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妖妻媚妾 > 第166章 谁在偷窥

第166章 谁在偷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妖妻媚妾最新章节!

    左毅告辞走后,莫小忆打算去梅园看看。

    不是他多疑,而是如今的梅园确实有了太多改变,虽然仍那么诡异阴邪,但与过去相比,只怕更加的凶险。不知道是潜伏了什么更厉害的凶灵,还是原本就遗留了他未曾发现的问题。谢晓芳的死亡更是让他产生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觉得梅园还会有事情发生。只是,那会是什么呢?

    苗仝伟自告奋勇陪他前往。

    李侃却认为梅园是个不详之地,去了肯定倒霉。江岭月则对这些闲事从不感兴趣,仍然坐在电脑前打他的游戏。梅园是不是有蹊跷,谁又死在那里,统统跟他没有关系,何必浪费精力关注?

    曾去看过谢晓芳尸体的李海琛,阴郁的神色明显有着心事,一声不吭坐在床沿发呆,直到莫小忆与苗仝伟走出寝室,他才回过神追了出去。

    原本嚷着打死也不去那块凶地的李侃,不知哪根神经搭错,待三人走了一会,也拔腿追下楼。

    刚走到梅园门口,莫小忆便敏感地察觉到此地的戾气愈来愈重。就连天空都比别的地方厚,好似里面藏了太多东西,压得快要不堪重负,稍不注意就会向地面坠下来。

    一阵接一阵的阴风卷过,挟带着微微的寒意,哗啦啦翻动枝头僵死的树叶。刮在脸上湿湿的,仿佛被什么动物的大舌头舔过。明明是翠绿欲滴的风景。却莫名地生出满目疮痍的错觉,似乎正经历着秋天的萧索。夏日里的热浪完全侵袭不进这里,头顶明晃晃的阳光成了摆设。就像被什么无形的屏障给遮住了。更奇怪的是,空气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虎视耽耽地盯着每一个出现的人,那种被窥视的感觉非常不舒服,却又说不出是什么。

    “我怎么觉得这里鬼气森森的呢?鸡皮疙瘩都快出来了。”李侃下意识捋捋手臂,眼珠子乱转四下瞧着,声音里略略透出紧张。

    苗仝伟“哧”地一笑:“笨,年年死人。集了这么多怨魂,要是没有鬼气那就太不正常了。”

    李海琛回想起谢晓芳死后的面容。五官扭曲肤白如纸,长长的舌头垂到了下巴处,眼眶却偏偏淌下了两行艳红的血泪,说不出的惊悚。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赶紧把脖子往衣领内缩了缩,还不忘狠狠瞪苗仝伟一眼:“凶案现场,少说胡话,免得被鬼上身。”

    苗仝伟一脸不屑嘲弄,“就你胆小,青天白日哪来的鬼?”

    李海琛又瞪了他一眼,却再提不起劲斗嘴,心中那股莫名的惧意压迫得他有种揪痛的难受。好像连呼吸都变得有点困难,恨不得立刻逃离。

    莫小忆暗自用灵力搜索了一下四周,并没有肖克明的气息。园内也很安静,没发现任何异常的东西,就连往日出现的那些游魂都不见了,四周显得十分干净。可经验告诉他,越是这样就越不寻常。一个年年死人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阴魂?谢晓芳的自杀。绝对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只是还不清楚究竟跟肖克明有关。还是出现了别的什么厉害角色。

    当然,心里肯定希望是肖克明作怪,至少对付他比对付那些未知的东西容易得多。

    苗仝伟瞥了瞥神情凝重的莫小忆,好奇问道:“小忆,有什么不对劲吗?”

    莫小忆淡淡道:“你们有没有感觉这里特别阴冷?太阳照在头上却没有任何温度,真是奇怪了。”

    李海琛立即接过话茬,“就是就是,赶紧打道回府吧,说不定真的有鬼。”

    苗仝伟“噗哧”笑道:“有你这个胆小鬼。”

    李侃皱皱眉,抬眸扫了一眼园内喃喃道:“我倒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偷看我们,怪怪的,记得我们那天晚上来这里的时候,我也有这种感觉,难道梅园真的不干净吗?”

    莫小忆心里猛地一沉,突然有点担心,他一介凡人应该不能感应到这些才对,难道只是心理作用?莫小忆不希望自己的兄弟出任何事,但又没法对他们明言,只能含糊其词道:“梅园肯定不太平,否则也不会年年死人。以后你们还是离这儿远点,没事别往这边来……”

    “这鬼地方,阴森森的,乱葬岗也不过如此,找死才会再来。”李海琛又想到了谢晓芳的死相,莫名觉得她好似就藏在旁边的哪丛树后偷窥,忍不住一个激灵,下意识退后一步,眼巴巴看向莫小忆道:“小忆,我看不如回去吧,这么冷嗖嗖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莫小忆莞尔,“好吧,我们去贞姐店里看看。”

    苗仝伟的胆子比较大,对于不能进梅园颇感失望,斜睨他问道:“真的不进园?我还想看看鬼长什么模样呢。”

    “要看你自己看,哥不奉陪。”李海琛转身就走,将步子跨得很大,几乎带着逃命的意味。

    李侃却是走了一步又迟疑一下,然后回过头去,脸上依然有着若隐若现的迷茫,也不知是仍怀疑有东西偷看,还是心中生出了什么解答不了的疑惑。

    莫小忆伸手搭在他的肩上,微微一笑道:“侃侃,别看了,你还真相信世上有鬼啊。所谓的鬼,其实都是人心里生出来的,信则有,不信则无。不是说‘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嘛。少胡思乱想,啥事没有。不过你说得对,这里死人多,也算是不详之地,以后不来便是……”

    李侃搔搔后脑勺,露齿自嘲:“可能真是我想得太多了。”

    莫小忆搭着他的肩同行,看似随意行走,其实仍暗暗用灵力探查了一下,见没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

    离开梅园。便是不同的两重天。

    夏日的阳光灸烤大地,蒸发出腾腾的热浪扑面而来。花草树木被晒得焉焉的,有气无力搭拉着脑袋。

    “这才是正常的风景啊。梅园真他娘太邪门了。”李侃随手拍拍旁边的花朵感叹。

    “别提梅园行么?”李海琛一脸余悸横他一眼。

    莫小忆却是一路埋头沉思,走到贞姐的店门前才收回思绪。

    生性沉稳的龙啸飞见到他,也像李海琛他们那样冲上前来了个熊抱,激动之情难以抑制。同寝六人,大概也就莫小忆最跟他贴心,二人之间的情谊无需太多语言交流。有些时候,既使只是一个眼色。也能明白对方要表达什么意思。何况每次他有什么麻烦,莫小忆总是及时相帮。在龙啸飞的心中。莫小忆不仅是同学是室友,更是他一辈子无法舍弃的手足兄弟。

    “小忆,这么久不出现,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紧紧拥抱了好一会。龙啸飞这才放开他,并且将双掌重重拍在他肩上,似乎唯有这样才能平息他过度喜悦的心情。

    贞姐挺着大肚子走过来,神色之间也带着一些激动,亲热地叫道:“小忆,姐也想你了,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吗?”

    莫小忆赶紧伸手扶住她的胳膊,笑眯眯望着她高隆的肚皮道:“我挺好的,就是不知道这里面的是外甥女还是外甥呢?我这做舅舅的正考虑要送他什么礼物呢。”

    龙啸飞不满了。扬声抗议:“为什么不是叔叔?”

    贞姐柔柔瞥了丈夫一眼,嗔道:“小忆是我认的弟弟,孩子自然得叫他舅舅。难不成你有意见?”

    龙啸飞立即焉了,颇为不甘嘟囔:“我没意见,老婆大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苗仝伟嘻皮笑脸起哄:“哟,飞哥,这么快就成气管炎啦?贞姐奴夫有术啊,佩服佩服。说来听听。你是怎么驯服我们这位桀骜不驯的老大哥的?”

    贞姐“啪”地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啼笑皆非啐道:“你才桀傲不驯呢。我们家啸飞本来就是老实人,还用我驯吗?我看你得赶紧找个美女驯驯,省得一天到晚不正经……”

    龙啸飞生怕媳妇动作过大动了胎气,赶紧一把搂住她的腰往自己身侧移了移,招呼众人进包厢就坐,吩咐服务员送些酒水饮料进去。

    即将各奔东西的同学,聊完了几年里或开心或郁闷的往事,又聊将来的打算。

    每个人的心情都很复杂,似乎直到此时才深刻地意识到时光是如何的匆匆,快得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路边的风景,便已走到了分别的岔道口。

    几杯啤酒下肚,随着酒精的催化,离情别绪迅速发酵,犹如开了闸的洪水,在心头泛滥成灾。

    鼻子酸了,眼角湿了,不知不觉便惆怅满怀了。

    李海琛与李侃早已酩酊大醉,躺在包房的沙发上鼾声如雷。苗仝伟也有了几分醉意,迷迷糊糊趴桌子上哼着变了调的山歌,哼着哼着已是泪流满面。

    莫小忆倒是没有丝毫醉意,把苗仝伟也扶到沙发上躺好,嘱龙啸飞照顾好他们便起身告辞。

    龙啸飞夫妻将他送到店门外,神色都带了点依依不舍。

    莫小忆微笑揶揄:“你们不用苦着脸吧,过几天的毕业晚会我还会来的,到时再陪你们好好喝一杯。”

    龙啸飞皱皱眉,唇边泛起一抹苦笑:“你这话我还真不敢信,我们班也就你老是神出鬼没,有时我甚至觉得你随时都可能从我们的世界消失,就像是一阵谁也挽留不住的风,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从指间溜走了。我不想过多打探你的隐私,也不想过问你在干什么,但你是我最看重的兄弟,我希望你无论在哪里,都能平安幸福。要是有什么需要哥帮忙的,只要说一声,刀山火海哥一定去……”说到最后,语气诚挚却又含着一丝担忧。

    贞姐揩揩眼角的泪花,一脸关切嘱咐:“小忆,姐姐也希望你过得好,记得多保重!”

    莫小忆握了握他们的手,感性地说道:“你们放心吧,我会好好的,我还等着喝孩子的满月酒呢!”

    贞姐含泪笑道:“你算是我娘家唯一的亲人,你不来我可不依。”

    莫小忆连连承诺一定到场,扬手招了辆出租车回家。

    左岸花园。

    还没度过孕吐期的裴芊芊狂吐过一阵后刚刚睡着,桌上放着封练精心熬好的水果粥,一口未尝。可怜封大厨师为了让她有胃口,还特意做了不少漂亮的小装饰。

    莫小忆站在床前担忧地凝望着妻子蜡黄的小脸,又弯下腰轻轻抚了抚她尚未隆起的小腹,好一会才小心翼翼替她盖上空调被,离开卧室将封练和雷无声招呼到另一个房间,把自己探梅园的事给他们简单说了一下。

    封练叹道:“唉,梅园真是一块多灾之地啊,不明白你们学校干什么还留着它?”

    莫小忆苦笑:“不留着怎么办?那是我们学校最美的一处风景,花了不少钱才建成的,哪能那么轻易毁去?其实就算学校舍得,也没办法毁。建房子?本就是凶地,建了房谁敢住?填平?那么大的面积怎么填?只能任由它荒废了。”

    “我觉得留不留并不重要,若真的是凶灵作怪,不管把它改造成什么都没用。只有彻底解决掉那些东西才行。”雷无声用力搔着他的鸡窝头。

    “谁不知道要彻底解决啊,问题是怎么个解决法?”封练白了他一眼,看向莫小忆道:“少主,要不今晚我和老二再去查探一下,说不定能看到些什么。”

    雷无声也道:“对,那些家伙白天不在,夜晚总会出来活动吧?至少我们得确定到底是不是肖克明。那厮几次三番逃脱,是该到清理他的时候了。”

    莫小忆低眸沉思了一会道:“好吧,你们去看看也行!”

    封练凝眸想了一下问道:“少主,要是在梅园碰到肖克明,我们是不是可以消灭他?”

    莫小忆若有所思摇摇头,“不急,他能这么快养好伤出来捣乱,背后肯定少不了帮忙的,只怕你们一时灭不了他。还是先探探情况吧,其它的以后再说。”

    “靠,那厮难不成又傍上了新主人?”雷无声差点吐血。

    “谁知道呢!”莫小忆耸耸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