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未来机甲]星海虹光 > 第42章看护

第42章看护

作者:焰焰烧空红佛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未来机甲]星海虹光最新章节!

    九月打开副终端,光屏上出现的是新邮件提示。

    他本来以为是刚才签署的协议的什么后续,打开邮箱后却发现最新那封来自私人地址。

    犹豫了一会儿,九月先打开与保密协议相关的那封邮件查看,内容不出所料是那份协议的复件,以及他需要遵循的事项。九月此刻已经相对平静了下来,没有了先前的急躁,于是耐心浏览了一下大致内容,才将邮件备份后关掉。

    点开新邮件后,内容让九月微微一怔。

    他没有想到,这封邮件居然是来自席妈妈的。

    席妈妈在邮件里留了一个通讯号,让九月立刻联系她。九月看了一眼收到邮件的时间,有些后悔刚才先打开了另一封,现在已经过去了5分钟,不确定席妈妈是否在工作繁忙之余联系的自己,九月一边感觉过意不去一边赶紧对那个号码发出了通讯请求。

    大概真的在忙,席妈妈没有马上接通,在通讯请求快要结束,九月正准备发出第二次时,请求被通过了。

    婚礼后就再也没见过面的女士以全息影像的形态出现在九月眼前。

    “……母亲。”九月开口。因为不习惯,他差点叫错称呼,幸好及时改正了过来。

    席妈妈的目光看起来似乎看穿了他的不自然,但是她只是亲切地微笑着说:“好久不见,九月。你看起来脸色还好,我想你没有太慌张,我很高兴你能这样坚强。”

    母亲这句话的意思……九月眨了眨眼,眉心不自觉地微微蹙起,问道:“母亲,您已经知道了吗?”

    席妈妈叹息着点头,“k-02基地的司令与你们的父亲有私交,劳他费心特地通知了我们。莱狄欧斯的情况我们大致上也清楚了,身为一个军人总是难免会遇上这样的情况的,你别太担心了。”

    自己明明与莱狄欧斯是相亲结婚的,并没有深厚的感情基础,在他重伤昏迷的时候,居然是对方亲生母亲安慰自己,这让九月感觉微妙而又复杂。

    “母亲,”他顿了顿,终究忍不住问道,“您不也在担心他吗?怎么反过来劝我……”

    席妈妈轻笑了一声,“怎么会不担心,就算知道能够痊愈,毕竟是自家小孩,发烧生病也够心疼的了。不过现在也实在不是可以分出心神去担心他的时候……”

    九月想到自己签署的保密协议,顿时神色一凝。

    注意到青年的神情变化,席妈妈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你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她说完垂下眸,几不可见地叹了口气,才又道,“很多事情我们这里也还没能理顺,所以也没有办法给你解释清楚,一切还是等莱狄欧斯醒过来再说吧。我会把我的私人通讯号发给你,如果他醒了,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席妈妈的话音落下的同时,九月的副终端响起了收到新邮件的提示音。

    九月打开邮件,将席妈妈的私人号码记录在了自己的私人通讯号里,然后尝试发出通讯申请。

    全息影像中的席妈妈低下了头,随即抬起对他说:“我收到了。哎呀,总算撑过跟你交换了私人通讯号码,等莱狄醒来,我可一定要对他炫耀。”

    席妈妈的玩笑让九月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轻松的语调也驱散了在他心里盘旋的一些不安。感觉身上不再那么沉重的九月微笑着郑重点头道:“他醒来之后,我一定会立刻通知母亲,让您可以尽快对他炫耀的。”

    “啊哈哈哈哈,那就这样说定了,”席妈妈短暂的愉快笑声清晰地传了过来,“对了对了,我想你可能没有经验,所以通知了史铎,他大概中午会去到你那儿。你知道,虽然我对k-02的医务班没什么不放心的,但还是想更清楚地了解莱狄现在的状况。”

    史铎是席家的私人医师,九月也见过。席妈妈想得很周到,九月很感激,他的确不熟悉现代的医疗舱,虽然医务班队员留下的资料很详尽,但是九月心里还是有些没底。

    本来还想着麻烦主任来一趟的,不过史铎医师能来就更好了,他担任席家的私人医师这么多年,自然对莱狄欧斯的身体状况更为清楚。

    确认了史铎医师到访的时间之后,九月与席妈妈又互相安抚了几句,便切断了通讯。

    房子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九月将身体陷在沙发里,目光落在依然悬浮在客厅中的医疗舱上,静静地开始整理思绪。

    结合莱狄欧斯第二次上战场前给自己的邮件以及伊夫中尉与席妈妈的只言片语,有一个信息很轻易就能被掌握。

    那就是这次的战斗,绝对不寻常。

    敌人是谁?九月再次想到了这个问题。

    不会是现今星际联邦主要面对的恐怖分子和宇宙海盗,他可以凭借直觉把这两个可能性删去。这两种势力组织分散,虽然能够长期给星团的各个基地制造麻烦,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缺少能够发起大规模战斗的力量。

    九月不是军部人士,无法作出科学的分析,他就是觉得莱狄欧斯口中的敌人感觉不像是这两种。

    剩下的可能性是什么呢?是复数的恐怖组织或者宇宙海盗联合了起来,还是敌人根本不是来自内部?

    外星人占领地球?九月脑中闪过古地球的科幻题材,眨了眨眼,他有些无力地垮下肩膀,觉得自己的猜测有些天马行空。

    席妈妈说很多事情她们那里也还没理顺……九月知道莱狄欧斯的双亲都在情报部门工作,那句话似乎在暗示莱狄欧斯参与的这次战斗已经动用到了军部的情报部门,也许席妈妈的忙碌就与这件事情有关。

    怎么想都觉得事情很严重,但是连情报部门都没理顺的话,他一个连工作都没有的军部外人士估计想破头也想不通的吧。九月深深吐出一口气,干脆地放弃了猜测。

    现在他的注意力应该放在照顾全身浸泡在修复液里的伴侣身上。

    九月走到医疗舱前,深深地看了里面的莱狄欧斯一眼,带着对心疼这一新奇感觉的体验,他抽了抽鼻子,绕着悬浮着的医疗舱找了找,最后在悬浮装置旁发现了吸附于其上的遥控手柄。

    k-02基地的队员来得匆忙走得也匆忙,并没有询问九月应该把医疗舱放在哪里。估计那个时候他们就算问了,以九月当时不够平静的脑袋,也很难做出合适的判断吧。

    九月把遥控手柄攥在手里,在房子里走了一圈,犹豫着要不要把医疗舱放进卧房。

    他觉得醒了第一眼能看到莱狄欧斯的话,自己会比较安心。不过考虑到更换修复液的不便,以及2个小时候史铎医师的到访,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不知为何,他不是很想让外人进入莱狄欧斯都没能住上几天的卧房。

    最后九月把医疗舱移到了书房里。他每天都要学习课程,偶尔也要使用健身舱与游戏舱,待在书房里的时间比较长,跟莱狄欧斯同处一个空间的时间也能久一些。

    一边吐槽自己这个心态似乎有些少女,一边将悬浮椅移到放置好的医疗舱旁,九月窝进椅子里,开始认真阅读莱狄欧斯的伤情报告。

    伤情报告里附有全息照片,九月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点击打开,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他还是感到心脏似乎被谁用力揪了起来。

    看起来真的很惨不忍睹,不过九月在感到心痛的同时,又松了一口气。

    跟自己当初灼伤后被记录下来的全息图像比起来,莱狄欧斯这个情况的确可以算得上很轻了。至少看得出照片里的那个是莱狄欧斯,九月的那个全息图像,连他自己都认不出自己。

    k-02基地医务班的处理非常妥当,的确只是看起来严重的伤势,以目前的医疗水平,连时光追溯疗法都用不上就能完全治愈。

    正午稍过时到达九月与莱狄欧斯新居的史铎医师也是这样说的。

    “k-02的伤情报告里写的不知名的武器所伤,这一点虽然让我有些不好判断,不过只从席少爷身体表面的伤势和检测出的数据来看,伤害的确不算得很大。”

    史铎医师在医疗舱上接驳了各种仪器,对躺在里面的莱狄欧斯做了相当详细的检查之后,摸着下巴一边看伤情报告一边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据说道。

    “他们说光束是擦过席少爷的身体?”史铎医师看向九月问。

    九月摇了摇头,“应该是没有接触到莱狄欧斯的身体,虽然穿透了驾驶舱,但是从驾驶舱的情况来看,与坐在操控座椅上的莱狄欧斯还是有一些距离的。”

    他说着大概比划了一下伊夫中尉告诉他的位置。

    史铎医师点点头,“的确身体上也没有看到受伤特别严重的部位,那就应该只是高热和辐射造成的。不过……能熔掉使用高耐热材质制作的机甲驾驶服,是因为离得太近了吗……”

    “医师没有诊断过被光束武器灼伤的伤者吗?”九月问道。

    “联邦的光束武器多是光束弹,枪口的口径再小也有这么粗,”史铎医师用食指与拇指圈了个圆,“如果是相同距离下擦过人体,造成的伤害绝对没有这么轻。我的专业不是这个,没办法断言,不过也许敌人的这个武器枪口太细,而且大概能源也不充足,释放出的能量没有我们的光束弹大,才会出现席少爷这种情况。”

    九月听得皱起眉,那会是怎样的武器?莱狄欧斯的能力他是知道的,虽然没有见识过20岁的席中尉操控机甲的视频,但是维托给过他一份莱狄欧斯刚刚升上高等学院时参加模拟实战演习时的影像,年仅16岁的莱狄欧斯在虚拟战场上的表现相当抢眼。经过了4年的锻炼进步,莱狄欧斯应该比当时强了不少,双s本来就不多,连他都被伤成这样,究竟敌人的武器会先进刁钻到什么地步?

    这样一想,他先前中断的猜测又浮上了脑海。

    越来越像是外星人了……九月低声嘀咕。

    “嗯?”史铎医师询问地看向他,九月连忙摇头,再次把猜测抛到脑后。

    现在最重要的是莱狄欧斯。

    史铎医师也没在意这个席家新成员的自言自语,他对九月仔细说明了医疗舱的功能,虽然k-02的医务班很细心,给了九月一份智能说明,不过他觉得自己来教效果肯定比那个好。

    “这个修复液不会褪色,所以吸收程度你要看这里的数值,”史铎医师指着医疗舱的副光屏说,“这个值如果下降到这个数,你就可以准备更换修复液了。席少爷鼻间的呼吸器可以撑上一个星期,不用更换,九月少爷你直接用b程序进行修复液更换就行。”

    看到九月点头表示理解了,史铎医师才直起身,开始收拾仪器,边收边说:“以席少爷的体质,我觉得三天就能吸收完毕,不过考虑到这是新型修复液,吸收度做不得准,所以大概会有一天左右的误差。三天过后你可以把脑电波活动警报打开,虽然我看他现在就挺活泼的,不过快苏醒时会更活泼,到时警报声会响,应该可以第一时间注意到他醒来。”

    九月一一记住了,才将史铎医师送出门。

    接下来的几天,他都严格按照k-02医务班队员留下的看护方法以及史铎医师告知的事项对莱狄欧斯进行照顾。

    第一天他还不能把注意力集中在学习和其他事情上,思绪总是不自觉就往书房一角的医疗舱上跑,课程里的知识几乎完全没有进入脑中。

    直到第二天,他看到表示修复液吸收程度的数值在稳定下降,这才安心了许多,重新找回了生活学习的步调。

    在九月刚刚开始习惯这样的日子的第四天,正在厨房启动索多的他听到书房里传来了清脆的警报声。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前面都在话唠最后被我按了快进键的赶脚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