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雾霭诀 > 第二十一节 波澜陡起[下]

第二十一节 波澜陡起[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雾霭诀最新章节!

    寒林目送她们出去,颓然坐在椅子上,不禁双手微微发颤。

    翟川见她如此失态,坐在她身边问道:“她跟你说了什么?”

    寒林摇头道:“她怀孕了!”

    翟川捏紧桌边,道:“这丫头真是胡闹!”

    寒林劝道:“你且别怪她,我看她也怪可怜的。她一个姑娘家,又没有武功……”

    翟川气道:“若非她偷溜出府,哪来这些事情!”

    寒林垂首默然,过了一会儿,问道:“这件事怎么办?”

    翟川沉吟道:“我们护不了她的,我一会儿吩咐高峻带她进宫去,由父皇和王爷发落。”

    寒林站起身,反对道:“这不行,她哪儿都不去只来求我帮她,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把她送进宫?”

    翟川劝道:“寒林,这不是你讲江湖义气的时候,帝家自有帝家的规矩。”

    寒林仍是不忍,问道:“室女未婚先孕,会受什么责罚?”

    翟川叹道:“赐死。”

    寒林掩面哭道:“这不成!她……她是你的堂妹!你怎么忍心?!”说着就要出去。

    翟川拉住她,怒道:“你站住!她自己闹得不成样子,到这一步是咎由自取。”

    寒林虽是不甘,但也知道事关重大。只得立在厅中望着翟川流泪,任他出去把高峻叫来吩咐带翟涟进宫。

    翟川回到厅内,看寒林怔怔站着,叹道:“你别恨我,我也是无可奈何。”

    寒林冷笑道:“我如今才知道皇宫之中,比江湖间更要险恶。”

    翟川道:“你后悔留下来了?”

    寒林摇头道:“我又不是柔弱女子,倘若将来真有万一,我要走,谁能够拦我?”

    翟川道:“你若真要走,我与你一道。”

    寒林奇怪道:“你好好留在这里,跟我有什么关系?”

    翟川摇头,欲言又止,最后叹道:“将来你若有事,一定是我害了你。”

    寒林听他说得不祥,心中不悦又不欲在此纠结,便故意做色道:“你有心想这些,就不能想办法救救阿涟吗?”

    翟川踌躇片刻,道:“或许……”

    只听一人脚步匆匆走近,翟川连忙住口。

    不一时,高峻走进厅中,道:“属下刚把郡主交给陛下,转脚回来,宫里就说郡主被人劫走了。如今木妃娘娘宣两位殿下即刻进漱玉宫。”

    翟川皱眉道:“想不到那人行动比我们还快!麻烦来了。”

    漱玉宫中,明王妃和木妃坐在铺着厚厚的彩绣胭脂坐褥的紫檀雕花榻上,一旁只有两个宫女陪侍。晗成帝因昨日之事,自然不便出面。

    明王妃蓝荫四十有余的年纪,虽非倾国倾城之貌,也算是个美人了。她未施粉黛,泪痕犹在,手里拿着条月白绢帕,身上一件半旧秋香色撒花绉纱夹袍,愁眉苦脸地望着进来的二人。木妃一件银丝绣鸾凤和鸣的花青色绸袍,外面罩着无袖薄纱褙子,坐在蓝荫身边安慰她。

    翟川携着寒林上去正要请安,蓝荫道:“两位殿下免礼。”

    侍女走去拿来两个红绫绣墩,蓝荫摆手道:“不必了,让太子坐我这边,太子妃坐木妃娘娘那边。你们两个下去吧。”

    侍女便走下去,放下了门口的红毡帘子。

    蓝荫这才开口道:“涟儿昨夜出走,我急得了不得,后来旭华遣丫头来告诉我涟儿在东宫。我才刚放了心,陛下就派人来请我和王爷进宫,说是涟儿找到了。哪知道她……”说着便又拿起帕子拭泪。

    翟川问道:“您可看见她是被谁带走了?”

    蓝荫摇摇头,木华说道:“郡主就是在我这儿丢的。皇上遣了几位老嬷嬷带她过来,让我照顾好她。谁知她还没进门,一个穿黑衣的蒙面人便凭空出现,带着郡主一起不见了。”

    寒林皱了皱眉,小声对翟川道:“又是那人。”

    翟川站起来,向木华和蓝荫道:“看来,我们得出去一趟。先把阿涟找回来要紧。”

    两人走出皇城大门,在天宁街上徒步走着,都双眉紧蹙,谁也不说话。

    到了安平街上,寒林看到那家茶馆,向翟川道:“我们进去打听打听消息。”

    翟川笑道:“这茶馆之中,怎会有我们想要的消息?”

    寒林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打听消息最好的地方便是客栈和茶馆啦,当然酒馆也可以,不过那多是打听江湖豪侠的去处。那些掌柜的一个个看去老实巴交,阿谀逢迎,其实可都是精明机敏,八面玲珑之辈,更何况这里是京城,自是卧虎藏龙了。”

    时值午时,店中客人稀少。掌柜正坐在柜台上瞌睡,忽一抬头见一对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女走了进来,像夫妻又有点儿不像夫妻,看起来特别眼熟。但他睡眼惺忪,迷迷糊糊,一时却想不起来,便站起身恭敬地问道:“两位客官要什么茶?”

    翟川看出掌柜怀疑自己和寒林的关系,伸手揽住寒林腰间,道:“我们不喝茶。”

    寒林轻轻推了推他,想让他放手,怎奈翟川不理睬她。

    掌柜早已瞄到两人举动,想笑却不敢笑,便强忍着笑道:“既不喝茶,两位可是要打听什么吗?”

    翟川道:“你可曾见一男一女经过?”

    寒林笑道:“你这样说他怎么能想起来?掌柜的,你听我说,有没有一个带剑的黑衣男子和一个皇室打扮的年轻小姐经过这里?”

    掌柜想了一会儿,道:“听这位……姑娘说的,倒是像有这么两个人。不过那位小姐似乎老大不愿意呢。”

    翟川与寒林对望一眼,道:“多半是那丫头。”

    便问道:“他们往哪里去了?”

    掌柜道:“往西夷门去了。”

    寒林取出一颗珍珠递给掌柜道:“多谢啦。不过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已经不记得我了么?那你可记得这珠子?”

    掌柜拿起珍珠,蓦地想起这女子就是去年十月间的灰衣女子。又出了一会儿神,突然想起这两人不就是上元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太子夫妇么!一时感叹不已,不必赘述。

    翟川和寒林走到城外,寒林指着前面道:“你看!那不是阿涟吗?”

    翟川顺着寒林的手看过去,果见翟涟和一个白衣少年并肩走来,不禁怒从中来。

    翟涟一抬头见了两人,不由刹住了脚步,惊恐地看着翟川,不敢向前。

    那白衣少年见了寒林却显出欣喜的样子,走上来抱住寒林,道:“寒林,你在这儿!我可找到你了!”

    寒林靠在他肩上笑道:“你一个人从雪陌林来的吗?辛苦了。”

    翟川先前早已满腔怒气,又见他和寒林如此亲密,旁若无人,怒道:“你放开她!”

    寒林见翟川生气,忙推开少年,拉住翟川,急道:“翟川!你听我说!”

    翟川用力把她推到身后,道:“我不想听!”

    寒林几乎倒在地上,幸亏翟涟上前扶住了她。翟涟颇为不满地向翟川撇了撇嘴,问寒林道:“寒林姐姐,你没事吧?”

    寒林揽住翟涟,道:“我没事。抱歉,我没能护住你。”

    翟涟摇摇头,道:“不怪寒林姐姐。”

    那少年看着翟川挑了挑眉道:“你是寒林什么人?竟敢这样凶她!”

    翟川傲然道:“她是我的太子妃。”

    寒林走上前向少年道:“好了!阿瞳,别闹了!”

    说着挡在翟川面前,解释道:“翟川,阿瞳是女子,喜欢扮男装。你不要误会了。”

    翟涟也轻声嘀咕道:“就是啊,瞳姐姐明明是女孩子,你吃哪门子的醋呢?”

    寒林不禁脸红,转头嗔道:“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呢?”

    薛瞳向翟川嘲弄地挑了挑眉,道:“哟,太子殿下,不打不相识呐。”

    寒林回过头道:“阿瞳你别说这些了。你是怎么碰到阿涟的?”

    薛瞳道:“我听说你回京了,和陌前辈商量了,想来看看你。刚才路过城外的时候,见阿涟和一个黑衣人在争执,那人还拿着剑威胁阿涟。我就上去和那人打了起来,那人也奇怪,才五招便抽身走了。阿涟就跟我说了原委,我们正打算进城来找你。”