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魂兵纪 > 第74章 显现

第74章 显现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魂兵纪最新章节!

    青年背后的披风因他的动作大幅度飘散开,仿佛一片黑色天幕,他的面带笑意,似乎没见自己主人那漆黑的脸色,依旧做着向她伸出手掌的动作,墨红的双眸透露出温柔平静。

    而瑞娅则依旧保持着双手环胸的不善站姿,就这么上下审视他。二人截然不同的举止态度令得周围准备看好戏的人都感到一股诡异,毕竟这两人的反应实在不合常理,而且丝毫不把他们这帮围观群众放在眼里的意思。

    终于,还是瑞娅先开了口:“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我会注意的。”青年答得爽利,可说法却有些模棱两可,在她又瞪过来发作前立刻转移话题,“水神宫的具体位置,我和黑泽尔终于找到了,你真的不要一起?”

    “……”那是不可能的吧?

    别说周围同行的这一群人,就是瑞娅自己也没兴趣在这时候发作什么,干脆地走上前,搭上某人已经伸出很久的左手,利落地跨坐上了马背。这二人共乘一兽的新造型又是引得围观人士们一阵无语,饶是瑞娅定力足够,此时也颇为不自在,在外人看来她也就皱了下眉而已。

    “都跟上。”留下这么一句,黑泽尔已经撒开蹄子往来时的方向奔去。

    待二人走远一些,卡蜜拉终于忍不住哇出声来:“席琳席琳,你看,导师和修姆其实很配啊!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真是太帅了!”

    “有没搞错?”席琳还没开口,尤勒已经先一步吐槽,“导师的另一半应该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好不好,还是你特别希望再出个像扫把巫师那样的一对?”

    “……我也就是说说嘛。”卡蜜拉立刻嘟起嘴巴,一张俏脸老不高兴,随后还是忍不住小声反驳,“像冰魔帚那对又怎么了,只要有爱不也一样浪漫么。”

    显然男孩和女孩间的对话显露出他们各自对爱情不同的感官,卡蜜拉喜欢浪漫,而尤勒更加务实一些。

    “都别吵了,再不走就追不上人了。”席琳立刻过来打圆场,示意几人看向涅薇尔。这位水系法神刚好完成了法术,五个大小不一的汽泡瞬间包裹住另外五人直直排成一行,加上涅薇尔在前方领头,一行人远远看去就像是落在海底的一串珍珠,循着那已然跑远的身影游鱼般急速追去。

    瑞娅自幼学剑,一直到现在已经有十来个年头,所以她的身材极为出挑,哪怕是这个普遍虎背熊腰的大个子时代,她也要比大多数男性都要略高一些,绝对属于“高人”一族了。而修姆的体型看起来有些瘦弱,身高却比他家主人还要高上半个头,两人站在一起时,大伙儿都明白他们高在哪里——腿都很长。今天二人罕有的共乘一骑,鲜少与人有肢体接触的瑞娅终于有些明白男人和女人的差别。

    修姆平日里总是裹着披风,给人的感觉总有些文弱,可真正接触后瑞娅才发现,这家伙的肩膀却出乎她意料的宽阔。哪怕他只是穿着布衣而非铠甲,也能感觉到这胸膛的硬朗,半敞开的披风随着主人手臂的动作刚刚好将她容纳进去。随着背后男人不时扑打在她后颈的吐息,瑞娅的全身僵硬,觉得坐立不安。

    “今天才发现,你意外地娇小呢。”身后有人闷笑。

    本就不自在的瑞娅顿时黑脸,暗自磨牙:“你这算是调戏主人么?”

    “不敢。”难得见她这种样子,修姆总忍不住想逗上两句,偶尔她也会说上一两句惊人之语呢。

    瑞娅懒得纠缠,直接转移话题:“还有多远?”

    “大概还有几个小时的路程吧。”修姆也跟着装正经,只是那笑意怎么也止不住,“毕竟是方圆万里的大范围,水神宫离那座冰岛可离得不近。”

    于是他的主人冷哼一声,像是报复一样将之前还保持着距离的后背整个躺进他怀里,脑袋侧进他的颈窝裹着披风闭目养神起来——放开的可真快,直接拿他当人肉椅子呀。

    哪怕是美人在抱,而且这还是一位平日里凶悍至极的女性此刻安静地缩在他的怀中,修姆的心头仍旧没有半丝涟漪,不管现在他有多像一个人,本质上依旧只是一把剑,依旧缺少一个人类该有的本能和冲动。

    即使能够自由呼吸和不受水压影响而行动,水下和地面的区别依旧是天差地远,若非黑泽尔已经学会在空中飞行,它这个以前只能在地面逞威的圣兽下了水也只能老实缩在一角打盹,哪能如现在这般在水中畅快奔行。它十米之遥的身后,涅薇尔仗着海中数不尽的水远素很快就追了上来。

    “真看不出来,这头梦魇下了水也还这么剽悍。”见到这黑色独角兽奔跑时的威风模样,索尔不禁回想起暗流圣战时它敢于面对巨龙的威压带着主人飞上天空战斗的情况,言辞里微微带上了羡慕。

    呵呵,再怎么说那也是月神曾经的战争坐骑呢。水系法神手中的短杖光芒一闪,幻化出一道蓝发女子的虚像,正是一直未出现的温蒂妮,她同样将目光放在前方,如果只能在空中和地面横行,下了水就耸了,月神又怎会选择它们一族呢。

    “你终于舍得出来啦,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躲在里面呢。”涅薇尔一见老朋友,半是埋怨半是玩笑。

    女人直接给了主人一个白眼:我生前也是一介水系法神,水神宫这样的地方可能会不出来么?

    “温蒂妮。”索尔在后面插话找存在感,“温蒂妮,有关水神宫的事你还记得么?”

    当然记得,虽然生前的事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可是那个时代能用得起我们的人还是多的,水神宫自然也是进过的。许是快要接近水神宫,温蒂妮心情正好,答得爽快,怎么,你想清楚了解一下水神宫的构造?我倒是可以给你讲讲。

    “那倒不用。”索尔嬉笑着拒绝,“这些事情我早在几年前就打听好了,我只是比较好奇,那把炎之剑居然知道水神宫的具体位置,可是你这根水之魔杖却毫不知情,很让人意外哪。”

    你说修姆……温蒂妮闻言沉默了一下,又看向了前方的背影,摇摇头道,修姆和我们这些圣兵不一样。

    “不一样?”这回不光是两个神级强者愣神,后面那几个小鬼也竖起了耳朵,“哪里不一样了?”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他跟我们就是有同。温蒂妮也面露迷茫,虽然平时看起来都差不多,但不光是我,别的圣兵也能感觉出不同,不光是实力的问题。说不定贝妮没说错,炎之剑没准真是罕有的没有抹去记忆的魔武呢。

    “魔武?”小鬼们头一次听到这个新名词。

    指的是保留生前记忆拥有绝对自我意思的那种人形魂兵,它们可以通过兵器来反噬与它们结契的主人,侵占抹杀主人的意识霸占主人的躯体,达到重新恢复人身的目的。水之魔杖解释着,通常这种兵器,即便有着比普通圣兵更强大的力量,也是那个时代的人们避之不及的。武器威力越强,说明魂兵的自我意识越强,没有哪个契约者说想把自己贡献出来成就自己的兵器的。强大又危险的兵器,偏偏又充满了诱惑力,所以人们就把这类魂兵叫做魔武。在上古时代,这些魔武和已经被魔武控制住的人一旦被发现就会遭到毫无异议的清洗,人类无法容忍这种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存在,哪怕这些……曾经也是人。

    说到这里,这一行人全部沉默,只有这一串水泡紧紧跟着前方的身影。

    “魂兵……”好半天,小胖西亚德的声音第一个响起,“魂兵,其实可以都算是魔武的吧。”

    “什么?”有人还不太能理解。

    “我觉得魂兵其实都能算是魔武。”说第二遍的时候,西亚德明显朗声不少,“如果大家没有发现注入灵魂的兵器威力很强大的话,就不会那样子不停杀人杀兽,夺走他们的性命不提,还要拿走他们的灵魂抹去他们的意识,像傀儡一样驱使着。这本身就是诱惑了,引诱着人们不断创造杀戮,我们现在拿在手中的魂兵难道不该被称为魔武吗?”

    现场又一次陷入沉默,只有温蒂妮咯咯笑起来,她脱离魔杖直接实体化出身形,融合进了包裹着西亚德的水泡,把小胖子吓了一跳。

    “真是少见的理论。”女子站在水泡里看着西亚德,伸手抱住了这个十来岁的小鬼,温柔地笑了起来,“我能感觉到你那颗怜悯的心,对我们这些已经不能称为生灵的存在来说,是非常温暖的存在呀。”

    “我的家族里有着一条龙的魂兵作坊,我们家一开始就靠这个发财的,所以这些东西我很清楚。”一开始还很挣扎的西亚德平静下来后闷闷道,“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呀,不用道歉。”温蒂妮像是慈母般拍打着小胖的后背,“从火神向世人传播魂兵的制作方法起,这个世界就注定不会缺少牺牲品,只是看谁倒霉碰上而已。其实这样也不错,像我,被抹去记忆后不用为自己的生前所累,虽然困在一件武器里,没有与人结契的时候就一直沉睡,可要是有了结契者,就能再次存在这个世上,只要兵器没有坏掉,就相当于有了无尽的寿命呢。”

    她的话像是宽慰,又像是自我催眠,这种早已经接受事实的平静语气,却让四周活生生的人类们都感到了一种悲哀。

    长生?或许如此。

    但更多的是不得解脱吧。

    “哇!涅薇尔,你怎么了?”索尔的一声怪叫将众人的注意力给吸引回来,众小鬼很快就发现那位法神大人此刻正在抽咽,很快就发展成哭泣。

    “温蒂妮……呜呜……对不起啦……你的这些事我都不知道……我真不配当你的主人,你一定很讨厌我吧……呜呜,我不是故意的……”

    众人集体失声,实在是因为眼前这位把神级强者的威严形象给幻灭得太彻底了些。

    “乖啦,不哭不哭,我从来没有怪过薇薇呀,薇薇可是我遇到的对我最好结契者了。”涅薇尔在这边哭哭啼啼,温蒂妮反而有些头痛,反过头去哄她,再看别人那一双两双的怪异眼神不由苦笑,“不要以为到了她这个级别就不该这样了,薇薇今年也才一百多岁,她从小就知道我了,为了我一直在拼命修行,错过了很多该有的人情世故和人生阅历。这个孩子为我付出很多了,所以我现在很满足。只要能陪着她,没什么不可以的。”

    “耶?那涅薇尔法神大人不是跟导师一样?”卡蜜拉第一个喊出声,“我们导师那会儿跟我们讲过,她也是在小时候知道炎之剑的存在后才立志要当剑神的。”

    “确切的说,是十岁。”索尔语气酸酸的插话,“然后也只用了十年就成了巅峰剑神,成功得到了炎之剑,深渊可真是个好地方啊。”

    “深渊才不好呢。”西亚德也跟着叫嚷起来,“导师说过她才进去的那会儿差点被毒蛇咬死,要不是好运的吃到解毒草根本活不到现在。”

    “哦——她都跟你们说了啊。”索尔的语气越发夸张,仿佛头一次认识到这几个小鬼真的是瑞娅的学生一样,“来来,她还讲了深渊的一些什么,都说来听听。”

    “导师她还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呀,让你收集了情报,我又没好处。”世代相传的奸商本能让西亚德没有再次入套,准备以鄙视眼光看向索尔。这小半天的相处西亚德也算看出来了,这两位神级大人都不是太有架子的人,在加上有导师在场,所以他也敢放放刁不用担心会被怎样。要是换另外一个,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

    “别这么说嘛,小胖子,我和你们导师还是好朋友呢,你跟我说说她不会生气的。”

    “要我讲也可以,有什么好处啊?”

    “……”

    不算漫长的路程就在二人的扯皮声中过去。

    黑泽尔终于停下蹄子时,瑞娅也正好睁开了眼睛。

    “到了。”不用修姆明说,瑞娅也看到了只有数米之遥的庞大建筑。

    仿佛水晶一般剔透,又如壁画般精美,同时又如王都般威严和神殿般圣洁的——巨大要塞。

    “看到了!看到了!”后面传来小鬼们的大呼小叫,“哇噻,好漂亮!这一定就是水神宫了!”

    瑞娅没有动,只是静等着同伴们赶来,与他们一同在远处瞻仰了水神宫大门片刻,终于还是向前走了。

    水神宫的大门是内凹高耸式的,所以一行人要进去,必定要踩上这水蓝色的台阶一步步向上走。就这么一小段路,她身后的小鬼们依旧不安生。

    “导师,你说这么大的地方都快赶上王都了,居然才是一个神殿,这水神宫以前要有多强大呀。”

    “导师,这些建筑用的矿石是什么呀,肯定不是水晶,水晶太脆了,哪能当房子用。”

    “导师,这么久过去了,这个神殿里的东西会不会都坏掉了?要是里头全是不能用的破烂该怎么办?”

    “导师,你说里头有没有人还活着啊?这么久也没人开门迎接,要是我们把门打开出现一堆……”

    “都给我闭嘴。”瑞娅语气平淡地开口,身后四人立刻收声,一个比一个乖巧,看得旁边的两个大人不由一笑。

    修姆和温蒂妮早已经收回了实体化,重新变为武器老实呆在主人的身上,眼看着几年踏上最后一层台阶来到大门前的平台,再往前走了两步后,一抹金色光团由小变大自门前闪现,光芒散去之后,却是一名手持水蓝权杖一身盛装的冷面女人挡在门与众人之间。

    “到此为止。”女人冷漠开口,声音如冰般冷淡,“水神有谕,除非带着凭证进入水神宫,否则再往前踏一步,就地格杀!”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即将到来的2000收藏和吴凉灵童鞋的“不管多久都会等(me就是这么理解了)”的痴情式留言,吾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