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是内奸 > 第二十九章 :花咒(11)

第二十九章 :花咒(11)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是内奸最新章节!

    景峰咳了两声,恢复正色说:“我也只是提个假设而已,小城主和吕姑娘怎么可能是凶手啊。毓裳,傻妞,你们两个这段时间都在做什么?”

    景峰盯了傻妞半晌,傻妞却只顾玩着自己的辫子,眼睛空洞无神,模样呆愣憨傻,似乎根本问不出什么,只好作罢把视线转向毓裳。

    毓裳:“晚饭前我和傻妞都呆在屋子里啊。”

    爱纯见景峰双眼微锁,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便道:“大人,我可以作证。”

    景峰:“吕姑娘,你不是和尚荀去救梨树了吗?你怎么又来作证了?”

    爱纯:“我当然可以作证啊,我去帮尚荀之前,我和她们一起都在屋里,我回去的时候她们还在屋里,大人如果不信,也可以问巡逻的守卫,她们没有出过门。”

    什么话都被她说了,景峰默默抹一把汗,突然想到什么,目光一凛,转头又对毓裳说,“晚饭时我并没有见到你。”

    毓裳正要解释,爱纯先帮她说了。“国军还没回来,雨又没停,裳儿担心着国军的安危,没有食欲吃饭,我打包了饭菜让傻妞给她送去了,所以她不在饭堂啊。”

    景峰:“一个人在房间吃饭,那就是没有时间证人咯?”

    爱纯:“大人,晚饭时我们也没见到你啊。”

    景峰:“我那时肚子不舒服,上茅……”

    爱纯:“哦,那大人一定是一个人,也有可疑。”

    景峰:“你……”

    爱纯:“大人别生气,大人要是觉得可疑尽管查就好了。”

    景峰郁闷撇撇嘴,为什么在这个女人面前总觉得自己嘴巴不好使了呢?

    该问的都问过了,景峰突然蹙起眉,锋利的眼神一扫大堂,厉声道:“陈强呢?陈强怎么不在这里?”

    对哦,那个身材高壮满手刺青的人去哪了?爱纯环顾一圈大堂,他确实不在。

    “陈强,陈强……”耳后忽而传来傻妞毫无情感的呢喃,爱纯看着她,不知为何,只觉傻妞变得有些奇怪,具体奇怪在哪里暂时说不上来。她不停呢喃着,突然疯了一样地大叫着:“白兰花的诅咒,一定是白兰花的诅咒,他们都中了白兰花的诅咒,是诅咒啊……”

    爱纯和毓裳分别按住她的左右肩膀,傻妞却发狂起来,举起拳头打中两人腹部,将二人打出数米,白兰地眨眼飞过去,于空中接住爱纯,景峰接住毓裳,傻妞抱住脑袋不停乱叫,模样又纠结又痛苦。

    景峰放下毓裳,飞过去擒住傻妞,傻妞蓦地抬头,眼神犀利,接住他的招式,然后两个拳头猛然出击,景峰拔剑抵挡,挥舞几下刺向傻妞。

    “不准伤她!”爱纯大叫。

    傻妞神志不清,谁过去都有危险,白兰地在爱纯之前率先一步飞过去,化了景峰招式,又一掌击中傻妞的颈侧,将其拍晕。

    “傻妞!”爱纯抱起傻妞,一番查看,发现没事才舒口气。

    景峰心有余悸,道:“她练得哪门子的武功啊?差点就被她打出了内伤!一个女孩子家的拳头跟蛮牛似的,小城主,属下觉得她很有嫌疑。”

    爱纯瞥他:“你也说了她拳头很厉害,既然拳头就能杀人,她用那些木桩做什么?傻妞脑子是有点问题,但我还从没见她乱杀人,没有证据一切都只是猜想,大人要是仅凭胡乱臆断就对傻妞做什么的话我吕爱纯绝不同意!”

    全场一阵沉默后景峰清清嗓子开口问:“你们之中谁最后见过陈强?”

    尚荀:“大人,在下曾见陈强出了别院。”

    “哦?什么时候的事?”

    “在大人带兵去找方国军后没多久,前后不足半盏茶时间。”

    “他难道也帮忙去找方国军了?这下倒好,又失踪一个。”

    这时有人入堂禀报道:“大人,方国军醒了。”

    景峰:“快把他带上来。”

    方国军被几个守卫搀扶着入堂。毓裳把他扶到椅上坐下,问:“国军,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方国军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他吃力地摇摇头,握住毓裳的手,有气无力地说:“裳儿,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景峰:“方国军,在白兰山上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方国军:“回大人,在下一心完成比试,准备去取第五面旗帜的时候,不知为何,意识开始模糊,再醒来就是这样了。”

    “哦?你是走着走着就晕倒了?”

    “是的,大人。”

    “这么奇怪?”

    爱纯又见景峰一脸怀疑的神情,道:“也许他也是中了凶手的道呢?大白,你过来。”

    白兰地充耳未闻站了会儿,爱纯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拉过去:“大白,你帮我号号国军的脉。”

    白兰地默默凝了她片刻,然后冷着脸号了号方国军的脉,淡淡道:“他中了加洛迷魂草。”

    他以一脸事不关己的平淡姿态说着,其他人却都不同程度吃了一惊,爱纯问道:“加洛迷魂草是什么玩意儿?”

    “一种能够乱人神智的毒,若是作为迷药,比蒙汗药和迷魂散更厉害。加洛迷魂草分蓝加洛和白加洛,外形和普通野草相似,不易辨别,蓝加洛无色无味,若是有人存心将蓝加洛磨成汁水混在食物里,一般高手也难察觉。如果只服食蓝加洛对人体毫无作用,可是在六天内以银针将白加洛的毒液输入人体内,便能中上加洛迷魂草。”

    爱纯崇拜地看着白兰地,忽而道:“国军,你仔细想想,晕倒之前是怎么被人用银针刺伤的?”

    “银针?”方国军敲了敲浑沌的脑袋,摇了摇头,“没有人用银针伤过我。”

    “那有没有触碰过什么东西被刺伤了?”

    方国军想了想,说:“取第四面旗帜中了埋伏,打斗中可能被树枝划伤了吧。”

    爱纯:“嗯……也许凶手就混在里面。”

    景峰好笑地说:“你说凶手混在树枝里?”

    爱纯无奈地瞥过去,“……我是说凶手可能混在埋伏的士兵里。”

    “哈哈,我就说嘛。”景峰尴尬地笑着摸了摸后脑勺。

    这时,传来白兰地清冷的声音,他说:“景峰,寻找陈强的事由你安排。大家可以回屋休息了。”

    爱纯吃力地扛着傻妞走了几步,白兰地一声令下,进来几个守卫,从爱纯手里接过傻妞后离开。另一边毓裳已经扶着方国军走了,大堂内只剩下爱纯和白兰地面面相觑。

    白兰地两三步走过来,一声不吭抱起爱纯,爱纯吓得拍他,却见他把自己放在椅子上,然后脱掉她满是污泥的鞋袜,轻轻揉了揉那只受伤的脚踝。又将真气汇聚手掌,从她脚底渡进去。

    爱纯顿时只觉脚踝处一阵刺骨的冰凉,冻得她几番想收回脚,却被白兰地用力抓住,似乎根本容不得她挣扎。

    看着他蹲在自己脚下,面色虽是万年不变的冷淡,但琥珀色深邃的眼睛却认真地注视着她的脚,柔和的烛光映照着他完美精致的脸庞,原来世间真的有一种美能够令人窒息,爱纯蓦地别开目光,眼神飘忽不定。

    白兰地抬眸看过来,问:“如何?”

    “什么?”

    “你的脚。”

    “哦,”爱纯扭扭脚,惊喜地笑道,“一点也不疼了。大白,你好厉害啊。”

    白兰地起身说:“我送你回去。”

    “嗯。”爱纯笑着点头。

    回去路上,一阵冷风吹过,爱纯连打几个喷嚏,白兰地默默斜她一眼,淡淡开口说:“身体不好就不要那么拼。”

    “什么?阿嚏——”

    白兰地脱下外衣,披在她身上,“凶手的事就交给景峰去查,你只管安心完成比试。”

    “大白,你觉得谁的嫌疑比较大?”

    “怎么还在想凶手的事?不是应该问我一些如何应对后面比试的问题吗?”

    “……我还是比较在意凶手。”

    白兰地长久的沉默着,爱纯见他神情不对,扯扯他的袖子,“喂,怎么了?”

    “我只是觉得,和你走得越近,我越不了解你。”

    “呃……”

    “我一直以为兰花将军是你想要的。”

    为什么会有这么个“以为”?!爱纯惊呆了,她问:“我好像没说过我想当兰花将军啊。”

    “你不是很努力地在争取吗?即使被打得那么惨,还在坚持。”

    爱纯忍不住大笑:“啊哈哈哈,我之前不管是参赛还是努力比试,都是为了引你出现啊,原来你是以为我想当兰花将军所以才下命让我晋级的啊?啊哈哈哈,好大一个乌龙。”

    白兰地不懂她为何笑得这么开心,心里就像摸不着底,莫名的有些发慌,他不明白这算什么,隐隐感觉到它很危险,却又似着魔一般,即便觉得不舒服,还是想一探究竟。

    “难道我们不应该走得太近?”白兰地微微蹙起眉心,懵懂的模样让爱纯觉得他有些蠢呆有些可爱。

    “啊哈哈,大白,你错了,其实人初见的时候彼此之间是一点也不了解的,只有通过相互靠近,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彼此才能越了解彼此不是?我可以确定的是,你现在肯定比在凤来城的时候更了解我,而且,我也是哦。”

    白兰地见她眼里流光溢彩,模样明朗活波,嘴角不禁上扬,挽起一抹既优雅又温暖的微笑。爱纯瞬间被电到了,不好意思地别开目光,白兰地却将她羞涩可人的神态完全捕捉,轻柔地搂住她的肩膀,就连声音也多了几许温度。

    “天冷,走近些。”

    爱纯内心挣扎着,纠结着,几近抓狂着,但在白兰地那一句简单却仿若有魔力的语言里,所有挣扎、纠结、抓狂一时间全被冰封,她颤抖着牙齿抬头牵强地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难道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他的体温比天更冷?

    不过话说回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白兰地从生人勿进的大冰块渐渐变成了牛皮糖,总是在她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便悄悄在她身边出没。他们似乎越走越近了,是好事还是坏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