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快穿]美人十二卷 > 第54章 双鱼-李清照(二)

第54章 双鱼-李清照(二)

作者:八步莲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快穿]美人十二卷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烟花之地的准风尘女子,平时是没办法出门的,毕竟怕我们跑了。

    但上元节是一个例外。

    这李蕴是一个立志走雅致路线的高端老鸨,不管是从青楼名“秦楚馆”,还是从她训练我们各种技艺方面,都能看出来。

    所以,她的眼光和格局比一般人要大。

    比如,她就不止满足于一帮糙老爷们的口耳相传,而是积极主动地在各种领域打名声。

    上元节,便是一个打名声的好时机。

    上元,也就是现代人说的元宵节。那一天,整个京城都很热闹,有灯会,有各种猜谜语和对句,可以说是文人雅士的天堂。无数才子佳人都在这里相遇。

    李妈妈觉得,我的才学是极好的,自然要去上元节显摆,那样可以吸引更多的名流。而且,有那些才子们宣扬,我的价值也会更高,将来接的客人也更有头脸,赚的也就更多。

    不得不说,李妈妈是个很有头脑的人。

    但是我之所以也热衷去,并不是热衷于妈妈的青楼大业,而是另有盘算。

    李清照是宋朝第一才女,从小就有盛名,这样的上元诗会,以她少女只龄,又满腹才学,自然是想来凑热闹的。而其父李格非也是个思想开放的,想必不会阻拦女儿。

    所以,上元诗会,很可能会见到李清照。

    唔,等等,我记得李清照貌似比李师师要大吧?李师师跟宋徽宗的时候,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可宋徽宗才刚上台那会,李清照的父亲就被当成“元祐党人”被贬官了呀,记得那会李清照嫁了人的……

    那这时候,李清照该是什么年纪呢?会不会,已经嫁给了赵明诚啊?若是嫁给了赵明诚,以他们夫妻二人的志同道合的恩爱,我想拆散可不容易啊。完了,这一世只怕有得纠葛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总要先见到李清照再说的。

    就算她真的嫁人了,赵明诚也不是个古板的啊,估计也不会限制才女妻子上元节出门吧。貌似历史上赵明诚对这个才女妻子还是很敬重宠爱的。

    唔,去碰碰运气再说。

    带着侍女,坐着轿子,便一路荡悠悠来到了京城最热闹的上元诗会。

    “师师小姐,要往哪里去?”

    抬轿的人问我。

    我想了想,露出笑意:“就往最热闹、呼声最高的地方去。”

    我相信,以李清照的才学,又是红妆娇女,所到之处必然呼声最高。

    那车夫真的认真听了听,然后辨声朝某个方向赶去。

    轿帘还未拉开,便听到一连串的喝彩叫好。

    我点点头,扶着侍女下了轿。

    这汴梁京城,今夜男女无数。不少大门小户的姑娘,都趁此佳节出来溜达。

    但我知道,就算满街女红妆,也无一人可以掩盖我的光华。

    因为我是,李师师。

    果然,即便我以纱遮面,也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在女人的眼里,我看到艳羡甚至嫉妒。而在男人的眼里,我看到的是赤.裸.裸.的垂涎与惊艳。

    而那被捧在当中的一位,更是如痴了一般,直直看着我。

    我这才发现,此处的主角并不是李清照,而是这个男人。

    既然没有我想找的人,自然要离开。

    我转身刚要上轿,就听到一个女声传来:“良辰美景,月移花影。兰香,就停在这吧。”

    于是,我再迈不动步子。

    虽然在大学里天天睡觉上网谈恋爱,但还是知道“月移花影约重来”是李清照的名句!

    我转身,见一青衣女子扶着一位丫鬟缓缓下了车。

    她五官不算极美,却很瘦。

    但又不是那种病娇的瘦,她的背很挺,将衣服撑得笔直。而衣服的前摆是半圆弧型的,往后飘着,更衬得整个人孤高出尘。

    我看得呆了。

    但,男人们似乎依然在呆呆看我。

    那李清照顺着别人的眼光看过来,也愣了。

    只是这愣,却不似其他女人们艳羡的表情啊……

    “师师?”

    她试探着问。

    我一愣:“你怎知我的名字?”

    笑意在她眼里绽开,仿佛瞬间整个人都有了光彩:“师师,真的是你!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是清照啊!”

    她直接过来揽住了我的胳膊。

    看到她一出场便与生俱来的清冷范儿,此刻被她主动抱着胳膊,还是很受宠若惊。

    但……我们认识吗?

    而且,怎么她看着这么少女?竟似与我同龄一般?

    我揉揉太阳穴。难道我记错了?

    李清照见我呆呆的,便揉我头发:“怎么了?你不记得我啦?李清照呀!”

    我有些讪讪:“呃,刚生了一场病,这会头还晕晕的,好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你病了?”她关切地问,随机又满是懊悔之色,“都是我不好,那会把你弄丢了。不然不至于让你一个人流落在外。这些天,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她打量了下我的打扮:“师师,你现在是住在哪里?”

    “我……”我期期艾艾。

    总不能跟一个清高才女说我住在那种地方吧。

    “算了,先回家再说。”

    她直接拉我回家。

    那边中央的男子此时出声:“姑娘,何不先与在下玩几首诗词再走?”

    李清照回头:“你是谁?”

    “在下周邦彦。”那人恭敬颔首,“请两位姑娘赐教。”

    “周邦彦……倒似在哪里听过。”李清照略一沉吟,却仍旧拉了我要走,“但今日我们赶时间,他日再与你斗诗吧。”

    那周邦彦此刻的眼光却只在我身上,闻言,有些不爽,道:“我只问这位姑娘。”

    “这位姑娘”,自然指的是我。

    男人啊,眼里从来就没有所谓的才女,只有美女。

    只是这话,却是对李清照极为不客气了。

    李清照自然知道他话里的含义,当下便略红了脸。毕竟,年轻姑娘被人如此打脸,再怎么大度也是过不去那道坎的。更何况,若不是有我衬托,她也是个清水佳人啊,加上腹有诗书气自华,只怕从未被如此忽视过。当下,便冷笑一声,问:“你们这是比什么?”

    “首尾诗。将上一人诗句里的最后一个字,作为自己诗句的第一个字,一人一句,谁接不上来就算输。”那周邦彦老实回答。

    “你赢了?”

    “在下不才,略略领先。”

    李清照再度冷笑了笑,看了看周邦彦面前纸上的诗,提起桌上的笔,就龙飞凤舞地写了起来。

    一句末,那周邦彦沉思很久,终于接了下一句。

    李清照当即提起笔,唰唰唰又写了一句。

    ……

    如此这般,三两下,便把那周邦彦杀得丢盔弃甲,面红耳赤。

    “我们走。”

    李清照丢下笔,拉起我就走。

    “小姐且慢!”

    说话的,是秦楚馆的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