异漂亮。

    他展现的不仅仅是优秀的战术头脑与高超的机甲操控技巧这些军校致力于培养的能力,更难能可贵的是,也许学员们还没办法意识到,但是教官和在别处观战的人物都已经察觉,这个毕业生的身上,有一种无畏的战斗意识,从他冷静、沉稳、睿智的战斗方式中隐隐透了出来。这是在其他军校生身上看不到的,而这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军人。

    就连与他对战的雅拉特·珀希上校都非常欣赏这个对手。他喜欢这种顽强,也看得出这个小学弟是打算寻找时机做些什么,上校带着既期待对方的战术又想挫挫小孩锐气的矛盾心情,决定给这场出乎所有人意料持续了20分钟以上的战斗画下休止符。

    莱狄欧斯正在战场上空绕着圈躲避流光般的光束弹,突然,他感到海曼尼的攻击倏然猛烈了起来。他反应过来时,葛鲁r的左肩已经硬生生挨了一下。莱狄欧斯没有去看究竟装甲是凹了一块还是整块被打飞了,他咬着牙加快手上的指令输入。

    仅剩四发的微型导弹被他射出两发,一发被躲过,一发击中了海曼尼的右手臂。骤雨般的攻击瞬间一缓,葛鲁r承受的压力小了一些,趁机转身,启动肩部的加农炮,瞄准海曼尼的四肢轰去。炮弹射|出后就立刻离开,是标准的一击脱离。

    莱狄欧斯盯着头部后方的光学感应器监视画面,看到再次被击中右臂的海曼尼丢弃了手上的光束枪。他无暇去想是因为被打坏了还是能量用尽了,他只知道,这已经是海曼尼丢弃的第二把光束枪,而海曼尼只配备了两把光束步枪。

    现在正是他艰难等待了许久的时机。

    海曼尼由于机体轻巧纤细,并不搭载实弹武器,除了两把能量充足的光束枪之外,剩下的武器便是近身用的光束军刀。

    也就是说,海曼尼现在必须靠近葛鲁r。

    观战的人不约而同精神一振。

    即便是失去了远程武器的海曼尼,依然拥有速度这个绝对的优势,葛鲁r如果闪避不及时,就很可能被海曼尼一刀刺进胸口。看过雅拉特·珀希上校的战斗视频的学员都知道,这个下手狠绝的警备团团长可是相当喜欢这样粗暴不留后患的方式的。

    莱狄欧斯会怎么应对呢?所有人都在期待。

    维托却皱起了眉,他熟悉自己的好友,现在这个状况绝对在莱狄欧斯的预料之中。海曼尼是莱狄欧斯在实战模拟中爱用的机体,光束枪大概多久会耗光能量他应该很清楚,那么,不反击只闪躲得撑到现在,是否就是为了这一刻?

    如果都在莱狄欧斯计算内的话……维托的唇角露出了一个要弯不弯的诡异弧度。

    难道这场战斗,他能赢?

    所有猜测都赶不上战斗现场形势的变化,就在维托突然对好友的胜利冒出了一丝希望时,却看到葛鲁r的机体在空中晃动了一下,似乎平衡没掌握好,转身有些不及。

    “糟了!”

    人群里传来了整齐的吸气声,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海曼尼瞬间就欺到了葛鲁r的身后。

    有的人已经张开了口,做好要叹息的准备。

    不过他们的声音和吐息都被扼在了喉间,然后纷纷化作惊呼。

    就在海曼尼的光束军刀挥出的同一刻,葛鲁r毫无预兆地猛然向下坠去。

    看起来就像是突然失去了滞留空中的动力,重重地摔向地面。

    “之前被伤到动力系统了吗?”

    不少人分心看了一眼光屏下方葛鲁r的数字,那里显示着的是74%。

    “动力系统受损不会只是这个数吧?”有人反驳道。对于机甲来说,失去动力系统是相当可怕的,实战模拟中心的智能光脑不可能只计算出74%这个数字。

    在同学们的疑惑声中,维托的双眼却突然亮了起来。

    “他是故意的。”他斩钉截铁地说出这句话,然后没有理会自己旁边的人好奇的询问,而是有些兴奋地盯紧光屏。

    莱狄欧斯锁定停滞在上方的海曼尼,在对方转动身躯打算追击的瞬间,将葛鲁r胸部仅剩的弹丸一次性全数发射了出去。

    葛鲁r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急速坠落,驾驶舱摇晃得厉害,莱狄欧斯在晃动中持续输入着指令,在胸部机关炮即将弹尽之时,将最后两枚微型导弹也射|了出去。

    从他突然操控机甲坠下到炮弹全数发射完毕,仅仅过去了3秒钟。

    而这3秒,让观战用光屏下方海曼尼的受损程度指数瞬间飙升到了66%。

    雅拉特·珀希上校对于莱狄欧斯的做法感到相当吃惊,因为他们此时距离地面相当接近,在失去一个辅助推进器的情况下,葛鲁r在攻击完毕之后很可能来不及提升高度。

    莱狄欧斯自然也相当清楚这点,他根本连挣扎都不尝试,任由葛鲁r保持自由落体状态,发射了加农炮。然后,在射光所有炮弹之后,他紧紧咬住了牙齿。

    砰地一声,尘烟四起。

    观战的光屏画面下方葛鲁r的受损状态被套上了不断闪烁的红框,那是损伤程度超过80%的警示。

    右侧一直没有发挥作用的副画面亮了起来,开始列出葛鲁r的受损状况。

    有人转移注意力去看那些源源不断出现的数据,更多的人仍然专注地看着战斗现场的画面。

    葛鲁r的驾驶舱内也闪烁着一片红光,莱狄欧斯在警报声中关掉了受损报告的窗口。

    饶是机甲中附有减震装置,他也被将近8吨的机甲坠落地面的冲击力震得不轻。背部在瞬间的浮起后狠狠地撞在了座椅上,脑袋虽然有头盔的保护,但还是感受到了轻微的震荡。

    强忍着脑壳和脊背的疼痛,莱狄欧斯眯起双眼盯着眼前的监视画面。那是头部顶端正面的光学感应器拍摄的,在此刻捕捉的就是自己正上方的影像。

    海曼尼没有靠近,看起来似乎有些犹豫,但是很快它就重新调整了姿势,亮出光束军刀向躺在弥漫的尘土中一动不动的葛鲁r俯冲而来。

    幸好光束军刀这种东西是固定在机甲的机械手上的,而不是像以前的科幻作品那样由机械手指握住,否则自己就糟糕了。莱狄欧斯这样想着,承受强烈冲击带来的痛苦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虽然联邦对光束军刀的设计初衷是为了避免动作系统出现问题导致机械手指无法握住军刀,或者承受攻击时武器被打落,但是对于此时的莱狄欧斯而言,这个设计同样让自己免于被谨慎的上校直接从空中将光束刀扔下来砍死的命运。

    一边在心里感谢海曼尼的设计者,莱狄欧斯一边悄悄拉出事先输入好一部分指令的面板,强迫自己的精神力从肉体的疼痛中集中到未完的战斗上,牢牢盯着逼近的海曼尼,掐准时机完成了最后的操作。

    在观战观众们的眼里,就在海曼尼的军刀挥起的瞬间,本来受损严重无法动弹的葛鲁r突然抬起了左臂,手上握着的是能量满格的光束枪。

    “啊!双盾,所以是双枪吗?”

    学员们一边恍然大悟,一边看着那两台机甲一个挥下军刀一个扣动扳机。

    就仿佛是古老时代的电影里互相决斗的枪手,将性命赌在转身拔枪的速度上。生死看各自的能力,也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